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佛教人物传
安禅师 释氏通鉴 安禅师《释氏通鉴》

宣宗即位。帝宪宗第十三子。初武宗忌之。沈之宫厕。宦者仇公武潜施拯护。俾髡发为僧。乃周游天下。尝居盐官安禅师会中。遇黄蘗礼拜次。帝问曰。不着佛求。不着法求。不着众求。乃礼何为。蘗云。常礼如是事。帝曰。用礼何为。蘗便打。帝曰大粗生。蘗又打。后雪窦有颂云。凛凛威风不自夸。端居寰海定龙蛇。大中天子曾轻触。三度亲遭弄爪牙。初帝至盐官时。安禅师一日预戒知事曰。当有异人至此。明日行脚僧数人参礼。安默识之遂令维那高位安置。礼殊他等。安每接谈话。益加贵气。乃曰。寺众患斋不供。就求一供疏。帝为制之。安览之惊悚。知供僧赍去。所获丰厚。乃语帝曰。时至矣。无滞泥蟠。嘱以佛法后事而去。洎盐官示寂。帝诗悼云。像季何教祸所钟。释门光彩丧骊龙。香阶懒踏初生草。抵掌悲看异日容。玉柄永离三教座。金鸣长镇万年蹤。知师下界因缘尽。应上诸天第几重。后出授江陵少尹。武宗崩。左神策军中尉杨公。讽宰臣百官迎立之。及帝即位。接对群僚。处决庶务。中外翕然。方见其隐德焉(祖庭事苑)

安国 祖堂集 安国《祖堂集》

安国和嗣雪峰,在福州。师讳弘韬,姓陈,泉州仙游县人也。初诞之时,胎衣紫色。朝感胡僧而来访之,志求出家。遂于龙华寺东禅依师染剃,依年具戒,便诣雪峰,密契玄关。寻离欧越,遍历楚吴。后再入雪峰,雪峰才见,便问:“什摩处来?”师云:“江西来。”峰云:“什摩处逢见达摩?”师云:“分明向和尚道。”峰云:“道什摩?”师云:“什摩处去来。”

又因一日峰见师,便拦胸把云:“尽乾坤是个解脱门。把手拽教伊入,争奈不肯入!”师云:“和尚怪某甲不得。”峰云:“虽然如此,争奈背后如许多师僧何!”自后闽王钦敬,请住安国阐扬宗教矣。

问:“如何是西来意?”师云:“如何是不西来意?”又云:“是即是,莫错会!”问:“学人上来未尽其机,请师尽其机。”师良久,学人礼拜。师云:“忽到别处,有人问汝作摩生举?”学云:“终不敢错举。”师云:“未出门便见笑具。”问:“如何是达摩传底心?”师云:“索非后胤。”众参,师云:“若有白纳衣,一时染却。”于时众中召出一僧,当阳而立。师指云:“这个便是样子也,还有人得相似摩?”众皆无对。别时僧侍立,师云:“你当此时作摩生?”僧云:“某甲向前僧边立。”云:“还得相似摩?”师云:“你不相似。”学人云:“为什摩不相似?”师云:“你带黑有。”

因长庆在招庆时,法堂东角立次,云:“者里好置一个问。”时有人便问:“和尚为什摩不居正位?”庆云:“为你与摩来。”僧云:“只今作摩生?”庆云:“用你眼作什摩?”师因举着云:“他个则与摩,别是个道理,只今作摩生道则得?”后安国云:“与摩则大众一时礼拜去也。”师亦代云:“与摩则大众一时散去得也。”

师在众时,举国师碑文云:

得之于心,伊兰作啃檀之树。

失之于旨,甘露乃蒺藜之园。

师拈问僧:“一语之中须具得失两意,作摩生道?”僧提起拳头云:“不可唤作拳头。”师不肯,自拈起拳头曰:“只为唤作拳头。”问:“如何是活人之剑?”师曰:“不敢瞎却汝。”“如何是杀人之刀?”师云:“只这个是。”因举《西域记》云:“西天有贼,盗佛额珠,欲取其珠,佛额渐高,取不得。遂啧云:‘佛因中有愿,我成佛果菩提,愿济一切贫乏众生。如今何得违于本愿,不与我珠?’佛遂低头与珠。”师拈问众:“向这里须得作主,又不违于本愿,合有济人。作摩生道?”众无对。师代云:“有愿不违。”长庆云:“适来岂是违于因中所愿摩?”

