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妙果法师(1884~1963年)

《佛教人物传》中关于妙果法师(1884~1963年)的解释:释妙果,内号腾悟,外号妙果,一字西来,他是曹洞宗洞山良价传鼓山第四十四世法嗣,属江西寿昌法脉“耀古复腾今”中的腾字辈。他俗家姓叶,名阿铭,是台湾桃园县人,清光绪十年(一八八四年)岁次甲申十月十一日,出 ...

妙果,内号腾悟,外号妙果,一字西来,他是曹洞宗洞山良价传鼓山第四十四世法嗣,属江西寿昌法脉“耀古复腾今”中的腾字辈。他俗家姓叶,名阿铭,是台湾桃园县人,清光绪十年(一八八四年)岁次甲申十月十一日,出生于桃园县平镇乡间。妙果的父亲康明公,母亲陈氏,俗家兄弟五人,妙果排行第四。他自幼赋性颖悟,在私塾中攻读汉文,成绩冠于同侪。光绪二十年(一八九四年)甲午,朝鲜东学党作乱,中日同时发兵入韩,导致中日海战,中国战败,翌年割让台湾于日本,一时之间台湾社会动蕩不安,年方十二岁的妙果亦因此辍学。十三岁时,父亲康明公弃世,以后三数年间,三个哥哥相继病故,妙果悲怆之余,深感人世无常,乃有弃俗出家之想,由此开始茹素,并待缘出家。

光绪一九〇一年,妙果十八岁,在桃园大溪斋明寺皈依龙华斋教。到宣统元年(一九〇九年),闻知由福州鼓山涌泉寺的觉力禅师,于游历日本归途中来到台湾,驻锡台北观音山凌云寺,妙果闻讯即赶到凌云寺参谒。觉力禅师是福建省厦门鼓浪屿人,俗家姓林,名金狮,清光绪七年生,年长妙果三岁。他十六岁在福州鼓山涌泉禅寺,依万善老人剃度出家,是曹洞宗寿昌法脉“耀古复腾今”的复字辈。内号复愿,外号觉力,别字圆通。宣统三年,他赴日本参访,归途中来台湾,受到凌云寺中兴住持本圆和尚的接待。本圆于光绪二十六年在鼓山受戒之时,觉力已在鼓山出家数年,在涌泉寺依本忠和尚学戒,所以与本圆是旧识。觉力在凌云寺驻锡未久,当年回到福州鼓山,奉师命任涌泉寺首座,翌年担任监院。觉力走后,是时凌云寺尚在草创阶段,妙果即留在凌云寺,协助本圆和尚照料建寺工程,并曾一度担任副寺。宣统三年,妙果得到觉力禅师通知,鼓山涌泉寺传戒,要他到鼓山受戒。妙果即买轮内渡祖国,在鼓山受了具足大戒。圆戒后本来想留在鼓山参学,但因母亲生病而赶回台湾。他先回桃园探母后,仍回到凌云寺任事,是年妙果年已二十九岁。

这时苗栗大湖的耆绅吴定连、刘辑光等,有在大湖兴建佛寺的计划,正向地方官署办理申请手续。某日刘辑光游览观音山,与妙果邂逅于凌云寺,二人一见投缘,一夕倾谈,决定共同合作建寺。刘辑光回到大湖,与共同倡议建寺的地方商绅吴定连(时任大湖区长)等共议,决定邀请妙果到大湖,由妙果来推动建寺计划,地方人士以护法身份予以协助。这样妙果就由观音山到了大湖,开始了开山整地的建寺工作。妙果于建寺工程开工后,专程渡海到鼓山,向他师父觉力禅师说明大湖建寺的经过,礼请觉师到大湖主持开山事宜。一九一三年,觉力禅师二度渡海到台湾,负起开山重任。在觉力禅师〈自述〉一文中,说到他两次来台的经过。文曰:

民前三年,漫游日本与国内,视察大小乘佛教状况,初渡台湾,时驻锡台北州下凌云寺,后归福建省鼓山涌泉禅寺,奉师命任首座,次年再任监院。年三十三(一九一三年),应刘辑光、吴定连诸氏招聘,再度至台湾,于大湖郡下创立法云禅寺。

