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佛教人物传
案山吉道 1677年 日本 案山吉道(1607~1677年,日本)

吉道和尚,山梨人。八岁出家,十七岁受戒。游方,参于万安。看传灯,乃至“洞山问僧:世间甚物最苦众僧曰:地狱最苦。山曰:不然,不明衣线下(现在平生底)大事,始是苦。”流下热泪而开悟。参于铁心,苦修十年而大悟。返乡随侍建州,结庵天目山,道俗前来供养请教。因为热闹,感觉麻烦而逃走了。

游方行脚不知去向,曾于路途,忽逢山贼:‘什么?要东西,好好!’身上所有的都脱下去。跑十几步又跑回来说:‘呵!我忘记了要紧的东西。你也不注意,不像做生意,衣服不如这个,拿去吧!’从颈首脱下钱袋,又走了。贼子感动,追到前面,跪下去云:‘因为愚昧,不识因果,多年来做贼,今日从梦觉醒了。和尚不平凡,是大善知识,请收为弟子,救我罪业。’改名久圆,一共行脚去。

大分广寿寺即非请暂住,问他:‘寿年多少?’吉道:‘正六十。’‘主人公年多少?’‘不知。’‘恁么则不与渠同条生。’‘类而不齐。’‘不知,你是曹洞的儿孙。’曾到万福寺与木庵问答,木庵偈云:‘案山高而主山低,宾主历然没径蹊;坐断漫天千尺浪,清平世界活生涯。’案山在江户建一小庵,接化学人,自知天命迫近而逃走,行方不明。弟子追,又被发现了。‘师父您在这里?’不答声,近前看,既而断息,两眼瞑闭,弟子拜下,坐在傍边,继而断息了。弟子是久圆,案山世寿七十岁。

(曾普信着)(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昂旺敦振 贺继墉 昂旺敦振(贺继墉)(1909~2002)

公讳继墉,法名昂旺敦振,祖籍四川省德阳县。一九零九年三月初二出生于陜西神木县(时公之父亲任神木县县令)。公于母腹中足十二月方诞生,公自幼天资聪颖。

公十四岁从军,并就读于刘文辉在川康边防总指挥部办的无线电信学校。两年后,因成绩优异被留在刘氏部队电台工作,先后随部队辗转于成都、重庆、泸县、资中、南充、雅安、会理等地电台工作。后又担任任川康总指挥部会理电台台长、重庆电台台长、西康省府电台台长等职。

一九三九年,公常住康定,负责西康省政府全省电信工作。当时,正值至尊阿旺朗吉堪布上师奉颇邦喀上师及康萨喇嘛两位大师之命住锡康定弘传格鲁教法,公因之得以亲近、依止堪布上师。公因见上师持戒精严、善于说法,且在皈依法会中,目睹上师周身光明赫奕,因之对上师生起不共的信心,礼堪布上师为根本上师,每凡上师在康定讲经、灌顶、传授教授,公必参预。

公如理事师,深得上师喜爱,先后从上师处听受以《菩提道次第略论》为根本的深广教法,及领受《噶登纳甲·上师瑜伽法》、《独勇能怖金刚大威德》、《枳打玛哩》、《胜乐金刚》、《白度母》、《断三恶道》等无上密法之灌顶及修法传承,多次听闻大威德金刚、绿度母生圆二次第要义及修法、《以颇邦喀上师为主尊之上师瑜伽法》等诸多不共密法教授

公广学多闻,学从多位上师,同时还师事东奔大师火烛香根、康北之重沙古旭、上能下海上师、古旭大吉、 上清下定上师等当时之硕德十二位学法。

文革中,公听闻显密教授的笔记共八十多本及所有经典全部烧毁。后公为报堪布上师法乳大恩,为使殊胜法流得以永住世间,利益末法汉地众生,自一九六八年至一九八七年,四处奔走,多方搜集上师教授笔记,特别是上师讲授略论之笔记,在极艰难的条件下,搜集、参校、整理,终于结集完成了五十余万字的略论之笔记,定名曰《菩提道次第略论释》。

后来,随着该书在国内外多次出版,无上法宝广为流通,利益无量众生。

《菩提道次第略论》是宗喀巴大师为利益末法有情,略摄《菩提道次第广论》要义,直示自依止善知识起,乃至止观双运无不全备之全圆次第所有修行次第、经验、要诀,是宗喀大师一生教授的心要,亦是能仁一代教法的精髓,是成佛最捷之显密津梁。堪布上师又结合传承上师,特别是颇公、康公两大师之修行经验、教授口诀、和自己毕生修行的经验,契理契机,广演略论妙义、抉择修行要领。《菩提道次第略论释》是汉地开演宗喀巴大师贤善教法心要前所未有的殊胜巨着!是贺公老人无量艰辛所换来之难得法宝!我辈众生能见闻如是无上甘露妙法,皆赖公之慈悲赐予,公之恩德浩瀚无边!

一九九一年六月,公遵上师当年嘱咐,到康定南无寺闭关,由古旭大吉活佛护关,修习堪布上师传授之无上瑜伽部《绿度母·枳打玛哩法》。

一九九四年,公又到康定南无寺古旭大吉尊前受十三尊大威德金刚灌顶。后应康定学人祈请,并经古旭达吉开许,在南无寺传授菩提心修法,在康区传授大威德生圆二次第。

一九九八年,后公又整理、结集了《修定修观法要》、《发心秘授》等上师讲授修学心要的若干资料,供浙江多宝讲寺上智下敏上师收入《阿旺堪布文集》。并将颇邦喀大师讲授之《三主要道讲记》整理印行。

公晚年将所有精力倾注于教授后学中,曾多次讲授《道次要义》、《三主要道》、《修定修观法要》、《道次马车》、《六加行法》、《发心秘授》、《上师瑜伽法》、《度母法》、《心藏胜护法·勇金刚供养劝请法》殊胜显密教法,如瓶泻水,毫无保留,将堪布上师之殊胜教法和着热气,原封不动地传授给弟子,使大家饱餐甘露法味。

二○○一年十月,公又应第三世颇帮喀上师及众弟子的祈请,于成都凤凰山为众弟子传授(第一世)颇帮喀上师所造的《上师瑜伽随求宝藏·以颇帮喀上师为主尊的喇嘛瑜伽法》。

公谦光涵容,具忍力,从不显示自己真实功德,不以师长自居,总曰“代堪布上师传授,与大家共同研究学习”云云。

公在引导弟子道次第修学方面,特别重视依师法、思维暇满难得、思维业果等法门。并特重实修,常告诫弟子说,堪布上师不是在给我们讲道理,而是在引导我们如何生功能。

公平时除给弟子开示外,稍有片刻时间,即上座修学、或伏案学作、镇日精勤、炽然精进。

公具戒、定、慧三学功德、且耆年硕德、精进、广閑教典(特别是道次第法类)、通达四部宗见、尤其是甚深应成中观见,说法善巧、具悲愍心、教诲后学无有疲厌,确为《道次第》所谓之功德全具之善知识,为我辈后学之楷模,正如颇邦喀大师云“一切诸佛本体幻化现上师相”。在正法已渐衰微时,公是弘扬、住持宗喀圣教不可多得之大善知识,我辈后学何幸得以值遇!

