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禅林象器笺
遍粥椎 遍粥椎

《校定清规?两序进退》云:“堂中遍粥槌后,知事后门入,都寺打槌一下云云。”

敕修清规?唱衣》云:“行者瞻顾前后,喝定名字,知客写名上单,侍者依名发标。”又〈亡僧?估衣〉云:“排字号,就记价直在下,依号写标,贴衣物上,入笼。”

《正字通》云:“标,表也。立木为表,系采于上为标记。”

忠曰:“发者,发遣也。发纸片标记与买人,后时以此标,照之而取某物也。”

表白 表白

忠曰:“宣读咒愿,凡表显事,以白告众,此谓表白。”

《慈受深禅师慧林录》:“拈疏云:‘却请表白宣过。’”

僧史略》云:“唱导者,始则西域上座凡赴请,咒愿曰:‘二足常安,四足亦安,一切时中皆吉祥等。’以悦可檀越之心也。舍利弗多辩才,曾作上座,赞导颇佳,白衣大欢喜,此为表白之椎轮也。”

表德号 表德号

忠曰:“禅祖昔但有名而已,临济之义玄、德山之宣鑒之类也。后世便有道号,谓字也。后又道号外有表德号,其实道号即表德耳。”

《华严经清凉疏》云:“召体曰名,表德为号,名别号通。一切诸佛通具十号,名释迦等则不同故。”《钞》亦有:“释云表德为字,响颁人天曰号。”

忠曰:“号通者,禅林称和尚、禅师等也。”

《丛林盛事》云:“庵堂道号,前辈例无,但以所居处呼之,如南岳、青原、百丈、黄檗是也。庵堂者,始自宝觉心禅师谢事黄龙,退居晦堂,人因以称之。自后灵源、死心、草堂皆其高弟,故递相法之。真净与晦堂同出黄龙之门,故亦以云庵号之。觉范乃云庵之子,故以寂音甘露灭自标。大抵道号有因名而召之者,有以生缘出处而号之者,有因做工夫有所契而立之者,有因所住道行而扬之者,前后皆有所据,岂茍云乎哉?

“今之兄弟,才入众来,未曾梦见向上一着子,早已各立道号,殊不原其本故。瞎堂远禅师因结制次,问知事云:‘今夏俵扇多少?’知事曰:‘五百来柄。’远曰:‘又造五百所庵也。’盖禅和庵,才得柄扇子,便写个庵名定也,闻者罔不大笑。

“余以母氏梦梵僧顶一月而投之怀中,既觉遂育,因以古月自号,以安稳眠呼之,盖彷觉范甘露灭也。二号皆《维摩》、《宝积》所出,故橘洲昙公为余作古月说云:‘万古长空,一朝风月,惭愧古人,模写得成也。融禅未生之夕,其母梦得月,是为生子之祥,愧今人不去却模子也。融禅不负其母,兼不忘古人,古月名庵,不为忝矣。’”

忠曰:“禅祖表德,大珠可为始。按《传灯》:师名慧海,姓朱氏,嗣马祖。祖因览其所撰《顿悟入道要门论》,告众云:‘越州有大珠,圆明光透,自在无遮障处也。’众中有知师姓朱者,迭相推识,结契来越上寻访依附。时号大珠和尚者,因马祖示出也。”

《西京杂纪》云:“《礼》曰:字以表德。”

《颜氏家训》云:“名以体正,字以表德。”

《老学庵笔记》云:“字所以表其人之德,故儒者谓夫子曰仲尼,非嫚也。先左丞每言及荆公,只曰介甫。苏季明书张横渠事,亦只曰子厚。”

《辍耕录?论印章制度》云:“汉张安,字幼君,有印曰张幼君。唐吕温,字化光,有印曰吕化光。此亦三字表德式。”详〈器物类?印〉处。

《事林广记》云:“仲尼者,孔子字也,字是表德也。”