觉力禅师文中提到的刘辑光、吴定连二位护法居士,都是早期开发大湖地区的领袖人物。原来清季道、咸年间,大湖地区是生蕃扎住的土地,后来汉人移民到大湖开垦,与蕃人之间因争地而时有纠纷。而初至大湖的垦民,常遭蕃人焚掠杀害,生命财产受到威胁。刘辑光、吴定连等有识之士,以为欲化干戈为玉帛,非藉佛、菩萨慈悲之默佑不易为功,于是有在大湖观音山建寺之议。在建寺过程中,刘、吴两家族出钱出力,贡献至多。而更为难得的却是妙果和尚,刘、李两位居士,本来是请妙果到大湖建寺,而建寺工程进行中,他不自居位,到福建鼓山迎请他师父觉力禅师,这样才有一九一三年觉力移锡大湖之举。后来一般人以为觉力禅师是“大湖法云派”的创始人,而创建法云寺者,实为妙果和尚也。觉力禅师抵大湖后,与妙果师徒二人,同心协力,推动建寺工作。一九一四年,大雄宝殿竣工,举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礼(此大殿后来于妙果继任住持时代,曾予以重建),当地民间乃有“法云建而大湖平”的俗谚。所谓大湖平,是当地蕃汉之争自此平息也。

法云寺落成之后,在觉力、妙果师徒领导弘化下,三数年间,宗风大振,名山高僧,相得益彰,各地衲子闻风归仰,常住众多达二百余人,在当时的台湾佛教中,是空前的庄严道场。一九一七年,妙师故乡桃园地区的善男信女,一再敦促,请妙师到桃园弘化,妙师乃稟明师父,得到觉力禅师的应允,回到桃园,于中坜地区另行创建圆光禅寺。圆光寺位于中坜市郊外月眉山,占地二千余坪,是中坜市护法居士邱阿兴、邱叶梅妹伉俪所捐献的。圆光寺始建于一九一七年,至一九二〇年落成,妙果法师为该寺开山第一代住持。此后他在桃园弘法利生,教化一方,数年之后,道誉日着,声播东瀛。日本曹洞宗大本山宗务院,将妙师编入曹洞宗僧籍;曹洞宗首剎永平寺管长日置默仙,聘请妙师为台湾布教师。曹洞宗台湾别院院长大野凤州,聘请妙师兼任毗卢寺住持,及担任法藏寺、圆通寺等寺的导师,此后他不仅在中坜、桃园弘化,进一步南北奔波,讲经布教。未几,妙师又被台湾总督府遴选为南瀛佛教会理事、评议员。并受赠日本永平寺及总持寺所赠的金斓袈裟,及曹洞宗管长铃木天山赠予的安陀会衣。

一九三二年,觉力禅师罹病,经医诊断为肝炎,后来又转为肝硬化。医疗年余无效,于一九三三年六月十三日示寂。觉公舍报前,门下弟子妙果、妙然、妙广、妙尘等随侍在侧,觉公嘱弟子要努力修行。妙果感于要与恩师生离死别,痛哭失声。觉公曰:“勿哭。”妙果请于觉公曰:“师父走了,法云寺可怎么办?”觉公曰:“你接任住持。”继而又曰:“山林收入,只可用于办佛学院,培育人才,不可挪作常住之用。”觉公的遗教,是妙果后创办“台湾佛学院”的远因。觉公圆寂,妙果于是年七月二十五日,继任为法云寺第二代住持。

觉力禅师圆寂之年,妙果和尚春秋五十,犹是壮盛之年,他致力于弘法利生事业,席不暇暖。一九三六年岁次丙子,他在圆光寺传授三坛大戒。翌年东渡日本,日本昭和天皇早闻他的道誉,延请他入皇宫供养,并颁赐袈裟、如意、钵具、拂尘、折扇等御物,这是台湾僧侣首次受日皇的供养。一九四五年,日寇侵华败降,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后,妙果法师担任关西潮音寺、员林双林寺、竹东大觉寺、彰化大佛寺等住持,暨民生杂志社社长。是时,台湾佛教老一辈耆宿多已谢世──觉力禅师示寂于一九三三年,已如上述。而观音山凌云寺开山本圆老和尚,示寂于一九四五年六月,月眉山灵泉寺的善慧老和尚,示寂于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其他如台南开元寺住持得圆和尚、大冈山超峰寺住持义敏和尚,及台南竹溪寺住持捷圆和尚,分别于民国三十五、六、七年(一九四六、七、八年)圆寂,这时硕果仅存的妙果法师,成为台湾僧侣中的中心人物,在那一段时间,妙老道誉之隆,无与匹敌。

