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安乐行院 安乐行院

日本台密净律四宗兼学的道场。位于京都市伏见区深草坊町。原系持明院的佛堂,在今京都上京区,文和二年(1353)遇火灾后,乃迁于今址。本尊为不动明王、欢喜天。后花园天皇时,将真宗院的法华堂移至本院,称为深草法华堂。由于嘉元二年(1304)七月,后深草天皇葬于此堂,尔后遂成为伏见、后伏见、后光严、后圆融、后小松、称光、后土御门、后柏原、后奈良、正亲町、后阳成诸天皇的纳骨所。应仁之乱时本院遭破坏,至宽文年中(1661~1672),空心始再兴诸堂。明治年间(1868~1911)更修复御陵,称为十二帝陵。[参考资料]《安乐行院寺记》;《后奈良院御拾骨记》。

安立 安立

施设差别之义。‘非安立’之对称。即指以言语、名相来区别种种事物。如《成唯识论述记》卷九(末)云(大正43·568a)︰‘有差别、名言者,名安立;无差别、离名言者,非安立也。安立者施设义。’又,《成唯识论》卷九谓相见道中,缘安立谛有十六心;《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二(末)谓四种世俗谛及前三种胜义谛乃安立谛;《成唯识论》卷八则以苦实性为安立真如,此等皆是其例。

另外,《唯识二十论述记》卷上在解释安立大乘的三界唯识时,谓安立有成立、施设、开演、可建四义。其文云(大正43·980a)︰

‘安立者成立义。谓此论中成立大乘三界唯识。即以因喻成立宗义,名为安立。又安立者,施设义。以广道理,施设唯识略理趣故。或安立者,开演义。未说之义,今说名立。已说之义,今广名安。又安者可也,教理相称。立者建也,法性离言。今言名立顺理,所以称安。’

《大毗婆沙论》卷一二一云(大正27·630b)︰‘安立果者,谓依风轮安立水轮,复依水轮安立金轮,复依金轮安立大地,复依大地安立一切情非情数。此中,后后是前前果。’此系以安置建立为安立义,相当于《唯识二十论述记》所谓的成立义。

安廪 安廪(507~583)

南朝僧。江阴利成(江苏江阴)人,俗姓秦。二十五岁奉梁武帝之敕令而出家,往东魏,随司州光融寺容公习经论。复依嵩山少林寺慧光公,受《十地经论》、《四分律》及禅法,穷究其玄理。居东魏十二年间,宣讲《四分律》、大乘经论各数十遍,门下受业者日多。梁·太清元年(547),与门人等自彭沛返杨都,获武帝敕住天安寺。师遂在此讲《华严经》,大振宗纲。逮梁亡陈兴,陈·永定元年(557),奉召入内殿说戒。并开法于耆阇寺,敷演不绝。后受文帝之命,在昭德殿讲《大集经》,宣帝时,复至华林园说法。师承继慧术四宗说,立六宗教相,以判释佛陀之一代圣教,乃江北七家之一。陈·至德元年正月示寂,年七十七。[参考资料]《续高僧传》卷七;《法华经玄义》卷十(上);《请观音经疏》;《华严五教章》卷一。

安流传授纪要 安流传授纪要

日本真言宗要典。三十七卷。日僧瑞宝撰。为新安流之圣教口诀。新安流为德川中期觉彦净严所倡导,系真言宗小野三流之一,以安祥寺流为主流。着者瑞宝是高松寺大护寺灵妙弟子,其后又师事净严弟子惠光、莲体二师,受传新安流。后根据此三师之口诀,兼参照若干经轨章疏口诀而撰成本书。其内容次第为序说、四度、初授、牒、灌顶部、普通折纸、秘部类聚、秘部折纸、秘法部秘要诀、最秘部折纸、最秘部要钞、印信、御遗告、小皮子、大卷物等。

安尼伯森夫人 安尼伯森夫人

(Mrs. Annie Besant;1847~?)

近代印度社会改革的推动者。爱尔兰人。因不满基督教教义,而与夫婿Frank Besant离异。后加入当时颇为盛行的新兴宗教社团‘通神学社’(The Theosophical Society,又译神智学会)。在该社主席勃拉瓦茨基夫人(Madame Blavatsky)于1891年逝世后,接掌该社在东欧及印度的社务。

1893年至印度,以波罗奈城(Benares)为中心,推广宗教、教育、社会改良及政治等方面的工作。先后于波罗奈城创设中央印度学院(即今日印度大学的前身)与中央印度女子学校,同时在全印各地开设学校。其中,有多所系专为贱民阶级‘哈利坚’(Harijan)的民众而设。尤以清道夫学校(ScavengerSchool)最富教育实验意义。此外,她亦竭力从事于印度独立的宣传工作,曾为此而创立‘自治联盟’(Home Rule League)及‘新印度’(New India)英文日报。

[参考资料]巴宙《巴宙文存》。

安然 安然(841~?)

