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佛教器物简述
华鬘 华鬘

华鬘(梵 suma-mala),用华作成之鬘。即以丝缀花,或结之,作为颈上、身上的装饰。

《玄应音义》卷一云:“顶言俱苏摩,此译云华;摩罗·此译云鬘。(中略)案西国结鬘师多用苏摩那华,行列结之,以为条贯,无问男女贵贱,皆此庄严,或首或身,以为饰好。则诸经中有华鬘、天鬘、宝鬘等,同其事也。”作华鬘时多用鲜花,所用的种类并不一定,主要是选择有香味者。

以华鬘装饰人身上,本来是印度风俗,但依戒律,比丘不得装饰华鬘,仅能悬于室内,或以之供养佛。

在《十诵律》卷三十九中说:“有人施僧华鬘,诸比丘不受,不知用华鬘作何物。是事白佛,佛言:听受,应以针钉着壁上,房舍得香,施者得福。”《毗尼母经》卷五中说:“花鬘璎珞自不得着,亦不得作华鬘璎珞与俗人着。比丘若为佛供养,若为佛塔、声闻塔供养故,作伎不犯。”后更用来庄严佛殿。

关于作华鬘之华,《大日经》卷二亦以华鬘供养本尊圣众,为六种供养、五供养、八供养之一。亦有金刚鬘菩萨,华鬘之印明。并说此印,能流出无漏七觉之华及种种华云海,周遍法界微法剎土,以此乃成供养。

在古代印度雕刻中,遗留在许多华鬘供养之作品,如加尔各答博物馆所藏的阿摩罗婆提(Amaravati)塔的栏楯雕刻、优萨夫宰(Yusafzai)地方出土的说法佛像之中,刻有许多人运载大华鬘,华鬘上又雕有莲纹。日本自古即用华鬘庄严佛堂,如京都教王护国寺藏有以牛皮作成的华鬘十三枚及断片四个,陆中中尊寺金色堂内也藏有铜造华鬘。

黄铜号角 黄铜号角

为藏密法会时用的乐器,藏语称为“然铜”,分成三、四节,可延长到三米以上,平时供置在平顶的大殿顶上,吹奏起来可声传数里。

在一些特殊法会上,一般是作为伴奏用的,声音低沉而有力。

袈裟 袈裟

梵文意译坏色。僧尼的法衣。由若干布片拼缀而成。晋干宝《搜神记》卷十三记载,火浣布,汉世西域旧献此布,中间久绝,魏文帝着《典论》明其不然。“及明帝立,诏三公曰:‘先帝尝着《典论》,不朽之格言,其刊石于庙门之外及太学,与石经并以永示来也。至是西域使人献火浣布袈裟,于是刊灭此论。”《北史.西域传.疏勒国》:“文成末,其王遣使送释迦牟尼佛袈裟一,长二丈余。帝以审是法衣,应有灵异,遂烧之以验虚实,置于猛火之上,经日不然。”《五灯会元.东士祖师.六祖慧能大鑒禅师》:“有诏谢师,并赐磨衲袈裟、绢五百匹、宝钵一口。”清田雯《游少林寺记》:“一碑刊武功者十三人,惟昙宗授大将军,其余不欲官,赐紫罗袈裟各一袭。此可补《唐书》之阙矣。”清洪亮吉《里中十二月词.十二月》:“袈裟三百红满街,穿遍一城云化斋。”

犍稚 犍稚

犍稚(梵文ghanta)为寺院报时之器具。又作犍稚、犍迟、犍地、犍抵、犍植、犍槌、犍锤。在《玄应音义》卷一中说:“犍稚,直追反,经中或作犍迟。案梵本臂咤犍稚,臂咤此云打,犍稚此云所打之木。或檀,或桐,此无正翻。以彼无钟磬故也。但椎、稚相滥,所以为误已久也。”又,据诸经律所译,或作板,或作鼓、铃、铎等,所用名称一。

关于犍稚的倡设缘起,依《五分律》卷十八所记载,在佛陀时代,有一次僧团布萨时,未能及时集合,乃至荒废坐禅行道。时,佛陀乃教示须唱言时至,并敲打犍稚,或击鼓、吹螺集合大众。

