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中国百科全书
翻译名义集 翻译名义集

Fanyi Mingyiji

佛教辞书。南宋平江(治所在今江苏苏州)景德寺僧法云编。7卷,64篇。系将散见于各经论中的梵文名字分类解释、编集而成,另有别行本在《阅藏知津》中作14卷,明代藏经作20卷。该书共收音译梵文2040余条。各篇开头为总论,叙述本篇大意。对音译梵文,一一举出异译、出处并进行解释。所据资料,除经论外,还旁采音义、注疏及其他佛教着述,对世书经史之类也有所引用。共引用书400余种,作者百余人。对比较重要的名相,详加论释,但以天台宗的观点为主。对历代重要的翻译家有专篇记载。卷首有自序,阐述了编集此书的经过和目的:“思义思类,随见随录”,“前后添削,时将二纪,编成七卷六十四篇。十号三身,居然列目,四洲七趣,灿尔在掌”,为的是使后学者“免检阅之劳”。又认为由于时间、地点不同,方言有别,“遂致梁唐之新传,乃殊秦晋之旧译”。在宋唯心居士周敦义所作的序文中,保存了唐玄奘提出的翻译理论“五种不翻”:“一、秘密故,如陀罗尼;二、含多义故,如薄伽梵具六义;三、此无故,如阎净树,中夏实无此木;四、顺古故,如阿耨菩提,非不可翻,而摩腾以来常存梵音;五、生善故,如般若尊重,智慧轻浅。”另附元普洽所撰《苏州景德寺普润大师行业记》,对编者法云的生平事迹有所论述。最后有“续补”数十条。编者说:“初编集时,意尚简略,或失翻名,或缺解义,后因披阅,再思索之,复述续补。”(高振农)

梵网经 Brahmajala sutra 梵网经(Brahmajala-sutra)

Fanwangjing

佛教大乘戒律书。全称《梵网经卢舍那佛说菩萨心地戒品第十》。后秦鸠摩罗什译。上下2卷。

内容 上卷叙述释迦牟尼从第四禅擎接大众到莲华台藏世界见卢舍那佛,问一切众生以何因缘得成菩萨十地之道,所得果是何等相,以及卢舍那佛为说菩萨修道阶位四十法门。下卷述说释迦牟尼受教已,示现、降生、出家、成道、十处说法,于摩醯道罗天王宫,观诸大梵天王网罗幢,因说无量世界犹如网孔,一一世界各各不同,佛教门亦复如是;又释迦牟尼从天宫下至阎浮提菩提树下,复述卢舍那佛初发心时常所诵的一切大乘戒,即“杀”等十重戒和“不敬师友”等四十八轻戒。最后以“明人忍慧强”等十四颂显示受持此法能获五种利,以劝说流通。中国向来重视诵习下卷说菩萨戒相部分,称《梵网菩萨戒本》或《梵网菩萨戒经》。

传译 此经现存诸本,皆署名鸠摩罗什译。但《出三藏记集》卷二译经条及卷十四罗什传等,均未举此经。隋法经等撰《众经目录》第五,在“众律疑惑”条下载有《梵网经》2卷,但说“诸家旧录多入疑品,右一戒经,依旧附疑”。可见在隋代以前,此经已编入疑品。且《丽本序》说此经梵文有112卷(一作120卷),似亦可疑。据近代学者研究,该经上卷所说十发趣、十长养、十金刚及十地的阶位,继承了《仁王般若经》五忍四十一位之说;下卷所说十重禁,乃综合了《菩萨地持经》中第五“方便处戒名”和《优婆塞戒经》第三“受戒品”以及《菩萨善戒经》所出“诸波罗夷”等说法。同时,该经菩萨轻戒第四十七戒指责国王百官明作制法,立统官制众,使安籍记僧,似为针对中国北魏时立僧统以籍僧的僧尼制度和国王的态度而言,印度初无其事。轻戒第十戒有不得蓄一切刀杖弓箭牟斧战斗之具及恶罗网杀生之器;第十一戒不得为利养恶心故通国使命、军阵会合、兴师相仗杀无量众生;第十二戒不应故贩卖良人奴婢六畜、市易棺材板木盛死之具;以及第三十二戒不得贩卖刀杖弓箭、蓄轻秤小斗、因官形势取人财物等,似也反映了对南北朝时代僧侣非法行为的不满。因此,有些学者认为此经不是印度梵文的翻译,而是南北朝时中国僧人所编纂。

流传 过去相传梁慧皎曾撰《梵网戒义疏》,此经的流传曾被认为始于梁代。但近时从敦煌发现有南齐初年该经的“后记”古本,可能早在南朝宋末就已有流传。到了隋代,智顗撰《菩萨戒义疏》,特加讲习弘扬,从此该经被作为大乘律而受到重视,并成为中国汉地传授大乘戒最有权威的典籍,为大乘各宗所通用。唐代,该经曾被转译成藏文,略称《法广母经》,收入藏文大藏经甘珠尔内。此外,晚唐流行的传为金刚智(一说不空)所译的《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实际上亦是依此经文扩充而成。日僧最澄认为此经是圆顿菩萨之戒相,将瑜伽等戒作为权大乘戒相,以显示两者的根本区别。此说流行以来,更受到天台、净土等宗派的重视。

注疏 注解全经的主要有唐新罗太贤《梵网经古迹记》4卷、《梵网经菩萨戒本宗要》1卷;明智旭《梵网经玄义》1卷、《梵网经合注》7卷,寂光《梵网经直解》4卷;清德玉《梵网经顺朱》2卷等。仅注释下卷的主要有隋智顗说、灌顶记《梵网菩萨戒经义疏》2卷;唐法藏《梵网经菩萨戒本疏》6卷,明旷《梵网菩萨戒经疏删补》3卷,胜庄《梵网经(菩萨戒本)戒本述记》4卷;宋慧因《梵网经菩萨戒注》3卷;明弘赞《梵网经菩萨戒略疏》8卷;清书玉《梵网经菩萨戒初津》8卷等。日本有空海、善珠、法进,新罗有元晓、义寂、智周、法铣等人的注疏多种。(高振农)