日本天台宗学僧,台密之集大成者。近江(滋贺县)人。相传与最澄同族。幼投比睿山圆仁出家,习显密宗教义,十九岁受菩萨大戒,圆仁示寂后,师事元庆寺遍昭,受真言密教三部大法。日本·贞观十九年(877),欲与齐诠、玄昭、观溪等人入唐求法,但因故未果。元庆六年(882),重依遍昭,稟胎藏界法。八年,任元庆寺传法大阿阇梨,密号福集金刚、真如金刚,时年四十四。后于比睿山五大院而居,从事研究与著述。宽平年间(889~898)示寂,世称五大院先德、五大院阿阇梨、五大院和尚、阿觉大师、秘密大师。师深究台密的事相、教相,以及悉昙、声明和圆顿戒,并继承圆仁教学,立十门教判,宣扬山家教旨,创四十一门范畴,以明一大圆教的奥义。平生著作甚多,有《北岭教时问答》、《菩提心义略问答抄》、《普通授菩萨戒仪广释》、《悉昙藏》、《胎金苏对受记》、《八家秘录》等百余部。[参考资料]《元亨释书》卷四;《本朝高僧传》卷八;《天台霞标》卷四之二;大野达之助《日本佛教思想史》;关口真大编《佛教の实践原理》。

安世高 安世高

佛经汉译的创始人。本名清,是安息国的太子,博学多识,特别信仰佛教,持戒精严。当轮到他即位的时候,他就让位给叔父,出家修道。他精研了阿毗昙,修习了禅定,通达之后,游化西域各地;于汉桓帝建和初年(147)辗转来到中国洛阳,不久即通晓华语。那时佛教传入我国内地已有一相当时期,在宫廷内和社会上都有一些信徒。他们虽主要地是奉行祭祀,祈求福德,但也有切实修行的要求,安世高就为他们译出有关止观法门的种种经论。译事大概到灵帝建宁中(170左右)为止。随后,他游历了江南的豫章、浔阳、会稽等地(现在江西、浙江省),晚年的蹤迹不详,在华活动前后约三十年。

安世高译出的书,因为当时没有记载,确实部数已不可考。晋代道安编纂《众经目录》,才加以着录,列举所见过的安世高译本,共有三十五部,四十一卷。其后历经散失,现存二十二部,二十六卷,名目如下︰

(1)《五十校计经》二卷、(2)《五阴譬喻经》一卷、(3)《七处三观经》一卷、(4)《转法轮经》一卷、(5)《积骨经》一卷、(6)《八正道经》一卷、(7)《一切流摄守因经》一卷、(8)《四谛经》一卷、(9)《本相猗致经》一卷、(10)《是法非法经》一卷、(11)《人本欲生经》一卷、(12)《漏分布经》一卷、(13)《长阿含十报法经》二卷、(14)《杂经四十四篇》二卷、(15)《普法义经》一卷、(16)《法受尘经》一卷、(17)《大安般守意经》一卷、(18)《禅行法想经》一卷、(19)《九横经》一卷、(20)《阿毗昙五法经》一卷、(21)《阴持入经》一卷、(22)《道地经》二卷。

在这些译籍里面,《七处三观经》大概在道安(312~385)以后就成为两卷本,而误收《积骨经》和《杂经四十四篇》于内,未加区别;现经今人考订,特将那两种分列出来。另外,从翻译用语等对勘,《五阴譬喻经》、《转法轮经》、《法受尘经》、《禅行法想经》四部是否世高所译,尚有问题。又《四谛经》一种,道安也说它好像是世高所撰,但现勘是译本。

安世高的翻译,有时用口述解释,由他人笔记成书,这属于讲义体裁,在道安目录里着录了《阿含口解》(《十二因缘经》)一卷,便是这一类。此书在别的经录也称为《安侯口解》。这因世高原来是王族出身,西域来华的人都叫他安侯,所以经录就沿用了。还有现在魏吴代(220~280)失译本单卷《杂阿含经》,共收二十七经,《七处三观经》、《积骨经》也在其内,译文和世高余译很接近,唐代智升《开元释教录》就说它像是世高所翻,但未见旧录记载,还不能确定。

