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禅林象器笺
长跪 长跪

《归敬仪》云:“僧是丈夫,刚干事立,故制互跪。尼是女弱,翘苦易劳,故令长跪。两膝据地,两胫翘空,两足指拄地,挺身而立者是也。”

南海寄归传》云:“言长跪者,谓是双膝踞地,竖两足以支身。旧云胡跪者,非也。五天皆尔,何独道胡?”

《释氏要览》云:“长跪,即两膝齐着地,亦先下右膝为礼。《神足无极经》云:‘月天子即从座起,更整衣服,前下右膝,叉手长跪。’《毗奈耶》云:‘尼女体弱,互跪要倒,佛听长跪。’”

忠曰:“今人所为互跪者,右膝着地,右謶承尻,植左膝屈之,左謶蹈地,都无在空者,不知所谓三处翘翘为何物。如此互跪易于长跪。宁长跪可踣,互跪不可倒,翻令人疑互跪难为,长跪易为之说。”

长击板 长击板

忠曰:“下钵长板外,又有长击者,虽可通名长板,余长击不受长板名。”

敕修清规?法器章》云:“方丈、库司、首座寮及诸寮各有小版,开静时,皆长击之。”又云:“众寮内外各有板:外板,点茶汤时长击之;内板,小座汤长击之。”

长老 长老

《传灯录?禅门规式》云:“凡具道眼,有可尊之德者,号曰长老,如西域道高腊长呼须菩提等之谓也。”

《敕修清规?住持章》云:“始奉其师为住持,而尊之曰长老。”见〈职位类?住持〉处。

慈觉〈龟镜文〉云:“开示众僧,故有长老。”又云:“晨参莫请,不舍寸阴,所以报长老也。”

《释氏要览》云:“《长阿含经》云:‘有三长老,谓:耆年长老、年腊多者。法长老、了达法性,内有智德。作长老假号之者。。’《譬喻经》偈云:‘所谓长老者,未必剃须发。虽复年齿长,不免于恶行。若有见谛法,无害于群萌,舍诸秽恶行,此名为长老。我今谓长老,未必先出家,修其善本业,分别于正行。设有年齿幼,诸根无漏缺,此谓名长老。’肇法师云:‘内有智德可尊,故名长老。’恩法师云:‘有长者老年之德,名长老。’”

《祖庭事苑》云:“今禅宗住持之者,必呼长老,正取《长阿含经》有三长老中,所谓了达法性,内有智德之人,以训领学者。”

《增壹阿含经》云:“世尊说偈:‘所谓长老者,未必剃须发。虽复年齿长,不免于愚行。若有见谛法,无害于群萌,舍诸秽恶行,此名为长老。我今谓长老,未必先出家,修其善本业,分别于正行。设有年幼少,诸根无漏缺,此谓名长老,分别正法行。’”

《大庄严经论》云:“诸沙弥说偈言:‘所谓长老者,不必在白发。面皱牙齿落,愚癡无智慧。所贵能修福,除灭去众恶,净修梵行者,是名为长老。’”

《智度论》云:“如佛说偈:‘所谓长老相,不必以年耆。形瘦须发白,空老内无德。能舍罪福果,精进行梵行,已离一切法,是名为长老。’”

《金刚经纂要》云:“长老者,德长年老。唐译云具寿,寿即是命。魏译云慧命,以慧为命。”《刊定记》:“德高曰长,年多曰老也,智慧超伦即是德。长,义也,然以慧为命者,约喻显法也。谓人身以命为本,佛法以慧为本,命尽则六根俱废,慧丧则万行不成。此约别义释长老也。若通意者,但有德业,便名长老。如云先生,未必年老矣。”

《增壹阿含经》云:“阿难白世尊言:‘如今诸比丘当云何自称名号?’世尊曰:‘若小比丘向大比丘,称长老;大比丘称小比丘,称姓字。’”

《十诵律》云:“佛在舍卫国,尔时,有下座比丘不恭敬唤上座上座闻已,心不喜。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佛言:‘从今不得不恭敬唤上座,若不恭敬唤上座者,突吉罗。’尔时,诸比丘不知云何唤上座,是事白佛,佛言:‘从今下座比丘唤上座言长老。’尔时,但唤长老,不便,佛言:‘从今唤长老某甲,如唤长老舍利弗、长老目犍连、长老阿难、长老难提、长老金毗罗。’”

