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阿格旺波尊者

《佛教人物传》中关于阿格旺波尊者的解释:阿格旺波尊者传--生起信心良药噶陀金刚宝座佛学院堪布索囊丹巴着堪布向久迦造译本来远离常与断见不坏金刚称法身,无生无灭始终任运自然净相号报身,远离二边不可思议戏论示现应化身,顶礼无别遍知阿格旺波上师自性身 ...

阿格旺波尊者传--生起信心良药

噶陀金刚宝座佛学院堪布索囊丹巴着

堪布向久迦造译

本来远离常与断见不坏金刚称法身,

无生无灭始终任运自然净相号报身,

远离二边不可思议戏论示现应化身,

顶礼无别遍知阿格旺波上师自性身!

尊者三密功德深如海,

愚昧心识难于辨别开,

然由鑒析清净摩尼镜,

妙音奉献诸具信心人。

先如此之赞颂供养后,一般来说登地的诸菩萨,本来无生死之相,现量成就无边金刚身,但是为了度化众生而示现应化身功德。《宝性论》中说:“具有清净见定故,远离生死等诸相,然由生起慈悲心,示现生老病死相。”如此,除事业的变化相之外,无有别的事实。尤其是遍知者阿格旺波上师,实质上与金刚总持无二无别,是在法界早已觉悟后再显的不可思议幻化相的应化身。共有二十五代:释迦佛授记的三尊者(维摩诘、持佛名比丘、龙树)、印度的三圣者(法称、月称、洛珠登巴)、三瑜伽禅师(曼珠密扎、吽嘎拉、毗玛拉米札)、西藏的三译师(达那嘎达、定增桑波、囊喀宁波)、三大法王(囊巴南王、赤松德赞、登巴国王)、西藏的三位班智达(隆钦饶降巴、索囊圣格、益西崩巴)、三大伏藏师(尼玛俄色、白玛勒则匝、噶玛林巴)、三头陀瑜伽行者(仁钦罗珠、圣格旺修、噶玛恰美)等等。其中与大班智达毗玛拉米札和无垢光尊者无二无别的遍知者阿格旺波,号称阿旺巴桑·俄萨仁钦宁波·白玛勒则匝,他美名天下之功德全在《自传幻化戏论》中记载。以下我要写的,是以他几位亲弟子的零星话而作的没有次序的记述。

班禅毗玛拉说:“到了心髓之法与心识辨别混淆的时候,每一百年我的应化身要亲临!”正如他的誓愿,为了清除违缘,弘扬、整顿光明心髓法要,第一个百年就来了当玛伦珠坚赞,其后有一位就是遍知上师(阿格旺波)。

龙多喇嘛依止了巴珠·邬金吉美曲吉旺波二十八年,后来在扎秋莫康多离开巴珠仁波切回家乡时,阿吾(巴珠)仁波切用双手抚摸着龙多的头说:“龙吉,你不必伤心!大遍知者(无垢光)我是见不到了,但你可以见得到!”龙多忍不住离别的悲伤,哭着走了几步后又返回去,将头置于阿吾仁波切的胸间。如前面一样,阿吾用手抚摸着龙多的头重申他可以见到大遍知者,如此重复了三次,阿吾都作了同样的安慰。

离开上师后,喇嘛龙多仁波切到噶陀菩提洞住了三年,以后又没有固定地云游了不少山庙,后来到了多珠钦寺,住了一段时间后说:“我要回家乡,辽西园林的东面附近一个叫色雄沟的下游,有一座倾斜着的金塔,扶了多次,快要扶正了。这样的梦做了多少次,该是收弟子的时候了!”

于是返回了家乡,在益勒嘎莲花山住下来,在那儿向诸多弟子讲述了阿吾讲的话,又用手指着阿格旺波说:“毗玛拉每一百年要来的时期已快结束了,现在这位小孩如果不是大遍知者的话,我肯定就见不到了!大遍知者的化身确实来之不易。这小孩刚出生的第三天就能诵《金刚橛》的心咒,超度犏牛犊的亡灵,身上有五方佛的法器像,鼻尖上有自生的“阿”字相,既有智慧又有慈悲心等等,不管从哪方面来看,无疑是大遍知者的再显化身!”就对阿格旺波作了如此赞颂。正因为如此,与大遍知者无垢光的三密无二无别的再显化身、遍知上师阿旺巴桑,是公认的毗玛拉美名持有者。

