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胁尊者 ◎胁尊者

(梵Pars/va,巴Passa,藏Rtsibs-logs)

中印度人。音译波(婆)栗湿缚,意译为难生。又称胁比丘、胁罗汉、长老胁、勤比丘。依《付法藏因缘传》所说胁尊者为受佛付法的第九祖,然依禅宗传灯说,则为西天第十祖。

关于胁尊者的事迹,众说纷纭。《付法藏因缘传》卷五说︰由于宿业之故,胁比丘留于母胎内六十余年,故生下之后,即白发皤皤。后来,厌倦在家生活,遂从佛陀蜜多出家,不久,于座上得阿罗汉果。又以勤修苦行,日夜坐禅,胁不卧席,故称胁比丘。《景德传灯录》卷一与《大智度论》卷九十九则谓其因精进努力,故称勤比丘。

《大唐西域记》卷二谓胁尊者近八十岁出家,为城中少年所耻笑,乃誓通三藏之理,通三界之欲,得六神通、八解脱。此后,昼则研习教理,夜乃专念坐禅。三年后,得阿罗汉果。《大毗婆沙论》谓其为说一切有部的优秀学者,二世纪之前,活跃于西北印度。又,依《景德传灯录》卷一所说, 胁尊者曾授法富那夜奢,传法偈为‘真体自然真,因真说有理,领得真真法,无行亦无止。’

[参考资料]《出三藏记集》卷十二;《宝林传》卷三;《祖堂集》卷一。

◎园田宗惠 ◎园田宗惠(1863~1922)

日本明治时代之佛教弘法者,为净土真宗本愿寺派之美国开教使。生于大阪府泉南郡教园寺,后入和歌山市妙庆寺。明治五年(1892),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文科大学哲学科。以后,历任本愿寺派文学寮教授、教头、寮长。明治三十三年,与西岛觉了同被本愿寺派遣至美国,在北美正式开创佛教,翌年设立以外国人为中心的‘三宝兴隆会’,并担任会长。‘三宝兴隆会’为在美国最早被承认的佛教机构,尝发行英文杂志《Light of Dharma》。明治三十五年,应本山的要求,巡历欧洲各国,其后遇到在欧洲视察宗教的大谷光瑞,并随之参加印度佛教遗迹调查。翌年回国,其后担任佛教大学校长、劝学。着有《佛教要领》、《佛教只历史》、《米(美)国开教日志》等。

◎姊崎正治 ◎姊崎正治(1873~1949)

日本宗教学创始者。京都人,号嘲风。明治二十九年(1896)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哲学科,后重返母校任教。三十三年负笈留学英、德。三十六年返国,途中尝寄居印度。三十八年,于东京大学创设宗教学讲座,担任主任。直至昭和九年(1934)始退职。在任期间,从事宗教学、印度宗教史、初期佛教、大乘佛教,及基督教之研究。并曾至美国哈佛大学、加州大学、法国法兰西学院担任交换教授。讲授日本艺术、宗教、思想等课程。大正十二年(1923)关东大地震后,担任东京大学图书馆馆长,致力于复兴该馆。此外,又出任帝国学术院干事,极力推动学术的发展。

氏反对欧美几近于神学的宗教学,而主张从事科学方法的批判式研究。着有《汉译四阿含とパ一リ圣典》(英文)、《印度宗教史》、《佛教圣典史》、《宗教学概论》、《现身佛と法身佛》、《日本宗教史》(英文)、《根本佛教》、《法华经の行者日莲》、《切支丹宗门の迫害と潜伏》等书。

阿■罗陀补罗 阿■罗陀补罗

(梵Anura^dhapura,巴Anura^dhapura)

斯里兰卡的古都。位于今之首都可伦坡东方二百公里处,中北州(North Central Pro-vince)的中央。据巴利文《大史》(Maha^-vam!sa)所载,西元前543年左右,锡兰王毗阇耶(Vijaya)初建王国,经四代而传至波君荼迦婆耶(Pan!d!uka^bhaya)王时,曾攻破叔父等之军队,而至大叔父阿■罗陀(Anura^-dha)所住之该地,并在此建都,故立阿■罗陀补罗之名。后经一世而至天爱帝须(Deva-nam!piyatissa,西元前247~207)时,阿育王之子摩哂陀(Mahinda)等人来岛上。并在该城之东八哩的眉沙伽山(Missaka-pabbata,即今之Mihintale)弘宣正法;时,王亦迎之入宫中,听其说法。并于城南大眉伽林(Ma-ha^megha-vana)建立大寺(Maha^-vihara),造塔园(Thu^pa^ra^ma)安置佛舍利。又将摩哂陀之妹僧伽蜜多(Sanghamitta^)带来的菩提树枝植于大眉伽林中。

西元前第二世纪左右,木叉伽摩尼(Du-tt!haga^man!I)王于大眉伽林中造铜殿(Loha-pa^sa^da),于其北侧更建金鬘(San!n!ama^li^)大塔,于西侧造蕃椒(Maricavat!t!I)寺等。西元前一世纪时,瓦达嘎玛尼(Vat!t!aga^man!I)王在城北建无畏山(Abhayagiri)寺,于其西南建西拉索普哈康达卡(Sila^sobbhakan!d!a-ka)支提。西元一世纪时,该城繁荣至极。后因塔米尔族入侵而渐衰微。第九世纪以后王都迁移,时地域仅限于一邑。至1872年,成为中北州政权所在地。

今城内及其附近,寺塔等之遗址颇多。其中,逝多林园(Jetavana^ra^ma,昔时之无畏山)、蓝卡园(Lanka^ra^ma)、塔园、无畏山(往昔之逝多林园,建于西元四世纪时)、金粉(Ruwanweli,昔时之金鬘大塔)、蕃椒,及铜殿、菩提树等八处,被称为阿■罗陀补罗八圣处(atamastha^na)。

[参考资料]《善见律毗婆沙》卷二、卷三;《高僧法显传》;V. A. Smith《A History of Fine Art inIndia and Ceylon》;G. E. Mitton《The Lost Cities ofCeylon》;W. Geiger《Maha^vam!sa》。

阿巴耶卡罗笈多 阿巴耶卡罗笈多

(梵Abhaya^karagupta)

印度密教末期的大学者。生于十一世纪后半至十二世纪前半,一说殁于1125年。精通《金刚顶经》、《时轮经》等一切密续,甚受当时佛教徒尊崇,并被视为系阿弥陀佛化身。所著包括《现观庄严论》之注疏、综述般若经的《佛觉庄严论》(Munimatalan%ka^ra),以及阐述金刚乘的《金刚鬘》(Vajrama^la^)、《成就义海》(Sa^dhanasa^gara)、《真实瑜伽论》(Nis!pannayoga^vali)、《无畏道次第》(Abhayama^rgakrama)等书。

[参考资料]《青史》;A. K. Warder《印度佛教史》。

阿鼻地狱 阿鼻地狱

又称无间地狱。为八热地狱之一。阿鼻,梵名avi^ci^,西藏名mnar-med-pa。又译阿鼻旨、阿鼻至、阿毗脂、阿毗至、阿毗。意译为无间。《观佛三昧海经》卷五〈观佛心品〉云(大正15·668b)︰‘云何名阿鼻地狱?阿言无,鼻言遮;阿言无,鼻言救;阿言无间,鼻言无动;阿言极热,鼻言极恼;阿言不閑,鼻言不住。不閑不住,名阿鼻地狱。阿言大火,鼻言猛热,猛火入心,名阿鼻地狱。’此地狱乃八热地狱中苦恼最甚者,犯五逆罪及谤法者,即堕此极苦最恶的大地狱。