房山石经 房山石经

Fangshan Shijing

佛教石经中规模最大、历史最久的文化珍品。存于北京房山县云居寺石经山。山在云居寺东,故又称东峰。高约500公尺,开凿九洞,分上下二层。下层二洞,自南而北为第一、二洞;上层七洞,以雷音洞为中心,右面为第三、四洞,雷音洞为第五洞,左面顺次为第六、七、八、九洞。九洞之中以雷音洞开凿最早,原作经堂,称石经堂,有石户可启闭。其余八洞在贮满石经后即以石塞户熔铁锢封。至辽金时,又于山下云居寺西南隅开辟地穴二处,埋藏石经后合而为一,其上建塔镇之,称压经塔。

房山石经由隋静琬(即智苑)发起刻造。静琬继承其师慧思遗愿,自隋大业(605~617)年间开始筹划,至唐贞观十三年(639),刻完《涅盘经》后即圆寂。据考证,静琬除刻《涅盘经》外,还有贞观八年所刻《华严经》,以及嵌于雷音洞四壁的《维摩经》、《胜鬘经》等经石146块。继承静琬刻经事业的弟子可考者有所谓导公、仪公、暹公和法公等四人。唐开元年间,由于帝室的支持,静琬的第四代弟子惠暹在雷音洞(石经堂)下辟新堂两口(即今第一、二洞),镌刻石经。中晚唐时期,由于当地官吏的支持和佛徒的施助,先后刻有石经100余部,经石4000多块,分藏于九个石洞。唐末五代战乱,石经的刻造陷于停顿。至辽代继续镌刻。据清宁四年(1058)赵遵仁《续镌成四大部经成就碑记》载,涿州刺史韩绍芳曾清点藏于石洞中的石经数量:自太平七年(1027)至清宁三年,有续镌造《般若经》80卷,计碑240块;刻《大宝积经》1部120卷,计碑360块。此乃就所刻般若、宝积二大部经而言。实际上依石经拓片题记看,仅道宗自清宁二年至大安九年(1093)的30余年间所刻石经,应是161部,656卷,经石(缺佚除外)约1084块。此后有僧通理继续刻有佛经44帙,小碑4080片。其门人善锐、善定在天庆八年(1118)于云居寺西南隅,穿地为穴,将道宗和通理所刻石经埋藏其中,并造压经塔以镇之。其后通理弟子善伏等又有续刻。金代续刻石经始于天会十年(1132)。后天会十四年有燕京圆福寺僧见嵩续刻《大都王经》1帙(10卷);天眷元年至皇统九年(1138~1149)间,有奉圣州(今河北涿鹿)保宁寺僧玄英暨弟子史君庆、刘庆余等续刻密宗经典39帙;皇统九年至明昌(1149~1190)初年,有金章宗的皇伯汉王、刘丞相夫人、张宗仁等续刻阿含等20帙。此外不有不知名者所刻的《金刚摧碎陀罗尼经》、《大藏教诸佛菩萨名号集》、《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等。金刻石经,除《大教王经》藏于东峰第三洞外,余均埋于压经塔下地穴内。元代石经的镌刻又告停顿。明代朝廷修理了云居寺和石经山,万历、天启、崇祯年间,有吴兴沙门真程劝募在京当官的居士葛一龙、董其昌等续刻石经。计划中有《四十华严》、《法宝坛经》、《宝云经》、《佛遗教经》、《四十二章经》、《大方广总持宝光明经》、《梵网经》、《阿弥陀经》等十余种。因原有石洞均已藏满封闭,故另在雷音洞左面新开一小洞,砌石为墙,将所刻经碑藏入,着名书法家董其昌为题“宝藏”二字,俗称“宝藏洞”(第六洞)。云居寺的石经刻造,至此结束。据近年统计,石经山九个洞内和洞外共心安理得藏经碑1.4万余块。

明清以来,房山石经已引起学者注意。明代周忱,清代查礼、石景芬、叶昌炽等的游记和着述中,都曾介绍它的价值。石景芬、叶昌炽等的游记和着述中,都曾介绍它的价值。但均从碑刻书法着眼,很少从佛教角度研究。1956年起,中国佛教协会开始进行全面整理与拓印。这些经碑,对校勘木刻经本的错讹,是可贵的实物依据。有些刻经题记还保存有唐代幽州、涿州地区的行会名称和政治、社会、经济情况,对研究当时华北社会状况尚有参考价值,同时也是研究古代金石、书法艺术发展的重要资料。(林子青)

佛本之争 佛本之争

Fuobenzhizheng

7世纪中叶至10世纪下半叶,吐蕃社会外来佛教与原有本教间的相互斗争。7世纪上半叶,松赞干布先后与尼泊尔尺尊公主和唐朝文成公主联姻,大力提倡佛教,并遏制尊奉本教的各部贵族势力。他死后,各部贵族乘机擅权,利用本教抑制王室权力。在各项祭祀活动和各部与吐蕃王室的盟会中,仍行本教仪式。8世纪初,赤德祖赞即位后,继续执行松赞干布方针,提倡佛教。710年与唐金城公主联姻,佛教势力开始复苏。739年后,吐蕃一些贵族大臣借天花流行为由,支持本教打击佛教。755年,赤松德赞年幼即位,一些贵族大臣为削弱王室力量,保持割据局面,在吐蕃发动了第一次“禁佛”运动。赤松德赞年长后,为集权于赞普,同亲信大臣密谋清除禁佛运动的主谋马尚仲巴结和达札路恭,积极提倡佛教。迎请印度佛教僧人寂护和莲花生入吐蕃,建桑耶寺。鉴于本教盛行的象雄诸部势力强盛,赤松德赞对本教采取宽容政策,使之与佛教并存。在8世纪80年代左右,信仰本教的贵族在王后蔡邦萨支持下,反对佛教,流放佛教界着名人士到边远地区。与本教势力抬头的同时,赤松德赞由象雄地区请来本教法师香日乌金,与佛教徒同住桑耶寺,并委托他将本教法师香日乌金,与佛教徒同住桑耶寺,并委托他将本教经典《十万白龙经》由象雄语译成吐蕃本部地方语言,以示不偏袒于佛、本任何一方。但是经过一段时期的积蓄力量,赤松德赞终于宣布了禁止本教的法令,勒令本教徒改宗佛教,处死篡改佛经为本教经典者,各处本教神坛也被强行拆毁。一些本教法师被迫将经典埋藏而逃亡。赤松德赞以后的几代赞普继续奉行赤松德赞兴佛抑本的政策,但是转入地下的本教仍在伺机进行活动。841年,吐蕃赞普热巴巾在信奉本教的贵族大臣发动的政变中被杀,其兄朗达玛被拥戴即赞普位后,立即发动吐蕃历史上第二次禁佛运动。佛教受到很大的打击,直到百年后才逐渐复兴。