已上以字为表德。

祝允明《猥谭》云:“道号别称,古人间自寓怀,非为敬名设也。今人不敢名,亦不敢字,必以号称,虽尊行贵位,不以属衔为重,而更重所谓号,大可笑事也。士大夫名实副者固多余,唯农夫不然,自闾市村陇,嵬人、琐夫、不识丁者,未尝无号,兼之庸鄙狂怪,松兰泉石,一坐百犯。又兄山则弟必水,伯松则仲叔必竹梅,父此物,则子孙引此物于不已。愚哉!愚哉!予每徇人为记说,多假记以规讽,犹用自愧。近闻妇人亦有之,向见人称冰壶老拙,乃嫠媪也。又传江西一令讯盗,盗忽对曰:‘守愚不敢。’令不解,问左右,一胥云:‘守愚者,其号也。’乃知今日贼亦有别号矣。此等风俗不知何时可变。”

《南堂欲禅师录》云:“承天毅首座,号木翁、松月翁,更曰刚中,求正于余。余曰:‘刚中其字也,木翁其号也。’”

《北涧文集》云:“妙喜称觉范曰甘露灭,何以字称?”

宋濂《护法录?灵隐朴隐塔铭序》云:“其讳元鱳,其字天镜,别号为朴隐。”

《江湖纪闻后集》云:“人面 蛇呼之曰:‘黎观主!’黎不应。又连呼其孺名及道号、表字、俗时排行,黎终不应,乃不复呼。”

已上字外别立表德。

《周书?謚法解》云:“謚者,行之迹也。号,功之表也。车服者,位之章也。”

《白虎通》曰:“帝王者何?号也。号者,功之表也。所以表功名德,号令臣下者也。”

俵?

敕修清规?历代祖忌》云:“举大悲咒。乃至或有俵?,则举楞严咒。”

《正字通》云:“俵,悲庙切,标去声,俵散。《六书故》:分畀也。”

《品字笺》云:“俵,俵散也。以应得之物,而照人分散为俵。”

又印纸言俵子,见〈簿券类〉。

俵子 俵子

忠曰:“俵子,盖印纸之类。”

《湖海新闻》云:“张居士,宋朝都吏也,讳道纯,好道甚坚。至元庚辰,常斋僧道。一日,先散俵子一百个,至日凭此赴斋。临期收俵子,只九十九个,不见一个。居士付之不问,径支斋九十九分,此心终不满。次夜,梦一道人来告曰:‘俵子在我拐上。’觉而细思,其日并无策拐者,想是道院铁拐先生。亟于井亭下觅舟往道院,叩门观之,果见拐上有俵子,题得四句云:‘特来赴斋,见我不采,空腹且归,俵缚我拐。’因知仙亦赴凡斋矣。”

别号 别号

又言别称,即表德也。

《释氏通鑒?梁武帝普通四年纪》云:“制中外,毋斥法师慧约名,别号智者沙门别号,自是而始。”

《杨升庵外集》云:“幼名冠字,长而伯仲,没则称謚,古之道也,未闻有所谓别号也。杜甫、李白倡和,互相称名;张仲、吉甫雅什,但闻举字。近世士夫多称别号,厥名与字瞢然不知,传刻诗文,但云张子李子,或云某庵某斋。当时尚不谙其谁何,后此安能辨其甲乙?慎所著诗篇,多举交游之字,或书其名于下,庶乎观者俾言与事谐,情景相对,不知者或以为轻之,异哉!又近日民风漓猾,白衣市井亦辄称号。永昌有锻工,戴东坡巾,屠宰号一峰子。一善谑者见二人并行,遥谓之曰:‘吾读书甚久,阅人固多,不知苏学士善锻铁,罗状元能省牲,信多能哉!’相传以为笑。”

《丹铅总录》云:“《战国策》:‘秦惠王时有寒泉子。’注云:秦处士之号。《史记?索隐》云:‘甘茂居渭南阴乡之樗里,故号曰樗里子。’又范蠡去越,自称鸱夷子。此固后人别号之所昉乎。”