依《大楼炭经》卷二〈泥梨品〉所述,罪人堕此阿鼻地狱者,眼但见恶色,耳但闻恶声,口所食但得恶味,鼻所闻唯是恶臭,意所念唯是恶法,且有火焰自东、西、南、北、上、下等六面而来,烧炙于人。弹指之间无有乐,故又称阿鼻摩诃。又,《翻译名义集》卷二举出五无间之说,即︰(1)趣果无间,舍身生报故;(2)受苦无间,中无乐故;(3)时无间,定一劫故;(4)命无间,中不绝故;(5)形无间,如阿鼻之相,纵广八万由旬,一人或多人,皆遍满故。

此外,《观佛三昧海经》〈观佛心品〉又述及(大正15·668c)︰‘阿鼻地狱纵广正等八千由旬,七重铁城,七层铁网。下十八隔,周匝七重,皆是刀林。(中略)一一隔间有八万四千铁蟒大蛇,吐毒吐火。(中略)此城苦事八万亿千,苦中苦者集在此城。五百亿虫,虫八万四千嘴,嘴头火流如雨而下,满阿鼻城。此虫下时,阿鼻猛火其焰大炽,赤光火焰照八万四千由旬。’依此,阿鼻地狱又称八万地狱。

[参考资料]《长阿含经》卷十九〈地狱品〉;《起世经》卷四;《起世因本经》卷二;《大般涅槃经》卷十一、卷十九;《大智度论》卷十六;《立世阿毗昙论》卷二;《瑜伽师地论》卷四;《玄应音义》卷六、卷二十四。

阿比罗提 阿比罗提

(梵abhirati,藏mn%on-par dgah!-ba)

阿■佛之净土名。又作阿维罗提。意译妙喜、妙乐、甚乐、欢喜。‘阿比’(abhi),为无比或殊胜之义;‘罗提’(rati),系自‘喜’(ram)之义转来之语。依《阿■佛国经》卷上〈发意受慧品〉所述,东方过去千佛剎,有阿比罗提世界,大目如来住其土说法。其时有阿■菩萨就大目如来受记,后成佛,现在阿比罗提世界

《阿■佛国经》〈善快品〉述及此世界之功德庄严,其地平正,无山陵溪谷等,足踏地面则陷下,举足则又还复如故。有树木,常生花实,人民皆从树取五色衣被着之。国中无三恶道,人则无恶色者、丑者,亦无淫怒癡、及牢狱拘闭之事,或众邪异道,且无风寒气三病。人所食之物,随所念而自然现前。起卧之处,系以七宝为交露精舍,七宝为床。女人之德则如天女,无有女人之过,妊身产时安稳无苦。国中无王,唯有法王阿■如来佛。亦无日月光明照明,而有阿■如来之光明常照三千大千世界。

[参考资料]《大宝积经》卷十九〈佛剎功德庄严品〉;《悲华经》卷四;《道行般若经》卷六〈怛竭优婆夷品〉;《维摩经》卷下〈见阿■佛品〉;《法华经》卷三;窥基《阿弥陀经疏》;《翻梵语》卷八;印顺《净土与禅》。

阿鞞跋致 阿鞞跋致

(梵avinivartani^ya、avaivartika、avi-vartika,藏phir mi ldog-pa)

指在佛道修行的过程中,不退失既得的功德。音译又作阿毗跋致,或阿惟越致;意译为不退转

鸠摩罗什在《阿弥陀经》、《般若经》及《智度论》中采用‘阿鞞跋致’这一译语,但在与佛陀耶舍共译的《十住毗婆沙论》中,用的却是‘阿惟越致’。依《十住毗婆沙论》卷四载,若具足五法,则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退转,不懈废。此五法即︰(1)于众生等心利益欲度脱,(2)不嫉他利养,(3)不说法师之过,(4)信乐深妙之法,(5)于名誉毁辱利与不利等无有异。

此外,小乘有部系以预流果为不退,大乘则以初住、初地、八地等为不退。

◎附︰〈不退〉(摘译自《望月佛教大辞典》等)
不退,指修行佛道之过程中,以既得悟之功德入于不退失之地位。梵语音译为阿鞞跋致或阿惟越致,也称为不退转或无退。即不退堕于二乘、凡夫、恶趣等,也不退失所证得之位次、行法、观念等。‘不退’一词屡见于诸经论中,但其义不一。《大智度论》卷二十七(大正 25·264a)︰‘得入菩萨法位,住阿鞞跋致地。’《俱舍论》卷二十三以四善根中的忍位为不退,谓进到忍位则众德成立,远离恶趣烦恼,不再退堕恶道。

据法藏《华严经探玄记》卷三所述,成实宗以为暖顶以上得不退,毗昙宗以为忍位以上得不退,地论宗以为见道以上得不退。《菩萨璎珞本业经》卷上说,菩萨阶位中,十住中的第七住常住于不退,入毕竟无性,故称不退转住。《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七载,胜解行地(三贤)的菩萨犹住恶趣,故初地为不退位,然《大乘起信论》以为,此乃为策励行者而做的方便说。法藏的另一著作《华严五教章》卷下之二载,不退为终教所谈,入初住时得不退位,十信是行未得不退转。

此外,‘不退’亦可分为︰

(1)二不退︰依《传灯录》所载,即︰信位不退与行位不退。

(2)三不退︰窥基《西方要抉释疑通规》据《十住毗婆沙论》而立下列‘三不退’。{1}位不退︰指依万劫修因入十住之位,成就真唯识观,无复退堕恶业流转生死之位。{2}行不退︰指既入初地,成就真唯识观,于利他之行不退失。{3}念不退︰谓八地以上得无功用之智,念念入真如海,于定散中恒常自在。

据智顗《四教义》与谛观《天台四教仪》卷下所载,别教之初住至第七住是位不退。在此间,断见思惑,永超三界生死。第八住至十回向之终,是为行不退。在此间,破尘沙惑,不退失利他。初地以上为念不退,此时无明惑既断,永不退失中道之正念。若配以圆教,则初信至第七信为行不退,第八信至第十信之终为行不退,初住以上为念不退。

(3)四不退︰《西方要抉释疑通规》于三不退之外,再加上处不退,乃成四不退。复谓净土有︰长命无病、胜侣提携、纯正无邪、唯净无染、恒事圣尊等五胜缘,且无退堕之缘,故净土为处不退。窥基《法华玄赞》卷二及怀感《释净土群疑论》卷四也立四不退,即︰{1}信不退,在十信位中,第六心以上之菩萨,不再起邪见。{2}位不退,十住位中,第七住以上之菩萨不再退转二乘地。{3}证不退,初地以上菩萨之法不再退失。{4}行不退,八地以上之菩萨,能修有为、无为行而不再退转。

慈照(或作慈恩)《四土图说》(袾宏《弥陀经疏钞》卷三所引)中列举愿、行、智、位四种不退,即以未断烦恼而生于同居土为愿不退。以破见思惑而生于方便土为行不退。以破尘沙惑与部分无明而生于实报土,为智不退。以破尽三惑而显佛性,生于寂光土,为位不退。

