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阿毗达磨辞典
阿罗汉 阿罗汉

略有二种阿罗汉性。一者有为。二者无为。云何有为阿罗汉性?谓彼果得。及彼得得。无学根力。无学尸罗。无学善根。十无学法。及彼种类诸无学法。是名有为阿罗汉性。云何无为阿罗汉性?谓贪瞋癡。一切烦恼皆悉永断超一切趣。断一切道。三火永静。焦渴永息。憍逸永离。窟宅永破。度四瀑流。无上究竟。无上寂静。无上爱尽。离灭涅槃。是名无为阿罗汉性。如来具足圆满成就。如是所说有为无为阿罗汉性。故名阿罗汉。又贪瞋癡。及余烦恼。皆悉应断。如来于彼。永断遍知。如多罗树永断根顶无复遗余。皆得当来永不生法。故名阿罗汉。又身语意三种恶行。皆应永断。如来于彼。永断遍知乃至广说。故名阿罗汉。又过去佛。皆已远离恶不善法。所有杂染。后有炽然。苦异熟果。皆得当来永不生法。今佛亦尔。故名阿罗汉。又佛世尊。成就最胜吉祥功德。应受上妙衣服饮食诸坐卧具医药资缘种种供养。故名阿罗汉。如有颂言。

世所应受用种种上妙物

如来皆应受故名阿罗汉

阿罗汉果 阿罗汉果

阿罗汉果。略有二种。一者有为。二者无为。所言有为阿罗汉果者。谓彼果得。及彼得得。无学根力。无学尸罗。无学善根。十无学法。及彼种类诸无学法。是名有为阿罗汉果。所言无为阿罗汉果者。谓于此中。贪瞋癡等。一切烦恼。皆已永断。超一切趣。断一切道。三火永静。渡四瀑流。憍逸永离。燋渴永息。窟宅永破。无上究竟。无上寂静无上爱尽。离灭涅槃。是名无为阿罗汉果。

阿罗汉果补特伽罗 阿罗汉果补特伽罗

阿罗汉果补特伽罗者,谓已永断有顶第九品烦恼安住彼究竟道。问若阿罗汉永断三界一切烦恼,何故但言永断一切五顺上分结得阿罗汉果耶?答最胜所摄故,云何最胜?由此五结是取上分因及不舍上分因故名最胜,所以者何?由色无色爱取欲界上色无色界生故,由掉慢无明不舍此上生故,以爱慢疑上静虑者,为彼所恼故。

阿罗汉果者 阿罗汉果者

谓现法中。贪瞋癡等。一切烦恼。皆已永断阿罗汉果言。

阿罗汉向补特伽罗 阿罗汉向补特伽罗

阿罗汉果补特伽罗者,谓已永断有顶八品烦恼安住彼道。

阿罗汉向者 阿罗汉向者

已得无间道能证阿罗汉果。谓此无间证得最上阿罗汉果。或住不还果已。能进求阿罗汉果证。名阿罗汉向。

爱有二种业一引诸有流转生死,二与取作缘。

爱别离苦 爱别离苦

云何爱别离苦爱别离。谓诸有情等。可爱可乐。可喜可意。不与彼俱。不同一处。不为伴侣。别异离散。不聚集。不和合。总名爱别离。何因缘故。说爱别离为苦。谓诸有情。爱别离时。领纳摄受种种身苦事故。广说乃至。领纳摄受种种身心烧然事故。说彼为苦。复次爱别离时。受三种苦。一者苦苦。二者行苦。三者坏苦。故名爱别离苦。

爱结 爱结

爱结者,谓三界贪爱,结所系故不厌三界由不厌故广行不善不行诸善由此能招未来世苦与苦相应,当知此中宣说诸结若相若用若位辩结差别。且如爱结,何等是结?谓三界贪是结自性。云何为结?谓有此者不厌三界,由此展转不善现行善不现行。于何位结?谓于后世苦果生位,如是恚结等并如理应知。