一九四八年,妙老年已六十五岁,他为了实现培育僧材的夙愿,在中坜圆光寺创办“台湾佛学院”,礼请在南洋弘化的慈航法师出任院长,主持其事。慈航法师(一八九五~一九五四年)是福建宁县人,十八岁披剃出家,曾学禅于圆瑛法师,听经于谛閑法师,学净于度厄和尚,也读过闽南佛学院。一九三一年前后到了缅甸,在仰光的龙华寺担任讲师,领导常住修学。他在仰光联络佛教居士,组织“中国佛学会”推行弘法活动。后来他的弘化区域扩大,遍及于马来西亚的吉隆坡、槟榔屿、雪兰峨、麻六甲、新加坡(当时新加坡尚未独立)等大城市,所到之处成立佛学会,南洋华侨普沾法雨。一九四八年,他受到妙果老和尚的约请,到台湾办佛学院,这正是他志趣的所在,他欣然应聘。是年十月他来到台湾,立即展开招生事宜。他与妙老同拟了〈台湾佛学院宣言〉及招生简章,〈宣言〉中说:

我台湾陷于异族之手,五十年来固堪疾首,然民众信仰佛教向未后人。虽一时曾为帝国主义者所利用,纯洁无瑕之佛教,致蒙不白之冤,然亡羊补牢,犹未晚也......。际此赤焰横飞之时,世界将无一片干净土,吾人应如何协助政府,重新新中国,则提倡佛学教育,实不可缓。同人等本此意旨,为国家计,为民族计,故有办台湾佛学院之举,所望爱国之士,凡有心提倡智育、德育者,盍兴乎来?

在〈宣言〉之后,附有“台湾佛学院招生简章”,说明佛学院三年毕业,分为两个阶段,前六个月是“试办训练班”,训练班考试及格,再升入后段的“正式研究班”,前阶段的课程为佛学、国文、英文、常识四种。但当时台湾光复未久,佛教并不昌隆,毋宁说是十分冷落,以致报考入学的人并不踊跃。女性出家在家二众还有二十多个人,男众还不到十个人。一九四九年初,训练班开学上课,佛学课程由慈航法师一人独挑,国文课由一位黄胪初居士(就是后来出家的律航法师)义务讲授。

一九四九年春,大陆国共内战激烈,京沪局势危急,有十多位大陆来台的青年学僧,投奔中坜圆光寺佛学院,慈航法师来者不拒,予以收容。但到三、四月以后,学僧愈来愈多,多到二十多个。并且不知道以后还有多少人会从大陆逃难而来。妙老不得与慈航法师商谈,说明圆光寺经费有限,不能再收容来投的大陆学僧了。妙老说的是实情,在那种经济落后的时代,“吃饭”是最大的问题,多一个人吃饭也是沉重的负担。而慈航法师是一个胸无城府、耿直坦率的人,他不善于与人沟通,他以为你请我来办佛学院,当初招不到学生,现在有大陆青年请求入学,你又不许我收,未免太过分。这一场商谈不欢而散,彼此也心存芥蒂,六个月试办期满,正式研究班也就不再办了。

虽然如此,妙老培育青年学僧之心未曾稍减,他曾经遣送僧徒,到国内及日本修学研究,可惜弟子或早夭或还俗等,未能传续其志业。一九五一年后,妙老感于寺产土地,依政府法令予以放领,顾虑以后道粮有缺,并念及日寇侵略战争期间,多年兵燹,不无路骸孤魂,无所依托,乃计划在圆光寺侧兴建福慧塔一座,以安亡灵骨灰,且可增益道粮。这是一件鉅大的工程,历时五年始竣工落成。

一九六一年,妙老年近八旬,腰腿犹健,法筵尤盛,中南部善信争相皈依供养,五十一年岁次壬寅,曾告知身边弟子曰:“了知一切皆空,无一法当情,是诸佛用心处!汝等勤而行之,人身难得易失,毋使长受轮回。明年八十,吾将归焉。”

一九六三年岁次癸卯,四月示疾,经医检查为肝脏疾患,曾入院手术,出院后在寺中调养,延至是年闰四月二十三日,在弟子念佛声中示寂,世寿八十,僧腊六十二,戒腊五十二。

(于凌波着)

——《佛教人物传》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