智旭《阿弥陀经要解》中也立四不退,即(大正37·365a)︰
‘(一)念不退者,破无明显佛性,径生实报分证寂光;(二)行不退者,见思既落尘沙亦破,生方便土进趋极果;(三)位不退者,带业往生在同居土,莲华托质永离退缘;(四)毕竟不退者,不论至心、散心、有心、无心,或解或不解,但令弥陀名号一历耳根或六方佛名或此经名字,一经于千万耳,假使劫后毕竟因斯度脱。’

(4)五不退︰窥基《阿弥陀经通赞疏》卷中,提出信、位、证、行、烦恼等五不退,然仅略释第五烦恼不退为(大正37·342c)︰‘不被烦恼所退转故。’《大明三藏法数》卷二十二根据《大乘起信论疏》,揭示五不退为︰{1}信不退,十信位菩萨发大信心笃信中道圆妙之理,常住于平等而不迁不变,信行满足无退转。{2}位不退,十信满足而在十住以上分见法身,住于正定位而不退转。{3}证不退,三贤位圆满而从初地入于七地,证法身遍满、佛土无边而不退转。{4}行不退,七地功德满足后入于第八无功用地,一切功行永不退失。{5}烦恼不退,十地满足后入于等觉位,了知烦恼即菩提,更悟无烦恼可退转。

此外,《净土十疑论》中也列出生于西方净土者所得的五种不退,即︰①大悲摄持不退,谓众生生于净土,则阿弥陀佛以大悲愿力摄持不舍,故得不退转。②佛光照触不退,谓众生生于净土,则为佛光所照触,菩提心日渐增长而不退转。③常闻法音不退,谓彼土诸水、鸟、树林、风声、乐响皆说苦空无我之法,故生净土者常起念佛、念法、念僧之心而无退转。④善友同居不退,谓彼土众生皆以诸菩萨为胜友,内无烦恼惑业之累,外无邪魔恶缘之境,故毕竟不退转。⑤寿命无量不退转,谓彼土众生寿命无量,与佛菩萨平等无二,故不退转。

[参考资料]《道行般若经》卷六;《放光般若经》卷十二〈阿惟越致品〉;《大智度论》卷四;《玄应音义》卷三、卷六;《法华经玄赞》卷九(末);《阿弥陀经通赞疏》卷中。

阿波陀那 阿波陀那

(梵Avada^na,巴Apadana)

原始经典之一种体裁。在十二部经中,位列第七。译为譬喻,或出曜。指经典中以通行于世间的浅显譬喻、寓言,诠显深远甚妙教理的部分。《大智度论》卷三十三云(大正25·307b)︰‘与世间相似,柔软浅语,如中阿含中长阿波陀那经,长阿含中大阿波陀那。’

别译《阿含经》中,有《阿育王譬喻经》、《杂譬喻经》等属于阿波陀那的经典。而现存的梵典中,也有《As/okavada^na》、《Di-vya^vada^na》、《Avada^nas/ataka》等譬喻类的经典。

◎附︰印顺《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第八章第五节(摘录)

‘阿波陀那’,一般都译为‘譬喻’,是‘十二分教’的一分;被推为分教的一分,应该是迟于‘九分教’的。但立‘九分教’的部派,如铜鍱部(Tamra-s/a^tiya^h!)的《小部》中,有〈阿波陀那〉;大众部(Maha^sa^m%ghi-ka^h!)所传的《杂藏》中,也有‘本行’。这可见立‘九分教’,或立‘十二分教’,虽部派间有所不同,而各派的圣典,有称为‘阿波陀那’的部类,却是一致的。

在佛教中,‘阿波陀那’为通俗而流行极广的部类。对于北方佛教的开展,有着深远广大的影响。源远流长,所以情形极为复杂。译为‘譬喻’的原语,有三︰(1)Apada^na,Avada^na,音译为阿波陀那、阿婆陀那等;义译为譬喻、证喻、本起等。巴梨《小部》的〈譬喻〉(Apada^na)与此相合。(2)Aupamya,《法华经》九分教中的‘譬喻’,是使用此语的。Aupamya,是一般的譬喻,为《阿含经》以来所常用。如芦束喻、火宅喻、化城喻,都是这类的譬喻。(3)Dr!s!t!a^nta,也译为譬喻,是因明中譬喻支的喻;譬喻师(Dars!t!ntika)由此语得名。然分教中的‘譬喻’──‘阿波陀那’,一向是以Apada^na,Avada^na为主的。‘譬喻’是什么?‘譬喻’的本义是什么,近代学者,或研究字义,或从现存的‘譬喻’部类而分别其性质,而提出种种有意义的解说。我以为︰‘譬喻’的广大流行,性质复杂,是三类‘譬喻’的结合,应用于通俗教化的结果。(中略)‘阿波陀那’──经师的本义,应为伟大的,光辉的事迹。律师所传的‘阿波陀那’,从事迹而说忝恶的业缘;善恶业缘,为(过去)事迹的一部分,总名‘阿波陀那’。从‘律藏’所传,《小部》所传,《大智度论》所引述,‘阿波陀那’只是现事与宿因。在佛教的通俗弘化时,引‘阿波陀那’为事证,于是与比况(Aupmaya)相近,相合。西元三世纪,‘阿波陀那’已被译为‘譬喻’了。西元二、三世纪,譬喻师(Da^rs!t!ntika)脱离说一切有部,而独立盛行起来。这是以广说‘譬喻’(Dr!s!t!a^nta)得名,而譬喻更通俗化的。‘阿波陀那’、‘阿波摩耶’,在实际应用中,与Dr!s!t!a^nta相结合。传说譬喻大师鸠摩罗罗陀(Kuma^rala^ta),造《显了论》、《日出论》,都是‘为令晓悟所立义宗,广引多门比例开示’。‘阿波陀那’,被想起了赫赫光辉的意思,而被解为‘有比况说,隐义明了’了。‘阿波陀那’被解说为‘譬喻’,是通俗弘化所引起的。论到原始的意义,应以圣贤的光辉事迹为是。

[参考资料]印顺《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平川彰著作集》第六册。

阿部肇一 阿部肇一(1928~ )

日本佛教学者。专攻中国佛教史。1956年东京文理科大学大学院修业期满,任职于驹泽大学文学部。以《中国禅宗史之研究》获文学博士。1977年以来,在驹泽大学文学部讲授佛教学史。主要著作有《中国禅宗史的研究──南宗禅形成之后的政治社会史的考察》、《中国禅宗史之研究》等书。前者在台湾有关世谦之译本。

阿阐底迦 阿阐底迦

(梵a^cchantika)

又作阿阐提。意译不乐欲、无欲、随意作。是无性有情的一种。即指不乐于入涅槃的有情。据《成唯识论掌中枢要》卷上(本)所说,无性有一阐底迦、阿阐底迦阿颠底迦三种。其中的阿阐底迦是‘不乐欲’之义,以不乐涅槃故。阿阐底迦和一阐底迦二者通于不断善根之人,为不信、愚癡所覆蔽,亦通于大悲菩萨,为大智与大悲所薰习。此二种无性与阿颠底迦之‘毕竟无涅槃性’并不全同,因为此二者久久之后亦当成佛。

关于阿阐底迦的原语,有以为是‘一阐提’之原语aittham!tvika的讹音,或以为是具有‘不乐欲’之义的an-icchantika的讹音,又有以为是a^cchantika或类似此字的讹音。

[参考资料]《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五;《玄应音义》卷二十三;《慧琳音义》卷四十七。

阿閦佛 阿閦佛

(梵Aks!obhya-buddha,藏San%s-rgyasmi-h!khrugs-pa)