他小时候与妹妹卡尔里一同去放羊,一天中午和妹妹玩耍时,在附近找来很多金身佛像供在石台上,晚上回家时,佛像就放在那儿,第二天又去放羊时,佛像却不见了,只剩下供台。如此之事常有,这是他妹妹说的。又有一天,他与妹妹照常去放羊,有一只母羊在悬崖上下来不了,尊者就用投石绳向母羊投了石头,结果却将母羊的腿打断了,这样一来母羊就更下不来了。于是尊者爬上悬崖,将母羊从三层楼那么高的巖石上推了下去,母羊发出痛苦的哀鸣声,像要断气了。当兄妹俩赶着羊群回家,妹妹正害怕会受到大人责骂时,却发现那只母羊已经在羊群中安然无恙,她赶紧跑到哥哥处说此奇事,他只是笑了笑没答话。又有一次,兄妹俩到辽西园林附近的山上放羊时,妹妹卡尔里不知怎的看见辽西园林似乎有规模很大的寺院,赶快跑去告诉哥哥阿嘎(阿格旺波的昵称),阿嘎说:“这是将来此地会有大寺院的预兆!”后来也确实如此。

他依止了有缘上师喇嘛龙多仁波切六年,求得了隆钦心髓前行、正行等全部法门,并得到实义、心意传承的加持,证得了上师与弟子间心心相印、无二无别的成就。遵上师的旨意,在竹庆寺佛学院学习了三年显密经论及文化知识,开发了智慧,成为博学广闻的大智者,荣誉名号遍布十方。

土猴年,也就是三十岁的时候,按照龙多喇嘛、阿旺丹孜和米旁仁波切三位大德的授记,吉祥天母的劝请以及大斯度仁波切的再三邀请,前往噶陀续部讲修须弥山佛学院,前后共担任了十三年的客座堪布,利益众生广如虚空,讲、辩、着三智任运无碍。培养了三十多位能作利他事业的智者。

有一天,袁嘎侍者做好了午斋,等(阿格旺波尊者)了很久都没来,他认为是别人请去用斋了。午后尊者回来,袁嘎侍者把斋饭送到他面前时,尊者说:“我没有饿,只是有点渴,今天辽西大伏藏师阿旺丹孜的母亲去世了,他要求给天鹫布施,我不好拒绝,就变成鹫飞去,吃多了点人肉,现在口里有一种味道,需要喝茶!”这是老喇嘛巴嘉亲口说的。

有一个叫查楚的老头子疯了,脱光了身上的所有衣裳,朋友给他穿上衣服后带他到尊者堪布面前,老人一见到堪布就恢复了正常记忆,马上就说:“我要遮羞!”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这是老堪布江泽俄热说的。

在河坡地方的犏母牛、黄母牛等奶牛无奶可挤时,尊者堪布对着奶牛说道:“你们要不给奶的话,就可能有被杀掉的危险!还不如给奶来挤为好。”这样一说,当即就有奶挤了!大家在惊奇之中都生起了殷重的信心。

在续部讲修院里有一位叫那呢夏的学生,他患了耳炎,痛得非常厉害。于是就跑到堪布(阿格旺波)前求加持,堪布显出很生气的样子说:“黑嘴巴,你是谁?!”说着就打了他一记耳光,吓得他直往外跑,到了家中,耳炎却彻底痊愈了。另外有一个叫扎西的人患了肝炎,眼看就要死掉了,堪布赐给他一块吃剩下的糌巴,他吃下后,当天肝病就全好了。

噶陀寺修行院中有一位从甲绒来的喇嘛,他本是闭关院的首座。有一天,过了中午还没有听到下座的号声,大家跑去看时,这位喇嘛还端坐在禅垫上,有的人认为他走了,就赶紧跑去请示尊者(阿格旺波),尊者说:“他不是死了,而是堕入了顽空定,你们快去,在他耳边发出‘嘿’的声音来叫醒他!”照此做了后,他就醒过来了,并马上用手去拿他还有剩茶的杯子,大家都笑了。

有一次尊者去河坡村里,他望着鄂树村左边的一座高山幽默地说:“从前那里有一座笨波教的寺庙,我前世的前世在那里当寺主。”后来在场的人们跑去山上查看,确实是有寺庙的遗址,大家都因此而生起了信心。

