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隆泉法师(1902~1973年)

《佛教人物传》中关于隆泉法师(1902~1973年)的解释:隆泉法师,俗家姓王,浙江省东台县人,清光绪一九〇二年,夏历七月十二日生。家世务农为业,生活不甚宽裕,八岁始入私塾启蒙。十一岁,父亲逝世,因而失学。十五岁时,母又病故,生活顿失所依,寄居兄嫂家,务农打杂 ...

隆泉法师,俗家姓王,浙江省东台县人,清光绪一九〇二年,夏历七月十二日生。家世务农为业,生活不甚宽裕,八岁始入私塾启蒙。十一岁,父亲逝世,因而失学。十五岁时,母又病故,生活顿失所依,寄居兄嫂家,务农打杂为活。他的叔父见他稟性敦厚,资质不差,寄居兄嫂家,终非长久之计,指点他不若到庙中出家,不仅可获温饱,犹有出头之日。十六岁时,叔父带他到东台县安丰镇义阡寺,礼空月和尚为师,剃度出家,法名持宇,字隆泉,时为一九一五年。

清末民初年代,农村小庙,无非是以经忏佛事为日常工作。隆泉在庙中,学习佛门仪规,洒扫应对之余,勤勉好学,数年之间,即熟读《法华经》,梁皇宝忏、三昧忏诸大部及五堂功课、大小赞颂等,都背得烂熟。二十岁,就能主持乡里佛事。他的师父空月和尚,和师祖性逸老人,都对他十分称赞。

二十三岁时,到南京宝华山受三坛大戒,戒期圆满仍留在隆昌寺,学习三坛正范仪轨及水陆大斋科仪等,奠定戒学规范基础。他在宝华山住了四年,曾在戒律堂讲课。后来,隆泉以精娴传持戒轨驰名,盖其所学有自也。

隆昌寺系千年古剎,至明代初年复兴,宏光年间,三昧律师出任方丈,改为律寺,三昧律师示寂,见月律师继之,大为昌隆,戒子遍天下,清代三百年间,言律者莫不宗之,有律宗第一山之称。传戒以严苛著名,三坛正授,一向有“跪沙弥、打比丘、火烧菩萨头”之说。戒子在五十三天戒期中,莫不把“杨柳面”(杨柳枝打头)吃个饱。所以能通过隆昌寺戒期,都算是正规科班出身。

隆师在宝华山住了四年,年已二十七岁,开始行脚参访。他的师祖和师父,都希望他回东台,主持庙中佛事,而隆师以求法心切,不顾师祖嘱言,只身赴上海,在清凉下院挂单,亲近应慈老和尚应慈法师是冶开禅师的法子、月霞法师的法弟,为临济宗四十六世法嗣,历参明师,学习华严教法,随侍月霞法师十余年,敬事如师。一九二五年,应师在常州清凉寺创办的清凉学院,此际迁在上海清凉下院续办。应老一向弘扬华严,为人尊称为“华严座主”。隆泉在清凉下院,听应老讲《八十华严》。此后他一直在应慈老人身边二十年余。其间应慈老人往返于上海、无锡、苏州、常熟、宁波、福州等地,讲经弘法、主七传戒,隆泉都随侍在应老身边,或奉命代讲,或担任执事,是应老身边得力的助手。

一九三〇年,应慈老和尚第五次朝礼五台山,在广济茅篷讲《梵网经》,隆泉陪侍。一九三三年,虚云老和尚住持福建鼓山涌泉寺,是年春传戒,请应老任羯摩阿阇黎,隆泉随侍到了鼓山,初谒虚云老和尚,也种下了二十年后,他应虚老之召,藉机到香港的远因。一九三七年四月,应老又应五台山广济茅篷广慧和尚之请,上山讲“八十华严”,约定三年讲完,唯只讲了一卷,七月发生“芦沟桥事变”,应老留下弟子圆照、普照二师代讲未完部分,带着隆泉回上海。翌年,广济茅篷来信说,因日军进入五台山,圆照、普照二师离寺不知去向,请另派人去代讲。一九三九年,隆师奉应老之命,到五台山广济茅篷,代应老讲未完的《华严经》。

五台山本来是苦寒之地,山上无任何生产,生活所需,全赖外地运入。时当抗战期间,交通受阻,五台山僧侣,唯以燕麦(苦寒之地生产的一种野麦)、山芋、酸菜汤果腹。白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夜卧土炕,亦难得暖。隆师是南方人,适应不了这种酷寒的气候,竟自病倒,但他勉强挣扎,讲经绝不中辍,以如此始不辱师命也。他在五台山住了一年,为朝礼圣迹,曾经不畏辛劳,攀登峰顶千年积雪不化之地,以礼智慧灯。他初到五台山时,寿冶和尚在山上茅篷中刺血写《华严经,他和寿师曾在山上见面,时相往还。未几寿师受请出任碧山寺(广济茅篷)住持,对隆师的生活颇为关照。