又译不动如来。梵名Aks!obhya,汉译有阿閦阿閦36韦卑、无嗔恚、不动、无动等。这是出现在初期大乘经典中,主持东方净土的佛陀。

阿閦佛在因地时,受到大目(或‘广目’)如来的启发,乃发起‘对众生不起嗔恚’的誓愿。‘阿閦’一词的梵文原意,就是不嗔恚的意思。引申为对众生恒起慈悲心,永不为嗔恚所动。这种誓愿,也是修习菩萨道者应有的共同心理基础。阿閦佛的累劫修行,就是怀抱着这一根本誓愿而从事六波罗蜜及断三毒的修道过程。

阿閦佛在东方的阿比罗提(妙喜)世界的七宝树下成佛,佛剎名曰‘善快’。基于他的愿力,这一佛剎之中没有三恶道、一切人都行善事、淫怒癡之念甚薄、没有邪说外道、衣食有芳香、住所皆七宝所成……。境界极其殊胜。

依《大宝积经》所说,往生妙喜世界的因缘有多种,但是,最根本的因缘则是‘应学不动如来往昔行菩萨行,发弘誓心愿生其国。’在国人甚为熟谙的《维摩诘所说经》里,曾经对阿閦佛有扼要的描述。该经中的维摩诘居士,就是从阿閦佛的妙喜世界转来此土的。

阿閦佛

◎附︰印顺《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八章第一节(摘录)

阿閦佛(Aks!obhya),是他方佛之一,在初期大乘佛法中,有极重要的地位。从阿閦佛的因位发愿,及实现净土的特征,可以明白的看到了,释尊时代一位圣者的形像。阿閦佛的本愿与净土,有什么特色?据《阿閦佛国经》说︰从前,东方有阿毗罗提(Abhirati,甚可爱乐的意思)国土,大目(或译广目)如来出世,说菩萨六波罗蜜。那时有一位比丘,愿意修学菩萨行。大目如来对他说︰‘学诸菩萨道者甚亦难。所以者何?菩萨于一切人民、及蜎飞蠕动之类,不得有嗔恚。’这位比丘听了,当下就发真实誓言说︰‘我从今以往,发无上正真道意。(中略)当令无谀谄,所语至诚,所言无异。唯!天中天!我发是萨蕓若意,审如是愿为无上正真道者,若于一切人民、蜎飞蠕动之类,起是嗔恚,(中略)乃至成最正觉,我为欺是诸佛世尊!’

这位比丘立下不起嗔恚的誓愿,所以大家就‘名之为阿閦’,阿閦是无嗔恚、无忿怒的意思。也可解说为︰不为嗔恚所动,所以或译为‘不动’。阿閦菩萨所发的大愿,当然还多,而不起嗔恚──于一切众生起慈悲心,是菩萨道的根本愿,所以立名为阿閦。在阿閦菩萨的誓愿中,有一项非常突出的誓愿,是︰‘世间母人有诸恶露。我成最正觉时,我佛剎中母人有诸恶露者,我为欺是诸佛世尊。’等到成佛时,‘阿閦佛剎女人,妊身产时,身不疲极,意不念疲极,但念安隐。亦无有苦,其女人一切亦无有诸苦,亦无有臭处恶露。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昔时愿所致。’阿閦菩萨发愿修行,以无嗔恚为本,而注意到女人痛苦的解除。大乘佛法兴起时,显然不满于女人所受的不幸、不平等。所以初期的大乘经,每发愿来生脱离女身,或现生转女成男。这似乎不满女人的遭受,而引起了厌恶自卑感,然而阿閦菩萨的意愿,却大不相同。何必转为男人?只要解免女人身体及生产所有的苦痛,女人还是女人,在世间,论修证,有什么不如男子呢!

阿閦菩萨的愿行,与释尊时代的鸯掘摩(An%guli-ma^la),非常类似。鸯掘摩本是一位好杀害人的恶贼,受到释尊的感化,放下刀杖而出家,修证得阿罗汉果。因为他曾经是恶贼,伤害很多人,所以出去乞食,每每被人咒骂,或加以伤害,可是他一点也不起嗔心。一次,鸯掘摩出去乞食,见到妇人难产的痛苦,生起了‘有情实苦’的同情。回来告诉释尊,释尊要他去以真实誓言,解除产妇的苦痛。如《中部》(八十六)〈鸯掘摩经〉说(《南传》11上·139)︰‘妇人!我得圣生以来,不故意夺生类命。若是真实语者,汝平安,得平安生产!’

鸯掘摩的真实誓言──从佛法新生以来,不曾故意伤害众生的生命。就这样,妊妇得到了平安。这与阿閦菩萨的真实誓愿,‘妊身产时,(中略)无有诸苦’,可说完全一致。鸯掘摩曾作偈说(《南传》11上·141)︰‘我先杀害者,今称不害者。我今名真实,我不害于人。’

阿閦菩萨发愿,从此名为‘阿閦’;鸯掘摩出家成圣,从此名为‘不害’。阿閦与不害(Ahim!sa),梵语虽不同,而意义是相近的。舍去从前的名字,得一新名字,鸯掘摩与阿閦也是同样的。阿閦的愿行与净土,是从不起一念嗔恚伤害心而来。释尊的感化鸯掘摩,真可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是佛教最著名的故事。佛使他不再起残杀伤害心,又结合了用真实誓言,救济产难的故事,更加动人,传布也更普遍。这是人间的普遍愿望,而表现在鸯掘摩身上。这种人类的共同愿望,深化而具体表现出来,就成为大乘经中,阿閦菩萨与阿閦净土的特征。(中略)

阿閦佛土与阿弥陀佛土,为初期大乘的东西二大净土。一经传布出来,必然要引起教界的反应,于是有更多的本生传说出来。《贤劫经》说︰过去,使众无忧悦音王,护持无限量法音法师。无限量法音法师,是阿弥陀佛前身;使众无忧悦音王,是阿 閦佛的前身。这是阿弥陀为师,而阿閦为弟子了。《决定总持经》说︰过去的月施国王,从辩积法师听法。辩积是阿閦佛前身,月施是阿弥陀佛前身。这是阿閦为师,阿弥陀为弟子了。东西净土的二佛,有相互为师弟的关系。上面说到︰《阿閦佛国经》说︰当时阿閦菩萨,是从大目如来听法而发愿的。《阿弥陀经》说法藏比丘从世自在王佛发心,而《贤劫经》说︰净福报众音王子,从无量德辩幢英变音法师听法。净福报众音王子是阿弥陀佛前身,无量德辩幢英变音法师,是大目如来前身。阿弥陀佛也以大目如来为师,与阿閦佛一样。这一本生,是从互相为师弟的关系,进一步而达到了共同的根源。‘大目’,唐译《不动如来会》作‘广目’。大目或广目的原语,虽没有确定,但可推定为卢遮那。毗(vi)是‘最高显’的,卢遮(舍)那(Rocana)是‘广眼藏’的意思,广眼就是广目或大目。阿閦与阿弥陀,都出于大目,可说都是毗卢遮那所流出的。毗卢遮那如日轮的遍照,那末东方净土的阿閦佛,象征日出东方。阿閦住于无嗔恚心而不动,是菩提心。菩提心为本,起一切菩萨行,如日轮从东方升起,光照大地,能成办一切事业。阿弥陀佛土如日落西方,彼土──那边的光明无量。从日出到日没,又从日没到日出,所以阿閦佛与阿弥陀佛,有互为师弟的意义。二佛都出于大目如来,那是以释尊究竟的佛德为本,方便设化,出现东西净土。古代的本生话,是直觉到这些意义,而表示于本生话中的。