犍稚本为木制,如后世所谓的“板”。在《五分律》卷十八中说:“诸比丘不知以何木作犍稚,以是白佛。佛言:除漆树毒树,余木鸣者听作。”而《大智度论》卷二中说:大迦叶尊老往须弥山顶,挝铜犍稚。依此可知,后世亦用铜制犍稚。此外,《大比丘三千威仪》卷下中说有五事须打犍稚,此五事即中说有:“一者常会时,二者旦食时,三者昼饭时,四者暮投盘时,五者一切无常。”关于其打法,《四分律疏饰宗记》卷八中说:“创疏而轻,渐急而重,将欲了时渐细渐没,名为一通,如是至三,名日三通。于最后通声没之次,大打三下,或二或一,以表声绝。”

羯磨杵 羯磨杵

羯磨杵(梵 Karma-vajra)密教法器,由三钴杵交叉组合成十字形,象征诸佛本具之作业智,属于轮宝。又称羯磨金刚、十字羯磨、十字金刚、轮羯磨,或单称羯磨。

修法时,大坛之四隅各置一羯磨金刚,以象征摧破十二因缘之义。此外,亦有以莲花形羯磨台置于大坛四隅者,《一字佛顶轮王经》中说:“其四角隔,各画二金刚杵,十字交叉,如是印等莲华台上如法画之。”

戒尺 戒尺

戒尺为法器之一,或单称尺,即在举行归依、剃度、传戒、说法等法会时,用以警觉大众或安定法会秩序的法具。

《敕修百丈清规》卷五:“受戒专用之,故得戒尺之称。”

其中并提及戒尺的尺寸:“其戒尺在下者,长七寸六分,厚六分,阔一寸一分余,下面四边有缕面;在上者长七寸四分,厚五分余,阔一寸,上面四边有缕面。上木正中竖安木纽,钮长二寸五分,高七分,把钮击之。”

戒尺系由两小构成,一仰一俯,仰者在下,稍大。使用时,取上者拟击下者而鸣之。又,一说戒尺为界尺,然据《禅林象器笺》

戒刀 戒刀

戒刀(梵sastraka),比丘所持的十八物之一,用于裁衣、剃发、剪爪等的刀子。

《僧史略》中说:“及持澡罐、漉囊、锡杖、戒刀、斧子、针筒,此皆为道具也。”

由于系戒律所听许,故称戒刀。据《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三所载,佛在室罗伐城时,有比丘欲裁三衣,便以手撕裂,损坏衣财。佛乃听许用刀子。但因六众以杂宝装饰,佛陀便规定用钝铁作刀,且分大、中、小三种规格。大的长六指,小的长四指,中的介于二者之间。形状则有弯曲如鸟羽、及似鸡翎而不尖直二种。

《祖庭事苑》中说:“戒刀,《根本杂事》云:‘佛在室罗伐城,苾刍欲裁三衣,便以手制,衣财损坏。佛言:可刀子裁。六众便以杂宝饰之,加以太长。佛制,不听,此是大刀,不是刀子,汝等应知有三种刀子,谓大、中、小。大者可长六指,小者四指,二内名中。其状有二:一如鸟羽曲,二似鸡翎,不应尖直。’”

又,《十诵律》卷三十九中,有佛听许用剃刀及截爪刀的记载。同书卷五十六中说:“佛听众僧畜剃刀,一人亦畜,为剃须发故,是名剃刀法。剃刀鞘法者,佛听诸比丘畜剃刀鞘,为掌护莫令失,更求觅妨行道故。”此外,戒刀有以下六种用途,在《行事钞·钵器制听篇》中说:“毗尼母”:‘听畜刀子六种,一用割皮、剪甲、破疮、裁衣、割衣上毛缕,六用净果,乃至食时种种须故。’

在《大宋僧史略》卷上说,所谓戒刀等,皆是道具,表断一切诸恶。可见戒刀除了实用价值之外,也有精神上的意义。

戒刀是日常生活用品,绝不是如《水浒传》中所说拿来打杀用的。禅门公案中,关于戒刀的故事,最著名的应该是二祖慧可禅师受到达摩初祖的教诲激励,而潜取利刃自断手臂,受法悟道的故事。

