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禅林象器笺
持钵 持钵

忠曰:“乞食于城市曰持钵。”

《续灯录?拈古门》云:“临济持钵到一婆子门前云:‘家常。’婆子开门云:‘太无厌生。’济云:‘饭犹未曾得,何责人无厌?’婆子闭却门。”

《传灯录?风穴沼禅师章》云:“师初见南院,不礼拜,便问曰:‘入门须辨主,端的请师分。’乃至南院曰:‘三十年住持,今日被黄面浙子上门罗织。’师曰:‘和尚大似持钵不得,诈道不饑。’”又〈漳州罗汉和尚章〉云:“始于关南常禅师拳下悟旨,乃为歌曰:‘咸通七载初参道,乃至从兹蹬蹬以碣碣,直至如今常快活。只闻肚里饱膨脝,更不东西去持钵。’”

《普灯录?怀玉用宣首座章》云:“一日,自临川持钵归,值泐潭景祥晚参,有云:‘一叶飘空便见秋,法身须透闹啾啾。’宣闻领旨。”

《大慧武库》云:“叶县省和尚,严冷枯淡。浮山远参。 乃至省一日见远独于旅邸前立,乃云:‘此是院门房廊,你在此住许多时,曾还租钱否?’令计所欠追取,远无难色,持钵于市,化钱还之。”

《密庵杰禅师录?示殊禅人法语》云:“回观此山,食指既多,常住不给,不忍坐视,发心为众持钵。余嘉其志不凡,临行欲语,故书此以赠之。”

《曹源生禅师录?送闻兄持钵偈》云:“闻声悟道鸟投笼,只么无闻道未充。利剑拂开悭吝穴,全身辊入是非丛。脚头脚尾无虚弃,山北山南有路通。一笑归来能事毕,真金百炼见全功。”

《金刚般若经》云:“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

《首楞严经》云:“阿难!汝常二时众中持钵,其间或遇酥酪醍醐,名为上味。于意云何?此味为复生于空中?生于舌中?为生食中?” 广说。

《广弘明集?沈约述僧设会论》云:“出家之人,本资行乞,戒律昺然,无许自立厨帐并畜净人者也。今既取足寺内,行乞事断,或有持钵到门,便呼为僧徒鄙事下劣。既是众所鄙耻,莫复行乞。悠悠后进,求理者寡,便谓乞食之业不可复行。白净王子,转轮之贵,持钵行诣,以福施者,岂不及千载之外凡庸沙门,躬命仆竖,自营口腹者乎?”

持净 持净

忠曰:“净头又名持净。”

《虚堂愚禅师录?普说》云:“如玄沙和尚,精持头陁苦行,日间开畲种粟,引水灌蔬,夜间勤于香灯,持净扫地。”

《断桥伦禅师录?行状》云:“佛鑒奉诏登径山,因再参焉,命掌法藏。既复,自惟曰:‘宴安鸩毒,茍劳身利众,何为不勉?’持净一年,拂垢涤秽,皆躬为之。佛鑒亟称于众,遂延为第二座。”

清拙澄禅师住建长时,请持净偈云:“妙喜宝峰持净日,隐之灵隐结缘时,芳尘郁郁今如昔,直下承当者是谁?”

《月江印禅师录?振寮元持净求警策偈》云:“执持粪器,着弊垢衣,入净入秽,入水入泥。日用常行三昧,发挥古德风规。赵州东司头不说佛法,狼藉不少;湛堂指甲上放光动地,诚不自欺。生苕帚,破粪箕,得便宜是落便宜。这般标致谁相似?灵鹫山中有隐之。”

《杂毒海?实虚闇侍者持净颂》云:“银甲纤纤剪断时,黄金殿上掘东司,一筹不获翻身去,秃帚拈来好画眉。”