大斯度仁波切曲吉嘉措作了一个梦,梦见在一片茫茫大海的中央有一朵莲花,莲花台上有宝剑、经函,它的四周也围绕着同样的图景。这些图景复又增长、变化出无数的莲花台、宝剑、经函。其中位于东方的莲台图景即辽西园林,大斯度授记说在那里一定要建一座寺院。辽西园林是喇嘛龙多仁波切的修行道场,那里有天然的铜色吉祥山,是四大成就者的圣地,还有大伏藏持明者龙萨宁波亲手塑造的莲师圣像“见解脱”等圣依。尊者说:“水狗年,大殿外内能依所依圆满建造是大斯度仁波切的加持。”他下半生就常住在这个寺院,为十方来求法的诸弟子传承灌顶,施予正法甘露,特别是讲授《密乘大圆满隆钦心髓前行》和遍知大持明者无畏洲传下来的口耳传承的诀窍,不掺杂心识,直指心性。因此,获得大彻大悟、圆满四相的弟子不可胜数!现在,徒子徒孙们已遍布了整个瞻部洲。

在寺院铜色吉祥山的一块大巖石上,尊者用手里拿着的新鲜酥油写了六字法界解脱,后来成了自然显现的字体,还用手指画了大象、没有按顺序的莲花生心咒等,这些字迹至今仍可目睹。

在寺院的后面很多大石头中,有一块房间那么大的巨石。有一天,尊者指着这块巨石,向比勒·索囊等弟子说:“这石头会破坏寺院的风水,需要打碎它!”于是,弟子们用石头、斧头猛砸,在巨石上面生火等办法碎开了巨石,当时掉下来了一块牦牛般大的石头,发现里面有三只受孤独地狱苦的青蛙!这些青蛙的身体被压得像纸张那么薄,掉到地上后,青蛙的身体才渐渐胀大恢复原状。弟子们将这些青蛙装在口袋中,送到尊者的面前时,其中一只却不见了。尊者说:“这剩下的两只是辽西部落刚刚开始形成的时候,有一对做官的夫妇由于不择手段去榨取贫民钱财,做了不少打骂等坏事,因此,就堕落在孤独地狱,受苦果报应!那时候他们与我有点缘份,现在我也该超度他们了,另外一只与我无缘,这次未能度化,但受苦的时间也不会很长,就能得到解脱了。”说完,尊者就作了金刚萨埵超度仪轨及颇瓦法,当时两只青蛙的眼睛望着堪布的脸就死去了。

另外还度化了他佛未曾度化的、野蛮残暴的山神等诸多非人众生,此等众生被降伏后都成了创造顺缘的护法,还发下誓愿要为尊者、尊者的弟子眷众及转世等事业造顺缘。尊者将他们安置在辽西园林现名叫罗布玉吉、袁敦日扎、雍忠达则和定增杰母等地。他们拜见尊者时,有的供养了铁墩,有的供养了刺藤树的种子。这刺藤树的种子种下后,现在已长成了一棵大树。

尊者按照大斯度仁波切的规定,每年开一次八大行法忿怒本尊的大修甘露丸法会。有一年法会,坛城中药粉变成了三面六臂的大吉祥身,被送到尊者的面前过目,有弟子问道:“像毒蝎一样的,这是什么?”尊者说:“与药粉合在一起做甘露丸吧。”第二年,药粉变成了金刚跏趺坐的金刚持像。弟子们说:“去年的大吉祥身像合在药粉中了,今年的金刚持像就不用问上师了,可以放在药粉里”。于是就和在药粉里面了,后来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堪布仁波切时,他说:“哦,黑嘴巴!你们应该把那尊佛保留下来,错了!错了!”

又有一次,坛城的彩粉上铺满了自然出现的黑尖诃子,这些诃子与药和在一起后作了尝解脱,得名为“黑圣药物”。金龙年五月,八大行法忿怒大修药法会时,坛城中勇士天灵盖上面着了大火,火舌一直升到大殿的天窗上。大家害怕大殿失火,都用水来扑火,可水却一点都起不了作用。待火自然熄灭后,法台上任金刚大阿阇黎的尊者问:“你们在喧哗什么?”听了汇报后,尊者说:“无缘的智慧之火,能用世间的水灭得掉吗?!这药丸叫‘燃火甘露丸’。那时候,堪布明色仁波切也在法会中,此情景是明色仁波切很详细地讲述给他的亲弟子迦造喇嘛听的。

在噶陀寺为德恰蒋扬罗萨多吉仁波切等弟子传了《隆钦心髓母子》的灌顶,至明智力灌顶,拉开袈裟时,大众都见到了尊者胸间蓝色的“吽”字闪闪发光,大小有手指那么大;鼻尖上看到白色的“阿”字,后来仁波切(蒋扬罗萨多吉)对我(阿松堪布)说:“确实是毗玛拉的亲临真身!”仁波切有一次去拜见尊者时问道:“蒋扬,你去朝拜拉萨的觉沃佛吗?”“我要问过秋珠上师才决定!”“哦,就须要这样!不管任何事,都应该请示上师而决定!如今所谓现代的闻思者只看到一点新派的经论就变成了执着新派的人。索囊秋卓在扎色寺学了多年的新派论典,然而他还是守持旧派论的人。喇嘛米旁仁波切的无误立宗者,目前只有秋珠仁波切了!你与其住在噶陀寺,还不如去依止秋珠仁波切。”

