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天台教学辞典
禅人 禅人

专修禅定者。又称禅者。‘兴禅护国论’卷上(大正八○·7A):此宗以戒为初,以禅为究,若破戒者,悔心止恶,则号禅人也。

[摩诃止观卷五上]

谄曲 谄曲

欺瞒他人而故作娇态,曲顺人情。‘法华经’方便品(大正九·8B):我慢自矜高,谄曲不实!又对物无所执,称为无谄曲。‘金七十论’卷上(大正五四·1251A):尼夜摩亦五:一不杀、二不盗、三实语、四梵行、五无谄曲。

[无量寿经卷上、菩萨地持经卷五、十住毗婆沙论卷八、十地经论卷二]

忏法 忏法

依诸经说而忏悔罪过之仪则,又云忏仪。依準类仪而修称为修忏。

忏悔原是将自己生活上所犯过失,于特定时日在僧团众僧前告白,表示忏悔。后渐包含人类精神之六根忏悔,与身、口、意三业忏悔两类。

忏法之类别,据‘四分律羯磨疏’卷一,有制教忏与化教忏二种。制教忏又分为众法忏、对首忏、心念忏等三种。

另据‘摩诃止观’卷二上、‘金光明文句’卷三载:忏悔分为事忏与理忏两种;又云法忏悔、取相忏悔、无生忏悔等三种,称三种忏法。前二者属事忏,后者属理忏。此外,于佛前举行忏悔仪式前,须先行礼赞,称礼忏仪;忏悔再行发愿回向,称忏愿仪,至此完成忏悔仪式。

我国佛教中之忏法,起源于晋代,渐盛南北朝。自南朝梁代以来采用大乘经典中,忏悔与礼赞内容而成忏法,以种种形式流行,从而产生许多礼赞文及忏悔文。据‘广弘明集’卷二十八,悔罪篇:有梁代简文帝之涅槃忏启、六根忏文、悔高慢文,沈约之忏悔文,梁武帝之慈悲道场忏(俗称梁皇宝忏)、金刚般若忏文、摩诃般若忏文、陈江总文之群臣请陈武帝忏文、陈宣帝之胜天王般若忏文、陈文帝之妙法莲华经忏文、金光明忏文、大通方广忏文、虚空藏菩萨忏文、方等陀罗尼斋忏文、药师斋忏文、沙罗斋忏文、无碍舍身会忏文等多种。

诸忏法所依据之经典,有‘涅槃经’、‘般若经’、‘法华经’、‘金光明经’等,因所供奉之本尊亦因之而异。复有根据‘圆觉经’、‘药师经’、‘地藏经’等而修之忏仪。又有水忏法,及与星宿有关之炽盛光法。此外,杂有道教思想之占察忏法、塔忏法等亦渐兴盛!隋、唐之间,佛教宗派渐起,各派依所宗经典,撰成种种忏悔行法,如台宗有‘法华三昧忏仪’、‘请观世音忏法’、‘金光明忏法’、‘方等忏法’、‘方等三昧行法’;净土宗有善导大师撰‘净土法事赞’、法照大师撰‘五会念佛略法事仪赞’;华严宗有宗密大师撰‘圆觉经道场修证仪’、一行大师撰‘华严忏法’;密宗有不空三藏译‘佛说三十五佛名礼忏’文。此外,知玄大师抄录‘圆觉经道场修证仪’,述作‘慈悲水忏法’,至今犹流行甚盛!智升大师更集‘集诸经礼忏仪’为各种忏法仪之综合刊本。

宋代为忏法之全盛时代,当时四明知礼、慈云遵式、东湖志磐等大师,皆继承智者大师之遗法,以礼忏为修习止观之重要行法,故专务忏仪。其中知礼大师尝修‘法华忏法’、‘光明忏法’、‘弥陀忏法’、‘请观音忏法’、‘大悲忏法’等数十遍不等,着有‘金光明最胜忏仪’、‘大悲忏仪’、‘修忏要旨’;遵式大师又称慈云忏主,撰‘金光明忏法补助仪’,志磐大师撰‘水陆道场仪轨’盛行于世!又元照大师撰‘兰盆献供仪’,亦为忏法之一。

金代之王子成,汇集净土因缘,编成礼念‘弥陀道场忏法’,略称‘弥陀忏法’,刊行于元代至顺三年(1332),遂广行于世。明太祖屡建法会于南京蒋山,超度元代末年死于战乱之亡灵等,忏法广为流行!