世尊称长老,却成不敬。《方广大庄严经》云:“阿若憍陈如等白佛言:‘长老瞿昙,面目端正,诸根寂静,身相光明,如阎浮金,今者应证出世圣种智耶?’尔时,世尊语五人言:‘汝等不应称唤如来为长老也,令汝长夜无所利益。’”

后生亦称长老。《五灯会元?华严休静禅师章》云:“后唐庄宗请入内斋,见大师、大德总看经,唯师与徒众不看经。帝问师:‘为甚么不看经?’师曰: ‘道泰不传天子令,时清休唱太平歌云云。’帝曰:‘既是后生,为甚么却称长老?’师曰:‘三岁国家龙凤子,百年殿下老朝臣。’”《联灯》作僧问。

《北涧简禅师录?普说》云:“远录公召东山至方丈,与语,奇之,曰:‘我老矣,不能与汝说话。近此有一后生长老,名端,我也不识他,只见他颂临济三顿棒,极是净洁。汝若信我说,必了大事。’”端,即白云守端禅师也。

长连床 长连床

见〈椸架〉处。

《传灯录?香林远禅师章》云:“问:‘如何是玄?’师曰:‘今日来,明日去。’‘如何是玄中玄?’师曰:‘长连床上。’”

南海寄归传》云:“西方房迮,居人复多,卧起之后,床皆举摄,或内置一边,或移安户外。床阔二肘,长四肘半,褥席同然。”又云:“西国讲堂、食堂之内,元来不置大床,多设木枮并小床子,听讲、食时用将踞坐,斯其本法矣。神州则大床方坐,其事久之,虽可随时设仪,而本末之源须识。”

长明灯 长明灯

《敕修清规?亡僧》云:“夜点长明灯。”

《观心论》云:“长明灯者,正觉心也。觉知明了,喻之为灯,是故一切求解脱者,常以身为灯台,心为灯盏,信为灯炷,增诸戒行以为添油,智慧明达喻如灯光常然。如是觉灯,照破一切无明癡暗,能以此法转相开悟,即是一灯然百千灯,以灯续明,终无尽故,故号长明。过去有佛,名曰然灯,义亦如是。愚癡众生不会如来方便之说,专行虚妄,执着有为,遂然世间苏油之灯以照空室,乃称依教,岂不谬乎?”

《传灯录?长庆棱禅师章》云:“有人问僧:‘点什么灯?’曰:‘长明灯。’曰:‘什么时点?’曰:‘去年点。’曰:‘长明何在?’僧无语。师代云:‘若不如此,争知公不受人谩?’法眼别云:‘利动君子。’”

《本事诗》云:“宋考功游灵隐寺,夜月极明,长廊吟行,且为诗曰:‘鹫岭郁岧峣,龙宫隐寂寥。’第二联搜奇思,终不如意。有老僧点长明灯,坐大禅床,问曰:‘少年夜夕久不寐,而吟讽甚苦,何耶?’之问告故,僧曰:‘何不云:楼观沧海日,门听浙江潮。’之问愕然。寺僧有知者曰:‘此骆宾王也。’”

《隋唐嘉话》云:“江宁县寺有晋长明灯,岁久火色变青而不热,隋文帝平陈,已讶其古,至今犹存。”

《法苑珠林》云:“《五百问事》云续佛光明,昼不得灭。佛无明闇,以本无言念齐限故,灭有罪。”

《诸祖偈颂?高迈长明灯序》云:“离娄之目处闇室,或不能睹灯处之皎如也;澄公之掌在玄夜,或不能照灯在之了如也。故大雄氏以方便力救黑暗界,藉其光,诱其人。佛所有燃灯明,法所有传灯义,大抵长明灯是其蕴乎。

“夫日主昼,太阳之精,中则昃,昃则没,我长明灯不没;月主夜,太阴之精,满则亏,亏则尽,我长明灯不尽。日月尚尔,况小光小明哉?要自积苦为海,举足见溺;积邪为山,举足见碍,竟不能仿佛之。或仿佛之,不克成就之,言之可为长叹!