在佛、本两教相互斗争的过程中,双方为求各自的生存,不得不吸收、仿效对方的一些内容或形式。本教中出现了仿效佛教的教主“丹巴馨饶”(本教说他是释迦牟尼的化身)和仿照佛经制作的本教经典。佛教也吸收了本教的许多形式,逐渐形成具有西藏地方特色的藏传佛教。10世纪下半叶,佛本之争基本上随着藏传佛教的形成而结束。(常霞青)

佛国记 佛国记

Fuoguoji

佛教传记。又称《高僧法显传》、《历游天竺记》。东晋沙门法显撰,1卷。本书系法显亲身经历的游记。记述了法显偕慧景、道整、慧应、慧嵬等,于东晋隆安三年(399)自长安出发,至古印度等30余国游学,于义熙八年(412)乘船返归,途中历经各国的所见所闻。

书中详细地记载了所历各国的山川地势、风土人情、物产气候、宗教信仰、佛教胜迹、政治经济、社会制度、语言文字等,内容十分丰富。为以后西行求法的僧人起了很大的指导作用。对此,唐代的义净曾在《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中指出:“观夫自古神州之地,轻生徇法之宾,显法师则创辟荒途。”由于法显“其人恭顺,言辄依实”,所以保存了许多有关印度、斯里兰卡及于阗、龟兹等地的翔实珍贵的史料,是研究印度古代史特别是笈多王朝盛世的重要典籍。本书是中国佛教僧人旅游印度记中,现存最古的典籍,颇为各国学者所重视,并有多种文字的译本。(高杨)

佛教 Buddhism 佛教(Buddhism)

与基督教、伊斯兰教并列的世界三大宗教这一。公元前6世纪至前5世纪,释迦牟尼创建于古印度。以后广泛传播于亚洲很多国家和地区,对许多国家的社会政治和文化生活产生过重大影响。

历 史

起源佛教创建时,印度已经进入了封建领主统治的农奴社会。当时印度传统的吠陀天启、祭祀万能和婆罗门至上三种信仰,以及婆罗门作为一切智的垄断者和神权统治的代表的地位开始动摇,成为众矢之的。自由思想家中出现了种种反传统信仰的沙门思潮。

佛教属于沙门思潮之一。创始人释迦牟尼生于今尼泊尔境内的迦毗罗卫,是释迦族的一个王子。关于他的生卒年月,在南、北传佛教中,至今仍有种种不同的说法,但一般认为生活于公元前6~前5世纪。他在青少年时即感到人世变幻无常,深思解脱人生苦难之道。29岁出家修行。得道成佛(佛陀,意译觉者)后,在印度恒河流域中部地区向大众宣传自己证悟的真理,拥有越来越多的信徒,从而组织教团,形成佛教。80岁时在拘尸那迦逝世。

演变佛教创立后,在印度几经演变。佛陀及其直传弟子所宣场的佛教,称为根本佛教。佛陀逝世后,弟子们奉行四谛、八正道等基本教义,在教团生活中维持着他在世时的施设和惯例。由于佛陀生前在世时于不同场合对不同的对象有着不同的说法,弟子们对此便产生不同的理解。约在佛来后100年,佛教分裂为上座部、大众部两大派,称根本二部。此后100余年间续有分裂,先后分成十八部或二十部,称技末部派。关于部派分裂的次第、年代、名称、地区均有不同的说法。当时佛教传播的范围,北至喜马拉雅山麓,南至基斯那特河(克里希那河)。一般认为由上座部直接分出的最大一部是说一切有部。上座部(以说一切有部为代表)和大众部在教义上有较大差别。两在部的主要差别是:①对法(事物、存在)的认识。大众部认为“过去未来,非实有体”、“现有体用,可名实有”,即认为一切现实都依因缘生灭,过去的已经灭了,没有实体,未来的没有生起,也没有实体,仅仅现在一刹那中才有法体和作用;说一切有部主张法体是永恒存在的,过法、现在和将来三世也都是实有的,即所谓“法体恒有”、“三世实有”,被称为我空法有论。②对佛陀的认识。大众部认为生灭于人间的释迦牟尼佛是化身而非实身,佛陀的实身是积累极长期的修行而成,他有着无际的寿命和威力,所说一切言语为随机说法,并以一音说一切法;说一切有部不承认释迦牟尼是化身,认为佛说言语并非都是经教,也并不是一音说一切法。③对声闻和菩萨的认识。大众部强调菩萨广度众生的慈悲愿力,轻声闻而贵菩萨;说一切有部虽承认声闻、缘觉、菩萨能修行根性和所修行道路有差别,但认为佛与声闻、缘觉所得解脱没有差异。

公历纪元前后,在佛教徒中流行着对佛塔的崇拜,从而形成了大乘最初的教团--菩萨众。他们中间一部分人根据《大般若经》、《维摩经》、《妙法莲华经》等阐述大乘思想和实践的经籍,进行修持和传教,形成了中观派(空宗)和瑜伽行派(有宗)两大系统,而将早期佛教贬称为小乘。

佛陀逝世后约500年,大乘中观派兴起。此派创始人龙树,阐发“空”、“中道”、“二谛”的思想,其弟子提婆继续弘扬龙树的学说,使大乘佛教得以进一步发展。以后还有清辩和佛护、月称等从不同的角度阐发中观的思想,形成自续派和应成派。同时,小乘佛教中的说一切有部、经量部等,仍继续发展。

佛陀逝世后约900年,瑜伽行派兴起。此派尊基人是无著和世亲。无著原是说一切有部僧人,因对说一切有部教理感到不足,而阐发大乘教义。其弟世亲,原是说一切有部学者,后从无著改宗大乘,称“千部论师”。无著世亲弘扬“万法唯识”、“三界唯心”的唯识论,此后传承主要有难陀、安慧、陈那、护法之后还有戒贤、亲光等。

7世纪以后,印度密教开始流行,到8世纪以后,与印度教相接近。波罗王朝在那烂陀寺以外另建超戒寺,作为研习和宣传密教的中心;9世纪后,密教更盛,相继形成金刚乘、俱生乘和时轮乘。11世纪起,伊斯兰教的势力逐渐进入东印度各地,到13世纪初,超戒寺等许多重要寺院被毁,僧徒星散,佛教终于在南亚次大陆消失。