长者穷子喻 长者穷子喻

出‘法华经’信解品,为法华七喻之一。有一长者子,幼年离家而生活贫穷!某日俳徊于长者家附近,长者见之知为己子,遂遣家人追回,然其子恐惧而逃,长者用计雇之为佣,并逐渐重用之,最后告之实情,且给予万贯家财。故事中之穷子比喻二乘人,家财比喻大乘教,谓二乘人无大乘功德法财,犹如穷子之缺乏衣食资具。

常行三昧 常行三昧

四种三昧之一。又云般舟三昧。即依‘般舟三昧经’,于七日乃至九十日中,旋绕行道以期见佛修行方法。‘文殊般若经’所说“一行三昧”为“常坐三昧”,相对于此,常行三昧,特专事行旋之法为旨趣。

修行时,独居閑处,常乞食而不受别请,严饰道场,备诸供具香肴甘果,盥沐其身。修行期间在佛圣像之周围步行,口中称念佛名号,心中观想念佛,即步步声声念念皆不离佛,称为三昧。完成此三昧即能见诸佛,故又云佛立三昧。善导大师所著‘般舟三昧行道往生’撰中,将“般舟”意译为常行道,即以三业无间,故有此称。又于‘观念法门’一书中,详述般舟三昧见佛法。至宋代以降,所盛行之莲社念佛,即继承此法而来。

日本则以天台宗开祖最澄大师于比睿山所立修四种三昧之制为始。

[摩诃止观卷二上]

常在灵鹫山 常在灵鹫山

又云常在灵山。释尊肉身,虽以八十岁为期而入涅槃,然其法身却常恒于灵鹫山说法。故灵鹫山,因释尊说法之地而著名。

此语载于‘法华经’卷五寿量品(大正九·43C):“因其心恋慕,乃出为说法,神通力如是,于阿僧祇劫,常在灵鹫山,及余诸住处。”

常坐三昧 常坐三昧

四种三昧之一。又云一行三昧。依‘文殊师利所说般若波罗密经’之法而修,即于一静室或空閑处,安一绳床,傍无余座,以九十日为一期结跏趺坐不动不摇不背不倚,以坐自誓,不拄肋床,除经行、饮食、便利外,必常依一佛而端坐正向,时刻相续,须臾不废,若起睡盖、疲倦、疾病等内外障,欲夺正念时,当常专称一佛名,惭愧忏悔,以命自归!若能于一期中精勤不懈,念念无间,则能破除业障,显发实相理,称为常坐三昧。

耻小慕大 耻小慕大

台宗所立五时中,在第三方等时之会座,听闻弹偏斥小叹大褒圆说法,乃为启发羞耻小乘之浅劣,钦慕大乘之尊高。此乃方等时具有弹诃益为旨趣。

[法华经文句卷四、法华玄义释签卷十]

出入息 出入息

出息与入息合称。出息为呼气,入息为吸气。‘摩阿止观卷七(大正四六·93 C):“风气依身,名出入息。此息迁谢,出不保入。”‘止观辅行传弘决’卷七之三(大正四六·374 A):“有一比丘言:出息不保入息。佛言:故须精进,善修无常。”

传灯 传灯

传法同义。乃为法脉展转相传而不绝,如灯火相续不灭。‘大般若经’卷四○六(大正七·29A):“诸佛弟子凡有所说,一切皆承佛威神力!何以故?舍利弗!如来为他宣说法要,与诸法性常不相违!诸佛弟子,依所说法,精勤修学,证法实性,由是为他有所宣说,皆与法性不相违,故佛所言,如灯传照!”

又以佛法犹如明灯,能照破世界冥暗,故将传法称为传灯。北宋道原禅师于景德年间,所编‘禅宗史书’,即取“灯火相续”与“照破黑暗”为喻而称“景德传灯录”。其后,历代禅宗史传,亦多引其例而续作各种“灯录”,如宋代之‘天圣广灯录’‘联灯会要’‘建中靖国续灯录’‘嘉泰普灯录’‘五灯会元’,明代之‘五灯严统’‘续传灯录’‘继灯录’‘禅灯世谱’,清代之‘五灯全书’‘续灯正统’‘锦江禅灯’等。

又日本真言宗于灌顶时,称大阿阇梨为传灯大阿阇梨;净土宗传法时,以能化师称传灯师,所化众称传灯佛子。又为日本僧位称号,设有传灯大法师位、传灯法师位、传灯满位、传灯住位、传灯入位等五位。

[释氏要览卷中、祖庭事苑卷八]