虎关《济北集?持净歌》略云:“汉也少年誓持净,胸怀不干高下职,土灰堆器似丘陵,波浪鼓槽如溟渤。卢公何处惹尘埃?神秀时时勤拂拭。夜灯焰长常耿晖,晨香烟细恒馥郁。谁言此所幽阴地?何知变作光明国?谁言此所臭秽地?何知熏作芝兰室?三回引出赤钧天,一推推倒悟瓦塔,应识寺圊真法场,不与俗间溷厕匹。鹙子婆罗潜坚信,赵州文远工斗劣。巍峨乳峰百世师,突兀凌霄万人杰。道价盛起洞明争,赞叹不及衡梅谪。二老在众共于斯,奚翁宝峰李灵岳。想汝要透祖师机,岂必敢学淮南迹?”奚翁,大慧奚氏。李,雪窦显,李氏。灵岳,灵隐也。

义堂《日工集》云:“康永元年壬午,十八岁,复参梦窗,挂名天龙,发心持净者一年。国师一日窥见余躬自洗涤厕牏,用爪甲清除秽污,感其精勤,乃命侍于汤药,而职未满,俾迁于侍司。”

持斋 持斋

旧说曰:“儒佛取斋义有异,儒氏则欲先祖来歆,故齐心也,佛氏则过日中不食也。”

《小补韵会》云:“经传斋字多作齐。”

《洪武正韵》云:“古单作齐,后人于其下加立心,以别之。”

《请观音经智者疏》云:“斋者,齐也,齐身口业也。齐者,只是中道也,后不得食者,表中道界外,更无别法也。中前得啖而非正中,此得明表前方便。但似道之中,得有证义,故得啖也,亦是表中道法界外有法也。”

智圆《阐义钞》云:“齐身口业者,〈祭统〉云:‘齐之为言齐也。齐不齐以致齐者也。是故君子非有大事也,非有恭敬也,则不齐。不齐则于物无防也,嗜欲无止也。及其将齐也,防其邪物,讫其嗜欲,耳不听乐。’今释氏以不过中食为齐,亦取其防邪讫欲,齐不齐之义也。《毗罗三昧经》云:‘早起诸天食,日中三世佛食,日西畜生食,日暮鬼神食。’佛制断六趣因,令同三世佛故。今约理解,故云齐者,只是中道。后不得食者者,即佛制中后不得食也。今表初住初地圆证中道,心外无法,如中后不得食也。中前得啖者,佛制中前非正食,皆得啖之。”

《释氏要览》云:“斋,《起世因本经》云:‘乌脯沙陁,隋言增长。’谓受持齐法,增长善根,故佛教以过中不食名斋。”

《翻译名义集》云:“《毗婆沙论》云:‘夫斋者,以过中不食为体,以八事助成斋体,共相支持,名八支斋法。’”又云:“《处处经》:‘佛言:中后不食有五福:一、少淫;二、少睡;三、得一心;四、无有下风;五、身得安稳,亦不作病。’”

《杂譬喻经》云:“佛言:‘一日持斋,有六十万岁粮,复有五福:少病身安、少睡、少淫、得生天、识宿命。’”

《佛祖统纪?天台智顗禅师传》云:“师曰:‘非但步影为斋,日影不过午。能无缘无观,即真斋也。无所缘,无能观,是为境观俱亡。’”

步影,《善见律》云:“受戒已,应步影。步影者,正立住,取住脚为初,随身影长短步影。步影竟,教其时。其时者,或冬时,或春时,或夏时。”

《庄子?人间世篇》云:“颜回曰:‘吾无以进矣,敢问其方。’仲尼曰:‘斋,吾将语若。有而为之,其易耶?易之者,皞天不宜。’颜回曰:‘回之家贫,唯不饮酒,不茹荤者数月矣。若此,则可以为斋乎?’曰:‘是祭祀之斋,非心斋也。’回曰:‘敢问心斋?’仲尼曰:‘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又见〈饮啖类?非时食〉处。

《南海寄归传》云:“西方食法,唯用右手,必有病故,开听畜匙。其箸则五天所不闻,四部亦未见,而独东夏共有斯事,俗徒自是旧法,僧侣随情用否。箸既不听不遮,即是当乎略教,用时众无讥议,东夏即可行焉。若执俗有嗤嫌,西土元不合捉,略教之旨,斯其事焉。”

《西域记》云:“食以一器,众味相调,手指斟酌,略无匙箸,至于老病,乃用铜匙。”