传播 佛教原来只流行于中印度恒河流域一带。孔雀王朝时期,阿育王奉佛教为国教,广建佛塔,刻敕令和教谕于摩崖和石柱,从此遍传南亚次大陆的很多地区。同时又派传教师到周围国家传教,东至缅甸,南至斯里兰卡,西到叙利亚、埃及等地,使佛教逐渐成为世界性宗教。

佛教向亚洲各地传播,大致可分为两条路线:南向最先传入斯里兰卡,又由斯里兰卡传入缅甸、泰国、柬埔寨、老挝等国。北传经帕米尔高原传入中国,再由中国传入朝鲜、日本、越南等国。

佛教向斯里兰卡传播,约在公元前3世纪的孔雀王朝时期。阿育王曾派他的儿子摩哂陀去斯里兰卡传授上座部佛教。公元前1世纪,斯里兰卡出现了两个佛教派别:大寺派和无畏山寺派。3世纪上半叶大乘佛教传入斯里兰卡,在无畏山寺派中又分出了南寺派。5世纪初,觉音用巴利语对南传三藏进行了整理和注释,确立了上座部教义的完整体系。大寺派被认为是南传佛教的正统派。缅甸、柬埔寨、老挝等国的佛教都承受斯里兰卡大寺派的法统。12世纪以后,由于外族和殖民主义者的侵入,斯里兰卡佛教曾两度受到破坏,后再由缅甸和泰国重新传入。

上座部佛教由斯里兰卡传入缅甸约在4~5世纪。11世纪中叶,薄甘王朝的阿奴律陀王,建立缅甸最早的统一封建王朝,曾奉大寺派佛教为国教。以后历代王朝都保护佛教,建立了大量雄伟华丽的佛塔,如18世纪所建仰光大金塔等。

佛教由斯里兰卡传入泰国约在12世纪左右。13世纪,泰国素可泰王朝宣布奉佛教为国教。18世纪曼谷王朝诸王都笃信佛教。19世纪中叶以后,拉玛四世对佛教进行改革,形成新旧两派,绵延至今。1919~1927年刊行了全部三藏注释及藏外典籍。泰国目前是东南亚佛教兴盛的国家,被称为“僧侣之国”。

5~6世纪时,佛教传入扶南(早期柬埔寨),当时大小乘兼传。6世纪扶南改称为真腊,宗教信仰为大小乘佛教和印度教同时存在,这明显地反映在宗教仪式和9~12世纪吴哥城的许多宫殿建筑上。14世纪中叶后,柬埔寨沦为泰国的属国上座部佛教随之传入。以后,老挝又从柬埔寨传入上座部佛教。

从5世纪起,佛教开始传入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爪哇、巴厘等地。据中国高僧义净的记述,7世纪中叶印度尼西亚诸岛小乘佛教盛行,以后诸王朝都信仰大乘佛教与印度教;至15世纪伊斯兰教开始盛行。

约在公历纪元前后,佛教传入中国。在汉代被视为神仙方术的一种。至南北朝时传播于全国,出现了很多学派。隋唐时期进入鼎盛阶段,形成了很多具有中国民族特点的宗派。宋代以后,佛教各派趋向融合,同时儒、佛、道的矛盾也渐趋消失。7~8世纪佛教分别由印度和中国汉族地区传入中国西藏,至10世纪中叶后形成藏语系佛教,后又辗转传到四川、青海、甘肃、蒙古和俄国布利雅特蒙古族居住的地区。

大约在2世纪末,佛教从中国传入越南。在4~5世纪时获得广泛传播。10~14世纪,越南佛教进入兴盛时期。泰国和缅甸佛教对越南佛教也产生影响。

4世纪后半叶佛教由中国传入朝鲜高句丽。7世纪新罗王朝统一朝鲜半岛后,由中国传入的华严宗、法相宗、律宗、禅宗都很盛行,以后禅宗尤为兴盛。14世纪末刊行了《高丽藏》。14世纪李氏王朝虽然一度采取排佛崇儒的政策,但朝鲜佛教仍然有所发展,17世纪中叶以后开始衰落,至近代又有所复兴。

6世纪,佛教从中国经朝鲜传入日本,此后一直成为日本的主要宗教。7世纪初,圣德太子在《十七条宪法》中要求全体臣民“皈依三宝”。从中国隋唐时期开始,日本向中国派出了大批留学僧,中国佛教的主要宗派相继传入日本。12世纪以后,日本佛教形成很多民族化的宗派。

在印度阿育王时传至叙利亚、埃及等国的佛教,以后又传到非洲一些地区,但影响不大。

约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佛教先后传入欧洲和北美。1906年英国成立“英国佛教协会”,欧洲佛教徒开始有自己的组织。以后英、法、德、瑞士、瑞典、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国都有佛教僧团和研究机构。佛教传入美国后,又北传加拿大,南传巴西、秘鲁、阿根廷等国。

目前佛教已传播到世界各大洲。但主要仍集中在东亚和东南亚一带,这个地区的佛教信徒人数远远超过其他宗教信徒。

派 系

传教传播到每一个地区以后,由于受到当地社会、政治、文化的影响,形式和内容都有相应的变化,形成许多宗派。

中国:有汉语系、藏语系和巴利语系三大系统。它们在发展过程中各自形成一些学派和宗派。汉语系佛教主要有天台宗、三论宗、法相宗、律宗、净土宗、禅宗、华严宗、密宗等;藏语系佛教主要有宁玛派、噶当派、噶举派、萨迦派、格鲁派。此外还有希解、觉宇、觉囊、夏鲁等几个小派。其中格鲁派的规模最大。巴利语系佛教主要有润(又分摆罢、摆孙二个支派)、摆庄、多列(又分达拱旦、苏特曼、瑞竟、缅坐四个支派)、左抵四派(见中国佛教)。