“我邑中有俊杰主此燃灯,精进成就于宝融寺经藏院。且夫兰炷爇火,吾见其盛,未见其微也;铁盆盛膏,吾见其增,未见其减也。一笼而四时长春,满室而终岁不夜,人见之一作礼,眼蒙利,再作礼,心蒙美,心眼自相照了,内外由是洞彻。

“然则终日见灯,未尝不见灯;终日不见灯,未尝不见灯。夫达观者,乃如是也。意者不独于此,直上照一天、二天乃至三十三天,无门不辟,河沙善人由兹而入;直下照一地、二地,乃至一十八地狱,有狱皆开,多劫罪人由兹而出。若然者,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而不可思量耶?我长明灯宝相功德,亦复如是。

“迈之数年内愿铭颂之间,迫贱事未构,一朝染目疾,朦胧不自审从何得也。遂梦神人语迈曰:‘子于长明灯其有负乎?’迈应声而悟,悟而起,起而作颂。明日目愈,颂曰:‘见外灯长明,见内灯长明,万恶自光中灭,万善自光中生。不见一灯百千万亿灯,乃至于无穷,不见一人百千万亿人归之于大同。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弟子作颂,允执厥中。’”

长命灯 长命灯

忠曰:“长明灯也。《太平广记》引《本事诗》载骆宾王事,作长命灯,必讹写耳。”

长檠 长檠

忠曰:“长檠,高可五尺,上安木盏,植立铁钉而燃蜡烛,凡禅林法堂佛殿等用之。”

韩昌黎集?短灯檠歌》云:“长檠八尺空自长,短檠二尺便且光。”

已下系仪物

长生钱 长生钱

无尽财长生钱。见〈无尽财〉及〈库质钱〉处。

《橘洲文集?宝云院长生库记》云:“住持莹公坐席未温,首敛巾盂以估于众,得钱一十万,内外道俗又得钱十万。太师魏国史公捐国太夫人簪珥以施之,合为利益长生库,以备岁时土木、钟鼓无穷之须。后五年,建大讲堂,半取其赢以助工役,实其志也。”

常住 常住

《敕修清规?副寺》云:“掌常住金谷、钱帛、米麦出入。”又〈典座〉云:“护惜常住,不得暴殄。”又〈庄主〉云:“有补常住,而消祸未萌。”又〈办道具?滤水囊〉云:“常住若不滤水,罪归主执之人。”

忠曰:“常住者,《行事钞?随戒释相篇》云:‘僧物有四种:一者常住常住,谓众僧舍宇、什物、树木、田园、仆畜、米麦等物,以体局当处,不通余界,但得受用,不通分卖,故重言常住也云云。’〈器物类?常住物〉处,详引四种。今禅林总辖常住僧物之所,又谓之常住,所谓千年常住也。二者十方常住,三者现前现前,四者十方现前。详释如彼。”

《释氏要览》云:“《增辉记》:梵云拓斗提奢,唐言四方僧物。但笔者讹拓为招,去斗奢留提,故称招提,即今十方住持寺院是也。”

《广灯录?洞山聪禅师章》云:“僧问:‘无根树子向什么处栽?’师云:‘千年常住一朝僧。’”

《罗湖野录》云:“明州启霞宏禅师院之山林深秀,有贵人卜葬所,亲迎柩至,宏坚卧其穴,不克丧事。郡守仇待制遣人谕之曰:‘千年常住一朝僧,长老何苦争耶?’宏曰:‘不可以一朝僧坏千年常住。’贵人亦贤者,善其言而改图。”

《中峰本禅师?山房夜话》云:“今之苾刍于所为处,动背至理,惟务恶求,如片地之不获,或多财以压之,或重势以临之,或构罪以恐之,或挟术以胜之,虽成就于一时,皆烦恼业根,岂福田利益者哉?竞以千年常住一朝僧之说为张本,殊不思千年常住茍非定慧资熏,自他兼利,必何所从而得耶?或罔其所自,是犹舍池而招明月,弃树以集众鸟,理岂然哉?”