《永平清规?赴粥饭法》云:“遐寻西天竺之佛仪,如来及如来弟子右手抟饭而食,未用匙箸,佛子须知矣。诸天子及转轮圣王、诸国王等,亦用手抟饭而食,当知是尊贵之法也。西天竺病比丘用匙,其余皆用手矣。箸未闻名,未见形矣。箸者,偏震旦以来,诸国见用而已,今用之,顺土风方俗矣。既为佛祖之儿孙,虽应顺佛仪而用手以饭,其仪久废,无师温故,所以暂用匙箸,兼用鐼子矣。”

《事物纪原》云:“《方言》曰:‘匕谓之匙。’《说文》曰:‘匕所以取饭。’文王之赞《易》,至〈震〉曰:‘不丧匕鬯。’《大东之诗》曰:‘有救棘匕。’注云:匕所以载鼎,实则匕三王之制也。”

已下录手抟食支竺法。

《五分律》云:“诸比丘以食手捉净饮器,肥腻污秽,余比丘恶之。佛诃责,告诸比丘:‘食时不应以右手捉净饮器,应净洗手捉饮器。’”

忠曰:“可知右手抟食,故有肥腻。”

《行事钞?讣请设则篇》云:“《僧祇》:‘食时应护右手,当以左手受。’”

《资持记》云:“彼国用手抟食,此土饼果亦多用手。”

《礼记?曲礼》云:“共饭不泽手。”注:为汗手不洁也。泽谓挼莎也,礼,饭以手。《正义》曰:洁,净也。若泽手,手必汗生,则不洁净。一本汗生不圭。圭,洁也。言手泽污饭也。《疏》:共饭不泽手者,亦是共器盛饭也。泽,谓光泽也。古之礼,饭不用箸,但用手。既与人共饭,手宜洁净,不得临食始挼莎手乃食,恐为人秽也。”

匙箸袋 匙箸袋

〈日用轨范〉云:“钵拭折令小,并匙箸 袋近身横放,入则先匙,出则先箸。”

匙箸笼 匙箸笼

匙箸袋又名匙箸笼

拈八方珠玉集》云:“佛海云:‘虽则匙箸笼横,且图得碗饭吃。’”

普灯录?卍庵颜禅师章》:“上堂云:‘粥足饭足,俯仰随时。箸笼不乱搀匙,老鼠不咬 甑箄。山家活计,淡薄长情。’”

戒尺,或单称尺。

《幻住清规?开甘露门法》云:“入座鸣尺一下。”

忠曰:“傅大士以尺挥桉者,界尺也。见〈器物类?界尺〉处。”

敕黄 敕黄

《敕修清规?书记》云:“古之名宿多奉朝廷征召,及名山大剎凡奉圣旨敕黄住持者具谢表,示寂有遗表,或所赐所问,俱奉表进。而住持专柄大法,无事文字,特请书记以职之。”

《山堂肆考》云:“唐太宗用黄麻纸写诏敕文,故杜诗:紫诏仍兼绾,黄麻似六经。唐玄宗别置学士院掌内命,凡拜免将相,皆用白麻。注云:黄麻,诏纸用黄檗染成,取其辟蠹也。似六经者,谓诏诰之词浑厚如六经之文也。”

《野客丛书》云:“敕,旧用白纸,唐高宗上元间,以施行之制既为永式,白纸多蠹,遂改用黄。除拜将相制书用黄麻纸,其或学士制不自中书出,故独用白麻纸,所以有黄麻、白麻之异也。”

又见〈经单〉处、〈圣节黄榜〉处。

敕使拈香 敕使拈香

忠曰:“如大德妙心两剎,敕差住持,故开堂日,天使临法筵,便为敕使拈香。”

抽单 抽单

起单亦曰抽单,抽下单位也。

大慧武库》云:“保宁勇禅师。初,更衣依雪窦显禅师问道,雪窦呵为央庠座主,勇不意。堂仪才满,即抽单,望雪窦山礼拜,誓曰:‘我此生行脚参禅,道价若不过雪窦,定不归乡。’”

抽分钱 抽分钱

《敕修清规?亡僧板帐》云:“估唱得钱,必照板帐支用外,其钱作三七抽分归常住,百贯抽参拾贯,不满百贯则不抽分。余则均俵僧资。”