二○○二年春节前后,公因长期劳累过度,示现病相。于病中,公仍悲心眷顾弟子们,常常殷重嘱咐法友们努力熏修道次第,常愿再共大家一起学习道次第。

老人示现病相期中,弟子辈多次劝请老人成就住世,然因众生福薄,公归意甚切,病情几经反覆,终于二○○二年二月廿一(普贤菩萨圣诞日)下午六时五十三分,于凤凰山,现涅槃相,安详舍报,返驾睹史净土。舍报之日,有法友们见太阳呈五彩光明,并于光明中睹见老人结跏趺坐之相。

二月廿七下午六时许,弟子众依仪轨在宝光寺将老人法体如法荼毗。举火时,法友们又见太阳呈五彩光明,并见老人法体现独勇及度母之头像(此皆老人平时主修之本尊)。火化后,又捡拾到很多各色舍利、舍利花。

(鸿泥)(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昂旺朗吉堪布 昂旺朗吉堪布(1899~1969)

昂旺朗吉堪布上师(因事称名)生于1899年,八岁时于西藏色拉寺出家。上师聪慧好学,经过多年的依止善知识精勤闻思修,于显教方面外现拉让巴格西学位,在密法方面更是依止帕公大师,努力实修皆得实证,上师终于成为显密教证圆满的大善知识。

上师受十三世法王之封,为金川广化寺堪布,(故而以后诸弟子因敬师故皆称堪布上师)由此因缘具足,将从帕公大师及康萨大师传来之宗喀圣教,宏扬到汉土,利益无量的如母有情。时至如今,将圣教全圆道次之教授圆满传授给汉地有情者,唯见堪布上师一人。

堪布上师于一九二九年间,往住金川,因当时时值非常时期,僧粮地产,已被当地土豪恶霸等强夺霸占,达到僧众无粮地步。为能真实培育僧众利益有情,堪布上师初赴成都从当局处讨回公文,但因时局如是不但未起作用,反而触怒恶霸,带众持枪入寺行兇,歹徒入寺内先见翻译贾孟康立即开枪击之,上师怕歹徒再伤及有情,挺身用胸膛堵住枪口,恶人竟开枪击之,但连用三枪都未见枪响,立时巨雷狂风大作,暴徒又开枪,但枪仍未响,此时又是倾盆雨下,飞沙走石,道旁大树倾翻而倒,此时歹徒之情景可想而知。雨停时,视贾孟康仍卧血泊中未死,弹穿小腹与臂,骨髓犹不断流出。其地医药两缺,师急以救护,十几日后洋医赶至,见伤情问疗伤经过,瞠目结舌,惊叹说:“你等之密教中,真有难解之秘密也。”(昂旺敦振与上师及贾孟康分别时,贾的伤势未复发过,当时已历时十二年之久,昂旺敦振现仍健在宏法于成都)如上师先期调伏粗恶有情,预知诸事,再来成都昭觉寺时所处苦难境界,感化全寺上下僧俗大众,三来昭觉时,夏天受方丈及众僧伽之请,修法降雨,利益众生,解除干旱灾难。以及一九三二年得遇刘文辉时,应机示现,摄受有情,雅安求雨消灾,康定修法解甘孜之危安护民众,以至五0年,国民党军队从康定北门进时,上师于城外南无寺离康返藏,尽了上师与汉地有情的一期因缘。上师内证功德,弟子们实难见矣,皆因为度有情而不得已示现少许不可思议之事,弟子们才得以见。用以念师恩观师德修心之用。并不是用以我等口舌之用,更不会向不如法之弟子宣扬,故而此处不会将诸事的详细情况用文字表达出来。如以后有缘之有情,自会在上师面前得受,此亦格鲁一家风。曾有弟子请问上师:为何有如此功能时,上师告之弟子,汝等努力忏障积资,实修全圆道次第生起真实菩提心,一切都会有的。

最为称道的是堪布上师,在汉地宏法前后共十二年,在康定,雅安,成都,慢慢引导弟子,将宗喀圣教之显密要文,次第谨严的宏传下来。前七年主要讲授《菩提道次第略论》等一系列的教授,将一个凡夫如何从第一步入手,乃至生起胜义菩提心的教授及引导,一一传授给有缘的弟子。后来亦给如法的弟子传授了金刚乘的教法,使得宗喀大师的显密的教法,圆满传至汉地,利益如母有情。当年堪布上师在康定时为达吉活佛主持坐床事宜,在安觉寺观音阁塑造绘制了许多的圣相,在雅安修金凤寺塑了众多圣相,给众生们留下了许多培福修慧的所依圣境。祝维翰译师随师进藏,在藏也去听闻了解情况,后来给内地的同学们写信来讲,如堪布上师一样的善知识,在西藏亦不多见,我等汉人能值遇堪布上师的摄受何有如此之幸,如堪布上师这样圆满传授宗喀圣教的上师亦更少有,汉人能有如是因缘福报感得上师来汉地宏法,是何等庆幸,千万不要辜负师恩将师法轻看啊!

堪布上师在西藏贵为拉让巴格西,法王亲封的堪布,在西康时贵为刘文辉的“国师”一样。但上师持戒谨严,平易近人,生活俭朴,现为一普通喇嘛相,上师除做利生事外,皆时时勤于学修。正如寂天菩萨所说:“心改身如故”,内证金刚持外现比丘相。

四六年时诸位大师(日月二轮)示寂,六九年师星复陨,大地冥暗,众失依怙,唯留法炬,永作明灯,指引群盲。

昂旺堪布上师宏传到汉地之法露:

《菩提道次第略论释》 《值遇三界法王大宗喀巴大师圣教愿文》《菩提道次第摄颂》 《噶登纳甲上师瑜伽法》 《缘起赞》讲义

《修定修观法要》《圣道三要》讲义 《修心七义论》《发心秘授》

《朗忍要义》《道次第六加行》以及一些密法教授。详细情况可见《略论释》之附录,郭和卿的不可思议录。

(法心恩)(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拗挠 补续高僧传 拗挠《补续高僧传》

拗挠钱塘人。卖菜备也。每侵晨担菜入市。一日往太早。暂归少憩。觉室中有异。潜壁间听之。乃妻与人私语。人曰。彼较我何如。妻曰。彼拗挠。尔平称。即吟诗曰。●竹乌鸦叫。钱塘门未开。拗挠才出去。平稳便入来。遂弃家。往萧山越王台栖焉。从此潜心禅悦。深有契证。后坐脱去。面貌如生。举身轻软。每月发长。姊为剃之数年。姊曰。我老矣。此后可无长也。又数年而以泥塑其身。特露其面。好事者。每于春时。迎像入城。以种因果。至今络绎云