《禅林宝训》云:“妙喜曰:‘安着禅和子,不过钱谷而已。’时万庵以谓不然,计常住所得,善能撙节浮费,用之有道,钱谷不胜数矣,何足为虑?然当今住持,惟得抱道衲子为先。”

《虚堂和尚径山录》有朝廷降赐度牒二十道入常住修造上堂。

常住物 常住物

《碧巖录》云:“洞山和尚一生住院,土地神觅他蹤迹不见。一日,厨前抛撒米面,洞山起心曰:‘常住物色,何得作践如此?’土地神遂得一见,便礼拜。”

忠曰:“常住物,谓四方僧物也。”

《释氏要览》云:“律有四方僧物,钞言十方常住。有师释云:四则摄彼方隅,十则该乎凡圣。谓此一住处所有之物,虽局一界,而体属十方一切僧伽。”又云:“钞云:僧物有四种:一者常住常住,谓众僧舍宇、什物、树木、田园、仆畜、米麦等物,以体局当处,不通余界,但得受用,不通分卖,故重言常住也。二者十方常住,谓如一寺中,供僧成熟饮食等,以体通十方,唯局本处。《善见律》云:‘不打钟食,犯盗罪。’今诸寺同食,食既成熟,乃打钟鼓者,此盖召十方僧故,以此物十方有分故。三者现前常住,此有二种:一、物现前;二、人现前。但此物唯施此处现前僧故。四者十方现前常住,谓亡僧轻物,施体通十方,唯局本处现前僧得分故。《大毗婆沙论》:‘问云:盗亡僧物,于谁处得根本业道?答:若已作羯磨者,于羯磨众处得;若未作羯磨者,普于一切善说法众得。’今详分亡僧物,十方来僧,在羯磨数即得,羯磨后来不得。

忠曰:“所援《行事钞》在〈随戒释相篇〉。《要览》依彼文取意润删,太便于辨相,故今却引用。”

又与〈区宇类?常住〉交看。

《大宝积经?宝梁聚会》云:“佛言:‘若所用物,所谓常住僧物及与佛物,若招提僧物,彼营事比丘应当分别。常住僧物不应与招提僧,招提僧物不应与常住僧。常住僧物不应与招提僧物共杂,招提僧物不应与常住僧物共杂。常住僧物、招提僧物不与佛物共杂,佛物不与常住僧物、招提僧物共杂。’”

《十诵律》云:“佛迦尸国游行,迦罗山诸比丘闻之,以僧房作四分避藏,诸客比丘诸处立,待卧具分。佛告阿难:‘约敕旧比丘言,此处僧房作四分,与四比丘,非是僧物,佛不听分僧房。’”略钞。

唱食 唱食

食时咒愿曰唱食,谓唱食之咒愿也。或作喝食,非也。喝食,见〈丛轨类〉。

敕修清规?维那》云:“俟首座唱食,至第三句将毕,转身退至立僧板头立。”

《备用清规?维那》云:“首座唱食,至有无字,朝龛转身,退立板头。”

《敕修清规?后堂首座》云:“如缺前堂,住持别日上堂白众,请转前板插单唱食。”又〈法器章?椎〉云:“斋粥二时,僧堂内开钵、念佛、唱食、遍食、施财、白众,皆鸣之。”

唱衣 唱衣

《敕修清规?尊宿唱衣》云:“至期,僧堂前或法堂上下间设大众坐位,中间向里,横安长卓,置笔砚、大磬其上,鸣僧堂钟集众。乃至维那鸣磬一下,白云:‘夫唱衣之法,盖稟常规,新旧短长,自宜照顾。磬声断后,不得翻悔,谨白。’云云详彼。”又〈亡僧唱衣〉云:“扛包笼住持、两序前巡呈封记,于首座处请锁匙呈过,开取衣物,照字号次第排席上,空笼向内侧安。乃至维那解袈裟安磬中,却换挂络,堂司行者依次第拈衣物,呈过递与。维那提起云:‘某号某物,一唱若干。’如估一贯,则从一伯唱起。堂司行者接声唱,众中应声次第,唱到一贯,维那即鸣磬一下,云:‘打与一贯。’余号并同。或同声应同价者,行者喝住云:‘双破。’再唱起,鸣磬为度。堂司行者问定某人名字,知客写名上单,侍者照名发标,付贴供行者,递与唱得人,供头行者仍收衣物入笼。一一唱毕,鸣磬一下。”