另一则刀的故事,是俱胝禅师的因缘。俱胝禅师因受天龙禅师竖一指而悟道;从此之后,凡有人参学,他就竖起一指来教导。因而人称“天龙一指禅”。

当时俱胝禅座下有一个童子,有人问他说:“俱胝禅师有什么法要?”童子就学禅师一样竖起指头。

于是有人就告诉俱胝禅师这个事。

有一天,俱胝禅师就将戒刀藏在袖中,问童子:“听说你会佛法,是么?”

童子答:“是。”

于是俱胝问:“如何是何?”

童子又竖起一指,没想到禅师就一刀斩断了童子的指头,童子痛得大叫而出。

这时,俱胝又唤童子,童子回头时,禅师迅即问道:“如何是佛?”

童子习惯的要举起指头时,却发现手指不见了,于是豁然大悟了。

戒体箱 戒体箱

戒体箱是指密法于行灌顶时,在三昧耶戒场盛放戒文或他物之箱。此外,也依照阿阇梨的意思,而盛放齿木、五色线、名香等。其形状在长方形的木箱加以铜板,将轮宝等五金的法具图,以钉固定,或在外围铜板上附以毛雕图案,有盖与脚台。遗品中属于镰仓时代以后者,有京都府醍醐寺饰以镀金的轮宝、羯摩图样。在《醍醐寺三宝院并遍智院灌顶道具绘样尺寸等》中叙述:“戒体箱,长一尺一寸,宽三寸六分。”

界尺 界尺

界尺,为文具,以画界罫线,兼镇纸幅,与戒尺不同。

界尺为画线兼纸镇的工具,其材质并无记载,但在《五代史·唐赵光逢传》中说:“赵光逢,字廷吉,在唐以文知名,时人称其方直温润,谓之玉界尺。”或可推知有以玉为界尺者。

在《禅林类聚》中,也有一则与界尺相关的公案:“梁武帝请传大士讲经大士升座,以界尺挥案一下,便下座,帝愕然。

志公问帝云:‘陛下会下?’

帝云:‘不会。’

志云:‘大士讲经竟。’”

金刚杵 金刚杵

金刚杵(梵语 vajra)音译缚日啰、伐折啰、跋折啰、(左武右我)耽啰、伐阇啰。原为古代印度之武器。由于质地坚固,能击破各种物质,所以称为金刚杵

密教中,金刚杵象征摧灭烦恼之菩提心,为诸尊之持物或修法之道具。于曼荼罗海会之金刚部诸尊皆持金刚杵。金刚杵象征如来金刚之智慧大用,能破除愚癡妄想之内魔与外道诸魔障碍。

金刚杵的材质,有金、银、铜、铁、石、水晶、檀木、人骨等多种质料,大小如《苏婆呼童子经》中说,金刚杵大小有长八指、十指、十二指、十六指、二十指不等。形状有独股、二股、三股、四股、五股、九股、人形杵、羯磨金刚、塔杵、宝杵等,而以独股、三股五股最为常见,分别象征独一法界、三密三身、五智五佛等。

独股杵、三股杵、五股杵、宝杵、塔杵合称“五种杵”。其中,独股杵为最古老之形式,其锋颇长,为密迹金刚二力士所持。此外,千手观音四十手中之金刚杵手及金刚藏王菩萨一百零八臂中之一手亦持独股杵。于五种金刚杵中,以独股杵与莲华部相应,置于大坛之西方,其独锋象征独一法界。三股杵与羯磨部相应,置于大坛之北方。通常称“缚日啰”者,一般系指三股杵。五股杵又称五智金刚杵、五峰金刚杵、五锋光明、五股金刚,其五锋系表五智五佛,其中之一锋象征佛之实智,其余四锋则为四佛权智之标帜。

金刚杵中,以七股、三股、五股最为常用。经轨所谓之跋折啰多指三股杵。

除此之外,《微妙曼荼罗经》另举金刚智慧菩萨金刚杵、宝部金刚杵、莲华部金刚杵、羯磨金刚杵、如来最上金刚杵、忿怒金刚杵、微妙心金刚杵等。

金刚降魔杵 普巴杵 金刚降魔杵(普巴杵)