奥俱啰那陀[多罗那他 七系付法传 奥俱啰那陀[多罗那他《七系付法传》]

奥俱啰那陀,出生中印度一剎帝利种姓家为幼子,童年丧父,长兄抚养成人,瞿邻那佗曾授以瑜伽母修法一部,彼除此法以外,十八年中诸余明处无一修学,兄嫂责言:“如汝愚癡有何所用?”乃斥逐之,师心甚悒郁,乃游异乡乞食自活,兼修金刚瑜伽母法,又经十六年,遂得生起微妙三摩地。后至西方兴伽罗只,乌摩天母之处,住天母像上修睡眠光明瑜伽一座,经时六月,天母惊异问言:“瑜伽师,汝何所求?”师言:“神通伏藏我皆不需,愿赐智慧悉地。”天母言:“我不能赐。如是成就可就瞿罗剎求之。”彼遂往诣瞿罗剎,于瞿陀婆梨国中适有无数瑜伽师聚会,于末座有一瑜伽师,面容丑陋,肢体脓血淋漓,心知此即所求上师,遂趋前作礼,祈请彼以所加持之青菜汁与之,即一饮而尽,即得于所知境自在无碍,现证法性,成为大成就者,尔后说法利生。彼传大班胝多啰底崛多。

八祖佛陀密多尊者 佛祖统纪 八祖佛陀密多尊者《佛祖统纪》

八祖佛陀密多尊者。提伽国人。德力深固善化群生。初难提行化至其国。见一家有白光。谓其徒曰。此有圣人。有口不言。有足不履。及至其舍。长者问其何来。难提即曰。来求弟子长者曰。我有一子。年五十岁。不言不履。安能给侍。难提曰。真吾弟子。密多遽起礼拜。行七步已口说偈曰。父母非我亲。谁是最亲者。诸佛非我道。谁是最道者。难提曰。汝言与心亲。父母非可比。汝行与道合。诸佛心即是。外道有相佛。与汝不相似。欲识汝本心。非合亦非离。又谓之曰。此子昔曾值佛悲愿广大。虑父母爱情难舍故不履不言。长者遽舍出家即证道果流布正法。时有国王宗事异学轻毁三宝。密多将欲调伏。躬持赤幡于十二年在王前行。王后问曰。斯是何人。答曰。我是智人善能谈论。王即宣令于正胜殿集诸婆罗门长者居士。与一沙门共相议论。密多升座建无方论。浅智之人一言即屈。其聪辨者再便辞尽。王乃躬与密多以起言端。寻亦摧服。王即回心为佛弟子。时国中有尼干毁谤正法。善知算数(尼干此云自饿外道)密多往化。就受数述。尼干常出恶声骂辱于佛。密多谓曰。汝今造罪必堕地狱。若不见信可算知之。尼干推算知堕地狱。白尊者言。我当云何得免斯咎。密多告曰。如因地倒还从地起。汝若归佛此罪可灭。时尼干即以五百偈。赞叹如来改悔先罪。密多复告之曰。汝此善业必生天上。若不见信可算知之。尼干下算。自见己身罪灭生天。便大欢喜。遂与五百人俱共出家。密多化缘将毕遂入涅槃。弟子为奉全身起塔供养(付法藏经)

八祖佛陀难提传法伏驮蜜多 佛祖纲目 八祖佛陀难提传法伏驮蜜多《佛祖纲目》

佛陀难提。迦摩罗国人。姓瞿昙氏。顶有肉髻。辩捷无碍。初遇婆须蜜。传佛心印。既而领徒行化。至提迦国毗舍罗家。见舍上有白光上腾。谓其徒曰。此家有圣人。口无言说。真大乘器。不行四衢。知触秽耳。言讫。长者出致礼。问何所须。难提曰。我求侍者。长者曰。我有一子。名伏驮蜜多。年已五十。口未曾言。足未曾履。难提曰。如汝所说。真吾弟子。伏驮蜜多闻之。遽起礼拜。而说偈曰。父母非我亲。谁是最亲者。诸佛非我道。谁为最道者。佛陀难提乃以偈答曰。汝言与心亲。父母非可比。汝行与道合。诸佛心即是。外求有相佛。与汝不相似。欲识汝本心。非合亦非离。伏驮蜜多闻偈已。便行七步。难提遂曰。此子昔曾值佛。悲愿广大。虑父母爱情难舍。故不言不履耳。长者遂舍令出家。难提寻授具戒。复告之曰。我今以如来正法眼藏。付嘱于汝。勿令断绝。乃说偈曰。虚空无内外。心法亦如此。若了虚空故。是达真如理。伏驮蜜多承难陀付嘱。即超身虚空。散众宝花。以偈赞曰。我师禅祖中。当得为第八。法化众无量。悉获阿罗汉。尔时难陀。忽起本座。现大神变。却复本座。俨然寂灭。众即其所兴建宝塔。閟其全身。时当此土周景王十年丙寅岁也。

八祖佛陀难提尊者 八十八祖道影传赞 八祖佛陀难提尊者《八十八祖道影传赞》

八祖佛陀难提尊者。迦摩罗国人也。姓瞿昙氏。顶有肉髻。辩捷无碍。初遇婆须蜜。出家受教。既而领徒。至提伽国毗舍罗家。见舍有白光上腾。谓其徒曰。此家有圣人。口无言说。真大乘根器。不行四衢。知触秽耳。言讫。长者出致礼问。何所须。祖曰。我求侍者。长者曰。我有一子。名伏驮蜜多。年已五十。口未曾言。足未曾履。祖曰。如汝所说。真吾弟子。伏驮闻之。遽起礼拜。而说偈言。父母非我亲。谁是最亲者。诸佛非我道。谁为最道者。祖以偈答曰。汝言与心亲。父母非可比。汝行与道合。诸佛心即是。外求有相佛。与汝不相似。欲识汝本心。非合亦非离。伏驮闻已。便行七步。祖曰。此子昔曾值佛悲愿广大。虑父母爱情难舍。故不言履耳。长者遂舍出家。祖寻授具戒。复告之曰。我今以如来正法眼藏。付嘱于汝。勿令断绝。乃说偈曰。虚空无内外。心法亦如此。若了虚空故。是达真如理。是为八祖。赞曰。不是不言言之不及不是不行本无蹤迹今遇其人乃可开口从此便行不堕窠臼