[参考资料]《法华经》卷三〈化城喻品〉;《维摩经略疏》卷五;《首楞严三昧经》卷上;《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卷上;印顺《净土与禅》;望月信亨着·释印海译《净土教概论》第四章;望月信亨《净土教の起原及发达》;静谷正雄《初期大乘佛教の成立过程》。

阿閦佛国经 阿閦佛国经

(梵Aks!obhya-tatha^gatasya-vyu^ha,藏De-bshin-gs/egs-pa mi-h!khrugs-pah!ibkod-pa)

二卷。后汉·支娄迦谶译。又称《阿閦佛剎诸菩萨学成品经》、《阿閦佛菩萨学成经》、《阿閦佛经》。收在《大正藏》第十一册。本经是叙述阿閦净土思想的主要经典,约成立于西元一世纪。全经分五品︰(1)发意受慧品,叙述阿閦菩萨立大誓愿,由大目如来授萨蕓若慧;(2)阿閦佛剎善快品,叙说阿閦佛国的庄严;(3)弟子学成品、(4)诸菩萨学成品,阐述阿閦佛国之声闻弟子及菩萨成就学道情形;(5)佛般泥洹品,叙述彼佛般泥洹时的感应。

本经另有两部异译本︰(1)东晋·支道根译《阿閦佛剎诸菩萨学成品》,三卷,现已佚失。(2)唐·菩提流志译《大宝积经》卷六〈不动如来会〉,二卷,分为六品,即授记庄严品、佛剎功德庄严品、声闻众品、菩萨众品、涅槃功德品、往生因缘品(末二品相当于《阿閦佛经》的佛般泥泹品,内容则较佛般泥洹品完整)。

全经所揭示的阿閦佛净土思想,大致可分五点︰(1)往生阿閦佛国系以学阿 閦佛之愿行及菩萨六度为主因,重于自力成就。(2)认为声闻弟子闻法即能证得阿罗汉果,并容许阿罗汉入涅槃,但更重视弘扬菩萨道。(3)重入世度生,即阿閦佛国的菩萨将值遇无数佛,且能随意到十方佛剎闻法,而后到其他世界教化众生。(4)着重人间净土。(5)救济女性痛苦,认为女性的修道根器并不劣于男子,未必要转男身。

在大乘经典中,述及阿閦佛国的经典甚多,如《维摩诘经》、《首楞严三昧经》、《大品般若经》、《海龙王经》、《菩萨处胎经》、《须赖经》等,皆有往生阿閦佛国的记载。由此可知,阿閦佛国不仅是较早传出的他方净土,且一度曾是佛教徒乐于往生的净土。而且,本经为现存净土诸经中之最古者。

[参考资料]《出三藏记集》卷二;《开元释教录》卷一、卷三、卷九;印顺《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赤沼智善《佛教经典史论》〈大乘经典史论〉;静谷正雄《初期大乘佛教の成立过程》;椎尾辨匡《佛教经典概说》。

阿达婆吠陀 阿达婆吠陀

(梵Atharva-veda)

印度古代文献四吠陀之一。又作阿闼、阿闼婆拏、阿他。约成立于西元前一千年左右。全书分二十卷,包括七三一首赞歌,由约六千诗节构成,但其中约有五分之一系采录自《梨俱吠陀》。赞歌多由韵文写成,仅六分之一是用散文撰写。内容主要是集录民间的咒法及习俗,也包含哲学方面的赞歌,并述及宇宙的最高原理。

本书所载的咒文中,反映出民间的信仰及行事,带有民俗文学之意味。从书中的言语、韵律及哲学思想来看,可以证明本书成立的年代较其他三吠陀为迟。如哲学思想方面,系继《梨俱吠陀》末期的哲学性思索之后,明显地倾向一神教或一元论的思想,将宇宙的创造、展开归于最高神或最高原理。又,《摩奴法典》之中并没有此一吠陀之名,而仅有其他三吠陀,可知本书当是在《摩奴法典》之后始被编入四吠陀之中。

[参考资料]《百论疏》卷上;《四分律疏饰宗义记》卷十(本);R. Roth & W. D. Whitney□《Atharva Veda Sanhita》;M. Bloomfield,《TheAtharva-Veda and the Gopatha-Bra^hman》。

阿道 阿道

东晋僧。生卒年、乡贯不详。一说其为天竺人,或谓其为高句丽人。风仪特异,神变尤奇,恒以行化为任,开讲之时常有天华降下。东晋·宁康二年(374)入高句丽,小兽林王迎之,令颁行佛法,并于翌年为造伊弗兰寺。朝鲜佛教之弘传,滥觞于此。

师与早其两年东至朝鲜之顺道(前秦·苻坚之使者),并称二道。又,一说阿道与黑胡子为同一人。

◎附︰《朝鲜佛教通史》上编(摘录)

阿道或云本天竺人,或云从吴来,或云自高句丽入魏,后归新罗,未知孰是。风仪特异,神变尤奇,恒以行化为任,每当开讲,天雨妙花。始,新罗讷只王时,有黑胡子者,从高句丽至一善郡,宣化有缘。郡人毛礼,家中作窟室安置。于是,梁遣使赐衣着香物,君臣不知香名及与所用,乃遣中使,赍香遍问中外。胡子见之,称其名目曰︰焚此则香气芬馥,所以达诚于神圣。所谓神圣,不过三宝,一曰佛陀,二曰达摩,三曰僧伽,若烧此发愿,必有灵应。时,王女病革,王使胡子焚香表誓,厥疾寻愈。王甚喜,馈赠甚厚。胡子出见毛礼,以所得物赠之,报其德焉。因语曰︰吾有所归,请辞。俄而,不知所去。

毗处王时,有阿道和尚与侍者三人,亦来止毛礼家,仪表似胡子,住数年,无疾而化。其侍者三人,留住读诵经律,往往有信受奉行者焉。然按古记,梁·大通元年三月十一日,阿道来至一善郡,天地震动,师左执金环锡杖,右擎玉钵应器,身着霞衲,口诵花诠,初到信士毛礼家。礼出见,惊愕而言曰,曩者高丽(此谓高句丽也)僧正方来入我国,君臣怪为不祥,议而杀之,又有灭垢玼从彼复来,杀戮如前,汝尚何求而来耶?宜速入门,莫令邻人得见,引置密室,修供不怠。适有吴使,以五香献原宗王,王不知所用,遍询国中,使者至问法师,师曰以火烧而供佛也。(中略)

又按高得相《诗史》曰︰梁氏遣使曰元表,赉送沉檀及经像,不知所为咨四野,阿道逢时指法相。注云阿道再遭斩害,神通隐毛礼家,则梁吴之使莫辨其详。又阿道之迹,多同黑胡子何哉。然自永平至大通凡四百余年,高句丽兴法已百五十余年,而百济已行一百四十余年矣,若按朴寅亮《殊异传》云,师父魏人崛摩,母曰高道宁,高丽人也。崛摩奉使高丽私通还魏,道宁因有身诞焉。师生五稔,有异相。母谓曰,偏孤之子,莫若为僧。师依教即于是日剃发,十六入魏,觐省崛摩,遂投玄彰和尚,受业十九年,归宁于母。母谕曰此国机缘未熟,难行佛法,惟彼新罗,今虽无声教,尔后三千余月,有护法明王御宇大兴佛事,又其国京师,有七法住之处,一曰金桥天镜林(今兴轮寺),二曰三川岐(今永兴寺),三曰龙宫南(今皇龙寺),四曰龙宫北(今芬皇寺),五曰神游林(今天王寺),六曰沙川尾(今灵妙寺),七曰■请田(今昙严寺)。此等佛法不灭,前劫时伽蓝墟也。汝当归彼土,初传玄旨,为浮图始祖,不亦美乎。