爱缘取 爱缘取

谓彼初生。说名为爱。爱增盛位。转名为取。此复如何。谓如有一。于诸欲境。系心观察。起欲贪缠。彼从此缠复起余缠。增上增上。猛利转猛利。圆满圆满。前所起缠。说名为爱。后所起缠。转名为取。是名爱缘取

复如有一。于诸色境。或无色境。系心观察。起色贪缠。或无色贪缠。彼从此缠。复起余缠增上转增上。猛利转猛利。圆满转圆满。前所起缠。说名为爱。后所起缠。转名为取。是名爱缘取

复次险坑经中。佛作是说。吾为汝等诸苾刍众。宣说简择诸蕴法要。谓四念住。四正胜。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觉支。八支圣道。如是宣说简择诸蕴正法要时。而有一类怀愚癡者。于我所说。不住猛利信爱恭敬。彼迟证得无上漏尽。

复有一类怀聪睿者。于我所说。能住猛利信爱恭敬。彼速证得无上漏尽。复有一类。于我所说色蕴法中等随观我。此能观行。以谁为缘。用谁为集。是谁种类。从谁而生。谓无明触所生诸受。为缘生爱。此所生行。以彼为缘。用彼为集。是彼种类。从彼而生。此能生爱。以谁为缘。用谁为集。是谁种类。从谁而生。谓无明触所生诸受。此所生爱。以受为缘。用受为集。是受种类。从受而生。此能生受。以谁为缘。用谁为集。是谁种类。从谁而生。谓无明触。此所生受。以触为缘。用触为集。是触种类。从触而生。此能生触。以谁为缘。用谁为集。是谁种类。从谁而生。谓六处。此所生触。以六处为缘。用六处为集。是六处种类。从六处而生。如是六处。无常有为。是所造作。从众缘生。如是触受。爱能观行。亦无常有为。是所造作。从众缘生。此等随观。色为我者。是有身见。现所起缠。彼从此缠。复起余缠。增上转增上。猛利转猛利。圆满转圆满。前所起缠。说名为爱。后所起缠。转名为取。是名爱缘取。有不于色等随观我而等随观。我有诸色有不等随观。我有诸色而等随观。色是我所有不等随观。色是我所而等随观。我在色中有不等随观。我在色中而等随观。受想行识为我有不等随观。受想行识为我而等随观。我有受想行识有不等随观。我有受想行识而等随观。受想行识是我所有不等随观。受想行识是我所而等随观。我在受想行识中有不等随观。我在受想行识中而起疑惑。有不起疑惑。而起有见无有见。有不起有见无有见。而不离我慢。故由等随观。我及我所。而起我慢。此我慢行。以谁为缘。用谁为集。是谁种类。从谁而生。谓无明触所生。诸受为缘生爱。此所生行。以彼为缘。用彼为集。是彼种类。从彼而生。广说乃至。如是六处。无常有为。是所造作。从众缘生。如是触受爱我慢行。亦无常有为。是所造作。从众缘生。如是我慢。是有身见。所起慢缠。彼从此缠。复起余缠。增上转增上。猛利转猛利。圆满转圆满。前所起缠。说名为爱。后所起缠。转名为取。是名爱缘取。

复次有执世间常。或无常。或亦常亦无常。或非常非无常。执世间有边。或无边。或亦有边亦无边。或非有边非无边。执命者即身。执命者异身。执如来死后是有。或非有。或亦有亦非有。或非有非非有。皆是边执见。现所起缠。彼从此缠。复起余缠。增上转增上。猛利转猛利。圆满转圆满。前所起缠。说名为爱。后所起缠。转名为取。是名爱缘取。

复次有执世尊非如来应正等觉乃至非天人师。执佛正法非善说现见乃至非智者内证。执佛弟子非具足妙行乃至非随法行。或执无苦无集无灭无道。或执无一切行无常。无一切法无我。无涅槃寂静。皆是邪见。现所起缠。彼从此缠。复起余缠。增上转增上。猛利转猛利。圆满转圆满。前所起缠。说名为爱。后所起缠。转名为取。是名爱缘取。

复次有执世间是常。此实余迷谬。或是无常。乃至如来死后非有非非有。此实余迷谬。皆是见取。现所起缠。彼从此缠。复起余缠。增上转增上。猛利转猛利。圆满转圆满。前所起缠。说名为爱。后所起缠。转名为取。是名爱缘取。