此外,道安目录所载安世高的译本现已失传的有︰《小安般经》、《百六十品经》、《大十二门经》、《小十二门经》、《道意发行经》、《七法经》、《五法经》、《义决律》、《思惟经》、《十二因缘经》、《十四意经》、《阿毗昙九十八结经》、《难提迦罗越经》一共十三部,十三卷。其中《十四意》和《九十八结》道安都说像是世高的撰述。又《小安般经》一种,《开元录》说它就是现存本《大安般守意经》除去注解所余的部分。

关于安世高的翻译,历来各种经录的记载互有出入。到了隋代费长房《历代三宝纪》,漫无拣别地罗列名目达到一七六种之多。其中好些都没有确实的出处,只推测是世高在河西和江南旅途中随顺因缘从大部译出。后来《开元录》加以删除,还剩九十五部,而缺本几乎占一半,是非辨别,自然很难说。现在仍以道安目录所记载的为最可信。

安世高的汉译佛典,可算是种创作,在内容和形式方面都有它的特色。就内容说,他很纯粹地译述出他所专精的一切。譬如,译籍的范围始终不出声闻乘,而又有目的地从大部阿含经中选译一些经典。就现存本看,出于《杂阿含》的五种(上文所列名目中(2)~(6)),出于《中阿含》的六种(上目(7)~(12)),出于《长阿含》的一种(上目(13)),出于《增一阿含》的一种(上目(14)),这些都是和止观法门有联系的。至于译文形式,因为安世高通晓华语,能将原本意义比较正确地传达出来,所以僧祐称赞他说理明白,措辞恰当,不铺张,不粗俗,正到好处。但总的说来,究竟偏于直译。有些地方顺从原本结构,不免重复、颠倒,而术语的创作也有些意义不够清楚(如‘受’译为‘痛’,‘正命’译为‘直业治’等)。因此道安说世高的翻译力求保存原来面目,不喜修饰,骤然看到还有难了解的地方。

从安世高的译籍见到的学说思想,完全是属于部派佛教上座系统的。他重点地译传了定慧两方面的学说,联系到实际便是止观法门。定学即禅法,慧学即数法(这是从阿毗昙的增一分别法门得名),所以道安说世高擅长于阐明禅数,而他所译的也是对于禅数最为完备。

关于禅法,安世高是依禅师僧伽罗剎的传承,用四念住贯穿五门(即五停心)而修习。他从罗剎的大本《修行道地经》抄译三十七章,着重在身念住,破除人我执。念息一门另译大小《安般经》,其中说十六特胜也和四念住相联系。所以从这些可见到世高所传禅法是如何地符合上座部佛教系统(特别是化地一派)用念住统摄道支的精神。念息法门因为和当时道家‘食气’、‘导气’、‘守一’等说法有些类似,传习比较普遍,学人著名的就有南阳(今河南)韩林,颖川(今河南)皮业,会稽(今绍兴)陈慧等。东吴(今江苏)康僧会从陈慧受学,帮助他注解了《安般经》。僧会更依他的心得,在所集《六度经》的禅度里,对止观有要目式的叙述。其后,晋代道安见到了僧伽罗剎《修行道地经》的全译本(竺法护译),又从大部《阿含经》的翻译上理会声闻乘实践的体系,因而对于安世高所译禅法和有关各书了解得更为深刻。他注解了这些译本,并各各做了序文,现在知道的有《大道地经注》等七种。

关于数法,安世高谨守毗昙家的规模,用《增一》、《集异门》等标準,选择了《五法经》、《七法经》、《十二因缘经》、《十四意经》、《阿毗昙五法经》、《阿毗昙九十八结经》等经论。他并还在译文里带着解释,所以道安说《十四意经》、《九十八结经》好像是撰述。当时严佛调受到启发,就‘沙弥十慧’引解经说,作成章句。跟着康僧会辑《六度集经》,也有这样用意。后来道安得着新译《毗昙》的帮助,对安世高在数法方面翻译的业绩,认识更清楚,因而注释了《九十八结经》,以为是毗昙要义所在。他还模仿《十慧章句》等,从各经中抄集十法,加以解说,成为《十法句义经》。由这些事实,可见安世高译传的部派佛教学说在当时是发生了相当影响,而到后世也还是得到发展的。(吕澄)

[参考资料]《出三藏记集》卷二、卷五、卷六、卷十、卷十三;《高僧传》卷一;《开元释教录》卷一、卷十;《精刻大藏经目录》;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林屋友次郎《经录研究》;忽滑谷快天《禅学思想史》;W. Pachow《Chinese Buddhism︰Aspects of Interation and Reinterpretation》。

安藤俊雄 安藤俊雄(1909~1973)