日本:有天台宗、真言宗、净土宗、净土真宗、禅宗(临济、曹洞、黄檗)、日莲宗等;现代尚有属于日莲系的新兴宗派创价学会、立正佼成会等(见日本佛教)。

朝鲜:有曹溪宗、涅盘宗、太古宗和圆佛教等(见朝鲜佛教)。

斯里兰卡:早期有大寺派、无畏山寺派和祗多林寺派;现代有暹罗派、阿摩罗普罗派、罗曼那派等三大派(见斯里兰卡佛教)。

越南:有灭喜禅派、无言通禅派、草堂禅派、竹林禅派、了观禅派和禅净合一的莲宗派等(见越南佛教)。

缅甸:早期有僧伽罗僧伽派、末罗姆摩僧伽派、偏袒派、全缠派、现善法派、瑞琴派、门派等。

泰国、柬埔寨、老挝:主要佛教宗派有法相应部和大部派。

教 义 与 经 典

基本教义原始佛教的主要教义有四谛、缘起、五蕴以及无常、无我等。公历纪元前后,大乘佛教兴起,陆续出现一批阐发大乘思想的经典,在理论上发挥了空、中道、实相、六度的学说,对教义有所发展。其中主要的有无住涅盘、缘起性空和唯识说。

佛教传入中国后,教义上有许多创新。主要的有三谛圆融、一念三千以及顿悟、十玄、六相和三观等。

经典佛教典籍分为经、律、论三藏。“藏”(Pitaka)的原意是可以盛放东西的竹箧,有容纳、收藏的含义,佛教用以概括全部佛教典籍。经是释迦本人所说的教义;律是佛陀为教徒制定的必须遵守的规则及其解释;论是为阐明经、律而作的各种理论的解释和研究。尚有一部分佛教僧侣、学者对三藏所作的注疏、撰述,称为“藏外典籍”。三藏在南北朝时称“一切经”,隋代以后称“大藏经”。

大藏经按语系划分,一般认为有三大系统:巴利语系、汉语系、藏语系。梵文经典只有少量残存于尼泊尔、印度和中国。近年来,中国新疆和克什米尔又发现了一些,主要是大乘经典。

巴利语系大藏经流传在斯里兰卡,缅甸、柬埔寨、老挝、印度、泰国和中国云南的傣、布朗和德昂等少数民族地区,主要是上座部佛教的经典,现存的最完善版本巴利语大藏经,是1954~1956年间缅甸政府召集的第六次结集时勘定的。另外,这个体系也包括用僧伽罗全罗文,泰文、缅甸文、高棉文和老挝文等译出的佛典。

汉语系大藏经流传在中国汉族和朝鲜、日本、越南等国。主要内容为翻译印度的佛教经、律、论和中国、朝鲜等国僧人的撰述。汉语系的佛经大部分是从梵文译出的,一部分是从巴利语或西域语言(胡语)译出的,版本甚多。第一次刻本是宋开宝四年(971)所刻的《开宝藏》。后历宋、辽、金、元、明、清各代,有22种刻本和排印本,另外朝鲜和日本也刊行多种。据《开元释教录》载,入藏的经典有1076部,5048卷,其中属于大乘经、律、论的638部,2745卷,属于小乘的330部,1762卷。又据元代《至元法宝勘同总录》载入藏经典为1532部,5814卷。日本《大正新修大藏经》(1932)共收3493部,13520卷。目前中国正在编纂《中华大藏经》,拟收23000卷,从1984年起已陆续出版发行。

藏语系大藏经流传在中国藏、蒙、土、羌、裕固等民族以及尼泊尔、不丹、锡金、蒙古、苏联西伯利亚地区,内容分为甘珠尔、丹珠尔、松绷三大类。甘珠尔又名正藏,收入律、经和密咒三个部分;丹珠尔也称续藏,收入赞颂、经释和咒释三个部分;松绷即杂藏,收入藏、蒙佛教徒有关著作。藏文大藏经自1313~1939年,各地共刻出11种不同的版本。

另有从汉语或藏语转译的蒙文大藏经、满文大藏经和西夏文大藏经。

僧 伽 制 度

出家僧尼共同遵守的制度、规定及传统习惯。相传释迦牟尼成道后,到鹿野苑为 陈如等五人三转四谛法轮,同时始建僧团。但此时还未制戒,还没有传戒所规定的僧数。根据《毗奈耶》卷一所述,释迦“证觉”后第13年有苏阵那犯过,始与诸比丘结戒,创制波罗夷(意译为弃,即弃于佛法之外)不共住戒法。以后比丘越来越多,犯过失的也随之增多,于是陆续制定相应的禁戒,逐渐形成系统而完备的律制。佛教分成上座、大众两个部派以后,南传佛教奉行上座部律,至今不衰。由于对律制的理解和奉行渐有差异,因而各国佛教又分成若干派别,僧伽除了有共同遵奉的戒律外,还有适应本国情况的僧团制度。有的国家还设有管理全国僧伽事务的僧王、僧议会和僧内阁或大长老会等。三国魏嘉平年间,大众部的《摩诃僧只律》戒本传入中国,北传佛教僧众当时奉为准绳。后律典翻译渐多,从东晋到宋、齐、梁时代,中国僧众主要奉行说一切有部《十诵律》。后因提倡法藏部《四分律》的人增多,唐道宣便依据《四分律》建立律宗。此后汉族地区僧众一直奉行此律。

中国藏、蒙等地区佛教都奉行说一切有部律,有些寺庙还订立清规。如格鲁派拉萨三大寺(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都有自家的清规,它们设有“堪布”(相当于汉地丛林的“住持”)、“翁则”(负责食欲念诵修持,相当于汉地丛林的“维那”)、“格贵”(蒙族佛教叫“格斯贵”,俗称“铁棒喇嘛”,监察僧众勤惰,相当于汉地丛林的“僧值”)、“涅巴”(管家,职掌库房财务等)、“强佐”(管理扎仓行政事务和财产)等职分司各事。

中国傣族等地区巴利语系佛教的最高领袖称“松迪阿伽摩尼”,寺院住持称“都龙”,奉行的律部和僧制与南传缅甸上座部佛教大同小异。

日本佛教的律制主要是中国唐代鉴真传去的,也是《四分律》。后来有些寺院又传中国寺院的清规。日本佛教管辖一宗一派的首领一般称“管长”,但有些宗派如天台宗称“座主”,西本愿寺派称“门主”,大谷派称“法主”等。天台、真言、禅、净等各宗各派也都各有自家的规制。

佛事仪式与节日

佛事仪式原是释迦时代所行的示教活动,传到中国后演变为应赴社会的经忏、佛事等一套固定仪式。主要有忏法、水陆法会、盂兰盆会、焰口等。藏族地区的佛事仪式,其诵经说法、传召大会等显宗法事与汉族地区佛教基本相同。另外还有密宗的传法灌顶和修法等仪式。傣族地区佛事仪式则或多或少带有当地居民固有的鬼神崇拜和精灵活崇拜等的痕迹。

