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禅林象器笺
病僧口词 病僧口词

敕修清规?病僧口词》云:

抱病僧某,右某本贯某州、某姓,几岁给到某处度牒为僧,某年到某寺挂搭。今来抱病,恐风火不定,所有随身行李,合烦公界抄劄,死后望依丛林清规津送。年月日抱病僧某甲口词。

又见《幻住庵清规》。

玄应《众经音义》云:“钵盂,补沫切,钵多罗,又云波多罗,此云薄,谓治厚物令薄,而作此器也。 钵亦近字下羽俱切。又《说文》云饭器也,又律文作釪。”

《敕修清规?办道具》云:“梵云钵多罗,此云应量器,今略云钵,又呼云钵盂,即华梵兼名。《佛本行集经》云:‘北天竺有二商主,一名帝利富婆,二名跋利迦,奉世尊麨酪蜜揣。世尊思惟:往昔诸佛悉皆受持钵器,我今当以何器受商主食?时四天王疾共持四金钵奉上,世尊不受,以出家人不合蓄此。彼四天王更将四银钵、玻璃钵、琉璃钵、赤珠钵、玛瑙钵、??璖钵奉上,悉皆不受。时北方毗沙门天王告三天王言:我念往昔青色诸天将四石器来奉我等,可用受食。时别有一天子,名毗卢遮那,白言:仁等慎勿于此石器受食,但供养如塔。当有如来号释迦牟尼出世,宜将此四石钵奉彼如来。时四天王共将四石钵奉佛。世尊念:四天王以信净心奉我四钵,若我于一人边受,余各有恨。我今总受四钵,持作一钵,次第相重,安置左手,右手按下,合成一钵,外有四唇,而说偈言:我昔功德诸果满,以发哀愍清净心,是故今四大天王,清净牢固施我钵。’”

《胜天王般若经》云:“或有众生见此菩萨今始成道,或见菩萨久远成道,或见一世界四天王献钵,或见十方恒河沙世界四天王献钵,菩萨尔时度众生故,即受众钵,重叠掌中,合而为一。其诸天王各不相见,皆谓世尊独用我钵。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以方便力示现此事。”

忠曰:“三世佛法得道时,皆四天王上自然石钵。见《大智度论》。”

《六物图》云:“梵云钵多罗,此名应器,有云体色量三皆应法故。若準《章服仪》云:‘堪受供者用之,名应器。’故知钵是梵言,此方语简,省下二字。明体者,律云大要有二,泥及铁也。《五分律》中用木钵犯偷兰罪。《僧祇》云是外道标故,又受垢腻故。祖师云:今世中有夹纻漆油等钵,并是非法义,须毁。明色者,《四分》应熏作黑色、赤色。《僧祇》熏作孔雀咽色、鸽色者如法。《善见》铁钵五熏,土钵二熏。律中听作熏钵炉等。此间多用竹烟,色则易上。明量者,《四分》中,大受三斗,姬周三斗,即今唐斗一斗。小者受斗半,即今五升。中品可知。大小之间。”

宗觉律师纂注云:“此方古德传说,昔者南京有唐朝升,以日本弘安年中所定升计之,唐一升即弘安六合五勺,仍量下品五升,正得参升贰合五勺。以弘安壹升,校今宽永年中所定升,正是七合,即弘安参升贰合五勺,当宽永贰升贰合七勺五撮也。今时行事家为深防故,更增贰勺五撮,而以贰升参合为 下品钵量加受之。”

《行事钞?钵器制听篇》云:“《四分》:大钵受三斗,小者受斗半,中品可知。此斗升不定。此律姚秦时译,彼国用姬周之斗。此斗通国準用,一定不改量法。俗算有八:圭、抄、撮、勺、合、升、斗、斛,谓因增法名也。準唐斗,上钵受一斗,下者五升。”《资持记》注:“指俗法者,孙子《算经》:十粟为圭,十圭为抄,十抄为撮,十撮为勺,十勺为合,十合为升,十升为斗,十斗为斛,相因增法,示可準据云云。唐朝杂令用姬周三斗为一斗,今此俗中例用唐斗,宜準为量。”