阿格旺波的鼻尖上有个“阿”字,有缘弟子都能看见,特别是尊者显出忿怒相的时候就显得更清楚,他身上有五方佛的法器像,而且还是彩色的,还有秘密金刚杵马阴藏像等诸多相好圆满之特征。应甘孜康萨官府的盛情邀请前往温泉沐浴时,到那里去拜见的有亲弟子阿格和阿桑。尊者对他们说:“我是大遍知者的化身,有这些表记。”随即就给他们看了右大腿内侧拇指般大小的黑、白二痣。“这就是《空行精要》中所指的右大腿内侧记有空行眼般痣。”另外他们还看到了大圆满续部中所说的身、语、意的诸多征相。

夏扎仁波切白玛赤勒嘉措和弟子们一起去拉萨朝拜,他们到了夏岗山顶上,那里是异常险要的冰雪崖。驮运东西的骡因路滑滚到山沟下面去了,夏扎仁波切束手无策地喊道:“遍知者阿格旺波上师,您知!您知!”随着高声呼叫,阿格旺波微笑的像显现在面前虚空中,夏扎仁波切因而生起了猛烈的信心,哭了又哭。然后看见骡和物品均安然无恙。他深知这是上师的加持。从拉萨回到噶陀去拜见堪布仁波切时,只听见上师对他说:“黑嘴巴,夏岗山顶上一头老骡翻滚时,有一个穷小和尚悲伤地哭了,你听说了吗?!”夏扎仁波切头碰着上师的膝盖哭着说:“是您慈悲的加持救了!”

辽绒喇嘛阿达是续部讲学院供护法的喇嘛。有一次,晚上去小便时,于黑茫茫中迷了路,当快从窗子掉下去的时候,后面有一个人拉了他一把,才没有摔下去。第二天去堪布面前时,尊者说:“哦,如果不是我的话,你昨晚就死掉了!”喇嘛阿达这才知道是堪布救了他!

每年尊者都去一次噶陀寺主持法会,传授《心髓母子》和《寂静忿怒金刚橛三法》的灌顶、传承,如此等等功德说之不尽。

“水亥年九月,喇嘛约敦和我为辽西园林寺院供奉了观音菩萨像,而卡萨巴呢佛像是用哈达包起来的。我做了这样的梦,不知是什么意思?”

那天,约敦抱着年满四岁的多吉秋雄来求加持,尊者将他认定为喇嘛龙多的转世灵童,并让他坐在自己坐过、还尚有余温的宝座上作了坐床仪式。尊者和堪布多里等向他顶礼并禅位于他。

木鼠年,在扎拉寺传法、灌顶《大宝伏藏》时,大殿内开了一朵白色百瓣的奇花,一直开到灌顶法会结束也没有凋谢,还显有诸多瑞相。

那时候,尊者把自己玉碗中剩下的饭交给敦登扎巴,叫他分给夏扎仁波切等僧众,敦登扎巴遵嘱分了,但只够分一部份人,有一位叫罗遮桑波的扎巴说:“啊,德格的喇嘛胆子也太大了,竟敢给我们的夏扎仁波切分剩饭吃!”过后不久,那里就流行了瘟疫,然而凡吃过剩饭的人都没有染上病,其余的人都病得很厉害,尤其是有邪见的那个人差一点就死掉了,大家都因此而生起了信心。

有一个叫拉洛的扎巴得了神经病,尊者虽给他吃了药,还念了经,但都起不了作用。有一次又被带去见尊者时,刚好尊者的案前摆有一盘羊肉,盘子里有一把刀,尊者用手抓起刀一下就刺进拉扎巴的脊背中,鲜红的血从伤口喷涌而出。这时尊者说:“不要把我的房间弄脏了,快给我出去!”过了一会儿,又像消了气似的说:“可怜的拉洛!叫他进来吧。”众弟子很害怕地左右扶着来到尊者面前,尊者用手抚摸着伤口,并吐了些唾液抹在伤口处,血即刻就止住,病也从此痊愈了。后来拉洛扎巴还给尊者的再显化身(松吉泽仁仁波切)看了背后的伤痕。

——《佛教人物传》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