金刚降魔杵一端为金刚杵,另一端为铁制三棱杵,中段有三佛像,一作笑状、一作怒状,一作骂状。此法器通常为修降伏法所用,用以降伏魔怨。

宁玛派(红教)的“普巴金刚”法,使用此杵,故又称为“普巴杵”。

金刚橛 金刚橛

金刚橛(梵文 vajvakilaka),译音为伐折啰枳罗迦,为立于修法坛四隅的小柱,又称四方橛、四橛。

在《苏悉地羯啰经》卷中说:“宜以佉达罗木作橛四枚,其量为二指。应折忏其一头,如一股杵(中略)钉在四角,稍露橛头。”在《蕤呬耶经》卷中,叙述曼荼罗的造立法:“四方已定后,又量角络(对角线)。校正毕,复量中心。在其中心打一橛子,在其他四角各置一橛。在第二院及最内院,四角各置一橛。(中略)应取乳木作橛子,头应如金刚。”《陀罗尼集经》卷三中说:“应以佉陀罗木作橛四枚,各长八指。(中略)宜钉四角。”八指约二十公分。在《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道场念诵仪规》中更进一步地说:“檀之四角应钉佉陀罗木之橛,若无此木之橛,铁、紫檀木之橛亦可。长应为十二指,四指入地。”

在日本使用木檀,橛之长度为二一至三四公分。橛中作柄,立于檀之四隅。其形态是在轴中央附以鬼目,上下饰以带所系住的莲华,以上下为钴,钴部为六角或八角,素纹之钴者称为金刚界橛,饰以细长莲瓣者称为胎藏界橛,此外,钴的前端饰以宝珠莲华之蕾。其中饰以宝珠者,用于灌顶,而素材方面,和经说明所列的传达罗木不同,以金铜制者较多,木制者次之。

金刚铃 金刚铃

金刚铃密教法具之一。又作金铃。其中西藏密教所用者又称藏铃。为督励众生精进与唤起佛、菩萨之惊觉所振摇之铃。即于修法中,为惊觉、劝请诸尊,令彼等欢喜而振摇之。其柄呈金刚杵形,以柄之样式而有独股铃、三股铃、五股铃、宝铃、塔铃等五种之别,称五种铃,与五种杵共置于修法大坛上各相应之位置。

于修法终了,为了奉送诸尊而振铃,称为后铃。铃表示说法之义,如果配以五智,此五种铃即象征五智五佛说法之外用。除了五种铃之外,天息灾所译之《微妙曼荼罗经》卷五,亦举出九股铃(忿怒变化明王伶)及七股铃(金刚忿怒明王铃)。

在五种铃中,五钴铃是最为重要与常见的。

五钴铃是指具五钴杵形之柄的金刚铃。五钴铃和独钴杵、三钴杵、五钴杵同时盛放时,要安置于金刚盘的中央。

五钴铃的种类依铃身装饰不同,可分为素纹、种子字、三昧耶形、佛像等四类,分别称为:1、五钴素纹铃。2、五钴种子铃。3、五钴三昧耶铃。4、五钴本尊像铃。

五钴素纹铃为铃身上中下只围以带饰之一般性的铃。

五钴种子铃,是指铃身上刻有诸佛的种子字,一般可分为象征金刚界五佛的“金刚界五佛种子铃”与“胎藏界五佛种子铃”两种。金刚界铃铛铃身上刻有鍐(vam!)代表大日如来、吽(hu^m!)表阿閦如来,怛落(tra^h!)代表宝生如来、纥哩(hri^h!)代表阿弥陀如来、恶(ah!)代表不空成就如来。种子字的位置分配,乃是依照顺时针方向排列,表示大日如来的作用具体开展(向下门)。

一般而言,金刚金刚界铃的身是属于素纹,但胎藏界铃则富于装饰,在以圆圈围绕的梵字中,具有宝相华纹与莲华纹的装饰。上下围以宝珠带,上部有独钴纹,下方有三钴纹,制成莲华座。同时,柄的钴都在握把上附以鬼目,在胁钴的基部上狮面花纹。

