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妙钦法师(1921~1976年)

《佛教人物传》中关于妙钦法师(1921~1976年)的解释:菲律宾有一所颇负盛名的能仁学校,是大乘信愿寺所创办的佛化学校。创校之初,校长是印顺导师,而实际负责校务的,是由闽南来菲的妙钦法师。他为能仁学校奉献了漫长的十六年岁月,最后因劳致疾,于五十六岁英年,油尽 ...

菲律宾有一所颇负盛名的能仁学校,是大乘信愿寺所创办的佛化学校。创校之初,校长是印顺导师,而实际负责校务的,是由闽南来菲的妙钦法师。他为能仁学校奉献了漫长的十六年岁月,最后因劳致疾,于五十六岁英年,油尽灯熄,病逝于任内。他可说是为佛教、为能仁奉献出了生命。

妙师法名腾庄,字妙钦,别号白云,又号慧庵,福建省惠安县人,一九二一年出生。俗家姓黄,为家中独子,在他五岁的时候,一家三口同时出家--他父亲带他出家,他的母亲到女众道场带发修行。五岁的妙钦,童真入道,在厦门白鹿洞,依觉斌和尚座下披剃,法号觉彻。

五岁就入寺院的妙师,在寺中随着师父读书识字,诵经礼佛。十五岁的时候,师父送他到泉州承天寺受具足戒,圆戒后到厦门南普陀寺,入佛教养正院受学。养正院是一所专门培育沙弥的学校,创立于一九三〇年,由瑞今法师担任教务主任,负责院务。妙师在养正院受学一年,以成绩优秀,且已圆戒,翌年即升入闽南佛学院深造。

当时闽院的院长,由南普陀寺住持常惺法师兼任,教务主任是寄尘法师,课程有佛学、国文、日文、史地、论理学等,而以佛学为主。妙师在校,与演培、圆拙、达居、白慧、达灵等五位同学最为投契,他们不愿白度一生,相约每人起一个以白字的别号,妙师的白云别号,就是此时起的。一九三六年秋季,以养正院和闽南佛学院同在南普陀寺内,两院学僧素不融洽,时有沖突,因此妙师等几个人决定转学。乃于一九三七年初,与演培、达居二师同赴江苏淮阴觉津寺,入觉津佛学院,依大醒法师受学。

是年七月,七七芦沟桥事变,佛教界组织僧侣救护队,妙师参加救护训练,然后到上海参加战地救护工作,出入于枪林弹雨之中,抢救伤患。后来战事逆转,上海沦陷,救护队随军撤退到武汉。一九三八年,武汉外围发生战事,救护队解散,妙师脱下戎装重披袈裟,辗转到香港,挂单弥陀阁,勤修不辍。在港期间,遇到了早先一同由厦门到淮阴,入觉津佛学院的同学演培、达居等人,他们时相聚会,讨论未来继续求学的问题。时,太虚大师在重庆创办汉藏教理院,教师都是学德俱优的法师,他们十分向往,相约同赴重庆求学。目标决定后,妙钦、演培、达居、白慧、文慧五个人积极準备行动。

一九三九年初,五个人由香港动身。战时国内交通隔阻,交通工具也十分困难。他们由香港坐船到越南海防,再坐火车到越南首都河内,转车到河口,接上滇越铁路,坐了全长近千公里的火车,到了云南的省会昆明。他们在昆明等候汽车赴重庆时,太虚大师于二月中旬也由重庆到了昆明,驻锡翠湖的省佛教会,他们五个人去礼谒大师,报告他们要到汉院求学。大师对他们这种千里求法的精神十分赞许,给汉院的代院长法尊法师写了一封信,要院方对他们妥为安置。当时昆明到重庆的汽车票极难购买,还是大师请人代他们设法买票,才得成行。

抵达重庆,到北碚汉院入学,教务主任法舫法师要他们考试后,未把他们编入研究班及普通班,却命他们以旁听生的名义自由听课。他们以为考的成绩太差,后来才知道是太虚大师信中的意思,认为他们程度不错,要他们做旁听生自由听课,可以多学点东西。他们在院中听过法尊法师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法舫法师的《俱舍论》等课程。一九四〇年冬,印顺法师也到了汉院,太虚大师写信给印师,令为妙钦等特别讲授一些启发佛学思想的课程。印师就专为妙钦、演培、文慧三人讲授《摄大乘论》,由他三人记录下来,就是现在《妙云集》中的《摄大乘论讲记》。