复次有起戒取。或起禁取。或起戒禁取。谓此戒此禁此戒禁。能清净。能解脱。能出离。能超苦乐。至超苦乐处。皆是戒禁取。现所起缠。彼从此缠。复起余缠。增上转增上。猛利转猛利。圆满转圆满。前所起缠。说名为爱。后所起缠。转名为取。是名爱缘取。

复次有于世尊而起犹预。为是如来应正等觉。为非如来应正等觉。乃至为是天人师。为非天人师。于佛正法。而起犹预。为是善说现见。为非善说现见。乃至为是智者内证。为非智者内证。于佛弟子。而起犹预。为是具足妙行。为非具足妙行。乃至为是随法行。为非随法行。于四圣谛。而起犹预。为是苦。为非苦。乃至为是道。为非道。于三法印。而起犹预。为一切行无常。为非一切行无常。为一切法无我。为非一切法无我。为涅槃寂静。为非涅槃寂静。此皆是疑。现所起缠。彼从此缠。复起余缠。增上转增上。猛利转猛利。圆满转圆满。前所起缠。说名为爱。后所起缠。转名为取。是名爱缘取。

复次一切四取。皆以爱为缘。用爱为集。是爱种类。从爱而生。何等四取?一欲取。二见取。三戒禁取。四我语取。云何欲取?谓欲界系。除诸见余结缚随眠随烦恼缠。是名欲取。云何见取?谓有身见。边执见。邪见。见取。如是四见。是名见取。云何戒禁取?谓有一类。取戒取禁取戒禁。为能清净能解脱能出离能超苦乐至超苦乐处。是名戒禁取。云何我语取?谓色无色界系。除诸见余结缚随眠随烦恼缠。是名我语取。复次大因缘经中。尊者庆喜问佛。诸取为有缘不。佛言有缘。此缘谓爱。广说乃至。若全无爱为可施设。有诸取不。不也世尊。是故庆喜。诸取皆以爱为其缘。是名爱缘取。如是诸取。爱为缘。爱为依。爱为建立。故起等起生等生。聚集出现。故名爱缘取。

安者,止息身心粗重身心调畅为体,除遣一切障碍为业,除遣一切障碍者,谓由此势力依止转故。

安立 安立

安立者,谓所缘境体非真实,唯安立故,由四种因知所缘境体非真实,谓相违识相故,无所缘境,识可得故不由功用,应无倒故随三智转故,由此道理能取体性亦非真实,三智者,谓自在智,观察智无。

遍知者,谓如实知相差别安立所缘境界。

断者,谓声闻等及与大乘所得转依,声闻乘等所得转依,虽于蕴界处所缘得解脱,然于彼不得自在,大乘所得转依具得二种已说,所缘缘随文决择义。

安立差别门 安立差别门

安立差别门者,谓若处显示四句等所问义,如无常经说,若正观者一切观色耶,设观色者一切正观耶。应作四句,初句,谓于受等四蕴无有常净乐我颠倒增益,又观彼为应知应断。第二句,谓于色蕴有常净乐我颠倒增益,又观彼为不应不应断。第三句,谓于色蕴无有常净乐我颠倒增益,又观彼为应知应断。第四句,谓于受等四蕴有常净乐我颠倒增益,又观彼为不应知不应断。如因色作四句,如是因受等一切处应广说乃至说言,若所作已办者,一切自谓不受后有耶,设自谓不受后有者,一切所作已办耶。此应作四句,初句,谓诸异生乃至命终恒行妙行。第二句,谓断见者。第三句,谓无学。第四句,谓除上尔所相。

谓有一类。应供养者而不供养。应恭敬者而不恭敬。应尊重者而不尊重。应赞叹者而不赞叹。应问讯者而不问讯。应礼拜者而不礼拜。应承迎者而不承迎。应请坐者而不请坐。应让路者而不让路。由此发生。身不卑屈。不等卑屈。不极卑屈。身傲心傲。自傲诞性。总名为傲。