五钴三昧耶铃,于铃身上刻有诸佛菩萨之三昧耶形的五钴铃。即以三昧耶形来代表诸尊,金刚界曼荼罗九会中的三昧耶会,乃是其基本形成。

一般三昧耶铃所刻的是大日如来与四波罗蜜菩萨。金刚杵,代表金刚波罗蜜多菩萨,宝珠代表宝波罗蜜多菩萨,莲华杵代表法波罗蜜多菩萨,羯磨代表羯磨波罗蜜多菩萨,三昧耶铃大致上具有与胎藏界种子铃共通的纹饰。铃身的三昧耶形之间虽然素纹者较多,但也有轮宝纹与羯磨纹。

五钴本尊像铃,是指在铃身上铸有佛教诸尊,尤其是护法诸尊之铃,常见的有代表五大明王的“明王铃”与代表四天王的“四天王铃”,以及以梵天、帝释天加上四天王的“梵释四天王铃”。

金刚盘 金刚盘

金刚盘是修法时置于坛上而在其上安置金刚杵及五钴铃的金铜制盘。根据《行法肝叶钞》卷上记七:“金刚盘形如肉团,三角为心形。”所言是几近于三角形而轮廓为不整齐的四叶形。盘中的配置,以五钴铃为中心,前方置五钴杵,左右置三钴杵与独钴杵,但因流派不同,置放或有不同。

在《醍醐寺三宝院并遍智院灌顶道具绘样尺寸等》“三昧耶戒道具事”项目中,提及金刚盘的尺寸:“金刚盘,足高一寸五分,以毛雕纹打三钴一轮等,横一尺,竖七寸。”

金刚盘的造型有四叶莲华型,另有不整齐四叶的三角形之盘。以棱围绕边缘,盘两肩四叶形的切口有心脏形的透雕,也有无透雕者。盘下左右及后方有猫足形的脚。另一种素纹系统的金刚盘,盘上则无设安置五钴铃的莲华座。

金刚线 金刚线

指密教三摩耶戒坛上授与灌顶者的修多罗(线),或缠于修法坛金刚橛上的索。由青、黄、赤、白、黑等五色线搓合而成,并于两线之结合处作三个金刚结,故通称金刚线。但也有说前者为金刚线、护身线或神线;后者为坛线。

在密教之中,五色象征五佛、五智,或信、进、念、定、慧五法,此五法贯摄一切教门。

《大日经疏》卷五中说:“此当作金刚线法,凡作廷,当择上好细具缕,香水洗之极令清净,令洁净童女右合之,合五色缕,当用五如来真言各持一色,然后以成办诸事真言总加持之。”

造漫荼罗廷亦尔。五如来色者,谓大日佛加持白色,宝幢持亦色,花开敷持黄色,无量寿持绿色,鼓音佛持黑色。

阿阇梨先自取廷三结,作金刚结,用系左臂,护持自身,次一一为诸弟子系臂,如是摄受弟子,则入漫荼罗,是离诸障难也。其金刚结法不可缕说,当从阿阇梨面受之。复次五色延者,即是如来五智,亦是信、进、念、定、慧五法,以此五法贯摄一切教门,是故名为修多罗,古译谓之延经也。若见谛阿阇梨,能以如来五智,加持弟子菩提心中五种善根,贯摄万行系持于瑜伽之臂,使经历心中五种善根,使经历生死常不失坏。若能如是摄取弟子,乃名善作金刚结。

而《大日经疏》卷十五中说明五色之象征意义:“白是信义,黄是精进,赤是念,黑是定,青色同于涅盘色。”

金錍 金錍

金錍又称为金菎,亦称为金铸、小金刚杵子。本来是古印度治疗眼疾之工具。在密教入门式的灌顶中,阿阇梨用来替受法者开眼,同时也用于佛像的开眼供养。

根据《大般涅盘经》卷八记载:“佛言:‘善男子为治百盲人之目,故造诣良医。是时,良医即以金錍决其眼膜。’”在《大日经疏》卷九中记载:“佛为汝决除无智之膜,犹如世之医王善用金铸。西方(印度)之治眼法,以金为箸,两头圆滑而中细,形如杵,长可四五寸许。用时以两头涂药,各用一头入一眼之中而涂之。”