在汉院听了两年多课,演培法师奉太虚大师之命,到合江县法王寺去办“法王佛学院”。未久,妙师也被教理院聘为教师,在汉院授课。他讲课时言词清晰,条理分明,深受学僧欢迎。他性好静,不喜交游,课余之暇,读经写书。《中国佛教史略》一书,就是在这段时间完成的。

一九四五年秋季,抗战胜利,政府复员,外省人也急于还乡。唯交通工具缺乏,买不到轮船票,磋跎到一九四六年春天,听说坐汽车由四川到陜西这一条路可走,妙师乃与演培法师随侍印顺导师,由西北公路坐汽车东下,颠簸数日到达西安。在西安受到陜西佛教大护法康寄遥居士的款待,他们瞻礼了鸠摩罗什塔、玄奘大师塔,也参观了慈恩寺和大兴教寺。原本想到洛阳去参观白马寺和少林寺,但因买不到洛阳的火车票,所以直接到了河南省会开封。

开封的名剎铁塔寺,住持净严老法师,毕业于武昌佛学院第一期,是河南佛教界的长老,对印顺导师热烈欢迎与招待。这时,曾在汉藏教理院读过书的续明法师也在铁塔寺,对他们照应得十分周到。印顺导师因旅途劳顿,身体不适,留在铁塔寺休养,妙师和演培法师先离开封赴上海。

时,太虚大师驻锡上海玉佛寺,他们二人谒见大师,大师命二人到杭州灵峰寺,去主持刚开办不久的“武林佛学院”。武院是灵峰寺住持若瓢和尚所创设,请太虚大师派人主持。杭州古名武林,所以命名为武林佛学院。院中有学僧三十余人,程度参差不齐,经他们二位的努力,年余之间,武院声誉日隆,成为一所颇受人重视的僧侣学府。这时印顺导师想在西湖成立“西湖佛教图书馆”,作为安心讲学之处,他二人负起了筹备的责任。地点选在西湖香山洞,已有几部藏经和若干佛书,后来以时局变化,未能实现。

那时是胜利还乡期间,妙师离乡十年,尚未回去过,福建厦门方面不断函电催促,希望他回去看看,他乃于一九四八年回闽礼祖探亲。这时,适逢南普陀寺前任代理方丈,时在菲律宾弘化的性愿老和尚回厦门传戒,召妙师襄助。传戒圆满,妙师建议性老,在南普陀寺设立“大觉讲社”,请印顺导师前来主讲。讲社成立,印老到了厦门,后来演培、续明二师也到了厦门,免于他们后来在战乱中逃难的危险。一九四九年,国共战火延及福建,他们三位到了香港。

性愿老和尚传戒后回到马尼拉,函召妙师赴菲襄助弘化,妙师于一九四九年飞抵马尼拉,在信愿寺协助性愿、瑞今二位老和尚弘扬佛法。在这段时间,菲律宾佛教之得以蓬勃发展,信佛人士日渐增多,妙师的弘扬之力功不可没。一九五三年,他感于东南亚诸国,除菲律宾及星马地区外,盛行南传佛教,为一窥南传佛教的真貌,远赴锡兰(斯里兰卡),入佛教大学攻读四年,对于上座部教义颇能有得于心。在锡期间,有人非议北传大乘佛教者,他都予以指正解释,维护大乘,不遗余力。学成返菲,仍驻锡信愿寺,担任弘法部主任,法筵屡开,讲说不休。