五台山任务完了,仍回上海,辅佐应慈老人。八年抗战胜利之后,应慈老和尚年已七十余岁,安居于上海慈云寺之印月禅室,息影潜修,从事著述,这时隆师仍在慈老身边。一九四九年大陆政权易主之际,慈老已年近八十,自然没有离开上海的打算,隆师也不能独自离开。翌年冬季,时在云门山大觉寺的虚云老和尚,函请隆师到云门的千佛大戒中担任开堂。是年正是大陆局势土崩瓦解之际,各地战火弥漫,交通隔阻,而隆师以赴聘戒会的因缘,离开上海,辗转抵达乳源云门山大觉寺,戒期之后,藉机经韶关到了香港,此中因缘,诚不可思议。关于他赴云门的经过,在岑学吕居士编的《虚云老和尚年谱》中,附有隆泉法师撰写的〈我两次亲近云公老和尚〉一文。此文刊在(庚寅师一百一十一岁,一九五〇年)年谱之后,摘录两段,以见隆师与老和尚之因缘:

虚云老和尚名闻天下,我初得亲近时,在一九三三年,福州鼓山涌泉寺春期传戒,云公为方丈,我在天童寺住禅堂,老法师(应慈)函命随往侍听,及亲近云公老和尚。奉谕之后,欣悦异常,即告假离天童,至上海崇法寺老法师处,与同学三人候了五日,随老法师乘万象轮赴闽,该船不甚宽大,夜间风浪大作,二夜至马尾,在镇海寺休息一晚。次晨乘轿上山,至留衣亭,闻寺中放爆欢迎,至山门共放爆三次,钟鼓齐鸣,云公老人率两序大众在天王殿外排列,欢迎应公老法师。至方丈休息,首领诸师顶礼接驾,我们三人由明观知客师招待安单......,戒期中云老和尚说戒,令应慈老法师为羯磨,遐明首座为教授,宗镜法师为开堂大师。

这一次,应慈老法师讲《梵网经,曾命隆师代座,讲“十回向位”,甚得虚云老和尚称赞,这是隆师第一次亲近虚老。应慈老法师返回上海,虚云老和尚的徒孙灵源师,也随侍应老到上海,第二次就是一九五〇年这一次了。隆师文章中说:

民国三十九年十月,接到香港大屿山灵源法师函云:“明春云门寺老和尚传授千佛大戒,老和尚请你为开堂大师。”于是便起程,至云门时,禅堂中养息香将要开静,知客师招呼在客堂休息,分得放参小饼三个,所谓云门饼也。据说在文偃祖师时,吃此饼者,人人开悟,今云公老人仿此,聊塞饑肠。因本寺大众过午不食,此乃七期中之方便。我们食后,进堂坐香听开示,次日清晨搭衣持具,将应公老法师为老和尚祝寿的礼物书信、及上海弟子的贺仪一齐奉上。顶礼已,老人说:“路途遥远,你们来此实在不易,希望在此常住多多发心。”礼毕,回寮休息,进堂坐香,此时七期将半,老人进堂送我警策香板,坐堂主位,轮流开示,人数甚多满满一堂。老人香板大而且厚,普打时每人两下,真有些吃不消。老人开示音韵和雅,七期圆满,顶礼告假时,老人握着我的手说:“你们在此住下,明年再往香港,今天出去再要回来也不可能。”离寺数百步,回头一看,老人尚在天王殿前合掌送行。

隆师抵达香港,灵源法师接他到大屿山同住。到一九五三年,灵源法师在护法居士南怀瑾、鲁宽缘等的协助下,申请到台湾的入境许可,先一步来到台湾,再为隆师办入境手续,他也于一九五四年来到台湾。

隆师抵台之时,年已五十三岁,他弘法心切,朴朴风尘,四处应请讲经、主七、传戒,足迹遍及台湾各地,到处广结善缘,深受四众敬仰。数年之后,他为安僧弘法的方便,在士林买一民房,命名为“华严讲堂”,以后惨淡经营,予以改建,命名为“华严寺”。定期举行法会,倡印经典流通,信徒日多,法务日隆。

不幸于一九六三年,以弘法劳累过度,引发脑中风,卧床修养经年,逐渐恢复。到了一九六七年,他又以讲经、主七等法务过度劳累,二度中风,这一次比第一次严重,虽屡经就医治疗,而终难恢复。到了一九七一年以后,体力日衰。至一九七三年二月第三度中风,二十七日(夏历癸丑岁正月二十五日)辞世。世寿七十二岁,僧腊五十六载,戒腊五十年。

他所创建的华严寺,后来因士林拓宽道路而被拆除,他的弟子戒修法师乃在台北县新店市里仁路后面山上再予重建。

(于凌波着)(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佛教人物传》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