如此而对金铸的用途及形态皆做了具体的说明。这种治眼之工具,被用为象征性的法具,用以开启被障蔽之智眼。

有关在灌顶仪式中的使用法,根据《阿娑缚抄》卷一的记载:“右手横持錍,先以右头拭右眼,次以左头拭左眼,而后,授毕弟子之双目而说偈曰:‘佛子,佛为汝决除无智之膜,犹如世之医王,善用金筹。’偈毕,师取錍置于本所。”

金錍的形态有独钴杵前端附以宝珠者,把手的鬼目部分分为三段者、一段者、或钴部为八角形者。如果只有一端有宝珠者,则称为片珠金錍,两方有宝珠者称为双珠金錍,分为以上两种。

经箱 经箱

经箱是指收藏经典之箱。收藏卷子本的用具中有“经帙”,这是像竹帘一般将卷子卷起,分为布制与竹制。敦煌的卷子布,是在方形布的一角附以绳带。

经典依其装方式,可分为“卷子本”与“册子本”,经箱除了经帙之外,同时也收纳卷子本与册子本。

经幢 经幢

指刻有经文之多角形石柱,又名石幢。有二层、三层、四层、六层之分。形式有四角、六角或八角形。其中,以八角形为最多。幢身立于三层基坛之上,隔以莲华座、天盖等,下层柱身刻经文,上层柱身镌题额或愿文。基坛及天盖,各有天人、狮子、罗汉等雕刻。

一般最常见之经幢以《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最多,其次为《白伞盖陀罗尼》、《大悲心陀罗尼》、《大随求即得大自在陀罗尼》、《大吉祥大兴一切顺陀罗尼》、《金刚经》、《般若心经》、《弥勒上生经》、《父母恩重经》等。

经幢的由来,根据《佛顶尊胜陀罗尼经》中说:佛告天帝,若人能书写此陀罗尼,安高幢上,或安高山,或安楼上,乃至安置窣堵波中……若有苾刍、苾刍尼、优婆塞、优婆夷、族姓男、族姓女,于幢等上或见,或与幢相近,其影映身,或风吹陀罗尼上幢等尘落在身上、彼诸众生所有罪业,应堕恶道、地狱、畜生、阎罗王界、阿修罗身恶道之苦,皆悉不受,亦不为罪垢染污。此等众生为一切诸佛之所授记,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中国于中唐以后开始盛行此种信仰,而有为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众生之利益供养,而在佛寺大殿的前庭等处造立经幢。依日僧圆仁《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卷三所记载,唐文宗开成五年(公元八四O年),圆仁过思阳岭时,曾见尊胜陀罗尼经幢,幢上篆有佛顶陀罗尼及其序。由此可见,经幢之建造始于佛陀波利传译《尊胜陀罗尼经》之后。此建造经幢之风习,于宋、辽时代更见盛行,但其后即渐衰退。

今日思阳岭上存之陀罗尼幢,乃后世所造立,上有宋·天圣四年(公元一O二六年)之铭文。又,河南省郑州开元寺亦有尊胜陀罗尼经幢,八角二层,立于基坛之上,下层柱身刻陀罗尼,上层柱身刻佛龛,龛侧有铭,依铭文所记,可知此经幢系唐僖宗中和五年(公元八八五年)六月十日所造立,后唐明宗天成五年(公元九三O年)五月重建。此外,浙江省杭州灵隐寺、下天竺寺、梵天寺及河北省顺德府开元寺、封崇寺、赵州柏林寺、正定龙兴寺等处,亦有经幢。

又,四川五代、两宋的石窟中亦有陀罗尼经幢,但此时期的经幢多与各种密宗题材成组出现。如大足北山二八一窟中,龛内经幢为八面柱形,幢顶雕一八角亭阁,龛下每面刻一坐佛,幢身刻《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幢之造型小巧精致,并与多种密宗像同处一龛。