忠曰:“亡僧估唱所得钱,除板帐支行外,拆作十分,十分中抽三分以归常住,此名抽分钱。但不满百贯则不复抽分矣,余七分俵秉炬等?。”

《居家必用》云:“抽分,即解取其物也。”

已下略录外典抽分字。

《元史?食货志?市舶》云:“至元二十年,遂定抽分之法。二十一年,设市舶都转运司于杭泉二州,官自具船,给本选人,入蕃贸易诸货。其所获之息,以十分为率,官取其七,所易人得其三。”

《续文献通考?征榷考》云:“太祖洪武二十六年,定凡龙江大胜港,俱设立抽分竹木局。有三分取一,三十分取一,十分取二等。”

抽解 抽解

《敕修清规?坐禅》云:“坐定久之,僧众方可次第起身抽解。又须看上下肩,起止急缓,免见成连单位空缺。”又〈大坐参〉云:“如坐再请禅,住持后门入归位,不巡堂。头首随众,或抽解者,即归被位。”又云:“头首与大众暂从后门出,换衣换头袖,抽解,即归守被位。”

《备用清规?坐参》云:“与坐禅一同,但促鸣板耳,盖不起抽解故也。”

《禅苑清规?挂搭》云:“维那云:‘请某上座于某寮抽解。’问讯而别,新到归寮。”又云:“或自监院、首座、藏主退下,于独寮抽解。”又云:“新到挂搭,如经本院曾作知事、头首、化主,并于前资寮抽解。”又〈下头首〉云:“以次头首,合入前资寮抽解。”

忠曰:“或坐禅中间,出僧堂少休息,或新挂搭人归寮安息,皆曰抽解也。抽解者,抽解袈裟也。《敕修清规?库司特为新旧两序汤药石》云:‘谢汤毕,抽衣,就座药石。’又〈游方参请〉云:‘抽衣,就坐药石。止此’抽解义可例知也。”

旧说曰:“抽解同抽脱,放大小便也。”

忠曰:“如坐禅坐参抽解,则解衣休息时,亦应行便利,故可通便利义。如挂搭抽解,则唯是休息义,不通便利,故抽解不可直以放便利解之。”

《竹窗三笔》云:“念弥陀,饮食、抽解皆无间断。”

忠曰:“此但言便利,婉词称抽解矣。”

或有蕃船抽贡货物曰抽解者,甚与前义不相涉,且录广闻见。

《宋史?食货志?互市舶法》云:“熙宁初,立市舶以通物货。旧法抽解有定数,而取之不苛,如犀角、象齿,十分抽二,珠十分抽一。”

《元史?食货志?市舶》云:“每岁招集舶商于蕃邦,博易珠翠香货等物,及次年回帆,依例抽解,于是定双抽单抽之制。双抽者,蕃货也;单抽者,土货也。”

抽脱 抽脱

旧说曰:“放大便云抽脱抽脱上衣也。”

忠曰:“如厕抽脱袈裟、僧祇支,故云抽脱,婉辞也。故《行事钞?诸杂要行篇》云:‘应脱袈裟、僧祇支大小便。’”

《敕修清规?日用轨范》云:“若抽脱,古例披五条,即挂络也。以净巾搭左手,解绛系笐竿上,脱五条直裰,令齐整,以手巾系定作记认,不得笑语,不得在外催促,右手提水入厕。”其规如彼。

《大慧武库》云:“泐潭深和尚,河东人,真净之子。有悟侍者,偶在知客寮见掉下火柴头,忽然有省,直上方丈,通所悟,深和尚喝出,自尔失心,引绳于延寿堂东司自缢。夜后常在藏院、知客寮东司三处出没,移鞋度瓶,一众苦之。湛堂游浙回,充首座,闻其事,中夜故入延寿堂东司抽脱,壁灯微明,忽然扑灭,方脱衣,悟便提水瓶至,湛堂云:‘未要,且待我脱衣。’脱衣罢,便接瓶子去。