《毗尼母论》说钵中云:“齐量应者,升半已上,至二升半,是名应;不应者,不满升半,过二升半,是名不应。”

《希叟昙禅师广录?禅房十事?钵盂》颂云:“做处全无渗漏,用时开口向天。尽大地人饫饱,只图个不知恩。”

《缁门警训》载大智律师〈铁钵赋〉云:“吾有铁钵,裁制合辙,斗半为量,不大不小,竹烟熏治,唯光唯洁,似二分之明珠,若将圆之皎月。清晨入聚,群心发越,黄粢倾散有若金沙,白淅高堆宛如积雪,与香积之变现无殊,比自然之天供何别?咨尔同舟,宜自括,不耕不耘,不锄不割,有生之命,自何而活?且夫口腹无厌,贪源叵竭,正念微乖,罗剎已夺,嗜一时之甘美,为万劫之饑渴。万金可受,保君未彻;杯水难堪,圣教明说。是宜五观无违,三匙有节,慎勿枉彼信施,以养秽躯;会须藉此资缘,早求自脱。”

已下录禅律辨难。

虎关《济北集?木钵辩》云:“或问:禅家持木钵,律辈多生谤,如何?答曰:禅门古德知佛意,故不忌木钵耳。曰:佛意如何?曰:佛制木 钵有三意:一垢,二简,三因。其垢者,木钵用已,洗濯垢秽不除,木之性尔也。盖印度俗,王臣贵族用金玉宝器,贱庶之者多用木器之不漆者。沙门法,弃宝器,若用不漆木器,垢不除,故熏瓦铁二钵而用耳。虽瓦铁不熏有垢,熏即无垢,木钵不堪熏,故制焉。其简者,天竺梵志种古来用木器,如来后出,为异也,故立瓦铁而为简也。其因者:佛在王舍城时,树提居士客从海还,持栴檀段与之。居士作檀钵,置高杙上,作是言:‘沙门、婆罗门不以梯杖能得者取。’时富楼那、迦叶、尼犍陁等诸外道,挑头皆去。宾头卢尊者现神足取钵,便示诸比丘言:‘汝等看是钵可爱。’佛种种呵责:‘云何一木 钵故,现过人法?汝不应此阎浮提住。’宾头卢自此到瞿耶尼起僧坊,畜弟子,宣佛法。佛集比丘语:‘从今不听畜八种钵:金、银、琉璃、摩尼、铜、白蜡、木、石,畜者突吉罗。听二种:铁、瓦钵。’是知佛制宝物不必在木,以檀钵宝木并制众木也。

“佛意若嫌八种钵,自钵何用石耶?明知制戒皆有事因,不啻木钵矣。唐朝禅门古德以谓,支那无梵志种,不必欲简异,木漆器易洗无垢,亦非檀钵三种制意,支那不干,况随方毗尼,何有拘忌?支那本朝木钵贱于铁钵矣,言其易辨而非宝者,木钵胜于铁钵矣。然此三义,且就三藏小教而言,大乘方广不必尔也。《文殊师利根本仪轨经?第十》曰:‘若是瓦钵,洗已熏干,其余木钵、金银等钵,洗净无垢,即得受用。’又《苏婆呼童子经?上》曰:‘复次童子!念诵人须持四种应器:木、铁、瓦、匏等钵,极须团圆,细密无缺,勿使破漏。’以此等而言,菩萨比丘,大乘正业,不必拘三藏偏轨也,禅门古德不谩立规矣。《梵网经》云:‘袈裟皆使坏色,一切国人所著衣服,比丘皆应与其俗服有异。’是亦如来简异之意也,非独钵也。服已无定色,钵何拘木乎?是以禅家持木钵,知佛意故耳矣。”