主要节日有佛诞节(亦称浴佛节)、成道节(亦称佛成道日、腊八节)、涅盘节、观音节(中国汉族地区于农历二、六、九三个月的十九日为纪念观音的节日)、世界佛陀节(亦称维莎迦节,即南传佛教将释迦的诞生、成道、涅盘并在一起纪念的节日)、驱鬼节和跳神节(藏族地区佛教节日)、泼水节(傣族佛教节日)、佛牙节(斯里兰卡的佛教节日)等。有些节日已成为民俗。

文 化 艺 术

佛教文化艺术包括文学、美术、音乐、建筑等,主要用于表现佛教信仰和宗教生活。古印度佛教文化随着佛教的发展取得了较高的艺术成就,随着佛教的传播而传向世界各地,并与当地文化相结合,成为它们民族文的组成部分。

文学 数千卷印度佛典,如《维摩经》、《妙法莲华经》、《楞严经》等,本身就是瑰丽的文学作品,向为文人所喜爱。《百喻经》已被译为多种文字,其中的譬喻故事被认为是世界文学中的珍品。叙述佛陀前生的《本生经》(《本生谭》)是着名的传记文学。马鸣的《佛所行赞》是印度着名的长篇叙事诗之一。其他如佛教典籍中的偈颂、赞、散文、故事、俗讲、变文、语录、传记、游记、文集等,均为优美的佛教文学作品。中国、日本、斯里兰卡的很多着名的文学作品,都是在佛教的影响下,汲取本国传统文学的艺术形式,逐渐形成的一种独具风格的文学作品。它带来了新的意境、新的文体和新的命意遣词方法。《维摩经》、《百喻经》等,鼓舞了中国晋、唐小说的创作;俗讲、变文对后来的平话、小说、戏曲等中国通俗文学的形成,有一定的渊源关系;禅宗语录不仅为宋明理学家所仿效,也影响到后来的民间文学作品。

美术包括佛教绘画、雕刻、塑像等。古印度阿育王时代所立石柱,柱顶有狮子、象、牛、马、宝轮等雕刻,庄严华美。当时还建有许多石塔,以藏佛舍利,外绕石栏,镌刻浮雕图案。在巴雅、贝德萨、巴尔胡特、桑奇等地,早期佛教的建筑、雕刻达到很高的水平。犍陀罗佛教艺术汲取古希腊、罗马艺术精华,创造出释迦牟尼的各种形象,颇具特色。埃罗拉阿旃陀石窟的艺术一直脍炙人口,是印度引为骄傲的“艺术之宫”。以上这些佛教艺术,对亚洲各国都发生过重要的影响。中国佛教艺术,先是仿效印度,后来逐渐发展成具有中国民族风格和特色。初期在丝绸之路上,新疆的克孜尔千佛洞壁画和敦煌莫高窟北魏壁画,受印度佛教美术影响较多,但同一题材,其内容和表现方法已有所不同。梁代张僧繇的佛画,创立了“张家样”;北齐曹仲达的佛画,创立了“曹家样”。曹画的人像,衣服紧贴全身而显露曲线,他所创造的风格,后人胃之“曹衣出水”。到了隋唐地代,佛教美术已经中国化。吴道子在长安、洛阳画了300多幅佛画,人物奋袂,衣裙飞舞飘动,富有运动感,后人称为“吴带当风”。敦粕莫高窟等唐代壁画,是中国佛教学术的代表。在雕塑方面,北魏至隋唐,创造了规模巨大的石窟,以云冈、龙门的石刻为代表,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敦煌与麦积山的唐代彩塑,更具中国特色。宋元以后,佛寺盛行泥塑佛像,亦为中国佛教美术所特有。藏传佛教美术,既与汉族地区佛教美术有一定的渊源关系,又受印度、尼泊尔佛教美术影响,独具风格。拉萨的布达拉宫,藏有大量佛画与金铜佛像以及刺绣与木刻的板画佛像,都带有西藏地方特色。青海塔尔寺以各色酥油制作的酥油花,更是一种特殊佛教美术作品。

音乐有梵呗、佛曲等形式。梵呗亦叫赞呗,是以短偈形式赞颂佛、菩萨之颂歌,起源于古印度。相传三国魏陈思王曹植曾作梵呗六契(章),即后世后传《鱼山梵》。梵呗主要用一讲经仪式、六时行道(后世形成为朝幕课诵)和道场忏法等,谓之“三启式”。隋唐前流行的梵呗有《如来呗》、《云何呗》等。近世禅林流行的梵呗尚有“四大祝延”、“八大赞”等,但已通称为唱念。佛曲,即将佛经配上乐谱进行讽咏。相传7世纪时,即有在今缅甸境内的骠国送给中国佛曲10种,并派来乐工32人。至唐代,佛曲已相当普遍。当时每唱佛曲,常配以笙笛。今只用点板,配以铛、铪等敲唱。在敦煌杂曲中还保留有一部分佛曲作品。佛教的古音乐对日本“雅乐”的韵律也有重要影响。

建筑主要为佛教寺塔。古印度有名寺塔不少,如着名的菩提伽耶、那烂陀遗址,规模极为宏大。东南亚诸国均有同类建筑。柬埔寨的吴哥寺窟,缅甸的仰光大金塔,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浮屠,阿富汗的巴米扬崖壁大佛像,都是闻名于世界的佛教建筑。中国佛教建筑是随着佛教传入而发展起来的。最古老的佛教建筑为石窟寺,系根据古印度佛教造型艺术,结合中国传统的形式建筑的。中国的佛教石窟为数甚多,其中敦煌、云冈、龙门尤为着名。中国佛塔的建筑,起源甚早,现存的上海龙华寺塔和苏州报恩寺塔,相传都是三国时代创建而经后人重修的。原来印度的佛塔是覆钵状的圆坟形,上饰竿和伞,后发展成相轮(在塔顶竖一根金属刹,用七重或九重铁环套在刹身)。传入中国后,结合中国的民族形式,大都建成可供人凭眺的楼阁式建筑。现存的塔可分二类,一是印度式的,但也带有中国特色;二是另式扩要采取中国原有楼阁形式,平面正方形和八角形居多,一般为七至九层。结构有木塔、砖塔、砖木塔、石塔、铜塔、铁塔和琉璃砖塔等。西藏的佛寺建筑,与汉族地区略有不同。一般都有庞大的建筑群所有建筑体现了藏族古建筑艺术的鲜明特色和汉藏文化融合的风格。北京的雍和宫,拉萨的布达拉宫,承德的外八庙等是这种建筑的典型。日本的东本愿寺,朝鲜的佛国寺都采用木结构的殿堂形式,雄伟壮丽,是世界知名的古刹。(赵朴初)