日本佛教学者。以专精天台思想为学界所推。爱知县人。昭和八年(1933)毕业于九州帝大文学部,专攻哲学。昭和十一年,修毕京都大文学部大学院之课程。历任大谷大学、真宗专门学校、同朋大学、京都大学等校教职。昭和四十五年(1970)任大谷大学校长。着有《天台思想史》、《天台学──根本思想只屘の展开》、《观无量寿经疏妙宗钞概论》、《最澄》、《天台学论集》、《天台性具思想论》等书。其《天台性具思想论》一书,有演培之中译本。

安土宗论 安土宗论

日本佛教史事。为日本·天正七年(1579)五月二十七日,净土宗日莲宗徒在安土城下净严院举行的宗义辩论。辩论会系由织田信长召开。净土宗由正福寺玉念与西央缍贞安出席,日莲宗由顶妙寺日珖与常光院日谛等人出席。评判者是南禅寺景秀与因果居士。双方互相论难宗义。结果因织田信长有意镇压日莲宗而判定净土宗获胜。日莲宗方面有三人被杀,其余日莲宗人或被判坐牢,或被科罚金。

安陀会 安陀会

(梵antarva^sa,藏mthan%-gos、sham-nab )

僧服的三衣之一。音译作安怛婆沙、安呾婆娑、安多婆娑、安多跋萨、安陀跋萨、安罗跋萨、安怛婆参、安多会、安陀卫,或安多卫。意即住于内。意译作中宿衣、内衣、里衣、中着衣。就条数而言,名为五条衣,是衬体而着之衣,于屏处或营作众务时披着之,为三衣之极略者。

制作上为一长一短,以坏色麻布等为布料而裁制之。《十诵律》卷五云(大正23·31a)︰‘若比丘初日得衣,用作安陀卫五条,成分别若干长若干短,总说五条,作衣竟日,即应受持作是言,我是安陀卫五条作持。’

关于衣量,《有部百一羯磨》卷十云(大正24·497a)︰‘大德,安呾婆娑衣条数有几?佛言︰但有五条,一长一短。大德,此有几种?佛言︰有三,谓上中下,上者三五肘,中下同前。’文中所谓‘同前’,即指其前所云(大正24·497a)︰‘下各减半肘,二内名中。’同卷又云︰‘安呾婆娑复有二种。何谓为二?一者竖二肘横五肘,二者竖二横四,此谓守持衣。最后之量,此最下衣量限盖三轮。’并于‘盖三轮’下注云(大正24·497b)︰‘上但盖脐,下掩双膝。若肘长者,则与此相当。如臂短者不及于膝,宜依肘长为準。’如上所述,竖二横四为最下衣之量。然而,《有部毗奈耶》卷十七云(大正23·716a)︰‘复有二种安呾婆娑,竖二横五、竖二横四,若极下安呾婆娑,但盖三轮,是持衣中最小。’如此,则竖二横四之外,别有极下之盖三轮衣。

安息国 安息国

位于波斯(今伊朗)北方、里海南岸的古王国。西史称作Parthia。我国史书多称为安息。其王都位于今日之但干(Damghan)。西元前247年左右,游牧民族巴尼(Parni)族酋长阿尔萨克斯(Arsakes),脱离波斯帝国的阿克美那斯(Achaemenes)王朝而独立。尔后,其弟提利达铁斯(Tiridates)一世建立阿尔萨克斯王朝,称为巴尔提亚(Parthia)王国。

西元前175年,此王朝之弥特拉达铁斯(Mithradates)一世即位,多次征讨,树立大帝国的基础。其后诸王也向西方扩张势力。至弥特拉达铁斯二世时,领地广大,西与幼发拉底河(Euphrates)相毗邻。其首都称为巴突伐(Parthuva,《前汉书》作番兜城、《后汉书》作和椟城。此外,希腊史家称之为Heka-tompilos,意谓具有一百个城门的城市)。西元226年,在受罗马帝国的压制,及内乱频仍的情况下,为萨珊王朝的阿尔达西(Ardashir)所灭。建国以来,约有四百八十年的历史。

我国与安息的往来,始于西汉。依《史记》〈大宛列传〉第六十三所载,西元前119年,张鶱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副使入安息国,安息王以二万骑相迎。东汉桓帝时,安息的安世高前来翻译经典。其后,安玄、昙无谛、安法钦等人,亦先后来华翻译经典、宣扬佛教。

◎附︰羽溪了谛着·贺昌群译《西域之佛教》第三章第一节(摘录)