忠曰:“大智海无为元公辨木钵,援《苏婆呼经》,早在虎关前。义堂《日工集》云:前代律家难禅宗木钵,曰是外道制也。时有东福无为和尚,称博洽,答曰:大藏中有《苏婆呼童子经》,听比丘蓄铁、木、瓦、匏四钵。今检极乐寺藏中有此经。尔后虎关和尚作《木钵辩》,其谤遂止。余闻净智芳庭和尚说云:近久修园院律师宗觉,覆破《木钵辨》云:支那无梵志种,不必欲简异矣。此言不然,既为简异外俗也,支那、本朝俱用木漆器,是方土风俗。今欲异于此者,何奚可畜木钵乎?”

忠曰:“觉之辩爽矣。夫世尊之简异者,材兼形也。支那、日本之俗,虽通用木器材,然未曾用。其如佛制应器形者,汝若言不取形,唯取材者,彼章服田衣岂非亦为简俗耶?俗服用布材绵材,而佛徒亦着绵材布材,则何以为简异哉?但其简异在田相与非田相而已。”

觉又云:“虎关引二经为凭据,然此经中唯是说持真言行者律仪,则非出家之五众通制,是则密乘不共之教典,自非修瑜伽者,孰敢依行?”

忠曰:“吁觉公!何不见虎关能别语曰:‘禅家持木钵,知佛意故。止此’是以禅家语拣于汝也,又谁言汝律家自今当辍瓦铁而从吾木钵耶?世尊既听于修瑜伽者,夫到禅家专业见性者,则剧于修瑜伽,律拘言迹,禅知佛意。复次,世尊岂教修密者用不应律仪之器耶?此是佛之密意,固非博地容测矣。已二经听木钵,而余小乘律不听,则济北曰舍小乘偏轨有何咎?”觉又云:“汝若弃舍三藏,别求菩萨具足律仪,请问何者是耶?”

忠曰:“噫嘻觉乎!我指桃则汝骂李,又谁言大乘行者详细行事,当舍小乘律仪而别求之耶?正今所论木钵耳,谓须舍三藏制木钵者,而依大乘听木钵者,则济北所援二经是也。又觉鼓怒于三藏偏轨之言,广明大小通戒之义,予别有辨,今不与木钵,故不繁于此。”

忠曰:“传说东福开山兴法之日,泉涌寺差一僧到慧峰诘曰:‘禅家用木钵,何违佛制?请闻其说。’一众相顾,以为难酬,遂欲告圣一。时维那者出众曰:‘者般不足烦国师唇吻。’即对使曰:‘汝须回言:东福维那聊答来问,禅家十二时以此事为念,有何间工夫到噇合子边?’使回反命,闻者以为得体。忠谓鸡胤部引颂云:‘随宜覆身,随宜处住,随宜饮食,疾断烦恼。有三衣覆身,佛亦开许;无三衣覆身,佛亦许之。僧伽蓝内住,佛亦开许;界外亦许。时食,佛随许;非时午前食,佛亦许。故衣处食皆名随宜,唯言疾断烦恼。止此’準此,教律家若专证净,则瓦铁木钵应许随宜,矧破相者耶?或徒人我是非,忘本竞末,则恐扶律教主不以你餤乎瓦铁为善住威仪焉!”

忠又曰:“济北和尚辨木钵太有条理,唯其言‘佛意若嫌八种钵,自钵何用石耶止此’者,失辞。夫佛自用石钵,而不听弟子蓄石钵,在《大智度论》问难决择焉,济北适遗之乎?”