八祖佛陀难提尊者 南岳单传记 八祖佛陀难提尊者《南岳单传记》

迦摩罗国人。姓瞿昙氏。顶有肉髻。辨捷无碍。适婆须蜜行化至国。广兴佛事。尊者于法座前。自称我名佛陀难提。今与师论义婆须蜜曰。仁者论即不义。义即不论。若拟论义。终非义论。尊者知师义胜。心即钦服曰。我愿求道。沾甘露味。婆须蜜遂与剃度。而授具戒。乃说偈曰。心同虚空界。示等虚空法。证得虚空时。无是无非法。尊者转付伏驮蜜多法已。忽起本座。现大神变。却复本座。俨然寂灭。表曰。海门山。长安道茫茫。烟水连芳草。尧封潜曰。放你横说竖说。无人塞你口。

八祖佛陀难提尊者 释氏稽古略 八祖佛陀难提尊者《释氏稽古略》

八祖佛陀难提尊者。迦摩罗国人也。姓瞿昙氏。顶有肉髻。辩捷无碍。初遇婆须蜜出家得道。行化至提伽国。度弟子伏驮蜜多付法。偈曰。虚空无内外。心法亦如此。若了虚空故。是达真如理。尔时尊者即现神变。却复本座。俨然寂灭。众兴宝塔。葬其全身。当此周景王之世也(正宗记)

八祖左溪尊者玄朗 佛祖统纪 八祖左溪尊者玄朗《佛祖统纪》

八祖左溪尊者玄朗(与本朝圣祖讳上下字同)字慧明。婺州东阳人。姓传氏。双林大士六世孙也。母葛氏。感异梦而有娠(唐太宗贞观十八年生)既产未尝作婴儿啼。每见人则欣笑盈面。九岁(高宗永徽二年)肄业清泰寺。受经日过七纸。唐武后如意二年(时年五十)落发得戒。闻天台盛弘止观。即往求学。未几一家宗趣解悟无遗。常以十八种物行头陀行。依凭巖穴建立招提。面列翠峰左萦碧涧。因自号曰左溪。每言。泉石可以洗昏蒙。云松可以遗身世。常宴居一室。自以为法界之宽。心不离定口不尝药。耄耆之岁同于壮龄。揉纸而衣掬溪而饮。洗钵则群猿争捧。诵经则众禽交翔。幽栖林谷深以为乐。一日有盲狗。至山长嗥伏地。师为行忏。不逾旬日双目俱明。每翘跪祈请。愿生兜率内院。敛念之顷。忽感舍利从空而下(天宝中建塔奉藏。会昌发毁寺。僧缄而閟之。至皇朝开宝六年。复建塔藏之本山东南隅)开元十六年。州刺史王正容。屡屈入城冀亲法喜。师不欲往教。辞之以疾。与永嘉真觉为同门友。尝贻书招觉山居。觉复书千余言。有諠不在廛。寂不在山之语(今永嘉集。有答友人书。近世有左溪住山。清穆刊二书于山中。而序之曰。左溪永嘉同道也。左溪之言非不知也。彼将有激云耳。永嘉之言非责也。彼将有说云耳。此常人所不能知也。反是而议者惑也)师所居兰若坐非正阳。将移殿与像。用力实艰杖策指挥。工人听命为日未久。旧制俨然山水频涸。众以为患。举杖刺之巖泉涌出。尝累成二塔。绘事悉煎香汁不用牛胶(此用观音诸陀罗尼经画像之法)天宝十三载九月十九日。呼门人谓曰。吾六即道圆。万行无得。戒为心本。汝等师之。即端坐长别。寿八十二。夏三十一。弟子有梦。其居宝阁第四重者。寤以告邻。邻梦亦协。时以为表第四天慈氏内院也。荼毗已。门人分舍利为二分。一塔左溪之西原。遵像法之遗制。一塔东阳之东原。尉邑人之后思。司封李华。为之铭云。稟法十二人。的嗣曰荆溪。新罗传道者。法融。理应。纯英。撰法华科文二卷。及修治法华文句。吴越王。请謚明觉尊者

巴·赛囊 约8世纪 巴·赛囊(约8世纪)

巴·赛囊,是八世纪吐蕃王朝赤松德赞时期的一位著名大臣,也是一位佛学家。巴·赛囊所处的时代,正是佛教与苯教激烈斗争的时期。

赤德祖赞赞普于西元七五五年逝世后,赤松德赞继位。因其年幼,便由老臣玛尚仲巴结掌握全部大权。玛尚仲巴结信奉苯教,极力反对佛教,下令禁佛,拆毁寺剎,驱逐僧人,杀死信佛大臣。但信佛反苯的巴·赛囊大臣幸免于难,被贬到芒域(桑耶一带)当地方官。

巴·赛囊到芒域后,创建了两座寺院,继续传布佛法,并用此机会,经尼泊尔到印度,一面拜师学法,一面朝拜了大菩提寺和那烂陀寺等一些佛教圣地。在回吐鲁番途中,他在尼泊尔遇到了印度著名僧人寂护(又译作静命,梵名菩提萨埵,藏译名希瓦措),寂护大师说:“西藏的赞普王与你和我三人,早在迦叶佛教法的时代,都是嘉智玛之子,那时就一同发誓愿,将来在吐蕃弘扬佛法……”。巴·赛囊听后,便邀请他赴吐蕃传教。又将前不久禁佛时转移到芒域的释迦牟尼像运回拉萨。

回到拉萨后,巴·赛囊在赤松德赞王面前把寂护的话重复了一遍,并请求赞普迎请寂护。赤松德赞下决心清除反佛大臣玛尚仲巴结,派人迎接寂护来吐蕃弘法。寂护受邀来到吐蕃的钦蒲(即桑耶附近)后,在巴·赛囊的精心安排下,赞普和寂护大师进行了会晤,由阿伦达作翻译,商谈关于教法事宜。

寂护给赞普讲说了,《十善道》、《十八界》、《十二因缘》等教法。据说,因此触怒了藏地的邪恶鬼神,遂发生了雷殛红山,洪水沖走旁塘宫,大闹人疾畜瘟等事件。一些反佛的人说:“这是信奉佛法所得的恶报。”在这种形势下,寂护不得不离开吐蕃返回印度。寂护临行前说:“这是吐蕃诸非人不喜之故,你们去乌仗那迎请一位密咒阿阇黎白玛郡乃(即莲花生大师)来吐蕃吧,他可灭除此等魔障”。