当时安息所流行之佛教,若谓其为大小两乘教混杂流行,是固不然,其大乘教之主要经典,大多属于方等部,华严部之经典流行较少,可知安息之佛教,与大月氏殆属于同一系统之下,明也。而安息流行之律藏,在大月氏佛典中,适当于昙无德部(Dharmagupta,法藏部)之律,即《四分律》,亦可得而知也。

当前汉时,安息国势最盛,然至第三世纪,国势就衰,声威墬地,全国土地,为诸侯所分割,互相攻伐。西元224或227年,萨珊朝之祖阿尔达希(Ardashi^r)攻破安息王亚撘巴利斯(Arthabanus),安息遂至灭亡。但据中国正史所记,安息当三国时代似尚保持其独立,《魏志》卷三十云︰

‘大宛、安息、条支、乌弋,乌弋一名排持,此四国次在西,本国也无增损,前世以为条支在大秦西,今其实在东,前世又谬以为强于安息,今更役属之,号为安息西界。(中略)大秦国一号■轩,在安息、条支西大海西。从安息界安谷城,乘船直截海西。’

又《魏书》〈西域传〉记︰‘安息国在嵚岭西,都蔚搜城,北与康居、西与波斯相接,在大月氏西北,去代二万一千五百里。’周·天和二年其王遣使朝献。周·天和二年即西元567年,当时阿尔萨克斯(Arsakes)王朝,似犹存王祚。但同书又云︰‘穆国都乌浒河之西,亦安息之故地。’又云︰‘乌般曷国都乌浒河之西,旧安息之地,然则安息自波斯萨珊朝兴起后,其势力曾远及于阿母河以东之地,河西之领地,似已完全丧失矣。’而《周书》卷五十〈异域传〉■哒条则云︰‘其人兇悍能战斗,于阗、安息等大小二十余国皆役属之。’观此,■哒族兴起时代,当西元第五世纪,而安息似尚保持其国家之形态,不过役属于■哒耳。

[参考资料]《大宝积经》卷十;《阿育王息坏目因缘经》;《菩萨善戒经》卷二〈不可思议品〉;《十住毗婆沙论》卷十四;《释迦牟尼如来像法灭尽之记》;《前汉书》卷六十一〈张鶱李广利传〉;《出三藏记集》卷十四;《高僧传》卷一;《开元释教录》卷一、卷二;《西域佛教研究》(《现代佛教学术丛刊》{80})。

安息香 安息香

(梵guggulu、gulguru,巴guggulu)

佛典中常提及的香料。梵名称求求罗(guggula)。初由安息国的商人传到中国,所以有安息香之称。系指由安息香树(benzoinstorax)所生的脂汁块。该树大多分布在苏门答腊、爪哇地方,也产在暹罗、印度、波斯;树干丈余,叶密、轮生、椭圆形、全缘,叶里有绵毛,花梗及萼亦为白色的密毛所覆。结小型球状的果实,并覆有密毛。树汁有香味,可用以制造型焚香料。

《本草纲目》说此香是生长在南海波斯国的树中脂,树长二、三丈,皮黄黑色。《五杂俎》则说能聚鼠,烟白色如缕直上不散。《金光明最胜王经》卷七以之为三十二香味之一,《瑜伽略纂》卷十一将局崛罗香(求求罗)译为恶臭气香。

[参考资料]《瑜伽师地论》卷四十四;《玄应音义》卷四;《翻译名义集》卷三;《翻梵语》卷十;《大明一统志》卷九十;《类聚名物考》卷二一八。

安祥寺 安祥寺

日本高野山真言宗的门迹寺院之一。山号吉祥山,俗称高野堂,位于京都市山科区。系仁明天皇嘉祥元年(848)八月,因皇后(一说是皇女)藤原顺子发愿,而由慧运律师所创建。本尊为十一面观音。寺中并安置慧运于承和十四年(847),自唐携回的青龙寺五大虚空藏尊。齐衡二年(855)六月,此寺成为定额寺。贞观元年(859)四月,设年分度者三人。当时有大塔、金堂、大门、中门等堂塔。东西僧坊亦列七百余宇,规模甚为宏壮。尔后寺运渐衰,至十二世纪宗意再兴,创安祥寺流,乃成为东密小野流的根本道场。十五世纪复因应仁之乱,荒废数十年。庆长十八年(1613)德川家康捐地复兴,并归高野山宝性院所管而迁于现址。明治三年(1870)始脱离宝性院,置专任住持。现今有本堂、地藏堂、大师堂、青龙社、药医门、钟楼、经藏、坊舍等堂宇,又有人康亲王墓、藤原顺子陵、左原业平山庄遗址等。[参考资料]《安祥寺由来》;《安祥寺资财帐》;《文德实录》卷七、卷八。