师上堂云:“达摩道:吾本来此土,传教救迷情。诸人且道是什摩教,莫是贝多之教摩?若是贝多之教,自是摩腾竺法兰二三藏,汉明帝永平年中已来了也。既不是此教,且是什摩教?还有人择得摩?若有人择得,便出来看;若无人择,我与你择,这个便是纳僧谙会处。得摩?只与达摩与摩道,遇着本色行脚人还得了摩?汝道达摩僭疣在什摩处,便不了处。我如今不识好恶,颠倒与汝诸和尚插偈、歌咏、告报,尚不能察得;倘若依于正令,汝向什摩处会去?何不抖擞眉毛,着些子精彩耶?尽乾坤界是你诸人家风,诸人一时体取,还有人体得摩?若无人体得,莫只与摩醉慢慢底,有什摩成办时?大须努力!”时有人问:“承师有言:‘尽乾坤界是你诸人家风’,学人到这里为什摩却不见?”师云:“是你到什摩处却不见?”学云:“请师指旨!”师云:“洎放过。”又问:“承师有言:‘若依于正令汝向什摩处会’,如何是正令?”师良久,学人罔措。师云:“不信道向什摩处会?”因举六祖为行者时,到刘志略家,夜听尼转《涅槃经》。尼便问:“行者还读得《涅槃经》不?”行者云:“文字则不解读,只解说义。”尼便将所疑文字问之,行者云:“不识。”尼乃轻言呵云:“文字尚不识,何解说义?”行者云:“岂不闻道‘诸佛理论不干文字’?”因举次,师云:“由欠一问。”便问:“如何是不干文字理论底事?”师云:“什摩处去来?”

师与长庆从江外再入岭。在路歇次,因举太子初下生时,目视四方,各行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庆却云:“不委太子登时实有此语,为复是结集家语。直饶登时不与摩道,便是目视四方,犹较些子。”师问:“什摩处你?”庆云:“深领阇梨此一问。”师云:“领问则领问,太粗生!”庆拈得拄杖行三两步,回头云:“不妨是粗些子。”师云:“不错嫌粗。”

安慧则 晋洛阳大市寺 高僧传 卷十 安慧则(晋洛阳大市寺)《高僧传》卷十

安慧则。未详氏族。少无恒性卓越异人而工正书善谈吐。晋永嘉中天下疫病。则昼夜祈诚。愿天神降药以愈万民。一日出寺门见两石形如瓮。则疑是异物。取看之。果有神水在内。病者饮服莫不皆愈。后止洛阳大市寺。手自细书黄缣写大品经一部。合为一卷。字如小豆。而分明可识。凡十余本。以一本与汝南周仲智妻胡母氏供养。胡母过江赍经自随。后为灾火所延。仓卒不暇取经。悲泣懊恼。火息后乃于灰中得之。首轴颜色一无亏损。于时同见闻者莫不回邪改信。此经今在京师简靖寺首尼处。时洛阳又有康慧持者。亦神异通灵云。

安静 徐果师 唐西域 宋高僧传 卷第十九 安静(徐果师)(唐西域)《宋高僧传》卷第十九

释安静。本西域人也。开元十五年振锡东游至定陶。直问丁居士何在。乡人报之曰。终已三载葬在郊外。且曰。是人也乃在家菩萨。专勤梵行尝礼事嵩山普寂禅师云。已得甚深法。将终合掌加趺而坐。俨然而绝。曹城诸寺院钟磬不击自鸣也。静至坟所躬自发之。时五色云气腾喷而上。遂取其骨皆金色。连环若锁。可五丈许。铿然响亮。擐杖头而行。别树塔重葬。众咸惊叹。少顷静瞥然灭没焉。

[赞宁]系曰。有情遗骼引因践果也。凡夫身中。节不相至。十地菩萨骨节解盘龙相结。佛则全身舍利焉。今丁居士骨有钩锁形。则超凡夫未阶十在此乃八臂那罗延身。骨节头相钩是欤。证居士力量及此矣。譬若出金之砂之谓浑不可谓为砂也。含玉之石之谓璞不可谓为石也矣次又成都府大云寺有徐果师者。混物韬光。人罕详测。或入三昧不失律仪。或示狂癡语事多中。先为卫元嵩。是难测之士。坤维间往往有人谓之徐果师。徐姓也。果名也师通称也此亦强练志公之伦类矣不知其终云。

安廪法师 释氏通鉴 安廪法师《释氏通鉴》

初在魏十二年。讲四分律大乘经论。梁太清中还都。来住天安。讲华严。陈高祖。请入内殿。接足尽敬。长承戒范。来住耆阇讲法。世祖文帝。请入昭德殿开讲。至是宣帝。于华林园北面受道。大阐法化。以至德元年迁化(僧传)