此后,巴·赛囊受赞普派遣和桑希等三十人去内地向肃宗皇帝求取佛经返藏。后来赤松德赞派人复去迎请寂护,又派人去乌仗那(今之巴基斯坦斯瓦特河谷一带)邀请莲花生大师。莲花生大师闻讯动身,和来迎接他的人在芒域相会。莲花生大师在来吐蕃的路上,运用密咒法威力将吐蕃的十二女神慑伏。使其立誓不再作恶。此后,莲花生和寂护大师被迎请到桑耶地方,莲花生择地(土地仪轨法),并作加持,寂护精心设计,仿照印度欧丹达菩黎寺(也叫飞行寺、阿雅达洛洲寺)的造型,创建了吐蕃时代第一座著名佛教寺院--桑耶寺。

桑耶寺建成后,由寂护和莲花生大师主持开光典礼,并由寂护担任寺院的首任堪布。为观察蕃人能否守持出家戒律,藏王选拔了三老三少一壮共七人,由寂护作亲教师,印度十二位“说一切有部”的比丘参加,为他们剃度出家,受了戒律。这是藏传教史上第一批受戒出家的僧人,称“预试七人”或“七觉士”。巴·赛囊即为“觉士士”之一,受比丘戒后赐法名益西

旺波。

寂护大师在他的晚年曾授记说:“将来蕃地有外道出现,佛教将会分为两派,且会发生争论,到那时,可去迎请我的弟子噶玛拉希拉(汉译为莲花戒)来辩论,将会息灭邪论,显扬正法。”之后,寂护大师被马蹄伤而示寂。他去世以后,桑耶寺的法位由一位叫白央的继任,巴·赛囊因故就遁到陀扎寺静修去了。

后来,果如寂护所言,内地以大乘和尚(又译作摩诃衍那)(注1)为代表的禅宗派渗入吐蕃,宣扬顿门学说,接受该学说的吐蕃人也不少。以桑耶寺法台白央为首的一些人,仍尊奉寂护大师的佛教渐门学说,因此发生了两种见行不同的争论。赤松德赞为了解决佛教内部发生的斗争,曾三次下令要巴·赛囊从陀扎寺回来,要是不回来,则以违令论处。使者来到巴·赛囊修习的巖洞,请他出洞,巴·赛囊肯求道:“请赞普不要召我,赞普是否将论师寂护的遗嘱给忘了”。使者回去给赞普回了话,他的话提醒了赞普,便立即派人去迎请莲花戒

莲花戒是当时印度杰出的佛教哲理学家,声誉甚高。莲花戒到吐蕃后,由赤松德赞主持,召集印度佛教(以莲花戒为首)和内地佛教(以大乘和尚为首)的僧人在桑耶举行论辩。赤松德赞王按印度习惯,将两束花鬘分交给莲花戒和大乘和尚,并说:“请你俩人辩论吧!输者向胜者献花鬘,而且不準留住吐蕃,必须离开此地”。辩论开始时,巴·赛囊也来前参加,他和白央是支援莲花戒的论点。辩论过程中他以精辟的理论进行了辩驳,辩论结果以顿门派失败而告终。大乘和尚向莲花戒献上花鬘,返回内地去了。传说大乘和尚在回内地的途中,派遣四名刺客行刺莲花戒,以泄其恨。莲花戒因肾脏受伤而去世。这时,巴·赛囊绝食而示寂。

巴·赛囊着有著名的吐蕃历史杰作《巴协》一书,又名《桑耶寺祥志》。

释:

1·大乘和尚:亦称“摩诃衍那”,唐代汉族名僧。唐德宗(七八〇~八〇五年)时入吐蕃讲经,力倡禅宗,蕃地从其出家者颇不乏人,赞普妃没庐氏等贵族妇女三十余人从其出家。后和被迎来吐蕃传教的莲花戒辩论教法,史称“顿渐之争”。据藏文史籍载,大乘和尚论辩失败,返回内地,此后蕃地逐禁禅宗顿门派。

(无心编著)(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巴·桑希译师 约8世纪 巴·桑希译师(约8世纪)

桑希,姓巴氏,是护送金城公主进藏后留居西藏的唐朝大臣巴德武的儿子,其生卒年不详,约八世纪人。

赤德祖赞王(七〇四~七五五年)成年后,派遣大臣章伽·木列郭恰和涅·扎拉古玛拉到印度去求取佛经。他二人到达冈底斯雪山时,与在那里修行的印度班智达桑杰桑瓦和桑杰希瓦相遇。于是,从这两位上师学法,默记了显宗《阿笈摩经》、《金光明经》、密宗《事部》和《瑜伽部》等经典。返回西藏后,写出献供赞普赞普为奉安这些经典修建了拉萨喀札、札玛真桑、扎玛格乌、钦浦那热、玛萨贡等五座佛殿。赤德祖赞王晚年时,苯教(注1)与吐蕃王朝内部的反佛教活动仍很激烈,赞普为了扶植佛教并使佛教站稳脚跟,于藏历木马年(七五四年,唐玄宗天宝十三年)派遣以桑希为首的四人到唐玄宗那里求取佛教经典。唐王赐给蓝纸金字的佛经一千卷。桑希等人又前往五台山学习佛法,和尚尼玛送给他们《十善法经》、《能断金刚般若波罗密多经》、《佛说稻秆经》,并要他们将这些经典依次呈献给赞普。

当桑希等人带上这些经典返藏时,赤德祖赞王以在嘉玛雅嫩扎园坠马身亡。他们回到拉萨时,年幼的王子赤松德赞(七四二~七九七年)刚即位,对朝内的反佛势力还无能为力。当时以权臣玛尚仲巴结为首的反佛势力很倡狂,将藏王惨死和一些不详之事,都说成是信奉佛教所得到的报应,并发布了禁佛命令,严禁在吐蕃王朝辖区内信奉佛法,驱逐汉僧和印僧,改大小昭寺为屠宰场,把宰杀的牲畜肠子和内脏挂到佛像上,拆毁拉萨喀札、札玛真桑两座佛殿,将不动金刚佛像埋到沙堆里,把大小昭寺的释迦牟尼佛像运到偏僻的芒域等地。这就是藏传佛教史上的第一次禁佛运动。在这种情况下,刚刚回到西藏的桑希等人,便把千卷佛经秘密藏到桑耶钦浦(今西藏山南桑耶附近)巖洞中,将请来的汉僧送回了内地。禁佛运动一时声势浩大,连信奉佛教的大臣巴·赛曩(七觉士之一)也被贬到芒域当地方官去了。

赤松德赞成年亲政后,才让桑希翻译他以前带来的经典,于是由汉族译师梅果和桑希以及藏族译师喀且阿兰达、印僧阿难陀等人,首先把和尚尼玛送的三部经典秘密地译成藏文。此事被玛尚仲巴结和达札鲁贡知晓后,极力阻扰破坏,译经工作遂告中断。桑希等人又把经典重新藏到巖洞中。此后,赤松德赞派桑希去芒域协助巴·赛囊工作,其实是让他暂时去避难。