师既承命子之声,出疆而来,寓新罗王阙西里,时当味邹王即位二年癸未矣。师请行竺教,以前所不见为怪,至有将杀之者,故退隐于续村毛禄家,今善州也。逃害三年,成国宫主疾病不愈,遣使四方求能治者,师应募赴阙,为疗其患。王大悦,问其所欲,师请曰但创寺于天镜林,吾愿足矣。王许之,然世质民顽,不能归向,乃以白屋为寺。后七年,始有欲为僧者,来依受法。毛禄之妹名史侍,亦投为尼,乃于三川岐,立寺曰永兴,以依住焉。味邹王崩后,嗣王亦不敬浮图,将欲废之,师还续村,自作墓入其内,闭户示灭,因此圣教不行于斯卢(新罗一名斯卢)。厥后二百余年,原宗果兴像教,皆如道宁所言。自味邹至法兴凡十一王矣,阿道出现年代前却如是其差舛,并是古文不可取舍。然若当味邹时已有弘宣之益,则与顺道同时明矣。以其中废而至梁·大通乃兴耳,故并出黑胡子元表等,叙而观焉。

[参考资料]《三国史记》卷十八;《三国遗事》卷三;《海东高僧传》卷上。

阿底峡 阿底峡

(梵Atis/a,藏Phul-byun%;982~1054)

中国西藏地区在朗达玛王灭法之后,复兴佛教的第一位重要人物。他是社护罗国(即今孟加拉国)人。他的父亲就是当地的国王,名叫善祥;他的母亲名叫吉祥光。这位国王有三个儿子,长子叫莲花藏,次子叫月藏,幼子叫吉藏。长子继承王位。次子月藏当受具足戒之后,取名吉祥燃灯智,也就是阿底峡尊者(阿底峡是人们对他的一个尊称。后人对这个称呼的解释很多,但多不可置信。据《菩提道次第广论字诂》引宗喀巴和《噶当教法史》的说法,是有‘卓越,优胜’等义,由此推测,这个名称当系由梵语转来)。

他幼年很聪颖。十岁以内,学会医方、工巧、文学等,并常时皈依三宝,守持斋戒,对于佛法的信仰和修持,都有明显的表现。十一岁的时候,他对宫中的宝车彩女等繁华享用起厌离想,便到山林去参见佛教出家人胜敌婆罗门。起初王子故意示现骄慢,自称是当地主人。胜敌说︰‘我已超出人群,没有主子也没有奴隶。’说完这些话,王子供上弓箭宝剑,表示渴望出离,乞求摄受。胜敌最后指示他到那烂陀寺,使他寻求菩提贤论师。王子到了那烂陀,拜见菩提贤论师以后,菩提贤又指示他去参见那烂陀寺北面的明杜鹃菩萨。他见了明杜鹃菩萨之后,又被指示往见黑山之南的阿■都帝巴。经过阿■■都帝巴的开示之后,王子回到本国,请求父母许可他离开家庭。父母无可奈何,就暂时答应了他。于是他又到阿■9都帝巴那里,恭敬供养,乞求教授。阿■都帝巴传给他发心法之后,又指点他到黑山寺去亲近大瑜伽师罗侯罗笈多伐折罗,在那里,他受了欢喜金刚灌顶。此后,先到王宫向父母诀别,再到阿■都帝巴处修难行,学中观,获得月称一派的中观见。二十一岁之内,内外声明、因明之学完全学会。在与其他宗教信徒的辩论中得到胜利。二十九岁时,在金刚座末底寺从持律上座戒护论师出家。他从论师学习了两年论藏。到了三十岁,他已遍学四部(大众、上座、正量、一切有部)的三藏教典,通达各派的持戒行法。他曾长久住在毗讫罗摩尸罗寺,主要依止那罗巴。又曾从飞行寺法护学《毗婆沙论》十二年。尊者不但精通了佛教学术,对于当时的其他学派︰如正理派、数论派、胜论派、瑜伽派的根本经典也都能通晓。

他不但在印度大陆上研习大法,为了求法的缘故,也曾三度入海。当时金洲(据说即今苏门答腊)有一位大法师法称,或称法护,一般称为金洲大师,学识渊博,名驰远近。阿底峡对他极为崇敬,于是决意参拜依止,与一百二十五位弟子入海,乘船航行了十三个月,才到达金洲。金洲大师给予热忱的欢迎,以后十二年中,尊者与大师共同起居,学得一切大乘佛法。特别注意学习的是《现观庄严》一切教授,和《集菩萨学论》、《入菩萨行论》等不共教授。此外,以清净增上意乐修自他相换菩提心的不共教授,也是从金洲大师获得。学成之后,与赡部洲的商人结伴回到印度,那时他年四十四岁。

当时印度有四大寺,即是︰那烂陀、飞行寺、金刚座寺和毗讫罗摩尸罗寺。他回国之后,先住在金刚座寺,其后因为护法王迎请,在毗讫罗摩尸罗寺驻锡。由于他卓越的才学和声望,成为该寺的首要人物。当时这个寺院的前面,右边画着龙树论师的像,左边画着他的像,可见当时人以为他可与龙树并论。还有,殿的左右墻壁一边画着通达五明的人,一边画着得成就者,而左右两墻都有他的画像。那时印度的寺规,只有大善巧者才能掌管钥匙,而他掌管了十八把钥匙。

当时中国西藏地区阿里地方出家人智光(也协沃),本是王族的后裔,而且曾摄持王位。他看到当时西藏地区佛教内部异说竞起,理论分歧,即在经典之中,这部经与那部经也常常有互相矛盾的说法。他心里想,只有到佛教基础厚的地方去求法,才能决定谁是谁非。于是派遣七位智者到迦湿弥罗去留学,并且每人给予僮仆,共二十一人。嘱咐他们除了求法以外,并应设法迎请当地的大德,而且还要打听哪位大德能来西藏地区弘传佛法。被派遣的二十一人因为不服水土,陆续死了十九个,只剩下宝贤译师和善慧译师两个人。这两个人回阿里以后,除了把学法的结果报告智光以外,并且向智光述说他们所听到的吉祥燃灯智尊者的学识与声望。智光于是派贾精进师子前往迎请。但是这次贾精进师子失败了,无论他怎样请求,阿底峡只是不答应。他回到阿里向智光报告经过之后,智光让先他再去迎请阿底峡以下的大德,于是,贾精进师子再度入印。

这时智光为了迎请而筹募供养,到了西藏地区南方边境,不幸被一个信奉异教的国王所俘获。智光的侄孙菩提光带兵往救,与那个王讲条件,结果是须要用与智光身量相等的金子来赎智光。菩提光在阿里广事征募,结果还欠一头之量。拿了这些金子去赎,未能达到目的。不过这次菩提光在牢狱中见到智光。智光告诉菩提光说︰‘这个罪恶的国王你不要给他一两金子,把所有的金子都作为迎请阿底峡之需。我宁愿为法舍身,死在这里。’菩提光回去之后,还要再寻觅金子,但这时他听说智光已经死了,于是中止这件事。又请戒胜律师往迎阿底峡。