又《四分律》云:“瓶沙王以石钵施诸比丘,比丘白佛,佛言:‘不应畜。此是如来法钵,若畜,得偷兰遮。’”

又《五分律》云:“若畜金、银、七宝、牙、铜、石钵,皆突吉罗。若畜木钵,偷罗遮。”

已下辨无底。

《云门偃禅师录》云:“师因吃茶次,云:‘茶作么生滋味?’僧云:‘请和尚鑒。’师云:‘钵盂无底寻常事,面上无鼻笑杀人。’”

《智门祚禅师录》云:“问:‘如何是无底 钵盂?’师云:‘挂向壁上。’进云:‘未审将何斋粥?’师云:‘瓦碗竹箸。’”

《普灯录?冶父川禅师章》云:“上堂曰:‘群阴剥尽一阳生,草木园林尽发萌。唯有衲僧无底钵,依前盛饭又盛羹。’”

忠曰:“律家,钵无足,云无底。禅语所谓无底 钵者,底脱不可盛物也,与律家无底义别。《章服仪》云:‘袈裟无领,标解脱之衣; 钵盂无底,表难量之器。’《应法记》云:‘相传是庐山远师语,合云袈裟无领,非朝宗之服;钵盂无足,非廊庙之器。今又易之,难量谓无尽也。止此’可知钵制本无底,今时禅家之钵,多上阔下窄,而有环足,甚非法,好古之士宜复其正矣。”更〈 钵支〉处详辨。

《梁高僧传?庐山慧远传》云:“远答桓玄书曰:‘袈裟非朝宗之服,钵盂非廊庙之器。沙门尘外之人,不应致敬王者。’”

传无无领、无足之字。

钵单 钵单

〈日用轨范〉云:“先展钵单,仰左手取钵安单上。”

忠曰:“钵单之制,柿汁累合厚纸造之,横折三之一,更竖三折,如乙字展铺以承鐼子。展时,垂短折方在床外。”

钵袱 钵袱

〈日用轨范〉云:“展钵之法,想念偈,然后解袱帕,展净巾覆膝,帕折转三角,莫令出单外。”

钵囊 钵囊

毗奈耶杂事》云:“佛在江猪山施鹿林中,时有苾刍手擎钵去,在路脚跌,钵堕遂破,因斯阙事,以缘白佛。佛言:‘苾刍不应手擎其钵。’便以衣角裹钵而去,废阙同前。佛言:‘应作钵袋盛去。’苾刍手携,招过如上。佛言:‘不应手持而去,应可作襻,挂膊持行;若异此者,得越法罪。’”音释:襻,普患切,衣系也。膊,伯各切,肩膊也。

又《毗奈耶杂事》云:“钵袋襻,应阔作,内安氎,以线络之,勿令卷缩。”

又《毗奈耶杂事》云:“佛言:‘乞食应持钵络掩盖而去。应作方尺布袋,提上两角,置钵在中,角施短襻,将行乞食,得遮尘土,复易擎持。’注:神州比来无此钵袋,下留尖角,钵不动摇,不同平巾转动流溢。作时应取布小尺二尺,宜使正方,傍边剪却衣横襻,用时极理安稳也。”

《四分律》云:“手捉钵,难护持,佛言:‘听作钵囊盛。’不系囊口,钵出。佛言:‘应系。’手捉钵囊,护持。佛言:‘应作带络肩。’”

《十诵律》云:“佛言:‘从今行时,不听捉杖络囊,犯者突吉罗。’佛自恣后,人间游行,有一羸瘦比丘,手捉钵行,佛知故问:‘汝何以手捉钵行?’答言:‘无物可盛。’佛言:‘从今羸瘦老病比丘,僧羯磨听捉杖络囊盛钵行。’”

《碧巖录》云:“或若有个汉,信得及,把得住,不受人瞒,祖佛言教是什么热碗鸣声!便请高挂钵囊,拗折拄杖,管取一员无事道人。有一般汉,受人商量祖佛言教,如龙得水,似虎靠山,却须挑起钵囊,横担拄杖,亦是一员无事道人。”