净瓶 净瓶

净瓶(梵名 kalasa),指以陶或金属等制造,用以容水的器具,为比丘十八物之一,盛水供饮用或洗濯,又称水瓶或澡瓶。

在《敕修百丈清规》氏要览》中说:“净瓶,梵语军迟,此云瓶,常贮水随身,用以净手。”

《寄归传》说:“军持有二:若瓷瓦者是净用,若铜铁者是触用。”

《祖庭事苑》云:“净瓶,《四分律》云:‘有此丘遇无水处,水或有虫,渴杀。佛知制戒,令持触净二瓶,以护命故。’”

《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悲心陀罗尼》以其为千手观音四十手持物之一。又,胎藏界轻荼罗诸尊中,中台八叶院之弥勒菩萨、观音院之毗俱胝菩萨及不空罥索菩萨、苏悉地院之十一面观自在菩萨,及外金刚部之火天等,皆持军持。

净瓶的种类,分为净、触两种,《南海寄归内法传》卷一代的灵祐禅师开创河山一脉时,有一个十分传奇的因缘,净瓶也成了一个有趣的公案。

灵祐的师父百丈禅师在江西百丈山开法时,灵祐依止他,受其启发。

有一天,一位司马头陀从湖南来,这位头善于观察风水地理,知晓何处是大法流传之地,就告诉百丈说:“我是近在湖南找到了一座山,名为大沩山,是一座能聚集一千五百名修行人的善知识所居之处。”

百丈听了就问司马头陀说:“老僧是不是能住持此山呢?”

头陀说:“这一座山,不是和尚所居之处。”

“为什么呢?”百丈问道。

头陀就解说道:“和尚必于骨人,而这一座是肉山,外相不大相合。如果你去住山,徒众无法超过千人。”

百丈于是就问道:“那么我的徒众之中,是否有人住得呢?”

头陀说:“我来观察看看。”

当时,百丈禅师的师弟华林善觉禅师,正在百丈处当首座和尚,百丈就令侍者去请他前来。

当华林善觉入了方丈室后,百丈就问:“这个人如何呢?”

头陀请他笑了一声,再行走数步。头陀看了之后说:“这个人不可。”

百丈又令人去叫灵祐过来,灵祐这时正在当总务的典座。

头陀看到之后,高兴的说:“这个人正是沩山的主人。”

百丈于是在当夜就召唤灵祐入室,嘱咐他说:“我的化缘之地在此,而河山的胜境,你应当安止于彼地,以嗣续我的宗法,广度后学。”

这时,华林禅师听了后抗议的说:“再怎么说我也是忝居为上首,灵祐一个典座怎么去做住持呢?”

于是,百丈为了显示公平,就决定考试。他说:“如果你们能对着大众,下得一句出格之语,就给与住持。”

百丈就拈题考试,直指着身旁的净瓶问说:“不能唤作净瓶,你们要唤作什么?”

华林善觉就指着净瓶说:“不可以唤作木(左木右突)了。”当然净瓶不是木(左木右突)了。

接着,百丈就要灵祐回答,谁知灵祐脚一脚踢倒净瓶,便跑出去了。

百丈于是赞赏的说:“第一座输却山子(灵祐)了”于是灵祐就前往住持沩山,而开启了沩仰宗的因缘。

镜子 镜子

佛具中的镜子,是用以增添佛堂及光背的庄严,亦称悬镜、坛镜。而非照形影、化妆用。《摩诃僧祇律》中记载:“不得因喜好之故而自照其面。”

在禅堂中,也有悬镜助学人人道者,如《资持记》中说:“坐禅处,多悬明镜,以助心行。”

在《释氏要览》中说:“若病差,若新剃头,若头面有疮,照无罪。若为好故照者,得越毗尼罪。”这是说比丘不应以喜好之故,而以镜照自面。在《陀罗尼集经》中所列之二十一种供养具中有宝镜,同时,举出庄严道场用的大镜二十八面,小镜四十二面。在密教中,镜子为灌顶用具之一,阿阇梨对弟子们出示镜子,用以解说诸法之性相。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