佛教建筑 Buddhist architecture 佛教建筑(Buddhist architecture)

Fojiao jiaozhu

建筑主要为佛教寺塔。古印度有名寺塔不少,如着名的菩提伽耶、那烂陀遗址,规模极为宏大。东南亚诸国均有同类建筑。柬埔寨的吴哥寺窟,缅甸的仰光大金塔,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浮屠,阿富汗的巴米扬崖壁大佛像,都是闻名于世界的佛教建筑中国佛教建筑是随着佛教传入而发展起来的。最古老的佛教建筑为石窟寺,系根据古印度佛教造型艺术,结合中国传统的形式建筑的。中国的佛教石窟为数甚多,其中敦煌、云冈、龙门尤为着名。中国佛塔的建筑,起源甚早,现存的上海龙华寺塔和苏州报恩寺塔,相传都是三国时代创建而经后人重修的。原来印度的佛塔是覆钵状的圆坟形,上饰竿和伞,后发展成相轮(在塔顶竖一根金属刹,用七重或九重铁环套在刹身)。传入中国后,结合中国的民族形式,大都建成可供人凭眺的楼阁式建筑。现存的塔可分二类,一是印度式的,但也带有中国特色;二是另式扩要采取中国原有楼阁形式,平面正方形和八角形居多,一般为七至九层。结构有木塔、砖塔、砖木塔、石塔、铜塔、铁塔和琉璃砖塔等。西藏的佛寺建筑,与汉族地区略有不同。一般都有庞大的建筑群所有建筑体现了藏族古建筑艺术的鲜明特色和汉藏文化融合的风格。北京的雍和宫,拉萨的布达拉宫,承德的外八庙等是这种建筑的典型。日本的东本愿寺,朝鲜的佛国寺都采用木结构的殿堂形式,雄伟壮丽,是世界知名的古刹。(赵朴初)

佛教文学 Buddhist literature 佛教文学(Buddhist literature)

Fojiao wenxue

文学 数千卷印度佛典,如《维摩经》、《妙法莲华经》、《楞严经》等,本身就是瑰丽的文学作品,向为文人所喜爱。《百喻经》已被译为多种文字,其中的譬喻故事被认为是世界文学中的珍品。叙述佛陀前生的《本生经》(《本生谭》)是着名的传记文学。马鸣的《佛所行赞》是印度着名的长篇叙事诗之一。其他如佛教典籍中的偈颂、赞、散文、故事、俗讲、变文、语录、传记、游记、文集等,均为优美的佛教文学作品。中国、日本、斯里兰卡的很多着名的文学作品,都是在佛教的影响下,汲取本国传统文学的艺术形式,逐渐形成的一种独具风格的文学作品。它带来了新的意境、新的文体和新的命意遣词方法。《维摩经》、《百喻经》等,鼓舞了中国晋、唐小说的创作;俗讲、变文对后来的平话、小说、戏曲等中国通俗文学的形成,有一定的渊源关系;禅宗语录不仅为宋明理学家所仿效,也影响到后来的民间文学作品。

佛教音义 佛教音义

Fojiaoyinyi

解释佛教典籍中难读难解的字音、字义专用书的通称。唐代以前注释佛经音义通常采用夹注的方法,即在经籍本文中,对梵文音译词语注释语义,或对难读字语注以反切。这种夹注音义的方法,自佛典汉译以来,历代沿袭。据《高僧传·慧睿传》载,慧睿曾着《十四音训叙》,“条列梵汉,昭然可了,使文字有据”。《开元释教录》卷八也有北齐道慧着《一切经音》的记载。今两书皆佚。

西藏于藏王赤德松赞在位时,曾请印藏译师多人编定《大分解辞汇》一书,罗列佛教专用名词及常用语万余条,皆梵藏对照,为校订旧译及进行新译之依据。又在丹珠尔中译收印度声明著作37种,其中有长寿帅子所着《长寿藏》及广注,为解释字源及辞义之作。

现存佛教音义专着主要有:①《一切经音义》。又称《众经音义》、《玄应音义》。唐玄应着。25卷。该书注释大、小乘的经、律、论458部,为现存最早的佛教音义的著作。仿照《经典释文》体例,分经注释,每卷前先列经目,然后逐卷注释。摘取词语,先注反切,后释义。此书除引用佛经外,还保存现已失传的《苍颉篇》、《三苍》、《凡将篇》、《劝学篇》、《通俗文》、《埤苍》、《古今字诂》、《古文官书》、《字林》、《古文奇字》、《字指》、《字苑》、《小学篇》、《韵集》、《纂文》、《字略》、《广仓》、《字统》、《声类》、《韵略》、《字书》、《字体》等100多种古籍的片断。

②《新译大方广佛华严经音义》。又称《新译华严经音义》、《华严经音义》、《慧苑音义》。唐慧苑着。2卷。该书对唐实叉难陀译的《华严经》(八十卷本》加以音义注释,以区别于东晋佛陀跋陀罗旧译《华严经》(六十卷本),故称新译。本书体例亦仿《玄应音义》,将经文难字录出,注音训于其下,引证古字书甚多。

③《一切经音义》。又称《慧琳音义》。唐慧琳着。100卷。成书于元和二年(807)。据本书序云:注释佛经“总一千三百部,五千七百余卷”,而希麟书序称“五千四十八卷”,实际上为1225部,5314卷。凡《开元释教录》入藏的经论全部加以注释。慧琳在汉至唐代诸家字韵的基础上,删补玄应、慧苑、云公、窥基所撰音义,内容增多,注释加详,所引古音韵典籍更为广泛。注音不仅区别吴音、秦音,而且辨明清音、浊音。

④《续一切经音义》。又称《希麟音义》,为慧琳《一切经音义》的续作。辽希麟着。10卷。约成书于北宋雍熙四年(987)。该书拾遗注释圆照《大唐贞元续开元释教录》入藏全部经论,及不空、义净、彦琮等译经266卷(现存本缺8卷),体例仿《慧琳音义》。