安令首 伪赵建贤寺 比丘尼传 卷一 安令首(伪赵建贤寺)《比丘尼传》卷一

安令首。本姓徐。东莞人也。父忡仕伪赵为外兵郎。令首幼聪敏好学。言论清绮雅性虚淡。不乐人间。从容閑静。以佛法自娱不愿求娉。父曰。汝应外属何得如此。首曰。端心业道绝想人外。毁誉不动廉正自足。何必三从然后为礼。父曰。汝欲独善一身。何能兼济父母。首曰。立身行道方欲度脱一切。何况二亲耶。忡以问佛图澄。澄曰。君归家洁斋三日竟可来。忡从之。澄以茵支子磨麻油傅忡右掌。令忡视之。见一沙门在大众中说法。形状似女。具以白澄。澄曰。是君女先身。出家益物往事如此。若从其志。方当荣拔六亲令君富贵。生死大苦海向得其边。忡还许之。首便剪落从澄乃净捡尼受戒。立建贤寺。澄以石勒所遗剪花纳七条衣及象鼻澡灌与之。博览群籍经目必诵。思致渊深神照详远。一时道学莫不宗焉。因其出家者二百余人。又造五六精舍。匪惮勤苦皆得修立。石虎敬之。擢父忡为黄门侍郎清河太守。

安民 建康华藏寺 大明高僧传 卷第五 安民(建康华藏寺)《大明高僧传》卷第五

释安民字密印。嘉定府朱氏子也。初讲楞严于成都有声。时圆悟居昭觉因造焉。值悟小参举国师三唤侍者因缘。赵州拈云。如人暗中书字。字虽不成文彩已彰。那里是文彩已彰处。民闻心疑之。告香入室。悟问。座主讲何经。对曰。楞严。悟曰。楞严有七处征心八还辩见。毕竟心在何处。民多呈义解。悟皆不肯。民复请益。悟令一切处作文彩已彰会。偶僧请益十玄谈。方举问君。心印作何颜。悟厉声曰。文彩已彰。民闻悦然自谓至矣。悟示钳锤罔指。一日白悟。请弗举话待某说看。悟曰诺。民曰寻常拈锤竖拂岂不是经中道一切世界诸所有相皆即菩提妙明真心。悟笑曰。尔元来在这里作活计。民又曰。下喝敲床时岂不是返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悟曰。尔岂不见经中道。妙性圆明离诸名相。民于言下释然。于是罢讲侍圆悟。因悟出蜀居夹山。民从行。悟为众小参举古帆未挂因缘。民闻未领遂求决悟曰。尔问我。民举前话。悟曰。庭前柏子。民即洞明谓悟曰。古人道如一滴投于巨壑。殊不知大海投于一滴。悟笑曰。奈这汉何。悟说偈曰。休夸四分罢楞严。按下云头彻底参。莫学亮公亲马祖。还如德峤访龙潭。七年往返游昭觉。三载翱翔上碧巖。今日烦充第一座。百花丛里现优昙。未几开法保宁。迁华藏大弘圆悟之道。后示寂于本山。阇维舍利颇剩人或穴地尺许皆得之。尤光明莹洁。心舌不坏。并建塔焉。

安民 佛祖纲目 安民《佛祖纲目》

生嘉定府朱氏。谒昭觉克勤。闻勤举国师三唤侍者因缘。赵州拈云。如人暗中书字。字虽不成。文彩已彰。那里是文彩已彰处。民心疑。告香入室。勤问。座主讲何经。曰楞严。曰楞严七处征心。八还辨见。毕竟心在甚处。民多呈解。勤不肯。民复请益。勤令一切处。作文彩已彰会。偶僧请益十玄谈。方举。问君心印作何颜。勤厉声曰。文彩已彰。民闻有省。遂求印证。勤示以本色钳锤。民罔措。

○安民。受法克勤。往谒慧勤。勤问。佛果有不曾乱为人说。底句曾与你说么。曰合取狗口。勤厉声曰。不是这个道理。曰无人夺你茶盐袋。叫唤作么。曰佛果若不为你说。我为你说。曰和尚疑。时退院。别参去。勤呵呵大笑。后开法保宁。迁华藏。归里后入寂。阇维舍利。颇膡细穴。地尺许皆得之。尤光明莹洁。心舌亦不坏