这时赤松德赞已意识到,不剪除朝内的信苯反佛势力头目玛尚仲巴结和达札鲁贡等人,就难以弘扬佛法。于是和信佛大臣定下妙计,先除掉玛尚仲巴结,然后将达札鲁贡流放到藏北去。从此佛教又逐渐恢复和兴旺起来,巴·赛囊和桑希很快也回到了拉萨。后来赤松德赞又派巴·赛囊和桑希等三十人,携带大量礼品去长安,向唐肃宗问候致礼,并呈上请求赐给佛经的信件。唐王赐给了大量蓝纸金字佛经,还送给赞普一顶颇罗弥(一种金银合成,亦称金间银)做的帽子和一万匹锦缎等珍贵礼物。他们返回后,将唐王的诏书匣和赐物、经典等献给赤松德赞王。

桑希从长安回到拉萨后,赞普赐予噶伦头衔,让他继续从事佛经翻译。他翻译了许多经典,于是声名大振,有“聪慧唐童”之称,一生协助赤松德赞弘扬佛法,厥功累累。

有文载,桑耶寺建成后,桑希为西藏“预试七人”的首批受戒剃度出家者,亦为“七觉士”之一,但此说待考。

释:

1·苯教:古代西藏原始宗教名,创始人辛绕,约与释迦牟尼佛同时期人。早期以祈神鬼为人禳病、消灾和存亡为业。松赞干布及其后,王室扶持佛教,佛苯之间斗争甚烈。苯教自己没有系统的见、行、修之法和典籍,抄袭佛教理论伪造苯典,后来也出了一点苯教典籍。八世纪佛苯斗争中,苯教的一些神祗为宁玛派祖师姐莲花生作为“护法”,一些祭祀仪式也被吸收。所以苯教后来只除零散从事宗教活动外,未成气候。

(无心编著)(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巴查巴 八十四大成就者传 巴查巴《(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传》

这是咕噜巴查巴大师的故事。在马尼达拉地方有一个婆罗门,他非常的富有,亲友仆从满堂,向来生活在享受迷乱中。

有一天,他的亲朋好友出去沐浴,只有他留在家里。有一个博学多闻的瑜伽士来到他这里,向他乞食。婆罗门说:“你是很不干净的,将会弄脏我的房子,我的亲友们回来看到会责怪我的。”瑜伽士就问他:“什么是不干净?”婆罗门回答:“身体不洗澡,不穿衣服,以人头骨作碗来吃食不洁净的东西,属于贱民等称为不干净。你赶快走吧。”瑜伽士回答说:“这不叫不干净。身口意造作了恶业才称为不干净。身体沐浴洗净并不能洗净心的染污,只有上师的教授才能清净心的染污,这是本来清净的。

大乘种姓称最胜,

国王婆罗门不如,

身体染污不善等,

传承上师之教授

洗涤清净最胜妙。

以水清洗何能比,

无执是乃最胜法器善妙食,

三白食物何能比。”(三白食是牛奶、奶油和乳酪)

瑜伽士说完后,婆罗门心中生起了信心,就向瑜伽士请求:“请您赐予我这样的教授。”瑜伽士回答:“如果你布施我食物,我就教你。”婆罗门说道:“如果你在这里传我佛法,我的家人朋友都是没有信心的,您住在哪里,我去您那里学法。”瑜伽士回答:“我住在尸陀林中,你必需带酒和猪肉来。”婆罗门说:“身为婆罗门是连酒和猪肉都不能说出口的,怎么能携带酒和猪肉呢?”瑜伽士说:“如果你想得到我的教授,就必须带酒和猪肉来。”婆罗门就说:“白天不方便,我将晚上来。”

婆罗门就更换了衣服,来到了市集买了酒和猪肉,来到尸陀林中供养瑜伽士。瑜伽士自己享用着,之后他也给予了婆罗门颇瓦的加持灌顶。并且叫婆罗门先献了一个曼达,为了先破除婆罗门对于阶级的执着我慢,就叫婆罗门先打扫整理清洁,之后再对他开示佛法的见地。他让婆罗门擦净地面以开显他行为的见地,而擦净地面的颜色就是禅修生起的征兆,三种征兆合一就是果的征兆。

婆罗门了解了上师教授的意义,对于种种不净法错误等都能辨别,完全舍离了对种姓阶级的妄想执着,他依此禅修方法修持了六年,得到了大手印的成就。瑜伽士巴查巴的声名传遍了四方,利益了无量众生,最后携带了五百人即身前往卡雀空行净士。

这是咕噜巴查巴大师的故事。

巴察贡巴 1158年 巴察贡巴(1077~1158年)

巴察贡巴,藏历第一绕迥之火猴年(一〇七七年,宋熙宁十年)出生于西藏彭域下区雍波达地方,父名巴察敦贲扎,母名冶摩华占。

巴察贡巴十二岁时,拜热衮乃琼寺博多瓦的弟子卓琼瓦为师出家后,从冶·杜增哇(持律师)学习《戒律》经。十九岁时在那空地方受比丘戒。后又到博多瓦师前受发起行菩提心戒,学习噶当派道次第。依多隆嘉玛闻习《中观》和《因明论》略释;从巴察译师学习《慈氏五论》和《集学论》等;在仲绛曲散华处聆听《对法上集》;从容格旺秀扎学习桑嘎传规的《胜乐》法类。之后他想学一种修法,于是问别人道:“何人学有高深的教法?”回答说:“岗巴的教发高深。”因此他前去岗师(注1)那里,岗师传授以八段于一间座识得本原心性教授,由此他得到犹如在暗室中明灯高照一样的证悟。他生起了定解而问师道:“创此法之主宰是谁?”师说:“这一法门是位名叫帕·丹巴桑杰的大师所创。他要前去中原汉地,据说现在还住在定日地方,我年迈不能前往,你去那里或许能见到。”于是巴察上路前去定日。一日来到定日街头,只见从街中心升起一缕青烟,他问近旁的一乞婆道:“那儿发生何事?”乞婆说:“这是荼毗丹巴大师遗体的烟火。”他一听此噩耗,顿时昏了过去,等到苏醒过来,乞婆已将他的头搂在怀中。他痛哭多时,乞婆安慰他,并指点给他一去处,他慢慢来到所指的去处,口中念诵道:“皈依(注2)啊!”并百拜顶礼。里面的耿噶大师(注3)虽闭目坐静,听到门外的念诵声,睁目注视而问道:“冶摩华占(巴察之母名)的儿子,你一路辛苦吗?”他立即觉察到是位先知神通的大师,遂生起敬信而得到加持。他向绛曲散华耿噶大师供上金曼遮而启请道:“我因福薄未能谒见丹巴上师,请上师慈悲摄受吧!”师说:“未成熟之身要使其成熟,必须灌顶,你的条件是具备的。”他以黄金一两和绫绸一匹作供礼而献给上师。师说:“缘起甚善!今晚你就睡在自己洞中吧,明天你到这儿来。”次日他去时,师以陈设好经卷在作修法,给他传授了经卷灌顶。上师说:“密宗和显教波罗蜜多二者中,密宗行者是由成熟道--灌顶毕,然后开示解脱道的。这是成熟和解脱在同一时间中作示,这样作法过去曾未向他者传授,而是阿扎惹纳波的特法,是将灌顶四法流揉和为一的。”