钵拭 钵拭

巾也。

〈日用轨范〉云:“钵拭折令小,并匙箸袋近身横放。”

永平清规?赴粥饭法》云:“钵拭长壹尺贰寸。注:布一幅也。”

钵刷 钵刷

〈日用轨范〉云:“钵刷第二鐼子缝中,出半寸许,盛生饭。”

《小补韵会》云:“刷,所劣切。《说文》:‘刮也。’《尔雅》:‘清也。’”

忠曰:“刷者,小板一头圆形,漆髹,刷清钵内粒粘之器。”

钵位 钵位

见于〈被位处〉,图见〈图牌类〉。

《敕修清规?入院》云:“大众先归钵位立定。”又〈日用轨范〉云:“或归众寮汤药,或茶堂经行,次第归钵位。”

忠曰:“《永平清规?辨道法》云:‘粥了,归众寮吃茶吃汤,或复被位打坐。止此 ’此即以〈轨范〉钵位又为被位,可知被位、钵位非别。余谓僧堂大众粥斋坐位,故谓钵位,其坐禅则谓之被位而已。但钵位分板首,被位不分板首,以为异也。”

钵位图十六板首 钵位图十六板首

旧说曰:“被位图,平僧排僧堂图也。钵位图,蒙堂僧堂图也。”

敕修清规?出图帐》云:“惟钵位图当分十六板。余随僧堂大小不拘。除单寮、西堂首座、勤旧,排板头外,其余并依戒腊。旧以送蒙堂者排副钵,后因争竞不排。”

又与〈被位图〉交看。

敕修清规?僧堂十六板首钵位图》云:

十六板首钵位图

按永平〈赴粥饭法〉,圣僧侍者位在侍者最末。

又《律苑事规?僧堂图》云:

钵位图

钵支 钵支

《四分律》云:“钵若不正,应作钵支。”

《五分律》云:“比丘以 钵盛食,着地翻之。佛言:‘听作钵支,用铜、铁、牙、角、瓦、石、竹、木,除漆树,乃至结草着下亦听。’”

又作钵枝。《十诵律》云:“钵枝法者,佛听用鍮石、铜、铁、锡、白镴、瓦作,应好掌护,莫令失,更求觅,妨行道,是名钵枝法。”

又作钵鈘。《僧祇律》云:“杂物者, 钵、钵鈘、匙、腰带、刀子等。”

盖钵支也,然字书不通支。《集韵》:鈘,语绮切,音蚁。《玉篇》:釜也。

又作钵搘。《传灯录?卫国道禅师章》云:“师因疾,有人来问疾,师不出。其人云:‘久聆和尚道德,忽承法体违和,请和尚相见。’师将钵鐼盛钵搘,令侍者擎出呈之,其人无对。”

忠曰:“近来禅家钵,上阔下窄,底平有浅环足,本不倾动,又加以钵支,已为无用。余窃推之,古制下圆而无底,别有钵支,停其转动,后以钵支形直贴钵底而造。今犹有直贴钵支造,即于钵支唇处少轮起,而象钵支者。若如今制,则钵支已贴本钵,不用更造钵支承本钵,展转讹谬,有如此者。”

不断轮 不断轮

《敕修清规?祈祷》云:“如祈晴、祈雨,则轮僧十员、廿员,或三五十员,分作几引,接续讽诵。每引讽大悲咒、消灾咒、大云咒,各三七遍,谓之不断轮。终日讽诵,必期感应,方可满散忏谢。”

忠曰:“轮者,自第一引次第精修,数引终,则复第一引临场,如轮环然,故言轮。”

不腊次 不腊次

胡乱坐也。见〈胡乱坐〉处。

不厘务侍者 不厘务侍者

厘,理也。一山曰:“不治事也。”

忠曰:“在侍者寮,不理侍者职,曰不厘务侍者。”

《大慧年谱》云:“师三十七岁。四月抵天宁,圆悟令居择木堂,作不厘务侍者,每日同士大夫入室。”