安清 汉雒阳 高僧传 卷一 安清(汉雒阳)《高僧传》卷一

安清字世高。安息国王正后之太子也。幼以孝行见称。加又志业聪敏。克意好学。外国典籍。及七曜五行医方异术。乃至鸟兽之声。无不综达。尝行见群燕。忽谓伴曰。燕云应有送食者。顷之果有致焉。众咸奇之。故俊异之声。早被西域。高虽在居家。而奉戒精峻。王薨便嗣大位。乃深惟苦空。厌离形器。行服既毕。遂让国与叔出家修道。博晓经藏。尤精阿毗昙学。讽持禅经。略尽其妙。既而游方弘化。遍历诸国。以汉桓之初。始到中夏。才悟机敏一闻能达。至止未久。即通习华言。于是宣译众经改胡为汉。出安般守意阴持入大小十二门及百六十品。初外国三藏。众护撰述经要为二十七章。高乃剖析护所集七章译为汉文。即道地经是也。其先后所出经论。凡三十九部。义理明析。文字允正。辩而不华。质而不野。凡在读者皆亹亹而不倦焉。高穷理尽性。自识缘业。多有神迹世莫能量。初高自称。先身已经出家。有一同学。多嗔。分卫值施主不称。每辄怼恨。高屡加诃谏终不悛改。如此二十余年。乃与同学辞诀云。我当往广州毕宿世之对。卿明经精勤不在吾后。而性多嗔怒。命过当受恶形。我若得道必当相度。既而遂适广州值寇贼大乱。行路逢一少年。唾手拔刃曰。真得汝矣。高笑曰。我宿命负卿故远来相偿。卿之忿怒故是前世时意也。遂申颈受刃。容无惧色。贼遂杀之。观者填陌。莫不骇其奇异。既而神识。还为安息王太子。即今时世高身是也。高游化中国宣经事毕。值灵帝之末关雒扰乱。乃振锡江南。云我当过庐山度昔同学。行达?亭湖庙。此庙旧有灵威。商旅祈祷乃分风上下各无留滞。尝有乞神竹者。未许辄取。舫即覆没。竹还本处。自是舟人敬惮莫不慑影。高同旅三十余船奉牲请福。神乃降祝曰。船有沙门可便呼上。客咸惊愕。请高入庙。神告高曰。吾昔外国与子俱出家学道。好行布施。而性多嗔怒。今为?亭庙神周回千里并吾所治。以布施故珍玩甚丰。以嗔恚故堕此神报。今见同学悲欣可言。寿尽旦夕。而丑形长大。若于此舍命秽污江湖。当度山西泽中。此身灭后恐堕地狱。吾有绢千疋并杂宝物。可为立法营塔使生善处也。高曰。故来相度何不出形。神曰。形甚丑异众人必惧。高曰。但出众人不怪也。神从床后出头。乃是大蟒。不知尾之长短。至高膝边。高向之梵语数番赞呗数契。蟒悲泪如雨须臾还隐。高即取绢物辞别而去。舟侣飏帆。蟒复出身登山而望。众人举手然后乃灭。倏忽之顷便达豫章。即以庙物造东寺。高去后神即命过。暮有一少年。上船长跪高前受其咒愿。忽然不见。高谓船人曰。向之少年。即?亭庙神。得离恶形矣。于是庙神歇末无复灵验。后人于山西泽中见一死蟒。头尾数里。今浔阳郡蛇村是也。高后复到广州。寻其前世害己少年。时少年尚在。高经至其家。说昔日偿对之事。并叙宿缘。欢喜相向云。吾犹有余报。今当往会稽毕对。广州客悟高非凡。豁然意解追悔前愆。厚相资供。随高东游遂达会稽。至便入市。正值市中有乱。相打者误着高头应时陨命。广州客频验二报。遂精勤佛法具说事缘。远近闻知莫不悲恸。明三世之有征也。高既王种西域宾旅。皆呼为安侯。至今犹为号焉。天竺国自称书为天书。语为天语。音训诡蹇与汉殊异。先后传译多致谬滥。唯高所出为群译之首。安公以为。若及面稟不异见圣。列代明德咸赞而思焉。余访寻众录。纪载高公互有出没。将以权迹隐显应废多端。或由传者纰缪致成乖角。辄备列众异。庶或可论。案释道安经录云。安世高以汉桓帝建和二年至灵帝建宁中二十余年译出三十余部经。又别传云。晋太康末。有安矦道人。来至桑垣。出经竟封一函于寺云后四年可开之。吴末行至杨州。使人货一箱物以买一奴。名福善。云是我善知识。仍将奴适豫章。度?亭庙神。为立寺竟。福善以刀刺安侯胁。于是而终。桑垣人乃发其所封函财理自成字云。尊吾道者居士陈慧。传禅经者比丘僧会。是日正四年也。又庾仲雍荆州记云。晋初有沙门安世高度?亭庙神。得财物立白马寺于荆城东南隅。宋临川康王宣验记云。蟒死于吴末。昙宗塔寺记云。丹阳瓦官寺。晋哀帝时沙门慧力所立。后有沙门安世高。以?亭庙余物治之。然道安法师。既校阅群经诠录传译。必不应谬。从汉桓建和二年。至晋太康末。凡经一百四十余年。若高公长寿或能如此。而事不应然。何者。案如康僧会安般守意经序云。此经世高所出。久之沈翳。会有南阳韩林颖川文业会稽陈慧。此三贤者信道笃密。会共请受。乃陈慧义。余助斟酌。寻僧会以晋太康元年乃死。而已云此经出后久之沈翳。又世高封函之字云。尊吾道者居士陈慧。传禅经者比丘僧会。然安般所明盛说禅业。是知封函之记。信非虚作。既云二人方传吾道。岂容与共同世。且别传自云。传禅经者比丘僧会。会已太康初死。何容太康之末方有安侯道人。首尾之言自为矛盾。正当随有一书谬指晋初。于是后诸作者。或道太康。或言吴末。雷同奔竞无以校焉。既晋初之说尚已难安。而昙宗记云。晋哀帝时。世高方复治寺。其为谬说过乃悬矣。