信愿寺住持性愿老和尚,早在一九四七年曾协助刘梅生居士创办普贤学校,办得颇有成绩,妙师曾在普贤学校授课,并为学生编著了一套四册的《初级佛学读本》。一九六〇年,性愿、瑞今二长老,感于社会教育之需要,乃由华藏、信愿两寺出面,约请普陀寺、宿燕寺、宝藏寺、观音堂等寺院共议,决定创办一所包括中小学在内的能仁学校。学校成立,敦请印顺导师为校长,实际上是妙师以副校长名义负责校务。自此以后,在他的有生之年,把全部的精力时间奉献于能仁学校,使这所草创的学校,由小学部开始,增设幼稚园、初中部、高中部,由二、三百人逐年增加,数年后增加到一千数百人,在佛教的教育史上,可说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

妙师尽瘁于能仁学校先后十六年,学校日益成长茁壮,而他自己却积劳成疾,终于病倒了。一九七五年初,他感到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医生告知是肝病,治疗的三个原则,一要节劳休息,二要控制饮食,三要按时用药。医生说“肝病”是保留的说法,后来医生告知陪他看病的王玉霞居士说,法师的病是肝硬化,百分之四十的功能已经丧失,若控制得住,可活三、五年,控制不住,就很难说了。医生所说的三点,妙师只做到了两点,他按时服药,吃白水煮菜,但完全休息这一点也做不到。养病期间,最初他仍每天到学校工作一、二小时,后来病情恶化,不能到校,在病床上批阅学校文件。他不是不想放下,而是无人接替,不能放弃责任也。他在逝世前两个多月写信致演培法师说:

导师来示:“学校之事,必须立刻放下,有人接替要放下,无人接替也要放下。”然事实上,倘无人接替,弟虽拖至最后一口气,亦无法放下也。在此情况之下,个人既不能安心养病,而学校则因主管者不能亲身到场,教职人员精神涣散,校务松懈。公私两损,莫此为甚!

信中所称的导师,指的是他在汉藏教理院追随的印顺导师。他一生中,与印顺导师及演培法师二人情谊最为深厚。印顺导师在〈我所不能忘怀的人〉一文中说:

一九四〇年年底,我从贵阳回到四川的汉藏教理院,见到了香港来汉院旁听的演培与妙钦,到现在,已经三十六年了......我到了厦门,南普陀寺成立大觉讲社,是妙钦从中促成的。短暂的半年,当然不可能有成就,但演培、续明都因此而到了厦门。等到我与演培他们到了香港新界,仍旧维持我们自己的理想,生活没有着落,幸亏妙钦已到了马尼拉,给我们经济上的支援,度过了艰苦的三年。后来,为了成立一属于我们自己的道场,妙钦为我们筹款,新竹的福严精舍就由此而来。

事实上,印顺导师在香港那几年,妙师初到马尼拉,他自己生活也十分辛苦,但他为了师友,以微薄的单银汇到香港去。妙师写给演培法师的最后一封信,真是字字血泪。他在信中说:

弟业障深重,患肝脏硬化之痼疾-......近来精神萎靡,形容枯槁,一旦灯油干竭,灯火自灭,届时将劳次一引业牵赴他处受生矣......佛教培植之深恩,师友提携之厚德,不能图报于万一。三十年来秉遵大师导师之教授教诫,以中期正常菩萨道自持,以菩提心为导为依。努力作一本份僧,随缘随力为佛教服务。于弘法也,不装模作样,标新立异,眩奇惑众;不以庸俗迷信及左道旁门为化度方便。于行持也,广修福慧资粮,不求私我之速趣解脱。(所以不修净土行,不知我者,每指为一个不修行的和尚。)凡有所为,只问对佛教对大局应不应做,绝不计较做为对个人之利害得失。既做,则忠于职守,不畏艰鉅(此所以因劳得疾),尤不知营私舞弊为何物,此番愚诚公忠,诸佛菩萨实所明鑒。

一九七六年三月三十--农历丙辰年二月三十日,妙师灯油干竭,灯火终于熄了。他圆寂之前,犹以菲律宾是年将实行侨校菲化案,能仁校长须由菲籍人士担任一事为念。他生于一九二一年,世寿仅得五十六岁,僧腊五十一年。后来,法师的墓塔落成,信愿寺、华藏寺两寺上座瑞今老和尚撰题对联曰:

惟求兴教无求现前利养

不愿成佛但愿来世度生

(于凌波着)(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佛教人物传》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