传灯大师 传灯大师

明高僧(1554~1627)浙江西安人,俗姓叶,号无尽。少投进贤映庵大师剃染,后随百松大师天台教法。于万历十年(1582)问百松大师楞严大定之旨,见百松大师瞪目周视,忽而契入得授金云紫袈裟。万历十五年,卜居天台山幽溪高明寺,立天台祖庭,教授学徒兼研习禅及净土。其所撰‘净土生无生论’融会天台宗三观之旨,阐扬净土法门。

万历二十五年,撰‘楞严经玄义’四卷,续出‘天台山方外志’三十卷、‘楞严经圆通疏’十卷、‘性善恶论’六卷、‘阿弥陀经略解圆中钞’二卷、‘维摩经无我疏’十二卷、‘天台传佛心印记注’二卷等。师常开讲席,于新昌大佛前登座竖义时,大众齐闻天乐铿锵齐鸣。每岁修法华、大悲、光明、弥陀、楞严等忏,并四种三昧。明崇祯元年(1628),临终手书“妙法莲华经”五字,亲自高唱三遍,而安祥圆寂,世寿七十五,僧腊五十年,住幽溪四十三年。

法华持验记卷下、净土圣贤录卷五,详见‘高明寺志’一九九五年,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刊。]

垂迹 垂迹

由佛菩萨本体示现种种身以济度众生。此种思想系源于‘法华经’“本迹二门”,与‘大日经’“本地加持”说,如‘法华经’寿量品、‘大日经’胎藏界四重曼陀罗所说即此思想之具现。

盖佛三身中之法身、报身为本迹,化身为垂迹。以垂迹而言即‘大日经’胎藏界第四重外金刚院,所摄印度古来诸天诸神,皆是大日如来之垂迹。

另,日本佛教特别强调此类本迹垂迹思想;因佛教初传入日本时,为与日本传统固有之神道信仰相融合,遂有行基、最澄、空海等诸高僧提倡此一思想!谓佛教之佛、菩萨乃“本地”佛,而日本神道之诸神则为“垂迹”佛,此即日本佛教“神佛习合”思想之滥觞!如此情形与佛教初传入我国相同,因当时为避免受固有儒家思想排斥,遂有部分高僧将儒释两家之基本信条相融互摄,如以“五戒”配合仁义礼智信等“五常”。

‘注维摩诘经’(大正三八·327B):“然幽关难启,圣应不同,非本无以垂迹,非迹无以显本,本迹虽殊,而不思议一也。”

纯圆独妙 纯圆独妙

台宗以法华妙异相对于“尔前”带粗之妙,乃为纯一无杂醍醐妙味,故称纯圆独妙。所谓尔前,乃五时八教之判教中,将前四时总称为尔前,指佛陀宣说‘法华经’以前之四时

台宗认为,尔前四时教中,“华严时”圆中兼别,于“鹿苑时”但(仅)说小乘,“方等时”则广为对说四教,“般若时”别、圆二教通带而说,所谓“兼、但、对、带”说,判其粗妙,则华严一粗一妙,鹿苑但粗无妙,方等三粗一妙,般若二粗一妙,故尔前所说圆教乃带粗之妙,非纯一无杂之妙;唯第五“法华时”所说圆教,开显圆旨故为纯妙。故谓‘法华经’开前四味“兼、但、对、带”之粗,而显一佛乘为纯圆妙,以成就纯圆独妙为旨趣。

[法华玄义释签卷一、教观纲宗卷上(智旭)、天台四教仪(谛观)]

慈忍 慈忍

慈悲与忍辱之合称。‘证道歌’(大正四八·396A):观恶言是功德,此即成吾善知识,不因讪谤起怨亲,何表无生慈忍力?‘法华经文句’以慈悲、忍辱、法空三者为弘通法华之三种法规,称弘经三轨。

据‘月灯三昧经’卷七所举:修菩萨行者为利益众生,于一切违顺等境皆能慈忍,故获得十种利益,即:

1.火不能烧:修行者常怀慈忍心,于一切违逆之境,了知身心自性本空而无所恼,故嗔恚之火不能烧。

2.刀不能割:修行者常怀慈忍心,于一切横逆之境中,了知自身体性空寂,故嗔恚利刀不能割。

3.毒不能中:修行者常怀慈忍心,于人加害时了知身心本空而不为意,故贪嗔毒药,不能中伤之。

4.水不能漂:修行者常怀慈忍心,于一切顺情之境,了知诸法本空而无所染,故贪爱水不能漂之。

5.得非人护:修行者常怀慈忍心,于一切时处为鬼神之类所护卫。

6.身相庄严:修行者常怀慈忍心,爱念于人故招感色身相好庄严之果报。

7.闭诸恶道:修行者常怀慈忍心,成就善法故恶道门自然闭而不开。

8.随乐梵天:修行者慈行具足,梵行无亏,故命终后随其意乐而生于梵天。

9.昼夜庄严:修行者常行慈忍,利益有情而不加恼害,故得身心寂静,昼夜常安。

10.不离喜乐:修行者常行慈心,利益众生俾其皆获安稳,故自己之身心亦不离于喜乐。又‘檀特罗麻油述经’亦举出修慈之五利,即:刀不伤、毒不害、火不烧、水不没、嗔恶见喜。