戒胜到了毗讫罗摩尸罗寺中,晤见先来此地的贾精进师子。贾劝告他先不提迎请,只说是来求学,因为恐怕操之过急更容易失败。又告诉他不要提迎请阿底峡以下的大德,因为除了阿底峡以外,没有第二个人能在西藏地方弘传佛法。他们过了一些时日之后,把阿底峡请到贾精进的房间里,奉上带来的金子,并且把西藏异说流行的情形、智光如何为迎请他牺牲性命、智光菩提光受到多少痛苦,耗费多少资财,以及智光迎请他的言词,一一都告诉了他。他对于他们所说的话表示非常同情,说智光一定是一位菩萨,但是告诉他们因为自己任务太重,恐怕不能成行。但他又说自己也要考虑一下,能不能在西藏地方弘阐佛法。当时嘱咐他们暂时把金子存起来。

他当时虽然没有马上答应使者的要求,但此后经常考虑赴藏的问题。一天,到了金刚座寺,智光所派遣的使者顶礼足下,涕泣请求。他才答应了他们,把寺院的职务交卸清楚,决定赴藏。第二天他到毗讫罗摩尸罗寺的上座宝生寂处辞行,只说带着外来的香客朝礼圣地。宝生寂听了,也要和他们结伴到各地去瞻拜。到了中途,宝生寂发觉他们是设好圈套,打算与阿底峡共赴西藏地区。当时他就和戒胜译师等人商量,允许阿底峡赴西藏地区弘法,以三年为限。因此,他们越过边界到尼泊尔,受到尼泊尔国王竭诚的敬礼和盛大的欢迎。不幸在这里贾精进师子译师因病去世。阿底峡很悲哀地说︰‘我现在没有舌头了,到西藏也没用了。’

在尼泊尔的时候,弘扬正法,并将王子莲花光摄受为弟子。一年以后,启程赴藏。那时是西元1041年。

到达阿里的时候,菩提光迎请他住在智光所建的沱庭寺里,在那里讲说多种教法,传授多种灌顶,翻译了多种经论。又应菩提光的启请,造《菩提道灯论》,辟斥违背佛法的异说,开示三士道次第。这部书直到现在还为藏族佛教徒所尊奉。

那时八十五岁的宝贤译师最初以为自己对显密诸法都已完全通达。虽然有阿底峡来,也不会再有什么可求的法。可是阿底峡既是王族请来的,只好虚与委蛇。但以后逐渐被阿底峡高深的学识、卓越的德行所惑动,于是化轻视为崇敬信仰,后来并且帮助他翻译了不少经论。

阿底峡在阿里住了三年,将要返回本国的时候,西藏一位通晓梵文的居士,后来成为他最大的弟子名叫种敦巴的赶到补让地方谒见他,得他的灌顶加持。种敦巴为了转移他返国的念头,盛赞拉萨、桑耶等地的道场殊胜,僧侣众多。并且说那些僧众都希望他到那里去弘法。他听了很高兴说,‘这么多修梵行的,在我的家乡也没有,其中一定有大阿罗汉。’说完向东方顶礼,于是答应了种敦巴。种敦巴恐怕中途生变故,急忙写信给前藏的僧众,使他们秋季以前赶来迎接。那时戒胜译师因为不愿失信于毗讫罗摩尸罗寺的上座,曾经陪同他南下。但走到尼泊尔的时候,路途前面有兵乱,于是中止南返的计划。回到芒宇住了一年,前藏的一些大德不久也赶来迎接,因此启程一齐前往前藏。一路上讲经传法,经过拉多绛、宁措、桑耶等地,最后到达拉萨。在拉多绛时,供敦永仲、迦格瓦、杰吉迦瓦勤波、迦瓦释迦自在、枯敦尊主永仲、善慧六人以五事请他决断︰(1)方便和慧,单运一支能不能成佛?(2)菩萨律仪须要不须要依别解脱戒?(3)未得金刚阿阇黎灌顶的,可不可为说续部?(4)修梵行的可否受秘密和智慧灌顶?(5)未得灌顶可否行密咒行?他回答说︰‘比这更多的问题菩提光都问过了,都载在《菩提道灯论》中。’在桑耶时,他曾翻阅该寺所收藏的梵文典籍,看到好多在印度已经失传的孤本,他异常惊喜。他于是抄写了《明显中观论》、《华严经》等寄回国。此后他一面讲经弘法,一面与藏地译师合作,翻译了好多经论,最后回到聂塘。这时他体力已渐衰老,西元1054年阳历十月十八日示寂于聂塘,寿七十二岁。

阿底峡生存的时代,印度佛教的主要宗派中观和瑜伽都很发达。密教此时也早已兴起。尊者驻锡的毗讫罗摩尸罗寺,就是兼弘显密的道场。能上承显密诸师的传统,下启中国西藏地区迦当派的端绪的,即是阿底峡。所谓迦当派的教义,即是把佛所说的经律论三藏都摄在三士道次第中。对于一切佛说都不弃舍,没有一法不是成佛的顺缘。这是阿底峡学说亦即迦当派教义的特色,同时也是中国西藏语系佛学主要特色之一。这里把他的重要着译列目于后︰

(1)著作

怛特罗部︰《现观分别论》、《独勇成就法》、《金刚座金刚歌》、《吉祥集密世自在成就法》、《圣观自在成就法》、《大威德遍照现观》、《法界见歌》、《定资粮品》、《超世间七支仪轨》、《不动成就法》、《一切如来三摩耶守护成就法》、《摄一切三摩耶论》。

②般若部︰《般若波罗蜜多摄义灯》、《般若心经解》。

③中观部︰《入二谛论》、《一念优波提舍》、《中观优波提舍》、《经集摄义》、《菩提道灯论》、《心要略摄》、《菩萨宝鬘论》、《显示归依论》、《成大乘道方便略录》、《经义集优波提舍》、《业分别论》。

④经疏部︰《业障清净仪轨疏》。

(2)译籍︰顿毗波着《十真性》,法称祥着《现观庄严论注释难疏》,善观自在称着《金刚手成就法》、《大威德成就法》,圣天着《中观破迷论》,清辩着《中观心要颂》、《中观心要分别燃论》、《摄中观义论》,德光着《菩萨地注》,世亲着《摄大乘论释》,清辩着《异部分派解说》。

《丹珠尔》中有一函名为《阿底峡小品集》,专收阿底峡自着的和阿底峡学说所依据的小品著作。但所收的书目都重见于其他各帙,这里所开列的书目已包括其中的主要作品。(张建木)

[参考资料]王辅仁《西藏佛教史略》;多罗那他《印度佛教史》;《青史》(《世界佛学名着译丛》{38});《密宗教史》(《现代佛教学术丛刊》{72});江岛惠教《中观思想の展开》;壬生台舜编《龙树教学の研究》; L. A. Waddell《The Buddhism of Tibet》;E. Schlagintweit《The Buddhism in Tibet》;E.Pander《Das Pantheon des Tschangtscha Hutuktu》;Giuseppe Tucci《The Religion of Tibet》。

阿地瞿多 梵Atiku^t!a 阿地瞿多(梵Atiku^t!a)