别语 别语

古则中,虽他古人有语,我复别下一转语,谓之别语。见于诸录,与代语不同。

宾头卢 宾头卢

或曰:律宗圣僧不立文殊,而用宾头卢。其说言文殊已取涅槃,宾头卢现在世,故立以为圣僧

《释氏要览》云:“传云:中国僧寺立鬼庙,次立伽蓝神庙,次立宾头卢庙,即今堂中圣僧也。始因道安法师梦一胡僧,头白眉长,语安云:‘可时设食。’后《十诵律》至,惠远方知和尚所梦即宾头卢也。于是立座饭之,寺寺成则。《法苑》云:‘圣僧元无形像,至宋泰初末,正胜寺僧法愿、正喜寺僧法镜等,始图形像矣。’今堂中圣僧多云是憍陈如,非也。缘经律不令为立庙故,不赴四天供故,又安法师梦是宾头卢故。”

《梁高僧传?道安传》云:“安常注诸经,恐不合理,乃誓曰:‘若所说不甚远理,愿见瑞相。’乃梦见梵道人,头白眉毛长,语安云:‘君所注经,殊合道理。我不得入泥洹,住在西域,当相助弘通,可时时设食。’后《十诵律》至,远公乃知和尚所梦宾头卢也。于是立座饭之,处处成则。”

日本南都大乘寺安宾头卢。南京招提寺觉盛撰《菩萨戒通受遣疑钞》云:“问:文殊上座尤顺大乘,由此大唐不空三藏準天竺例,奏于玄宗皇帝;帝好其说,制可。我朝诸寺何不然耶?答:夫于宾头卢上座者,如来教敕,圣教有文。汉地诸寺,不空以前,渡天归朝圣人贤哲,更无异论,经数百岁,其寺岂皆小乘寺耶?其戒岂皆小乘戒耶?况不空奏,敕制以后,大唐诸寺始学大乘,始受大戒哉?若许尔者,可有多疑;若不尔者,何由此事知寺大小耶?明知不空三藏新制文殊上座,虽无教文,觉母之德,独超众圣,出家菩萨,其形相顺,唐国台山,殊有缘故,食时常礼,为消信施,窥于天气,安置之。彼奏状文有明文者,出家菩萨灭罪生善,超他之文乎?非谓有明上座文。若不尔者,《显戒论》中何不引之?

“其所引,但是《文殊般涅槃经》,彼经无上座文。若虽有教文,澄师不得之,北众祖师所见何狭耶!就中,彼状宾头卢上安文殊像云云,是非并安旧上座耶?如山门义,则当于唐国诸寺,不空以后,大小兼行寺也。已安二上座故,何以彼为证,立于唯大寺哉?但彼奏状谓天竺诸国皆然者,为西域三寺传教之证,岂并皆安文殊上座耶?自证文中,似有相违。盖天竺诸寺,亦上代多分信圣教文,安宾头卢;末代少分虽无教证,归依觉母,副置文殊,渐遍诸国。不空见之,云尔乎?若然,则南都依教明文,顺释迦法,虽大乘寺,安宾头卢有何失耶?是即化身国土之法,以声闻外,无别僧故;虽大乘众,表其相也。文殊在世,既入声闻,次第而坐,何至灭后私以文殊隔声闻耶?上座文殊既自如是,何况于其下座凡夫耶?宾头卢设实类声闻,住声闻位,尚可如是,何况既回心菩萨,何况既是大圣应化哉?”

《法苑珠林》云:“宾头卢为树提伽长者现神通,坐取象牙杙上栴檀钵。佛呵责:‘云何为外道钵于未受戒人前现通?尽汝形摈,不得住阎浮提。’宾头卢如教,往化西瞿耶尼。阎浮四众思见,白佛,佛听还,不听涅槃。自誓:‘三天下有请,悉赴。’”略钞。又见〈罪责类?摈出〉处。

《杂阿含经》云:“宾头卢告阿育王言:‘世尊住舍卫国,五百阿罗汉俱,时给孤独长者女适在于富楼那跋陀那国。彼女请佛及比丘僧,比丘各乘空而往,我尔时以神力合大山往彼受请。时世尊责我:汝那得现神足如是?我今罚汝常在世,不得取涅槃,护持我正法,勿令灭也。’”

可知宾头卢留身,非但取钵事。

藏中有《请宾头卢经》一卷,宋三藏慧简译。《法苑珠林?受请篇》引全文。

又南山《感通传》说请宾头卢法。

《法住记》云:“第一尊者,名宾度罗跋啰惰阇,与自眷属,千阿罗汉,多分住在西瞿陀尼洲。”