“当时悟自缢间抽脱,须臾又送筹子来。及出,唤云:‘接瓶去。’悟才接,捉住摸其手,或似软,或似硬。问曰:‘汝是悟侍者么?汝便是当时在知客寮见掉下火柴头有省处底么?参禅学道,只要知本命元辰下落处。汝在藏殿移端首座鞋履,岂不是汝当时悟得底?又在知客寮移枕子,岂不是汝当时悟得底?逐夜在此与人提瓶度水,岂不是汝当时悟得底?因甚不知落处,只管在这里恼乱大众作么?我明日劝大众为汝看藏经,裒钱设粥追悼汝,汝当别求出离,不得滞着于此。’言讫,乃推一推,如瓦砾塔子倒,索然有声,由是绝迹。湛堂一臂冷如冰,逾半月方平复。盖非人附阴而至,冷气侵人如此。”

上厕法,《十诵律》、《毗尼母论》等详说。

忠曰:“算人数器,布萨等用之。宗觉律师曰:‘筹长周尺而壹尺八寸,周尺準今尺,可八寸参分许。其大如小指。’”

《行事钞?说戒正仪篇》云:“《十诵》云:‘行筹者,为檀越问僧不知数,佛令行筹。不知沙弥数,行筹数之。’”又云:“《五分》:‘筹极短并五指,极长拳一肘,极粗不过小指,极细不得减箸。有客来不知,行筹收取数之,一人行,一人收,乃至收已数之。知数已,唱言比丘若干,沙弥若干,出家人和合若干人。’”《资持记》云:“并五指者,谓中人五相,相并当五寸也。拳一肘,谓尺八也。舒手则二尺故。然不明物体,今时多以竹木为之。”又《行事钞》云:“《四分》云:‘听行舍罗。’此云筹也。”《资持记》云:“準《声论》翻之,疏云:舍罗,草名,以为筹计。”

《释氏要览》云:“梵音舍罗,此云筹。律因有婆罗门问比丘:‘逝多林现住几人?’比丘不知,佛言:‘应可行筹。’”

《祇园图经》云:“最初成道于鹿野苑中,度五拘伦,便说法答戒坛初上集佛。诸佛之中,须弥登王最为长宿。释迦佛问往古诸佛,何方法教诸比丘登坛布萨?用何作筹?往古诸佛布萨之时,金刚为筹。乃至筹相者,当用檀等诸香木作之,内外宝者,竹草中空皆不可作。又不得画绘,及以漆涂,为损众生迦之饰好,应以素函盛之。筹极长如佛一搩手半,短者一搩手。”

《付法藏因缘传》云:“忧波鞠多化度无量众生,皆悉获得阿罗汉果,其得道者,一人一筹,筹长四寸,满一石室,室高六丈,纵广亦尔,于是名称满阎浮提,世皆号为无相好佛。乃至尊者于无余涅槃而取灭度,以室中筹而用耶旬。”

已下系资身细器

出班上香 出班上香

《敕修清规?圣节》云:“行者鸣钹,维那转身炉前揖住持上香,烧香侍者捧香合;次东堂、西堂出班上香;次两序对出,向佛问讯。上香毕,两两相朝转身归位,大众同展三拜。”又〈两序出班上香〉云:“凡出班上香,行者鸣钹,维那出炉前向外偏立,揖住持上香,侍者捧合。次揖两序相朝而出,转身问讯住持,谓之借香。然后上香。若圣节、佛祖、嗣法师忌,无借香问讯,有立班西堂,当先上香。或谓首座已出世,当先上香者非,盖必与都寺同出班故也。”

忠曰:“出班烧香亦见世礼。《宋史》所谓‘宰相、执政官分左右行香。止此’是也。见〈跪炉〉处。”

出队 出队

忠曰:“《小补韵会》云:‘队,群队也。止此’出队者,住持出大众之队,在外劝化财粮也。又见〈垂说类?出队上堂〉处、〈簿券类?右具如前〉处。”

《传灯录?招福和尚嗣投子大同章》云:“僧问:‘东牙乌牙皆出队,和尚为什么不出队?’师曰:‘住持各不同,阇梨争得怪?’”

一山曰:“东牙乌牙俱寺名。出队,劝化也。”

《应庵华禅师录?示章化士法语》云:“善章禅人,有志参学,不惮数千里,来此道集,期透生死大事,未肯端坐,固效古为众持钵。继洪州出队目录,袖轴求法语,挥汗聊书大概。”

出队上堂 出队上堂

出队义,见〈杂行类〉。

《大川济和尚天章录?出队上堂》云:“为众持钵去,七佛旧仪式庵园塔庙间,处处遍敲击。施主一声惭愧,化主当面着贼。贼已着了,且道如何拔本?太无厌生!”