汉译无极高,中印度人,深通五明、三藏。因欲宣扬佛法,携带很多梵本从中印度来华,于唐·永徽三年(652)正月到长安。他来华的时间在玄奘游学印度归来之后。这时大唐国威远振,国内佛法兴盛,印度高僧陆续前来,阿地瞿多也是应时而来的一人。他到长安以后,唐高宗(李治)很重视,特下敕安置在大慈恩寺。这时玄奘正在慈恩寺翻译《俱舍论》和《集论》。后来沙门大乘琮等十六人、英公徐绩、鄂公尉迟敬德等十二人,又请阿地瞿多到慧日寺的浮图院建立‘陀罗尼普集会坛’。沙门玄楷等遂力请阿地瞿多翻译他的‘法本’。于是他就在慧日寺中从《金刚大道场经》中摄要抄译,集成《陀罗尼集经》十二卷,由沙门玄楷笔受。同时有中印度大菩提寺僧阿难律木义师、迦叶师等在经行寺(与慧日寺同街)译出《功德天法》(阿地瞿多参译),也编在《陀罗尼集经》第十卷中,未另流通。又本经第三卷所收《般若无尽藏陀罗尼》,文末注明为筏■耶思蝇伽法师所译,也未单行。阿地瞿多这次关于秘密经典的传译也影响了同时的玄奘译经的品类。就在《陀罗尼集经》译出的同一年(654)九月,玄奘在译完《俱舍论》和《顺正理论》之后,也连续地翻译了很多种陀罗尼;从经文的内容看,似乎都属于《金刚大道场经》的同一个系统。

阿地瞿多译经以后的■迹无考。他的受法弟子当时有玄楷、大乘琮等人,以后传承情况也不明。到唐·贞元二十年(804)台州国清寺惟象传阿地瞿多法系的‘大佛顶大契曼荼罗行事’于日本·最澄。次年五月五日,最澄又在明州开元寺法华院从灵光受‘军荼利菩萨坛法’,又从鄮县檀那行者江秘受‘普集会坛’并‘如意轮坛’等法。灵光和江秘也属阿地瞿多的法系。这一法系以后即在日本台密一派中代代传习。(郭元兴)

阿颠底迦 梵a^tyantika 阿颠底迦(梵a^tyantika)

此词为‘毕竟’之义。为无性有情的一种。即指毕竟不能入涅槃有情。《成唯识论掌中枢要》卷上(本)载,无性有一阐底迦、阿阐底迦、阿颠底迦三种。其文云(大正43·610c)︰‘阿颠底迦名为毕竟,毕竟无涅槃性故。’《玄应音义》卷二十三︰‘阿颠底迦,此云毕竟,谓毕竟无有善心也。’此与《大庄严论经》卷一所说的‘毕竟无般涅槃法’同义。但《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五(大正31·719a)︰‘一阐底迦究竟成就杂染诸法,由阙解脱因,亦名阿颠底迦,以彼解脱得因毕竟不成就故。’此谓阿颠底迦是一阐提的异名。按,阿颠底迦也是依一阐提之原语aittham!t-vika之讹音所演变而来的。

阿阇梨 阿阇梨

(梵aca^rya,巴a^cariya,藏slob-dpon)

音译又作阿只梨、阿只利、阿舍梨、阿遮梨耶、阿遮利耶。意译为轨范、正行、应可行、教授、传授。其意义犹如一般所谓之‘师范’。小乘佛教指匡正弟子行为,堪为师范的高僧为阿阇梨;大乘圆顿戒则称文殊为羯磨阿阇梨、弥勒为教授阿阇梨。密教虽也有以大日如来或诸佛菩萨为阿阇梨的情形,但狭义之阿阇梨则指灌顶及传法灌顶的导师。

关于阿阇梨的类别,《五分律》卷十六说有五种阿阇梨。即出家、羯磨、教授、受经、依止。其中,‘依止阿阇梨’系戒腊胜人十夏者,余四阿阇梨仅胜五夏即可。另据慧苑《新华严经音义》卷二所述,五种阿阇梨系羯磨、威仪、依止、受经、十戒。而《业疏》卷三列六种阿阇梨︰剃发、出家、受经、教授、羯磨、依止。此外,西域另有所谓君持阇梨。君持即贤瓶。若依施护译《一切如来金刚三业最上秘密大教王经》卷七云(大正18·508c)︰‘灌顶有三种,如此教中说,彼贤瓶灌顶,斯名为第一。’则君持阇梨应指密教的灌顶阿阇梨。

据《大日经》〈具缘品〉所述,阿阇梨应具备十三德。即︰发菩提心、妙慧慈悲、兼得众艺、善巧修行般若波罗蜜、通达三乘、善解真言实义、知众生心、信诸佛菩萨、得传教灌顶、其性调柔离我执、于真言行善得决定、究习瑜伽、住勇健菩提心。又据《大日经疏》之意,即使已具足此十三德,若未受灌顶亦不得名为阿阇梨。

日本之阿阇梨虽首见于《日本书纪》,但在日本被视为传授真言秘法之职名,则始于师资相承的真言、天台两密教体系的御愿寺、定额寺之敕置阿阇梨。其后,私寺亦设此职。

[参考资料]《四分律开宗记》卷七;《续高僧传》卷二;《大日经》〈具缘品〉;《大日经》卷五〈阿阇梨真实智品〉;《四分律》卷三十九;《四分律行事钞》卷上之三;《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卷上三之三;《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疏济缘记》卷三之二;《四分律疏饰宗义记》卷七(末);《南海寄归内法传》卷三;《玄应音义》卷八;《慧琳音义》卷五十九、卷六十五;《希麟音义》卷四;《受菩萨戒仪》;《释氏要览》卷上。

阿阇世王 阿阇世王

(梵Aja^tas/atru vaidehi^putra,巴Aja^tasattu vedehiputta,藏Ma-skyes-dgra)

佛陀在世时中印度摩揭陀国国王。又作阿阇贳王、阿阇多设咄路王、阿社多设咄路王、阿阇多沙兜楼王。意译未生怨、法逆。其父为频婆娑罗王,母名韦提希,故亦称阿阇世韦提希子。相传频婆娑罗王年老无子,欲求一子。时,相师占曰︰‘毗富罗山有一仙人将死,死后必托生为太子。’王求子心切,闻言即遣人暗杀仙人,夫人遂有孕。如是,以其未生前即已结怨,故称之为未生怨。又有一说,谓阿阇世王初生时,相师预言此子后将弒父,王惊怖万分,遂自楼上将之投弃,然仅断损一指而未死,故又称婆罗留支(Balaruci,意译折指、无指)。

阿阇世长大后,被立为太子。后受提婆达多(Devadatta)的教唆而自立为王,将其父幽禁于地牢中,并削其足底,终使其饿死于狱中。在位三十二年(一说二十七年)间,吞并邻近诸小国,国力强盛,并尝与迦尸国波斯匿王数度交战。其间,尝深悔弒父之罪,乃依耆婆之劝,皈依佛陀,此后乃成为佛教教团的大护法。佛灭后,分得佛陀遗骨八分之一,起塔供养;又竭力协助摩诃迦叶等于七叶窟结集佛典。据传王于佛陀入灭前八年即位,殁年则为佛灭二十四年后。

[参考资料]《善见律毗婆沙》卷二;《长阿含经》卷十七〈沙门果经〉;《观无量寿经》;《杂阿含□02经》卷四十六;《出曜经》卷二十二;《阿阇世王经》。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