又唱衣阄拈法,详〈执务类〉。

《释氏要览?送终》云:“唱衣,律:‘亡僧轻物,差一五法比丘,分与现前僧。为分不均故,佛听集众,先以言白众,和许可卖共分。’言五法者:不随爱、不随瞋、不随癡、不随怖、知得不得,亦名五德。《十诵律》云:‘卖衣未三唱,比丘益价后心悔,疑夺彼衣。疑是夺前酬价者。佛言:未三唱竟,益价不犯。’《目得迦》云:‘佛言:初準衣时可处中,勿令太贵太贱,不应待其价极方与之。若不买者故增价,犯恶作罪。’《大毗婆沙论》:‘问:命过比丘衣钵等,云何得分?答:彼于昔时亦曾分他如是财物,今时命过,他还分之。’《增辉记》云:‘佛制分衣本意,为令在者见其亡物分与众僧,作是思念:彼既如斯,我还若此。因其对治,令息贪求故。今不能省察此事,翻于唱卖之时争价上下,喧呼取笑以为快乐,误之甚也,仁者宜忌之。’”

《义楚六帖》云:“《萨婆多论》云:‘估唱衣物,未三唱得益价,三唱已,不应益,众亦不得与。唱衣已,不得悔,得罪。’”

《校定清规》云:“唱衣,昔世尊在日,古佛示迹,号乌波难陀比丘,好聚敛衣盂。身死之后,佛令集众,以所畜之物尽情估唱,使现前比丘观前人悭鄙,为他人所积,因兹有证二果者,对治他缘修己行。所有法衣不唱,当分留与嗣法弟子。”

《大川济禅师净慈录》有因唱衣上堂。

唱衣牌 唱衣牌

敕修清规?亡僧唱衣》云:“荼毗后,堂司行者住持、两序、侍者,斋罢,僧堂前唱衣,仍报众挂唱衣牌。”

忠曰:“朝者,面相向前人也。”

《小补韵会》云:“朝,驰遥切,觐君之总称。又《礼记?王制》:‘耆老皆朝于庠。’注云:犹会也。《疏》云:恐有朝王之嫌,故云会,耆老聚会于乡学。”

《康熙字典》云:“朝,驰遥切,音潮。《尔雅?释言》:‘陪朝也。’注:臣见君曰朝。”又曰:“又同类往见亦曰朝。《史记?司马相如传》:‘临邛令谬为恭敬,日往朝相如。’”

敕修清规?圣节》云:“出班上香,两序对出,向佛问讯。上香毕,两两相朝,转身归位。”又〈日用轨范〉云:“闻遍食椎,看上下肩,以面相朝揖食。”

朝参 朝参

朝参禅也。

〈禅门规式〉云:“阖院大众朝参夕聚。”

《僧史略?别立禅居章》云:“有朝参暮请之礼,随石磬、木鱼为节度。”

忠曰:“禅林朝参于粥罢。”

《普灯录?杨岐会禅师章》云:“一日当参,粥罢久之,不闻挝鼓。师问行者:‘今日当参,何不击鼓?’云:‘和尚慈明出未归。’师径往婆处,见明执爨,婆煮粥。师曰:‘和尚今日当参,大众久待,何以不归?’明曰:‘你下得一转语即归,下不得,各自东西。’师以笠子盖头上,行数步,明大喜,遂与同归。”忠曰:“当参者,当五参之日也。”

忠曰:“世礼言朝参者,盖入朝参谒义。”见〈五参上堂〉处。

《杜工部集?重过何氏诗》云:“颇怪朝参懒,应耽野趣长。”

《皇明通纪集略?弘治纪》云:“今朝参外,不得一睹天颜。”

朝立 朝立

忠曰:“立为敬,〈揖坐〉处详说。朝立者,向佛祖及灵位立也。”

《校定清规?迁化遗书》云:“住持升座,乃至下座,诣灵位前朝立。”

朝坐 朝坐

忠曰:“朝坐者,面于前人坐也,与朝立之朝同义。譬如新命辞众茶汤,东序、西序同面于新命坐是也。”

敕修清规?新命辞众上堂茶汤》云:“中敷高座向内,首座向外,摄居主位,西堂、勤旧分手光伴,东、西序两边朝坐。”

朝坐图

臣僚拈香 臣僚拈香

忠曰:“开堂为官僚拈香,亦叶县神鼎为始。”

《神鼎諲禅师录》:“祝圣香次,云:‘第二炷香,为府主学士、合郡尊官,伏愿长光佛日,永佐明君。’”

撑天柱 撑天柱

殿堂正面左右二露柱,此谓撑天柱

承准 承准

敕修清规?谢挂搭?回礼榜》云:“客头行者某承準。”

忠曰:“承受堂头命,而依準其所命也。”

居家必用》云:“承受纳其事也。”又云:“準,法则也。”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