安生塑真容菩萨 广清凉传 安生塑真容菩萨《广清凉传》

大孚灵鹫寺之北。有小峰。顶平无林木。岿然高显。类西域之鹫峰焉。其上。祥云屡兴。圣容频现。古谓之化文殊台也。唐景云中。有僧法云者。未详姓氏。住大华严寺。每惟大圣示化。方无尊像。俾四方游者。何所瞻仰。乃缮治堂宇。募工仪形。有处士安生者。不知从何而至。一日应召。为云塑像。云将厚酬其直。欲速疾工。生谓云曰。若不目睹真像。终不能无疑。乃焚香恳启移时。大圣忽现于庭。生乃欣踊躄地。祝曰。愿留食顷。得尽模相好。因即塑之。厥后。心有所疑。每一回顾。未尝不见文殊之在傍也。再期功毕。经七十二现。真仪方备。自是灵应肸蚃。遐迩归依。故以真容目院焉。圣宋太宗皇帝践位。神武天资。克平伪主。重恢宇宙。再造生灵。故得像教弥隆。灵峰更弊。初遣中使。诣五台山。焚香虔祝。特加修建。太平兴国之五年四月十五日。敕使臣蔡廷玉。内臣杨守遵等。诣五台山菩萨院。与僧正净业。同计度修造事。及同部辖工匠等。并敕河东河北两路转运。给五台山菩萨院修造费用。至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张廷训等。奏修造功毕。皇帝先自下西蜀。后于兴国二年丁酉岁。敕于成都府。写造第五大藏金字经一藏。至八年癸卯岁七月五日。敕内臣安重诲监送。就吾台山菩萨院安置。每岁度僧五十人。真宗皇帝御宇景德四年。特赐内库钱一万贯。再加修葺。并建大阁一座。两层十三间。内安真容菩萨。赐额。名奉真之阁。岁遣内臣诣山。设斋供养。自是。层楼广殿。飞阁长廊。云日相辉。金碧交映。庄严崇奉。邈逸前代矣。仁宗皇帝。缵祖考之丕业。典儒释之大教。屡遣中使。斋供诣山。每郊禋礼毕。道场设斋供养。宝玩之属。多出禁掖。庆历八年春三月。敕遣内侍黄门谢禹圭。送宝冠一戴。先是。庆历至皇祐三年。朝廷三次遣使颁降。太宗真宗仁宗皇帝三朝。御书凡一百八十轴。并天竺字源七册。后有山门僧守法慧顺绾。于瑞相殿北。重建大阁一座。两层凡一十三楹。于上层。置斗官分布。中楹安卢舍那佛像。四周造万圣像。雕刻彩绘。备极工巧嘉祐二年丁酉岁。敕遣入内。内侍省黎永德。送御书飞白宝章阁牌额一面。诣真容院。于三月二十二日。安挂阁上。若匪皇上留心圣教。注想灵峰。则何以屡锡宝严。躬洒神翰。况太宗朝旧敕。山寺土田。尽蠲租赋。自古朝廷崇尚。建立伽蓝。广度僧尼。除免差役。何止一端。所以北齐数州之倾俸。有唐九帝之回光者欤