巴察贡巴在绛曲散华耿噶处学法,四年中学到了许多教授,后来他想离开师尊去前藏,临行前师父将所有书卷交给他,并嘱托将这些书交给一位来取书的主人。他在师前立下了苦修十二年的誓约,又请求在回去的沿途和修行时能不生灾障,为此上师赠给他镇魔的青蓝色卵石一粒和驱鬼魔的黑石一颗,并叮咛道:“你应不离菩提心,祈祷上师可得如愿成功。”于金牛年(一一二一年)返回前藏精修十三年,广收门徒,高足弟子不乏其人。

巴察高龄八十二岁,即藏历第三绕迥之土虎年(一一五八年,宋绍兴二十八年)圆寂。

释:

1·岗师:系岗·益西坚赞,生卒年不详,与玛·却吉喜饶、索琼·格敦巴为师兄弟,同时跟随上师帕·丹巴桑杰学习息结派教法。

2·皈依:为求救离一切久暂苦难,怀着我意惟有尔知之信心,祈请上师三宝,容受依靠。

3·耿噶大师:全名叫绛曲散华耿噶,系帕·丹巴桑杰又一直传著名大弟子,生于一〇六二年,卒于一一二四年。

(无心编著)(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巴壶天居士 1987年 巴壶天居士(1905~1987年)

巴壶天居士,名东瀛,字壶天,以字行。安徽省滁县人,清光绪三十一年乙巳岁十一月初十日(一九〇五年十二月六日),出生于滁县乌衣岭。父永炽公,母薛太夫人,壶天为独子,自幼身体孱弱,而秉性性颖慧。七岁入家垫启蒙,从宿儒薛静波先生读启蒙书及四书,在垫四年,转入乌衣小学插班五年级,一九一七年以第一名毕业,旋考取滁县第九师范学校,在校时品学兼优,一九二三年,被保举入安徽省立法政学堂。十四年(一九二五年),以父永炽公经营的茶行折损,壶天为分担家计,乃辍学就业,任公务员职。

一九三二年,吴礼卿(忠信)任安徽省主席,曹经沅为秘书长,聘壶天为省府秘书。一九三五年任贵州省民政厅主任秘书,一九三七年抗战军兴,一九三八年受薛伯陵(岳)将军之邀,任湖南省政府主任秘书,一九四八年以资深绩优,擢升省政府秘书长。一九四九年,以大陆局势靡烂,乃举家浮海避难来台,先后任教育部简任秘书,国立编译馆秘书,并主持开馆事宜。旋兼任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教授,讲授诗选。一九六三年,应新加坡义安学院之聘,出任中文系教授兼主任,先后七年,一九七〇年返国,复受聘为国立师范大学、东海大学兼任教授。

巴壶天居士于中年之后,潜心于禅学研究,先后参究禅籍三千余卷,探骊得珠,别具只眼。一九五三年,撰《禅宗的思想》,刊载于《中国文化论集》中。一九五四年五月,应邀出席中国佛教第十三次佛学讲座,在会中专题演讲,讲题为《禅学三关》。一九五六年五月,撰成《禅学指南》论文,刊载于《中国佛教史论集》中。一九五八年九月,复撰成《禅宗三关与庄子》,发表于《中国哲学史论集》,居士屡有禅学论文发表,学术界及佛教人士咸推重之。是岁,台湾大学李世杰居士,研究重点在于印度哲学及佛教哲学方面,撰着《中国佛教哲学概论》,请巴壶天居士为之作序。

一九六七年,巴壶天居士自星洲归来,三月,应国立师范大学中道学社之邀,演讲《禅宗的风旨》,演讲稿刊载于“慧炬”杂志。一九六八年,撰成《禅宗公案之透视》论文,刊载于南洋大学佛学会会刊第三期。一九七一年,应聘为台湾大学哲学系及哲学研究所兼任教授,主讲“禅学研究”讲课,前后凡十年。一九七三年春,获中华学术院颁赠哲士学位。一九七四年,应邀于台大晨曦学社演讲,讲题为《禅学参究者应具有的条件和认识》,讲稿刊载于“哲学与文化”月刊。一九七九年,应聘为辅仁大学哲学系兼任教授,主讲“中国哲学史”及“禅学研究”。是年,撰成《浑沌凿窍篇》凡五篇,在“中国佛教月刊”连载。十二月,黄公伟教授着《菜根谭注疏》,书成,请居士作序。一九八〇年二月,他的夫人在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长子寓所逝世,享年七十八岁,居士专程赴美,为王夫人料理丧事。九月由美返台,携回夫人骨灰,安厝于台北县中和市圆通寺后山之中和墓园。翌年四月,应台湾大学人类学系之邀,于考古馆演讲《禅趣与哲思--发掘中国诗词矿源里的无尽宝藏》,事后发表于中央日报“文史专刊”。五月,应邀至台北市建国南路“净庐”、“慧炬”杂志社为第六十次夹粥会中,讲“禅宗的宇宙观与人生观”。

一九八二年三月,应邀在“慧炬”杂志社主办的“禅学专题系列讲演”中演讲,讲题为《禅宗要义释疑》,经周林静女史录音整理,居士再加补充润饰,刊于“慧炬”杂志二二六至二二八期。六月,居士应邀在台北国军英雄馆中正厅,中国易经学会举办第八次易学讲座,专题演讲《易学与禅学》。一九八四年,巴壶天居士高龄八十岁,精神矍砾,手不释卷。十二月,应东吴大学哲学系之邀,在系列演讲中主讲《佛教缘起性空的宇宙观》。由林妙芬女士录音整理,居士再加补充润饰,后来发表在东吴大学哲学系刊《传习录》中。

一九八六年,居士结集旧作,拟加重编,题名为:《禅骨诗心集》。居士尝自谓:传世作品在精而不必多,而一生于《禅骨诗心集》,于意即可。盖其一生精力,倾注“比体诗”、及“禅公案”之研究,晚年会通诗、禅,造境忒高,咸通独步。居士八十岁后,以视力减退的关系,除了在淡江大学中文系夜间部的城区部授课外,前此应聘于辅仁大学、东吴大学、中国文化大学诸教席一概坚辞,却聘息肩。