《物初剩语?西巖禅师行状》云:“师名了惠,时主雪窦席者,佛鑒无準范也。师造席下,自陈来历。范呵曰:‘熟歇去!’已而令充不厘务侍者,语之曰:‘觑不透处,只在鼻尖头;道不着时,不离口唇皮上。’”

《枯崖漫录》云:“铁鞭韶禅师见密庵,六年为不厘务侍者。”

〈虚堂愚和尚行状〉云:“运庵师祖赴道场,携师过霅上,剃染为不厘务侍者。”

忠曰:“不厘务语,本在外书。”

《宋史?礼志》云:“元丰八年二月诏:诸三省御史台寺监长贰、开封府推判官、六参职事官赤县丞以上,寄禄升朝官。在京厘务者望参,不厘务者朔参。”

《春明退朝录》云:“本朝视朝之制,文德殿日外朝。凡不厘务朝臣日赴,是谓常朝。”详〈垂说类?五参上堂〉

《事物纪原?知县》云:“《宋朝会要》曰:‘建隆四年六月诏:河朔右地,魏为大名,分治剧邑,当用能吏,思慎厘于县务。’”

不审 不审

忠曰:“不审,礼话也。其义见《僧史略》,须与〈珍重〉交看。《困学纪闻》 云:‘不审,出《韩诗外传》。 止此 ’此但原语本据,不必拘礼话。”

《敕修清规?训童行》云:“参头入方丈请住持出就坐,参头进前插香,退身归位,缓声喝云:‘参。’众低声同云:‘不审。’齐礼三拜。”又〈寮元〉云:“每日粥罢, 乃至 茶头喝云:‘不审。’大众和南。”

僧史略》云:“如比丘相见,曲躬合掌,口曰不审者何?此三业归仰也, 曲躬合掌,身也;发言不审,口也。心若不生崇重,岂能动身口乎? 谓之问讯。其或卑问尊,则不审少病少恼,起居轻利不?上慰下,则不审无病恼,乞食易得,住处无恶伴,水陆无细虫不?后人省其辞,止曰不审也,大如歇后语乎。”

旧说曰:“单言不审,犹是歇语。日本禅林但合掌低头,而不审二字亦不唱,毋乃太简乎?”

已下略举事证。

《临济玄禅师录》云:“麻谷拽师下座,麻谷却坐。师近前云:‘不审。’”

《云门偃禅师录?室中语要》云:“举夹山语云:‘百草头上荐取老僧。’师合掌云:‘不审,不审。’”

不住拜 不住拜

永平和尚曰:“法益之时,亦有不住拜,谓礼拜而不止也,可到百千拜,是皆佛祖之会所用来拜也。”

簿

《篇海类编》云:“簿,去声,读如步,籍也,帐也。”

《正字通》云:“簿,薄故切,蒲去声,籍也,又手版也。《周礼司书注疏》:古以简策记事,若对君,以笏记之,后代用簿。簿,今手版。”

财帛 财帛

中华北方丛林副寺财帛。见〈副寺〉处。

《事文类聚》云:“户部尚书,汉置尚书郎四人,其一人主财帛委输。”

菜头 菜头

菜义,见〈饮啖类?贴菜〉处。

赵州禅师录》云:“师问菜头:‘今日吃生菜?熟菜?’菜头提起一茎菜。

师云:‘知恩者少,负恩者多。’”

参榜 参榜

参榜,即门状也。见〈门状〉处。

《翰墨大全》云:“凡榜子用白纸,阔四寸许,就中心写一行,横卷之。平常见人,添取覆两字,其余贺谢辞违,并临时于名下改之。”写榜子式云:

————————————————————

僧家 某 院住持僧 某 参

—————————————————————

参后 参后

晚参放参之后曰参后,稍近薄暮也。

敕修清规?坐禅》云:“参后坐禅如常。”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