宾位 宾位

见于〈主位〉。

顾元庆《檐曝偶谈》云:“古者宾位尚右。《史记》陈平愿以右丞相让周勃语云:无能出其右者。及行尚西,《礼记》曰:‘主人就东阶,客就西阶,谚呼主人为东道。’则古人坐让右行尚西,亦甚明矣。后世不察,遂以东左为尊耳。”

佛经尊右卑左。

《观佛三昧经》云:“佛母摩耶生忉利天,佛从阎浮提上忉利天为母说法。龙王为佛作三道宝阶上忉利宫,梵天释提桓因等侍左阶,声闻、菩萨、大众侍右阶,佛处其中。”取意。

又《佛说海龙王经》云:“佛愍龙王,受其请。龙王从海边化作三道宝阶,金银琉璃下至其宫,佛升宝阶陟于中阶,诸菩萨众住右阶,诸大声闻住在左阶。”略钞。

《长阿含经?游行经》云:“世尊到巴连弗城,诸清信士起大堂舍,世尊大众俱诣彼讲堂,处中而坐,时诸比丘在左面坐,诸清信士在右面坐。”

忠曰:“尊比丘,卑诸信士,则左右与前二经违。”

摈出 摈出

南本《涅槃经》云:“善男子!譬如国王、诸群臣等,有犯王法,随罪诛戮而不舍置。如来世尊亦如是也,于毁法者,与驱遣羯磨、诃责羯磨、置羯磨、举罪羯磨、不可见羯磨、灭羯磨、未舍恶羯磨。善男子!如来所以与谤法者作如是等降伏羯磨,为欲示诸行恶之人有果报故。”又云:“有持戒比丘,威仪具足,护持正法,见坏法者,即能驱遣、诃责、纠治,当知是人得福无量,不可称计。”

忠曰:“经驱遣,即律中驱出,即今摈出也。自余诃责等义,彼疏中详释,恐繁不录。”

又《涅槃经》云:“是菩萨摈治诸恶比丘,令清净僧得安隐住,流布方等大乘经典,利益一切诸天人故。”

《大方等日藏经》云:“彼破戒人无有惭愧,以劫盗心,取彼僧物,以为己有。是如法比丘,随其住处,若在林中,或在伽蓝,不应共住。应生慈愍,方便示教,遣令出众,语言:‘长老!汝等不应住此。’如是三谏。是破戒人,若去者善,若不出众,如法比丘不得瞋骂,应告国王、剎利、婆罗门、毗舍、首陀及有势力者言:‘此有比丘不如法行,恒相扰乱,不令我等安心行道,惟愿检校,勿令侵恼。’而彼国王、剎利,乃至聚落主等,应当治之,驱逐令出。若彼剎利王等,取彼破戒比丘饮食财物而不驱遣者,如法比丘亦不应瞋,莫贪住处及资生等,默然舍去,更求余处无难之所,若在山林窟中,或阿兰若地,随其静处,就彼而住。”

《行事钞?僧网大纲篇》云:“摈出者,谓对俗人倒说四事,广如律文。又如随戒中,污家恶行,倒乱佛法,污他俗人净善之心,以非为是,故须遣出本处,折伏治之,使世俗识非达正,无复疑惑。此之过罪,人多有之,特须禁断。”《资持记》云:“摈出者,佛在?离那国,因阿湿卑、富那婆娑二比丘污家恶行为缘,故制羯磨罚已,驱出当界,故得名也。”

《释氏要览》云:“《瑜伽论》云:‘驱摈由三因缘:一、为护他故;二、彼不堪为上法器故;三、彼能令僧无威德故。’问:今僧中,有先驱出人,后却容入,未知可耶?答:亦有此理。何者?《瑜伽论》云:‘犯下中品过,为教诫余者,权时驱摈,后还摄受。若犯上品过罪,应可驱摈,尽寿不与共住。’”

《十诵律》云:“宾头卢颇罗堕座上伸手取树提居士栴檀钵,世尊诃责云:‘何名比丘为赤裸外道物木钵故,于未受大戒人前现过人圣法。’诃责已,语颇罗堕:‘尽形寿摈汝,不应此阎浮提住。’宾头卢受佛教已,头面礼佛足,右绕还自房,所受僧卧具床榻尽以还僧,持衣钵入如是定,于阎浮提没,瞿耶尼现。”又见〈灵像类?宾头卢〉处。