次第三观 次第三观

化法四教中,别教所立之观法。又云别相三观隔历三观。即隔历次第而修习空、假、中三观。故圆教所立一心三观称不次第三观。

别教认为空、假、中三观乃互相隔历而不融通,故须次第渐观之,由之可依次除见思、尘沙、无明三惑,得一切智、道种智、一切种智等三智。

圆教认为一念心中即能圆观空、假、中三谛,而不须次第修习,故圆教三观称圆融三观、不次第三观。

若三观配于别教菩萨行位,则十住位修习空观、十行位修习假观、十回向位修习中道观。然亦有通修三观者,如十住位之菩萨,除修习空观外,亦兼修假观及中道观。

盖台宗将三观,分为次第与不次第:乃系以别教次第三观,彰显圆教之不次第三观,以明示圆教之圆融教相。

[菩萨璎珞本业经上、观无量寿佛经疏(智顗)、摩诃止观卷三上、法华玄义卷三上、卷四下、四教义卷一、卷五、天台四教仪集注卷下]

大白牛车 大白牛车

‘法华经’譬喻品,所说四车之一。天台、贤首诸师以羊车比喻声闻乘,以鹿车喻缘觉乘,以牛车菩萨乘,而以大白牛车比喻一佛乘。对界内三乘方便权教,以门外露地所授之大白牛车喻界外一乘真实法门,此即所谓“会三归一”之妙旨。嘉祥、慈恩诸师则主张宅内牛车与宅外牛车同体无殊,故二乘会归菩萨乘。

大般涅槃经玄义 大般涅槃经玄义

二卷。略称‘涅槃玄义’。章安灌顶大师撰(大正三八·1)。本书及‘经疏’乃‘涅槃经’最重要之解说书。卷首为序论,将涅槃分为别释与通释两类而解释,以说明法身、般若、解脱等三德;又分为释名、释体、释宗、释用、释教等五科。此种“名、体、宗、用、教”之分科法,本为智者大师独特之妙谈,灌顶大师继承依之为本经而立论。宋代智圆大师亦依之解释‘涅槃经’,有‘涅槃玄义发源机要’四卷,为本书之注疏。

大乘 大乘

音译摩诃衍那、摩诃衍、上乘、胜乘、第一乘。乘乃交通工具之意,系指能将众生从烦恼岸载至觉悟彼岸之教法!有如次各说:

1.‘阿含经’尊佛陀教说为大乘

2.大乘小乘之语,系佛陀入灭后一段时期,即大乘佛教兴起之际,才有大、小乘对立之名词。大乘佛教徒对原始佛教与部派佛教贬称为小乘,若由部派佛教之立场,则认为大乘并非佛教!然由思想史之发展,小乘乃大乘思想之基础。

3.小乘视释迦佛陀为教主,大乘则提倡同尊三世十方之无数佛。小乘仅否定人我之实在性,但大乘否定法我之实在性!小乘以自己解脱为主要目标,故为自调自度(调指灭除烦恼;度指证果开悟)声闻、缘觉之道。大乘认为涅槃有积极意义,乃自利、利他两面兼顾之菩萨道。

4.小乘中有‘阿含经’、‘四分律’、‘五分律’等,及‘婆娑论’、‘六足论’、‘发智论’、‘俱舍论’、‘成实论’等论。至于大乘则‘般若经’、‘法华经’、‘华严经’等,以及‘中论’、‘摄大乘论’等论。大乘教徒虽承认小乘三藏之价值,然不如大乘经典之殊胜;但小乘徒却以大乘经论为非佛说。

5.大乘以殊胜之理由:‘菩萨善戒经’卷七与‘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十一列举七项,世亲大士之‘摄大乘论释’卷六,亦举出十一种理由。‘菩萨善戒经’所说之“大乘”要义:根据十二部经中之最上毗佛略(方等)教法(法大),发菩提心(心大),领解其教法(解大),以清净心(净大),具足菩萨之福德与慧德(庄严大),经过三大阿僧祇劫之修行(时大),具足相好而得无上菩提(具足大),此即大乘法门之核心要义。