《元叟端禅师录?出队寄归示众偈》云:“太湖三万六千顷,垂白西来把钓竿,虾蟹鱼龙都不见,月明空照夜涛寒。”

《北涧简禅师道场录?出队归上堂》云:“‘半月出去,鼻孔不见眼睛;一日归来,眼睛不见鼻孔。失却惺惺,换得骨董。虽然只是泼骨董,贪者不与,廉者不取。’卓拄杖云:‘打归常住。’”

出入板 僧堂 出入板 僧堂

圣僧龛左右为出入板。前堂首座领自出入板已前大众,后堂首座领自出入板已后大众也。

敕修清规?两序进退》云:“知事一班云云,从圣僧左出住持前,两展三礼, 乃至 退身,从圣僧右出圣僧前,大展三拜。”

《备用清规?坐禅》云:“如众头首起位抽解,惟前堂首座从住持面前出入,其余皆从出入板出入。”

敕修清规?坐禅》云:“头首大众并从出入板往来。”

《南禅规式?僧堂图》录出入板。

南禅规式僧堂图

忠曰:“此图二、三、四等是被位也,非十六板首图。”

出生 出生

忠曰:“生饭亦言出生,出众生食之略言也。”

《行事钞?讣请设则篇》云:“明出众生食,或在食前唱等,得已,出之,或在食后,经论无文,随情安置。《资持记》云:‘虽通前后,理合在前。準《宝云经》,乞食分四分:一与同梵行人,一与乞人,一与鬼神,一分自食。故知前出,后方自食。’《涅槃》:‘因旷野鬼云云。’《四分》:‘僧伽蓝中,立鬼神庙屋。’传云:‘中国僧寺设鬼庙、伽蓝神庙、宾头卢庙,每至二食,皆僧家送三处食,余比丘不出。’《爱道尼经》:‘令出如指甲大。’《资持记》云:‘旧云晋法猛游西国,传鬼庙即旷野神,或鬼子母,今多画于门首,本为出食祭之,今人乃谓门神,讹替久矣。’《爱道》下示多少,下引《智论》鬼能变食,故不在多,恐费信施。《智论》云:‘鬼神得人一口食,而千万倍出也。’ 《资持记》云:‘以鬼有通力,变少为多,此明施生不必多也。’”

《教诫律仪》云:“凡欲出生粥,不得令净匙拄着净人出生器中。若着处,即须更受匙。”又云:“凡所出生饼,当如一半钱大,饭不过其七粒,自余饭食亦不得多。”又云:“凡所出生食,须事事如法。”又云:“出生食,不得将所弃恶食物致生中。”又云:“凡出生法,须安床边浅处,令净人掠取,不得自用手拈,意在护手。”

忠曰:“饭出生,用右指;粥出生,用匙。可按《律仪》文而知也。”

《释氏要览》云:“今详若食是米面所成者,方可出之,或蔬茹不用,缘物类不食,翻成弃也。如《爱道经》云:‘出生饼,如指甲大。’又出生偈云:‘汝等鬼神众,我今施汝供,七粒遍十方,一切鬼神共。’以食出生时,默诵此偈。”

孤山智圆法师《閑居编?出生图纪序》云:“儒礼,食必祭其先,君子有事不忘本也。释氏之出生,具云出众生食,盖祭旷野鬼神及鬼子母。沙门用心悯异类也。不忘本,仁也;悯异类,慈也。两者同出而异名。今观后学,鲜测厥由,遂使出生事乖谨洁,于檀越家则或杂以所弃,处众堂则盘器污杂。因图其形容,纪其事迹,以示来者。且祭神如神在,享于克诚,在儒尚然,况稟佛制?今众居宜以净器聚敛,安此像前良久,施飞走鳞介之属。檀越家当于僧食毕,取其生饭,并着一器,供彼形像,然后散之。然律亦许二食时,先送食供养。《寄归传》亦云:‘复于行末安食一盘,以供诃利帝母也。’若或先供,则众僧不须各出,窃恐于时未安,今宜各出,然后聚而供之。既人别用心,则咸思佛制,庶几上士勤而行之,所谓贤者之祭,必受其福也。

