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李元松居士(1957~2003年)

《佛教人物传》中关于李元松居士(1957~2003年)的解释: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到枝头已十分。(注1)李元松居士生于一九五七年五月二十四日,籍贯台北县石碇乡,早年即对宗教与哲学,深具浓厚兴趣。十三岁,随父母信仰一贯道,熏习中国文化之 ...

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

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到枝头已十分。(注1)

李元松居士生于一九五七年五月二十四日,籍贯台北县石碇乡,早年即对宗教与哲学,深具浓厚兴趣。十三岁,随父母信仰一贯道,熏习中国文化之儒学精华及禅道思想。一九七五年以后,广泛阅读现代学术著作。一九七九年自军中退伍后,开始浸习当代佛学大师印顺导师之《妙云集》系列著作,以此因缘,转而专攻中观哲学。

一九八三年,独自深入止观,工作之余,每日打坐,寻伺勘破生死之道。一九八八年三月,走入佛教界,倡导“止观双运”与“本地风光”两门禅法。一九八九年四月,为从事佛教改革运动,与早期从学弟子一同创立现代禅教团,开办各种禅修课程,指导学人修行,并陆续创办杂志与网站,卓有成效。一九九六年七月,余台北市创建象山修行人社区,弟子陆续举家迁入,安居乐业,精进修行,成为国内第一所具有典范意义之居士群落、都会丛林。着有《经验主义的现代禅》、《阿含*般若*禅*密*净土》、《古仙人道》......等十余部书,言论深受海内外教界与学界之重视。

元松一生侠情喷涌,意兴风发,无论对佛教,对师友,对弟子,率皆情深义重,无限付出。基于对佛教爱深责切之心,往往针对法义、制度与修持理念之重大问题,与佛教界进行论辩。然而针对自己过往之所有言行,亦真诚以严格检视之,一旦发现有所差失,立即断然以今日之我,向昨日之我挑战。此一光明磊落之禅者胸怀,深得识者之高度敬重。

元松因深彻之禅修体悟,而发为强烈之自信,颇有“千山独行”之壮阔气概,故形成勇健卓绝、孤峰独拔之学风。然而元松生性谦沖,颇能纳谏从善,近年来更以大开大阖之器度,敛其锋芒,引领现代禅弟子众等,极力融入佛教传统文化。先是肯定中国传统宗派之历史价值与修道意义,并自署名为“信佛人”,归依弥陀本愿。其次对“人间佛教”之菩萨典范,亦致予高度之推崇焉。乃进于二〇〇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归依于印顺导师座下,法名“慧诚”。厥后更与慈济师友、弘誓学团携手合作,破妖氛以正气,挽狂澜于既倒。大智大勇,功莫能名!

余早在一九八九年后,已在教界初闻元松居士之盛名,虽鲜有晤谈因缘,却早已互为相知相惜之诤友。二〇〇一年四月以后,更与元松暨现代禅诸佛友密切交往,并有相与共事之因缘。自兹承受元松与现代禅对余个人、弘誓学团与关怀生命协会之大力护持。以现代禅无偿赞助学团相关单位使用台北会馆乙事而言,元松不但热切促成,更且亲自督阵,全面装璜,必欲令常驻此间以工作兼养息之法师居士,生活环境安稳舒适。尤以笔者栖居之观音小筑,举凡一草一木,一几一椅,一台灯座,一幅壁画,一块木刻,一方小池,无一非出自元松呕心沥血之设计、监工与添购。“所费不赀”四字,已不足以道尽个中情谊。凡此恩义,历历如在眼前,思之倍深恻怛!

元松与余,虽然一僧一俗,却常忘其形迹,情同姐弟。元松性情豪迈,每以“师姐”相称,余虽感觉此一名相易产生“在家女居士”之错觉,予人惊世骇俗之感,因此颇不能适应,然亦体察元松之心,认为非用此一称谓,不足以与两人之道谊相称,故尔随缘笑纳,而不刻意予以纠正。

元松与余,无论佛学思想抑或行动路线,异质性均极高,乃能求同存异,深交莫逆,是诚佛陀之“缘起”教法有以使然,亦印公恩师“学尚自由,不强人以从己”之典范,令余二人心向往之。元松与余皆系修行中人,自是以“道”相互期勉;由于深交莫逆,自是减除疏远所产生之种种客套。故尔虽求同存异,偶亦不免于共事中,因思想或做法上之意见相左,而产生激烈之争辩,然皆无损于相知相惜之情义焉。

元松出身寒微,幼少之年,已为生计而历尽艰辛;及至青壮,又为修道而长年苦参淬炼;迈入中年,复为培养具德之大修行人,以期异时能以建全之团队,树正法幢,击大法鼓,乃将全付心血浇灌于弟子之修持指导与生活教育,每为教团法务而席不暇暖,终至积劳成疾,体力耗竭,乃于二〇〇三年五月下旬以后,电告于余,谓将暂辞世缘之纷扰,闭关潜修。

十月十六日,元松向教界发公开函,再度以今日之我向昨日之我,作最严厉之挑战,并向诸佛菩萨、护法龙天、十方善知识、善男子、善女人,表达至诚忏悔之情,余拜读后,为其日月昭朗之行迹之所震撼,连忙去电中观书院,欲请禅音法师代为转达余之感动心情。元松于关中静修,久已未接任何电话,是日正巧下楼取药,闻电话铃而顺手接听,乍闻余之音声,连叹“恍如隔世”。元松气息微弱,声量极小,生命力似渐形枯萎,十余分钟之交谈内容,宛若交代若干后事,凡此种种,令余颇有不祥之预感。

元松于公开函中复宣誓云:“至心发愿往生弥陀净土,唯有‘南无阿弥陀佛’是我生命中的依靠。”尔后又率领现代禅教团全体弟子,至心归命三宝于净宗大德慧净法师座下,并以大喜大舍之心,立即礼请慧净法师驻锡中观书院,领导现代禅教团。期间并反覆垂示弟子:“净土是众生最后的依归,要一心念佛,行有余力,要弘扬弥陀本愿。”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日,旧历十一月十七日,适逢弥陀圣诞之期,下午三时,元松于弟子众等之念佛声中,安详示寂,世寿四十七岁。信佛人选在弥陀诞投入弥陀愿海,诚可谓是愿无虚发,求仁得仁!

元松示寂之后,教界与学界师友闻讯,哀悼至深,九八高龄之元松恩师印顺长老,赠以“净德昭彰”之挽词焉。元松于海内外佛教界之追随者与孺慕者众,然而弟子谨遵师嘱,后事一切从简,遗体予以火化,弟子众等于中观书院随侍念佛四十九日。际此追思念佛期间,弟子众等屡见种种瑞相,咸信应系元松慈悲,欲令弟子对净土法门断疑生信,并转哀戚之情,而为向道之念。

元松尝言:“是非真假已忘却,独留情义落江湖。”自其夙昔光明炽烈之菩萨心行以观,想必不忍于上生安养之后,长弃五浊众生于江湖之中。是以祈愿元松,早早修至阿惟越致,回入娑婆,作狮子吼,转大法轮!

既倾宇宙之全力,活在眼前之一瞬,敢问元松,即今举扬佛号一句,又作么生道?

应当发愿愿往生,客路溪山任彼恋;自是不归归便得,故乡风月有谁争?(注2)

注1·本禅偈相传为唐朝无尽藏比丘尼所作。

注2·民国印光大师题无锡开元寺念佛堂。

(昭慧法师敬撰)(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佛教人物传》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