安心·起行·作业 安心·起行·作业

指祈愿往生净土之实践要项。略称心行业。此语首见于我国净土宗高僧善导的《往生礼赞》。其文云(大正47·438c)︰‘今欲劝人往生者,未知若为安心起行作业,定得往生彼国土也。’此处之‘安心’乃指《观无量寿经》所云的至诚心、深心、回向发愿心等三心。‘起行’是由安心而发起的身、口、意三业之修行。指礼拜、赞叹、观察、作愿、回向等五念门。‘作业’是策励上述三心五念之行持。指恭敬修、无余修、无间修、长时修等四修法。而善导在《观无量寿经疏》中,改五念门为读诵、观察、礼拜、称名、赞叹供养等五种正行,且以称名为其首要。日本净土教对此也很重视,然因宗派不同而有不一样的解释。例如净土宗以念佛为信徒之行,而真宗则不以之为信徒之行。

又,关于作业,净土宗的辨长在四修之外,另定寻常、别时、临终等三种行仪。

◎附︰望月信亨着·印海译《净土教概论》第十四章(摘录)

善导主张凡夫入报土之可能,然净土之行因,主要依据《往生论》之五念门,又重视《观经》之三心。此三心名安心,为往生之正因。且以此安心教人起行实修之方规,守持四修之法。彼着《往生礼赞》,表示想往生净土应具备安心、起行及作业三种法。首先引证《观经》中必具至诚、深心、回向发愿之三心名为安心。其次,举《往生论》之五念门,以身业礼拜、口业赞叹、意业忆念观察三门去修身、口、意三业之行。最后,举恭敬、无余、无间、长时四修之说,此为三心、五念策进之法。

又彼着《观经疏》卷四说︰‘往生之行有正行、杂行二种之别,专依往生经论所行者名为正行。’又说有五种正行︰一心专门读诵《观经》、《弥陀经》、《无量寿经》等为读诵正行。一心专注观察、忆念彼国之依、正二报庄严为观察正行。一心专门礼拜彼佛为礼拜正行。一心专门称念彼佛名号为称名正行。一心专门赞叹、供养彼佛,为赞叹供养正行。除此五种正行以外,所有诸善,名为杂行。专修有关阿弥陀佛法门为正行,称念其余佛、菩萨等名杂行。此中,礼拜、赞叹及观察三种,《往生礼赞》之所谓身、口、意三业之行,即相当于五念门中之礼拜等三门,因此,五种正行是于三门(礼拜、赞叹、观察)之外增加读诵、称名二门。加读诵者,以修道首先受持所依凭之经典,故必须读诵。加称名者,此行于阿弥陀佛本愿所发誓,为正定业。如前所述,善导解释《无量寿经》第十八愿乃至十念之语为十声称名之义。《往生礼赞》解释彼之愿文说︰‘称我名号,下至十声云。’又今《观经疏》说︰‘一心专念弥陀名号乃至顺彼佛愿故。’又同经流通分说︰‘上来虽说定、散两门之益,若望佛之本愿之意,以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故以称名为本愿生因之行,将它增加为五种正行之一。不但如此,善导就此五种之中更分别有助业、正业。以礼拜、观察等四种为助业,称名一行名正定业。此礼拜、观察等四种不属誓行之本愿,故成为第二之助业。称名是誓行中之本愿,故成为决定往生之正业。如此,善导以《观经》之三福十六观及《往生论》所谓身、口、意三业之行,总说为往生之助业,以称名具有‘若不生者’之保证是本愿正定业,认定实在有其绝对性之价值。

善导又以往生必具三心,此为往生之正因,若阙一心,往生是不可能。三心者︰至诚心、深心、回向发愿心。今叙述善导之解释,首先至诚心是真实心之意义,即修身口意三业之行时,必发于真实心中,若以虚假不实心修,纵然日夜十二时中,急走、急作,励行三业之行,此皆名为杂毒之善,名虚假之行,以此回向,希望求生彼佛净土,决定无法往生。其所以然者,以彼阿弥陀佛因中之修行,至一念一剎那,皆悉从真实心中所作。