“《涅槃》南本第十五云:‘佛游旷野聚落云云。’如前引。《寄归传》第一云:‘施主初置圣僧供,次乃行食,以奉僧众。复于行末,安食一盘,以供呵利底母。其母先身,因事发愿食王舍城所有儿童,遂受药叉身,生五百儿,日餐王城男女。佛遂藏其稚子,名爱儿云云。如前引。故西方诸寺,每于门屋处,或在食厨边,素画母形抱一儿子于膝下,或五或三,以表其像,每日于前盛陈供食。母乃四天王部众也,大丰势力,其有疾病,无儿息,飨祷焉,皆遂愿,详说如律。神州先有名鬼子母也。’今详此方佛寺皆于门壁画二神,神后一女,盖其遗像。既二俱受祭,故并画之。或有立居士像者,盖手长者也。西壁即旷野之身,东壁即佛所化者。今明受祭,唯图旷野之像焉。”

《三余赘笔》云:“古人每饮食必祭,未有不祭而饮食者。今之释老食时犹祭,而士大夫乃反不行,古云:‘礼失而求之野。’此亦可见。”

史绳祖《学斋占毕》云:“余尝观张横渠语云:‘曾看相国寺饭僧,因嗟叹,以为三代之礼尽在是矣。’诚哉斯言!余亦曾观成都华严阁下饭万僧,始尽得横渠之所以三叹。盖其席地而坐,不设倚卓,即古之设筵敷席也。未食先出生,盖孔子〈乡党〉所谓:‘疏食菜羹瓜祭,必齐如也。’朱文公注云:‘陆氏《鲁论》释瓜字作必,谓古人饮食,每种各出少许,置之豆间之地,以祭先代,始为饮食之人不忘本也。孔子虽薄物必祭,祭必敬,如齐严,此圣人之诚。’

“余又于《礼记》及《左传》有云:‘子曰:吾食于少施氏而饱,少施氏遇我以礼。吾祭,作而辞曰:疏食不足祭也。’古人以此为礼,今之腐儒,匪惟不能祭,见有学者行之,则指以溺佛为笑,是不曾读书也,而反使髡徒得窃吾教而坚持之。又终食之间,寂然无声,此子所谓食不语也。只此三者,非三代之礼而何?及到石室,亦看士人会饭,则攫拏如猿猱者有之,吼詈斋仆庖人者有之,打损器皿者有之,亵谈喧笑,视饭僧为有愧,匪独士也。余尝出入制总两幕,士夫会食亦犹是也,得不动横渠之叹耶?”

忠曰:“佛氏出生,非敩孔子乡党之行,自有旷野神、鬼子母事缘,皎在綖文。史氏唯知责腐儒不曾读书,亦自不曾读内典,妄以出生为窃儒教矣。呜呼!士大夫何物而不践三代礼乐,其会食招猿猱喧杂之讪耶?僧人何物而致使异教发礼在是之叹耶?盖儒佛之小大浅深,于此乎见,不待劳辩焉,史氏遂不少转脑。反思释迦大圣之教化,薰陶倍万于汝儒,而折其慢幢,犹轩轩有轻侮之言,实可悯哉!”

出世 出世

禅士得法之后,隐退长养,一旦龙天推毂而住大小寺院,此谓出世焉。盖比佛世尊之瑞于世,其为代佛扬化也。其所住寺院,须奉纶命公帖,方着黄紫之服,世俗遂见着黄紫,以为出世,可笑!

旧说曰:“自首座转西堂,可谓之出世。自诸山转十剎,不可谓之出世。”

忠曰:“诸山转十剎,如清拙由南禅住临川。”

《联灯会要?南泉愿禅师章》云:“有一庵主,人谓之曰:‘南泉近日出世,何不去礼拜?’主云:‘非但南泉,直饶千佛出兴亦不去。’师闻,令赵州往勘之。州才见庵主,便作礼,主不顾;州从西过东,从东过西而立,主亦不顾。州云:‘草贼大败!’拽下帘子便行。举似师,师云:‘我从来疑着这汉。’”

《法华经?方便品》云:“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