安世高 释氏稽古略 安世高《释氏稽古略》

江淮寺塔之始。安息国沙门安清。字世高。本世子当嗣位。让之叔父出家。桓帝建和二年至洛阳。译佛经二十九部凡一百七十六卷。至是建宁四年。因附舟浮游至庐山?(音恭)亭庙。神灵其能分风送往来之舟会舣舟奉牲请福。神降语曰。舟有沙门可与来。高至。神曰。吾昔与子俱出家学道。吾好施然而多嗔报形极丑。家此湖千里皆所辖。旦夕且死必入地狱。我有缣段绢杂宝物。可为立法营塔。使我生善处。因泣下。高许之。高徐曰。能出形相劳苦乎神曰。形恶奈何。高曰。第出之。于是出其首帐中。盖巨蟒也。悲泪如雨。高取绢物至豫章为建太安寺。乃江淮寺塔之始也。神报之曰。生善处已。后人于山西泽中。见死蟒头尾数里。今浔阳县有大蛇村是也(自镜录)中平元年黄巾贼灭初鉅鹿人。今顺德路也。张角以妖术教授号大平道。咒符水以疗疾病。众共神之角弟子周游四方十余年。徒众数十万。自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之人莫下毕应。凡三十六方。方犹将军也。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人。角弟子唐周上书告之。有诏逐捕角等。角敕诸方俱起皆着黄巾以为标帜。故时人谓之黄巾贼。旬月之间天下响应京师震动。发天下精兵。遗中郎将卢植讨之。垂当拔之。宦官诬植。诏皇甫嵩讨角嵩与角弟梁战。大破之斩梁。角先已病死。剖棺戮尸传首京师

安世高大师 约西元2世纪 安世高大师(约西元2世纪)

安世高大师,可说是佛经汉译的创始人。他本名清,是安息国的太子(伊朗人),博学多识,信仰佛教。当轮到即位的时候,他让位给叔父,出家修道。他精研阿毗昙,修习禅定,游化西域各地;于汉桓帝建和初年(一四七年),辗转来到中国洛阳,不久即通晓华语。那时佛教传入中国内地,已有相当时期,在宫廷内和社会上都有一些信徒。他们信仰佛教虽主要在奉行祭祀,祈求福德,但也有切实修行的要求。因此安世高就为他们译出有关止观法门的种种经论。译事大概到灵帝建宁中(一七〇年左右)为止。随后,他游历了江南的豫章、浔阳、会稽等地,后来各地就流传有关于他的神奇故事。他晚年的蹤迹不详,在华活动前后约三十年。

安世高译出的书,因为当时没有记载,确实部数已不可考。晋代道安编纂的“众经目录”,列举所见过的安世高译本,才加着录,共有三十五部、四十一卷。其后历经散失,现存二十二部、二十六卷。其中,“七处三观经”大概在道安(三一二~三八五年)以后就成为两卷本,而误收“积骨经”和杂经四十四篇于内,未加区别;现经今人考订,特将那两种分列出来。另外,从翻译用语等对勘,认为“五阴譬喻经”、“转法轮经”、“法受尘经”、“禅行法想经”等四部是否为安世高所译,尚有问题。又“四谛经”一种,道安也说它好像是安世高所撰,但现戡是译本。

安世高的翻译,有时用口述解释,由他人执笔成书。这属于讲义体裁,在道安目录里着录了“阿含口解”(“十二因缘经”)一卷,便是这一类。此书在别的经录也称为“安侯口解”。这因安世高原来是王族出身,西域来华的人都叫他安侯,所以经录家就沿用了。还有魏吴时代(二二〇~二八〇年)失译本单卷“杂阿含经”,共收二十七卷,“七处三观经”、“积骨经”也在其内,译文和安世高余译很接近,唐代智升“开元释教录”就说它像是安世高所译,但未见旧录记载,还不能确定。

此外,道安目录所载安世高的译本现已失传的,一共十三部十三卷。其中“十四意”和“九十八结”,道安都说像是安世高的撰述。又“小安般经”一种,“开元录”说它就是现存本“大安般守意经”除去注解所余的部分。

关于安世高的翻译,历来各种经录的记载互有出入。到了隋代费长房“历代三宝记”,漫无简别地罗列名目达到一百七十六种之多。其中好些没有确实出处,只推测是安世高在河西和江南旅途中随顺因缘从大部译出。后来“开元录”加以删除,还剩九十五部,而缺本几乎占一半,是非辨别,自然很难说。现在仍以道安目录所记载的为最可信。

安世高的汉译佛典,可算是一种创作,内容和形式都有特色。就内容说,他很纯粹地译述出他所专精的一切。譬如,译籍的范围始终不出声闻乘,而又有目的地从大部“阿含经”中选译一些经典,且都是和止观法门有联系的。至于译文形式,因为安世高通晓华语,能将原本意义比较正确地传达出来,所以僧祐称赞它说理明白,措辞恰当,不铺张,不粗俗,恰到好处。但总的说来,究竟偏于直译。有些地方顺从原本结构,不免重复、颠倒;而术语的创作也有些意义不够清楚(如“受”译为“痛”,“正命”译为“直业治”等)。因此道安说安世高的翻译力求保存原来面目,不喜修饰,骤然看到还有难了解的地方。