其次,深心者,谓深信之心,有信机、信法二种。信机者,深深自信我等是多生恒常流转生死之凡夫,没有究竟出离之因缘,即先觉醒自己为一罪恶之凡夫。信法者,此中有就人立信和就行立信二种。就人立信者,弥陀、释迦及十方诸佛皆为人,就以人立信之。就弥陀佛说,彼佛成就四十八愿,摄受我等,应称为本师,深信凭彼之愿力,决定能得往生。就释迦佛说,深信彼佛说《观经》所指示弥陀净土,深信为我等教主。就十方诸佛说,证明凡夫往生不谬之事,信诸佛为作证之人。又于此中,信弥陀之本愿,等于信《无量寿经》;信释迦佛说,等于信《观经》;信诸佛证劝,等于信《阿弥陀经》。其次,就行立信者是就往生之行而立信,即往生之行有正行、杂行之别,正行亦有读诵、观察等五种。就中,信称名是弥陀本愿所立之誓,是正定业。主要是我等须自觉自身是罪恶生死之凡夫,深信三佛、三经所说之意。特别是阿弥陀佛为我等凡夫建立本愿,深信摄受众生成为我等导师。同时在往生正行中亦有五种之别。其中,称名为本愿生因之正定业,此名为深心。此说或许是从昙鸾之三信说引申而来。即现今文中所说一一深信,相当昙鸾三信中之淳信。说决定相当彼之纯一决定信,又认为念念不舍者,相当于彼之相续说。

其次,回向发愿心者,即回向所作之善根,发愿往生净土之谓。《观经疏》说︰‘以自他所修之善根,皆悉在真实深信中回向,愿生彼国名回向发愿心。’其中,回向者,生彼国已,起大悲心,回入生死,教化众生,即名回向。此中,前段回向善根愿生净土,相当于昙鸾之往相回向,后段愿回入生死教化众生,相当于昙鸾之还相回向。由此可知,善导之解释回向心,主要基于昙鸾之回向说。

又善导以回向发愿心与五念门中之作愿、回向二门看作是同样的意义,即作愿解说为发愿。《往生礼赞》释五念门时说︰‘作愿门者,专心于一切时、一切处,三业、四威仪所作功德,皆须于真实心中发愿,愿生彼国,故名作愿门。’因此善导于五念门中,以礼拜、赞叹、观察三门为身、口、意三业之起行,以作愿、回向二门含摄在安心中。

盖善导强调三心具足,无疑是依《观经》之具三心者必生彼国之文而来,然特别强调其重要性者,回向发愿心是与五念门中作愿、回向二门同义。又彼之回向心是往、还二回向之义,即菩提心之意义,而且,深心是相当于昙鸾所谓淳厚等三信,认为是往生任何净土不可或缺的生因。若少一心即不得往生,基于此义而唱说三心具足。想是从昙鸾之论说而得暗示为主,始有如上三心之解说。

又善导以上文所述安心起行为实修之方规,应守四修之法,此名为作业。四修者,恭敬修、无余修、无间修、长时修。此四修本来出于陈译《摄大乘论释》卷八(中),今善导转用其义,作为愿生净土者修行策进之规矩。恭敬修者,有关身业礼拜方规,即礼拜阿弥陀佛时,表示殷重恭敬之态度。无余修者,说明有关所有三业之专修方规,即身口意三业起行时,不杂余业,唯专称阿弥陀佛之名,亦教以专念、专想、专礼、专赞彼佛及净土之圣众等,唯此专行名专修。杂修余业名杂修。《往生礼赞》中举出杂修有十三种过失,百人之中希得一、二人,千人之中希得三、五人而得往生。专修者,不为杂缘动乱,且相应佛之本愿,乃至随佛语,力说十即十生,百即百生之得益。

无间修者,举出有关心行恒行修相续之方规,即安心、起行皆无间断,揭示恒时相续。杂修余业是正行间断,此无间修是不杂余业。不起贪嗔烦恼来间断正行。但我等是流转生死凡夫,不能防止历缘对境生起烦恼,故若烦恼生起,造罪之时,随犯随忏悔,不使隔念、隔时、隔日,常使身、心清净。最后长时修者,表示一期不退之方规,即从初发心时至临命终时,信行相续,誓不中止。总括善导所说,虽是在恒常流转生死之凡夫发起三心,专修五种正行,不杂余业,无间相续而不懈怠,毕命为期,乘弥陀之本愿,才能往生弥陀之报身所居之报土。

安心决定钞 安心决定钞

日本净土真宗要典。二卷。作者不详。大约是西元1270~1338年之间的作品。收在《真宗圣教全书》第三册、《大正藏》第八十三册。日僧莲如在《莲如上人御一代闻书》中极为赞誉本书,而在《御文章》里又沿用本书真宗安心的宗义通释,并称美它为真宗他力信心的首要典籍。1708年,大谷派惠空着有《安心决定钞翼注》,以为本书属于西山派作品。

关于本书的作者,众说纷纭,有人以为是觉如、存觉、真佛、善鸾、乘专、显智、了源等真宗系僧,有人以为是证空、西山系、一遍系僧所著。惠空则谓此书作者为西山派本山义系僧惠笃。