迦叶命优波离摈阿难,见〈职位类?维那〉处。

兴化摈克宾出院,又见〈维那〉处。

忠曰:“《僧祇律?杂诵跋渠法》中有舍摈出羯磨法,大抵随顺行五事。〈默摈〉处笺。一一如法者,应与舍,是名舍摈。”

摈罚 摈罚

摈出也。

敕修清规?尊宿入龛》云:“或盗窃常住,住持依公摈罚。”

秉拂 秉拂

敕修清规?四节秉拂》详录。

秉拂五头首,见〈职位类〉。

秉拂牌 秉拂牌

敕修清规?四节秉拂》云:“秉拂人令行者僧堂前挂秉拂牌。”

秉拂侍者 秉拂侍者

旧说曰:“圣僧侍者任之,而无其班位,故立方丈侍者下位。”

敕修清规?四节秉拂》云:“秉拂侍者同方丈侍者出座下问讯。”

秉拂五头首 秉拂五头首

前堂首座、后堂首座、东藏主、西藏主、书记也。

《竺仙仙和尚南禅录》:“结夏上堂,举柏树话,拈云:‘赵州拏空塞空,直得天下人无出气处。莫有为众竭力者么?来夜问取五头首。珍重!’”

《明极俊和尚建长录》:“谢头首秉拂上堂云:‘建长头首五座说法:第一座玄中玄,第二座妙中妙,第三座玄中妙,第四座妙中玄,第五座玄妙俱到。’”

秉炬 秉炬

《敕修清规?尊宿茶毗》云:“丧至涅槃台,丧司维那俟都寺上香茶了,进前烧香,引小师拜请秉炬佛事。”

旧说曰:“秉炬下火同,然《因师集贤录》分为二。或曰秉炬语长,下火语短。又下火一人行之,秉炬数人递为之。凡立地佛事,忌语繁,唯秉炬有及数句者。秉炬佛事,语长而复数人行之,若用真火,移刻易烬,故刻木炬涂朱,拟火状,或红绵缯造花着炬首,而不点火,备更把焉。是故其语落句可言火处,或言花而已。”

有弟子为师秉炬者。《普灯录》:“黄龙祖心禅师入灭,黄庭坚强得法上首死心秉炬。”详〈职位类?主丧〉处。

有子为母秉炬者。《群玉集》云:“黄檗运禅师得道之后,忽思省侍父母。一婆子出问:‘何处?’曰:‘江西。’婆曰:‘我家亦有一子在江西,多年不归。’因借宿,婆亲为洗足,运足心一志甚大,婆失记是其子。次日,运辞去,于三里外,说与乡人云:‘吾母不识山僧,但母子一见足矣。’乡人报知其母,母赶至福清渡,运已登舟,母一跌而终。运不回,但于隔岸秉炬,法语云:‘一子出家,九族登天;若不生天,诸佛妄言。’掷炬火然,两岸人皆见其母于火焰中转为男子身,乘大光明,上生夜摩天宫。后官司改福清渡为大义渡。”

柄语 柄语

忠曰:“山门、同门等疏小序,名柄语,盖如器有柄也。山门疏柄语,造语多一律。同门疏等柄语,有语意不同者。”

瑞溪《卧云日件录》云:“普广院僧持本寺同门疏来,疏语意句不到,柄语亦冗甚。今时后生不依师授,叨作文,往往如此。”

忠曰:“白事曰稟。”

敕修清规?圣节》云:“维那诣书记寮通报,书记出接,维那触礼一拜,稟云:‘启建圣节,烦制疏语。’”

《小补韵会》云:“稟,笔锦切。受命曰稟。《左传》:‘稟命则不威。’俗作稟,非。毛氏曰:‘今俗以白事为稟,古无此义。’”

病假

忠曰:“为养病请假者。”见〈寮假〉处。

《幻住清规》云:“忽遇病缘,宜白之公界,移单屏处。乃至病或少间,当具威仪,谢直病人,归堂参假。”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