从安世高的译籍见到的学说思想,完全是属于部派佛教上座系统的。他重点地译传了定慧两方面的学说,联系到实际便是止观法门。定学即禅法,慧学即数法(这是从阿毗昙的增一分别法门得名),所以道安说安世高擅长于阐明禅、数,而他所译的也是对于禅、数最为完备。

关于禅法,安世高是依禅师僧伽罗剎的传承,用四念住贯穿五门(即五停心)而修习。他从僧伽罗剎大本“修行道地经”抄译三十七章,着重在身念住,破除人我执。念息一门另译大小“安般经”,其中说十六特胜也和四念住相联系。所以从这些上见到安世高所传禅法是如何地符合上座部佛教系统(特别是化地一派)用念住统摄道支的精神。念息法门因为和当时道家“食气”、“道气”、“守一”等说法有些类似,传习比较普遍,学人著名的就有南阳韩林、颖川皮业、会稽陈慧等。东吴康僧会从陈慧受学,帮助他注解了“安般经”。僧会更依他的心得,在所集“六度经”的禅度里,对止观有要目式的叙述。其后,晋代道安见到了僧伽罗剎“修行道地经”的全译本(竺法护译),又从大部“阿含经”的翻译上理会声闻乘实践的体系,因而对于安世高所译禅法和有关各书了解得更为深刻。他注解了这些译本,并各各做了序文,现在知道的有“大道地经注”等七种。

关于数法,安世高谨守毗昙家的规模,用“增一”、“集异门”等标準,选择了“五法经”、“七法经”、“十二因缘经”、“十四意经”、“阿毗昙五法经”、“阿毗昙九十八结经”等经论。并在译文里带着解释,所以道安说“十四意经”、“九十八结经”好像是撰述。当时严佛调受到启发,就“沙弥十慧”引经解说,作成章句。跟着康僧会辑“六度集经”,也有这样用意。后来道安得着新译“毗昙”的帮助,对安世高在数法方面翻译的业绩,认识更清楚,因而注释了“九十八结经”,以为是毗昙要义所在。他还模仿“十慧章句”等,从各经中抄集十法,加以解脱,成为“十法句义经”。由此可见安世高译传的部派佛教学说在当时发生了相当影响,而到后世还是得到发展的。

(吕澄着)(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安息沙门昙谛 释氏资鉴 安息沙门昙谛《释氏资鉴》

善律学。同出戒经一卷

安阳沮渠侯 居士传 安阳沮渠侯《居士传》

安阳沮渠侯,京声者,天水临城县人,河西王蒙逊之从弟也。为人疏通强识,幼稟五戒,锐意内典,少时尝到于阗国,经衢摩帝太寺,遇天竺法师佛陀斯陀。咨问道义。从受禅要秘密治病经,既而东归高昌,求得观世音弥勒二观经各一卷,及还河西,即译出禅要。居数年,魏主焘破河西安阳奔宋,晦志卑身,不交世务,常游止塔寺。初出观世音弥勒二观经,丹阳尹孟顗见而善之,请与相见,厚设供养。至孝建二年,比丘尼慧浚闻其讽禅经,请得传写,遂出为五卷。其年于钟山定林寺续出佛母泥洹经一卷。安阳居,绝妻拏,不乐荣利,从容法侣,宣通经典,是以缁白交敬礼焉。大明末遘疾而卒(出三藏记集)

安永 福州鼓山 大明高僧传 卷第八 安永(福州鼓山)《大明高僧传》卷第八

释安永号木庵。闽县吴氏子也。永生具道质行止肃然。身汨爱缠心怀遐举。弱冠剃发高标物外。闻有别传之道。乃谒懒庵禅师云门。入室之际庵顾而问曰。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世尊良久。不得向世尊良久处会。随后便喝。永倏然契悟。诸人未得个入处须得个入处。既得个入处不得忘却老僧。永曰。恁么说话面皮厚多少。木庵则不然。诸人未得个入处须得个入处。既得个入处直须扬下入处始得。凡所说法简明如此。时有安分庵主。少与永共隶业于安国。后永偕依懒庵不契。辞谒大慧于径山。行次钱塘江干。仰瞻宫阙忽闻街司喝侍郎来。分忽大悟偈曰。几年个事挂胸怀。问尽诸方眼不开。肝胆此时俱裂破。一声江上侍郎来。竟回西禅。懒庵迎之付以伽梨衣。自尔不规所寓。后庵居剑门。化被岭表。学者从之。

安元 居士传 安元《居士传》

安元安息国人也。志性贞白,为优婆塞。严秉法戒,博通群经。汉灵帝末游宧洛阳,官骑都尉,常与沙门讲论道义。时僧佛调方译法镜经,元口译梵文,佛调笔受词旨,两得见述后代。(出三藏记集)