一九八七年初春,巴壶天老居士以轻微脑血管梗塞,住入三军总医院,经医疗救治,住院数周,病情日渐好转,乃回家疗养。是年七月下旬,突发气喘,再住入三军总医院,经检查为肺气肿,住院三周,八月十九日病况平息,回寓静养。九月二十三日又突发气喘,再入三军总医院,延至十月五日竟尔不起,溘焉长逝。享寿八十三岁。

(于凌波着)(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巴拿哈 八十四大成就者传 巴拿哈《(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传》

这是咕噜巴拿哈大师的故事。“巴拿哈”的意思是制造铃鞋的工人。

在桑多那卡拉地区有一位平民,以制作铃鞋为生。有一天,他看见有一位名为大威力的瑜伽士在乞食,之后回到尸陀林中。他看见这个景象,心中对瑜伽士生出了大信心,就来到了尸陀林中。

瑜伽士问他:“你来这里作什么?”他回答来求法。瑜伽士就对他开示了轮回的过犯以及解脱的利益。他心中生出了出离心,就向上师请求开示解脱的法门。上师就先给予他令心识成熟的加持灌顶,并且对他开示了能令贪爱入道的口诀如下:

“穿上美丽铃鞋之众生,

跑步时出现悦耳铃声。

声音所生本来即清净,

依此观修声音即空性。”

他了解上师口诀的意义之后,依此修持,经过了九年断除了见道的一切染污,得到了证悟。他被称为巴拿哈大师,并且叙述了自己证悟的过程。他在八百年中利益了许多众生,最后带领了八百人回到卡雀空行净士。

这是咕噜巴拿哈大师的故事。

巴戎巴·达玛旺秀 藏传佛教高僧传略 巴戎巴·达玛旺秀《藏传佛教高僧传略》

——巴戎噶举创始人

巴戎巴·达玛旺秀,意为“兴盛自在”。公元12世纪人,巴戎噶举派创始人。出生于前藏彭域 (今彭波),属达喀瓦家族。

童年时来了一位修习密宗的幼童,密童说了许多赞颂法王岗波巴(米拉日巴的著名弟子塔波拉杰)的话,而且对达玛旺秀说:“你若到法王那里去,法王会喜欢你。”他对密童说:“那么,现在你能带我去那里见法王吗?”密童欣然同意。于是两人同行来到岗波地方。刚到岗波,密童已不知去向,传说密童就是岗波巴所化现。此时,达玛旺秀同岗波巴见面,岗波巴喜悦而摄受他,用直观教导法教育他,遂使他成为殊胜通达者。后来巴戎巴在后藏拉堆绛(今之后藏昂仁地力)修建了巴戎寺,他就住进该寺,直到晚年。他拥有许多门徒,以密教大印修法及显教大印境界教授弟子。据传巴戎寺常有“空行”来集,并有许多飞禽聚集其地。由此巴戎巴形成了独立的传承体系,成为巴戎噶举。后来因族中不和,纷争迭起,出现了寺院住持频繁易人,削弱了势力,乃至教派与寺院逐渐衰落。据《巴戎金鬘》载,巴戎噶举经康区传入青海玉树一带,至今仍有该派的寺院和僧人。

达玛旺秀是岗波巴的亲授弟子,又是帝师热巴(可能是西夏的一位帝师,因那时元朝尚未建立)的教师。据传帝师为优奖师德,曾建一座大银塔,奉安在巴戎寺中。

(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巴哇希 八十四大成就者传 巴哇希《(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传》

这是咕噜巴哇希大师的故事。“巴哇希”的意思是从水中取出牛奶者。

在当竹拉地方有一位国王,他享有国王的一切享受富裕。有一天有一位博学多闻的瑜伽士来向国王乞食,国王供养了瑜伽士广大丰富的饮食。

国王生出了信心,就向瑜伽士请求传法。

瑜伽士告诉他:“所有佛法的根本是信心,所有成就的根本是上师。”瑜伽士就给予国王灌顶,并且给予国王气脉明点的如下教授:

“他身具不共方便,

莲花之中是坛城。

在于拉达大海中,

杂染之中提练菩提之牛奶。

提炼增长遍满心,

大乐勿使有间断。

大乐能降伏大乐,

观修空乐二无别。”

国王依照上师所教授的禅修了十二年,眼的染污逐渐清净,得到了证悟,利益了许多弟子。国王最后自述证悟过程:

“譬如天鹅中国王,

从水中分开牛奶,

尊圣上师之口诀,

粹取菩提心明点。”

说完后,大师即身前往卡雀空行净士。这是咕噜巴哇希大师的故事。

巴札力巴 八十四大成就者传 巴札力巴《(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传》

这是咕噜巴札力巴大师的故事。他是巴卡地方的人。

他是卖吃食的小贩,非常的贫困,身上只有一件粗布衣服。他经常到一户富人家拿一些薄饼来贩卖,以求维持生活。如果有卖不完的,则自己留下一半来食用。

一天观世音菩萨化现成一位比丘,来到他的身边。他看见了比丘心中生起了很大的信心,向比丘顶礼,并且把剩下的一半薄饼供养他。比丘问他:“你的薄饼是从那里得到的?”他就告诉了比丘。比丘就告诉他:“那么我们二人都有功德主,我也将教我的施主佛法。”

他就先献了一个曼达,并且供养了鲜花,化人就教导他皈依、发菩提心及六字大明咒等佛法。他很恭敬地服侍上师,以乞食来维持生活。

这时,他以前的老板来找他要钱,他回答没有钱,富人就把他抓起来打了一顿。他就大叫起来:“不是我一个人吃的,是我和上师二人一起吃掉的,为什么只打我一个人。”他的声音就像从墻壁和其它地方发出来一样,富人吓了一大跳,就对他说:“小偷,你滚吧。”就放他走。

他来到了一座寺庙中,对着本尊观世音菩萨的佛像来求取偿付薄饼的钱,结果得到了一百个金币。他拿着金币来到富人家把债还清。就这样他清净了自己的障碍和习气。他想着:“我的上师真是菩萨啊!”

他决定要出发去普陀山。在半路上他经过了一座荆棘的森林,他的脚被荆棘刺伤,非常的痛苦,就大声的向观世音菩萨祈请。结果菩萨真正出现告诉他:“我是你的上师,现在你不要再想着自己的利益,而应该回去努力来利益弟子们。”

他听完了很高兴,就上升到空中,返回章巴卡地方。许多人都看见了,惊为不可思议,都向他求法。他则开示了显现与空性无别的甚深教授。

从此之后,大师即以巴札力巴闻名于世。最后大师即身前往卡雀空行净土。

这是咕噜巴札力巴大师的故事。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