本书内容,主要是以机法一体为骨干,论述他力念佛的往生意义,以及名体不二、佛体即行、生佛不二、法界身、生佛俱时成就之正觉等论义。全书多处阐明一益法门的他力安心思想。

[参考资料]上杉慧岳《安心决定钞の研究》;关本谛承《信仰讲话》;瓜生津隆雄《安心决定钞と 真宗教学》。

安玄 安玄

东汉译经家。生殁年不详。安息国人。生性贞白温恭,博诵群经,多有通达。灵帝(168~189)末年来洛阳,因功封为骑都尉。氏虽未出家,然仍以优婆塞之身份视弘法己任。氏在渐解汉语后,常与沙门讲论道义,世谓之都尉玄。光和四年(181),与严佛调合译《法镜经》二卷、《阿含口解十二因缘经》一卷。其理辞皆正到而巧尽微旨,为后世所称颂。[参考资料]《出三藏记集》卷二、卷十三;《高僧传》卷一;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第一分第四章。

安养抄 安养抄

日本净土宗典籍。七卷。撰者不详。收于《大正藏》第八十四册。系就有关安养净土之经典章疏,抽出特殊问题,再将与此等问题有关之要文抄出,编纂而成。为研究日本净土教必要之书。为日本平安朝末期的佛教著作。其撰述年代早于法然的《选择集》,但较源信之《往生要集》、永观之《往生十因》稍后。全书以问答体展开,所抄章疏,起自《无量寿经》、《往生论》及《往生论注》,终于《往生要集》、《往生十因》。内容所述,大体皆立足于天台教学立场以解释净土诸问题,对唐朝以来诸家所作的净土信仰研究均作详细之批判。

安养集 安养集

日本净土宗典籍。十卷。日人源隆国(1004~1077)编。系集录有关往生净土的经论章疏之要文而成。全书共引载《无量寿经》等五十一部经论要文,并立厌秽、欣净、修因、感果、依报、正报、料简七门。又再分细门为七十科。所引用的经疏中,义寂《无量寿经述义记》、法位《无量寿经义疏》、智光《无量寿经论释》、窥基《观无量寿经疏》、靖迈《称赞净土经疏》等皆为古佚书,故颇具史料学价值。作者源隆国,为权大纳言俊贤次子。后冷泉天皇时,官拜皇后太夫。治历三年(1067 ),任权大纳言。承历元年(1077)因病出家。七十四岁示寂。由于他在每年夏天住进宇治别邸,故人称宇治大纳言。本书体裁仿自源信《往生要集》,故二书之体例甚为相似。[参考资料]《朝野群载》卷二十;《净土依凭经论章疏目录》;《莲门类聚经籍录》卷下。

安养寺 安养寺

日本净土宗西山派东山流的本寺。位于京都市中京区。山号八叶山,俗称倒莲华寺,本尊为阿弥陀佛。此寺起源于宽和二年(986),源信在大和国(奈良县)葛城郡当麻乡所建的华台院。后,源信的姊妹安养尼继任该院住持,遂改称安养寺。天永年中(1110~1112),隆暹迁寺于京都四条西洞院,后深草天皇宝治年中(1247~1248),敕此寺为祷祚道场,并赐予亲笔匾额。建长年中(1249~1255),观镜弟子证佛中兴之,弘扬西山派东山流的念佛义,隶属净土宗。天正年中(1573~1591),依丰臣秀吉之命,移至现址。[参考资料]《雍州府志》卷四;《山城名胜志》卷四;《山城名迹巡行志》卷一。

安远庙 安远庙

河北承德外八庙之一。位于武烈河东高岗上。清·乾隆三十年(1765),仿新疆伊■的固尔札庙而建,俗称伊犁庙。乾隆二十年,漠西蒙古辉特部叛变,焚毁伊梨固尔札庙。叛乱平息后,由于参加敉乱有功的準噶尔蒙古达什达瓦部生活困难,朝廷乃特準迁至热河外八庙一带游牧。后仿固尔札庙的形制,兴建安远庙供他们举行宗教仪式。此庙呈长方形,面积二万六千平方公尺,殿宇布局规整,内外三层墻垣,三道山门。最内层周围六十四间房屋围绕,中间为普渡殿。普渡殿为全寺主体建筑,殿高三层,殿顶是重檐歇山式,覆盖黑色琉璃瓦。第一层殿中供奉绿度母像,与伊犁固尔札庙的主尊相同。二楼供三世佛,三楼供大威德金刚。殿内四壁画满以佛教故事为题材的壁画。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