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阿阇黎毗流波[多罗那他《七系付法传》]

《佛教人物传》中关于阿阇黎毗流波[多罗那他《七系付法传》]的解释:第二付法传承为拙火(按拙火近代亦译忿怒母),拙火教授昔所未有,毗流波亦未从余师得闻此法。此派法要乃由阿阇黎毗流波,亲从金刚瑜伽母请求而得者。此阿阇黎为那烂陀寺一比丘学者,喜饮旨酒,与女行欲,为僧伽驱摈 ...

第二付法传承为拙火(按拙火近代亦译忿怒母),拙火教授昔所未有,毗流波亦未从余师得闻此法。此派法要乃由阿阇黎毗流波,亲从金刚瑜伽母请求而得者。此阿阇黎为那烂陀寺一比丘学者,喜饮旨酒,与女行欲,为僧伽驱摈。而后至恒河滨呼一舟师令于渡船,舟师言:“当付船资。”时身无钱,即以期克印指恒河,应时河水逆流,逕越而过。时邬胝毗舍,有一卖酒女,师来买酒,女言:“当先付值。”师乃就日影界际划一纹线,告言:“日影不逾,即付汝值。”以食指拟日令住而饮其酒,以住日不行故,日晷滴漏等记时之具皆迷谬错乱,众人皆知为瑜伽师显示神力,国王乃来为付酒值,请放日行,其时已逾三日去。后为底哩陵伽国王迎请供养,一时受食外道供养天神之物,不作礼,王等责之,师乃作礼,外道天神像俱皆崩坏,天神像之首为毗首那佗乃怖畏军(外道师名)所建,以四面陵伽(男根)为严,亦裂为四块云。后至荼吉尼颇咤一外道会堂中,有一俗人所立之三股叉(大自在天之标志),上悬人肉,阿阇黎见之击掌,其叉即坏。又有旃胝迦(大自在天之妃)一躯,颤动灵异,师以棒压其头,即下陷入胸,仅留二耳在外,此像至今尚在,师乃嘱其勿再损恼有情,此荼吉尼颇咤,西藏相传或云在南方,实当在东方,或谓降服此天女者乃瞿啰剎。后至苏刺佗国,其地有一名为苏摩那佗之大自在天石像,神异无比,师以期克印拟之,竟不摧坏,讶而谛观,乃见其上有观自在菩萨像(按此像后于公元一零二四年为伽色尼之回教王摩诃末所毁),有谓石像上乃摩利支天母像也。师乃取去菩萨之像,大自在天即现真身,请受教命。师言:“汝当于汝供养处供养百僧,不受杀生供养,并以供品供养我身。”大自在天言:“佛教不久即灭,而我之供养长存。我当于佛教住世时供养僧伽。”师乃于石像手中置化金药,咒置曰“去”,药隐不见。其后每日可从石像手中取化金药,以触铁铜,皆化为金,即以此金供养僧伽。其后在佐那伽咤国王请化二万两黄金,后欲请益,石像之手印即时合拢。又有一贫婆罗门,以一土块置石像掌中求变为金,像言,“七日后来取”,其后三日之间渐变为金,有二国王使人见而欲取,婆罗门乃求其像,像手即合。王使一人以杖击像手,击者手断而死,一人又言,“断此像手”,其口即哑,国王亦发狂而死。其威灵显赫有如是者。今日其处已无僧伽,其石像仍在一森林中,极难趋入。像身紫黑色,大张其口,肃然而住云。其后当啰摩波罗国王时,立名为悉洛波瑜伽师,至中印度,行利生事,以洗足水灌国王啰摩波罗乘象婆那斯佗,于战争中摧伏八回教王。其后东方瞿啰境中有大食王,师至其处,坐其枕上,王命投之于水,屡还原处,又令火焚,亦无所损,又以种种刀杖斫刺,刀杖皆坏,又以六斛毒物令服,一昼夜间多人守护,然阿阇黎色力愈增。王知其为得成就者,问言“汝为谁”?答言“我为毗流波”。遂于其处,为数有缘宣说教授。由恭敬依止故,师为彼等说真实句,即有多人获得共同悉地。其后又至磐伽罗国住约四月,曾有多人亲见之也。其后不知师去何处。有谓师赴汉地,今仍在彼,有谓毗流波会三度出现人间,此乃第三度也。此阿阇黎亦名吉祥护法,当知于那烂陀寺之亲教师上座护法非一人也。

——《佛教人物传》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