安岳了悟 附露源 补续高僧传 安岳了悟(附露源)《补续高僧传》

了悟。号无际。一号蚕骨。安岳人。生莫氏。幼佣于大竹雁平里黄友谅家。能办异他佣。尝有人代为耕牧者。黄异之。妻以义女。相对叠膝。坐如宾客。未尝小涉温暖。与同作语皆佛法。黄益奇之。因结庵使居。以成其志。如时送饮食衣服无阙。一日义女。私送一●鞋。师讶曰。此何来也。遂引刀碎之。说偈谢主人而去。削发于定远之罗围达。师事酉真长老。本真。为言。幽谷和尚。为当今善知识。即蹑跷往参。获证心要。因而发通。大着灵异。四方无贤愚。咸归向之。登座说法。天花如雨。尝经巴之刘何乡。乡人礼之。师说偈曰。天下大旱。此处半收。天下大乱。此处无忧。所言罔弗获验。自是从者日众。所至腾沸。或以妖妄惑众。拘于按察狱中。昼则端坐。夜则出募钱。修狱坏屋。至今狱无鼠虱蚊蚋。师居安岳四十余年。永乐中。召诣京师。 命为宗主登坛说戒。 赐号大善知识。后居南京牛首寺。一日集众说偈。我我元无我。光明圆陀陀。蕩蕩任纵横。处处无拘锁。端坐而化。

安章竹巴 安章竹巴(1842-1924)

大圆满传承祖师--安章竹巴

安章竹巴佐都巴渥多杰(1842-1924),是龙钦宁体最伟大的持有者及弘扬者,他的父亲具有蒙古的血统。幼时,被认定为安章辛给札西,及竹巴噶举大师贝玛卡波的化身,因此以安章竹巴之名为众所知。

他从雪谦寺的安祖突塔南嘉受皈依戒,十三岁时从噶陀寺的第一世噶陀锡杜仁波切-却吉罗卓得到“金刚藏”的前行教授,并经由修习对生死无常有了强烈的体悟。之后又得到气脉及大圆满教法。廿一岁时了悟心性的本质,此后一直到卅四岁专注于自性觉醒的禅修,并得到最终极的成就。

噶陀锡杜也授予他意集总聚、遍自解脱及许多其他教授的灌顶。他同时也听从贝玛登都的建议,蓄留长发及以瑜珈士的装扮示现。从嘉初多雅天津他接受了天法及其他的教授。从阿拉曲修仓,得到菩提道次道的教法及其他宗喀巴的著作,因此理清了不少疑惑。

从第一世的钦哲旺波,得到精义四支、龙钦宁体、 空行秘密总集及其他许多传授。从蒋贡康楚功德海得到大宝伏藏及噶举密咒藏,从巴楚仁波切得到普贤上师言教及其他教授。

他以大半生的时间教授许多噶陀 、佐千、雪谦及白玉等寺的重要上师。编辑及出版了龙钦巴及吉美林巴的著作及伏藏,他取出了以“光明金刚秘藏”为名的伏藏。他所建立的寺庙称为安章却噶。

八十三岁时,伴随着不可思议的光圈、光芒及种种声音融入了法界。其转世为被称:竹楚仁波切,居于康地的安章却噶。

(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庵元禅师 释氏资鉴 庵元禅师《释氏资鉴》

丞相钱公象。先延此庵元禅师护国问道。师曰。欲究此事。须得心忘法。法忘心乃可。法执未忘。契理亦非悟也。公曰。才涉唇吻。便落意思。如何得不落间思。师曰。本自无疮。勿伤之也。公曰。呼为心印虚言。师曰才涉唇吻。便落意思。公涣然有得。师示以偈云。眉毛目睫最相亲。鼻孔唇皮亦近邻。至迫因何不相见。都缘一体是全身

岸禅师 宋高僧传 卷第十八 岸禅师(唐)《宋高僧传》卷第十八

释岸禅师。并州人也。约净土为真归之地。行方等忏服勤无缺。微有疾作禅观不亏。见观音势至菩萨现于空中持久不灭。岸召境内画人无能画者。忽有二人云。从西京来欲往五台。自乐输工画菩萨形相缋事毕赠鞋二緉。忽隐无蹤。岸知西方缘熟。告诸弟子云。吾今往生。谁可偕行。有小童子稽颡曰。愿随师去。乃令往辞父母父母谓为戏言。而令沐浴着净衣入道场念佛。须臾而终。岸责曰。何得前行。时岸索笔赞二菩萨曰。观音助远接。势至辅遥迎。宝瓶冠上显。化佛顶前明。俱游十方剎。持华候九生。愿以慈悲手。提奖共西行。述赞已别诸弟子入道场。命门徒助吾念佛。端坐而终。春秋八十。时垂拱元年正月七日也。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