八何词 八何词

八何词者,谓何谁信、何所信、用何信、为何信、由何信、何之信、于何信、几何信。八若词者,谓若能信、若所信、若用信、若为信、若由信、若彼信、若于信、若尔所信,如是等无量法门皆有八种。不毕竟出离者,谓由世间道。毕竟出离者,谓由出世间道,前四易解故不重释。相甚深者,谓三自性。杂染甚深者,谓真如云何染而不染。清净甚深者,谓即真如云何净而不净。缘起甚深者,谓无有法于所生起有实作用,然彼诸法种种生起,如是等又实无我似我显现。业甚深者,谓有业有果报而作者不可得。智甚深者,谓无分别智。云何此智无有分别?而能分明观真如性。生甚深者,谓诸菩萨不由业烦恼力而示现受生。菩提甚深者,谓于无漏界中诸佛菩提不可建立,一性无量相续所证故,不可建立种种性,所依无差别故。诸佛甚深者,谓于一大集会中,有无量无边诸佛世尊种种身种种意乐,然不谓有自他差别。又化身佛不住佛相,而能造作种种佛事。教甚深者,谓于大乘教中有种种秘密意乐差别三解脱门及一切法,欲为根本等,已说其相,不复重释。

八圣道支 八圣道支

八圣道支所缘境者,谓即此后时四圣谛如实性,由见道后所缘境界,即先所见诸谛如实性为体故。

道支自体者,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如是八法名道支自体。正见者,是分别支,如先所证真实简择故。正思惟者,是诲示他支,如其所证方便安立发语言故。正语正业正命者,是令他信支。如其次第,令他于证理者决定信有见戒正命清净性故,所以者何?由正语故随自所证,善能问答论议决择,由此了知有见清净。由正业故往来进止正行具足,由此了知有戒清净,由正命故如法乞求佛所听许衣钵资具,由此了知有命清净。正精进者,是净烦恼障支由此永断一切结故。正念者,是净随烦恼障支,由此不忘失正止举相等,永不容受沉掉等随烦恼故。正定者,是能净最胜功德障支,由此引发神通等无量胜功德故。

道支助伴者,谓彼相应心心法等。

道支修习者,如觉支说,谓依止远离,依止无欲,依止寂灭,回向弃舍修习正见,乃至广说。如是诸句义如前所说道理应随顺知

道支修果者,谓分别诲示他,令他信烦恼障净随烦恼障净最胜功德障净故。

八只补特伽罗者 八只补特伽罗者

谓显安立。预流向等补特伽罗。八种各别佛弟子众者。显示开晓佛弟子众具胜功德。戒具足者。谓学无学僧成就具足学无学戒。定具足者。谓学无学僧成就具足学无学定。慧具足者。谓学无学僧。成就具足学无学慧。解脱具足者。谓学无学僧。成就具足学无学解脱。解脱智见具足者。谓学无学僧。成就具足学无学解脱智见言应请者。谓应惠施应供养祠祀。故言应请。言应屈者。谓已惠施。善惠施已供养。善供养已祠祀。善祠祀少作功劳。获大果利。故名应屈。应恭敬者。谓若识知。若不识知。皆应起迎曲躬合掌稽首接足。

伴摄 伴摄

伴摄者,谓色蕴与余蕴互为伴故,即摄助伴。余蕴界处亦尔。如色蕴与余受等互为助伴能摄五蕴,如是受等一一助伴各摄五蕴,如蕴界处亦尔,互为伴故,一一皆摄一切界处。

宝现观 宝现观

宝现观者,谓于佛证净于法证净于僧证净,由佛圣弟子于三宝所已得决定证清净信,谓薄伽梵是真正等觉者,法毗奈耶是真善妙说,圣弟子众是真净行者。

暴流 暴流

暴流有四,谓欲暴流、有暴流、见暴流无明暴流随流漂鼓是暴流义,随顺杂染故,初是习欲求者,第二是习有求者,后二是习邪梵行求者,能依所依相应道理故。见暴流是能依,无明暴流为所依,由有愚癡颠倒推求解脱及方便故。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