6.印度大乘系统,有中观、瑜伽二派,及后期之密教。①初期大乘:约一世纪至五世纪顷,集中阐发“假有性空”之理论,逐步形成由龙树、提婆等大士创始之中观学派。②中期大乘:约五世纪至六世纪顷,出现宣说如来藏缘起与阿赖耶识缘起为特色,集中阐发“万法唯识”之各类经典,从中形成,由无著、世亲大士为始祖之瑜伽学派。③后期大乘:乃七世纪以后,佛教义学逐渐衰微,密教起而代之,至十三世纪初在印度绝迹!而由印度传出之大乘佛教,属北传佛教。

7.在我国,根据大乘诸经论,所创多数教派,如三论、涅槃、地论、净土、禅、摄论、天台、华严、法相、真言等,各为表示自宗优越,而对大乘经典作种种分类与判析。例如,真言宗分显教、密教;华严宗及天台宗分权大乘(大乘中之方便教,立“五性各别说”之教)、实大乘(大乘中之真实教,主张一切均可成佛之教)。复有分为有相大乘、无相大乘二种;或法相、破相、法性三大乘之说法。

8.我国及日本、韩国现行之佛法,均属大乘。

9.锡兰、缅甸、泰国等属古来之上座部系统;而西藏、蒙古所行教法,则属大乘系统。

10.天台宗将小乘经律论三藏称为三藏教(藏教),(华严宗则称为小乘教)。又认为小乘中“有门”(发智论、六足论等)、“空门”(成实论)、“亦有亦空门”(昆勒论,此论未传入我国)以及“非有非空门”(迦旃延经,此亦未传入我国)等四门,称为小乘四门、或小乘四分。

11.智者大师之‘金光明玄义’,立有理乘(一切存在为真如理性)随乘(随应对象作用之智慧)、得乘(得证自悟、悟他果位)等三大乘之说,相当于真性、观照、资成等三轨。[法华经卷二譬喻品、大宝积经卷二八大乘十法会、放光般若经卷五叹衍品、金刚仙论卷二、入大乘论卷上、法华文句卷三下、大乘大义章卷下、大乘义章卷一、摩诃止观卷三下、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一本]

大乘止观法门 大乘止观法门

四卷。略称‘大乘止观’。南朝慧思大师述。收于大正藏第四十六册中。

本书阐述大乘止观之妙法。以如来藏缘起思想为基础,即以心意识中,真妄和合本识为中心体系。此外,又阐论染净二性说;此二体系互为表里,尤以后者富于性恶思想之倾向。本书共分三科,即略标大纲、广作分别、历事指点,另设五番建立,为之要旨。

1.止观依止:修止观法门,须先依止一心,即自性清净心(真如、佛性、如来藏、法界、法性)之体状有三种差别。即:①此心为第一义谛之真如心,本来即离一切名相。②此心虽离一切分别及境界相,但与彼诸相法性不一不异。③举空与不空二种如来藏义,广辨真如义。

2.止观境界:以真实性、依他性、分别性,为大乘止观之所观境。真实性,即出障真如及佛之净德;依他性,即在障之真如与染和合而成之阿黎耶识;分别性,即六、七二识之妄想分别。三性具染净两面功能,故泛通十法界。

3.止观体状:为修习大乘止观法门之入门:①就染浊三性而说,②就清净三性作释。二门之中又各分为三性。止观体状,说明由三性入三无性之方法,亦即转分别性为无相性,转依他性为无生性,转真实性为无性性。若入三无性,得止行成就,安住常寂之境,复可由止起观于定中兴起三业大用。

4.止观断得:依三性次第止观修习,可得各各层次断惑证真之成果。

5.止观作用:如止行成就,能体证清净心“理融无二”之实相法性,与一切众生圆同一相之身。若得观行成就,即因净心体显,使法界无碍三业大用自然生出,一切染净之大能便得兴起。所谓“历事指点”,即将日常生活、礼佛、饮食乃至一切活动,悉纳入修行轨迹中,并分止观二门,劝令奉行!本书系天台教学及性具思想之滥觞,亦为禅宗思想之先锋,是国人所著最早之一部综合性佛学鉅着。注释书有了然大师‘宗圆记’五卷、智旭大师‘释要’四卷、谛閑大师‘述记’二卷,普行法师‘启蒙’,慈山大师‘颂注’一卷、清潭大师‘颂讲义’一卷等。

[天竺别集卷上、佛祖统记卷二五、天台宗章疏]

大经 大经

宗派所指大经名称各异,天台宗即指‘大涅槃经’;净土宗乃指‘大无量寿经’,密宗则指‘大日经’及‘金刚顶经’为大经。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