此外,还有后晋可洪《新集藏经音义随函录》30卷;南宋处观《绍兴重雕大藏音》3卷等。

20世纪20~30年代,又有音义索引之书多种行世,如陈作霖《一切经音义通检》2卷(1923年金陵丛书外编),日本山田孝雄《一切经音义索引》1册(1925年西东书房初版),北京大学研究院文史部编《慧琳一切经音义引用书目索引》(1936年刊行)。此外,王少樵有《玄应书引〈说文〉校异》5卷、《慧琳书引〈说文〉校异》12卷等。

佛教音义之书,广征博引,搜罗甚富。它不仅对佛家经典字音字义的阐释具有重要的价值,而且由于它保存了大量久已失传的古代字韵和其他文史典籍,又为古籍的辑佚、校勘、训诂提供了珍贵的资料。清代学者曾用它来整治古籍,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成为当时的显学。(姚长寿)

佛身 buddhakaya 佛身(buddhakaya)

Foshen

佛教术语。原指释迦牟尼之生身。释迦入灭后,其弟子们认为佛陀的特质不止在于“觉悟”,还应具备多种理想的品质,遂以佛陀能证能显诸法实相之智和所显所证的法理及其所修福德等为佛身;亦有以佛陀所说教法和所制律仪称为佛身

佛身理论的实质是如何评价成佛的意义。历史上的释迦牟尼成佛之后,同样要入灭,其成佛的意义何在?在小乘佛典中提出肉身灭、法身不灭的说法。所谓汉身,指缘起的法则。《中阿含经》卷七称:“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缘起的法则,是法尔道理,不生不灭。释迦成佛,即契证此缘起法,不再迷惑,故说法身不灭。又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五法是佛陀因地修持和成佛后教导弟子的法门大纲,此五法在果位上即转成五分法身。五分法身是佛陀积聚的智慧和功德,不会消失,故法身不灭。

大乘佛教对佛身理论作进一步发挥,指出当年成佛的释迦牟尼只不过是“从本垂迹”倒驾慈航的应化之身,他在无量劫前早已成佛,这带有否定人间佛陀现实性的趋向。在大乘经典中,有时说为一法身;有时说有二身,即常住身与方便应化身,或生身与法身。一般皆说三身,但名称各有不同。《佛地经》等为法身、受用身、变化身;《胜鬘经》等为法佛、受用佛、化佛;《成唯识论》等为法性身、受用身、变化身;《法华论》为法身、报身、应身。以最后一说比较通行。法身指我空真如、法空真如所显之法性。报身指佛陀的智慧和悲愿以及辐德庄严所成之身。此又分为两种:以如如智证如如理,是唯佛与佛所自证的境界,称自受用报身;为初地以上菩萨现起相好庄严之身而转无上法轮,称他受用报身。应身,即应物现身。指佛为普度众生随三界六道之不同状况和需要而显现之身,也指2500年前诞生印度、化导人间、80岁入灭的释迦牟尼。《华严经》、《心地观经》等更有六身、十身等说法。(净慧)

佛事仪式 佛事仪式

foshi yishi

佛教为举行各种法事活动所拟定的种种行法、规范和仪制。从广义说,由三皈五戒到三坛大戒,由简单念诵到各种仪规都可称为佛事仪式。一般主要是指为信徒、施主等修福、荐亡所做的各种法事。释迦时代的僧团实行乞食制,僧伽受信仰者斋供。而信徒遇有丧葬喜庆,总是斋僧。僧伽本以诵经修法为务,因而在信徒供斋时,常用念诵作为回向,后逐步发展成应赴社会的经忏佛事等一整套固定仪式。今在信奉南传上座部佛教国家,每逢丧葬等,仍要请僧侣念经;在信奉北传大乘佛教国家里,佛事更是盛行。中国汉地佛教主要佛事仪式有:

忏法 原是佛教徒忏悔罪愆的仪则和行法。起于东晋道安、慧远、宋、齐、梁、陈亦颇流行,特别是梁、陈之际,忏法繁兴。梁武帝亲制《六道慈忏》自行。后经元代智松重订,为近世通行的《慈悲道场忏法》(世称《梁皇忏》),10卷。其中1~2卷讲扳依三宝、断疑、忏悔、发菩提心、发愿和发回向心。3~6卷叙显果报、出地狱解怨释结和发愿。7~10卷述自庆(罪忏结解,所以自庆)、为六道礼佛、回向、发愿和嘱累,所谓涤过去恶因,植当来种智。陈隋之际,智顗依《法华经·劝发品》和《普贤观经》撰成《法华三昧忏仪》,作为修习止观的助道行法之一,意谓通过忏法来实现法华三昧,同时也是忏悔的仪式。共内容从严净道场至实相正观共十科。唐代知玄抄略《圆觉经道场修证仪》而成《慈悲水忏》3卷,一直流行到今。流行最广影响最大的是宋知礼所集《千手千眼大悲心咒行法》(世称《大悲忏》1卷。其内容为严道场、净三业、结界、修供养、请三宝诸天、赞叹伸诚、作礼、发愿持咒、忏悔和观行十科。前九科主要是仪则虔修,后一科为天台宗的止观正行,与智顗《法华三昧忏仪》同类。清代读体加以删订重纂,去掉观行,成为以礼拜持咒、忏悔发愿和归向净土等为主要内容,即今通行本。此外,尚有修净业的《净土忏》,做延生的《药师忏》等,种类繁多,行文虽异仪则类同。

水陆法会 略称水陆,或名水陆道场,是一种隆重而盛大的佛事仪则。近代学者认为是唐代密宗的《冥道无遮大斋》与梁武帝的《六道慈忏》相结合的产物。但依《佛祖统记》卷三十三所叙源流,最初是由梁武帝梦僧启示,后又得宝志劝说,因而披阅大藏创立仪文,于天监四年(505)就金山寺修建水陆法会。北周与隋代,此仪不行。至唐咸亨(670~673)中,法海寺神英于大觉寺义济处得到梁武帝的水陆仪文,依照修斋,复流行于世。北宋杨锷撰有《水陆仪》3卷。苏轼撰《水陆法赞》16篇,称为眉山水陆。南宋史浩曾施田给月波山修设水陆大斋,并亲撰仪文4卷。南宋末仪文称“北水陆”。宋、元、明、清水陆法会盛行。明末祩宏重订志磐的水陆仪文,成《水陆修斋仪轨》6卷。清仪润依之撰成《水陆大斋仪轨会本》6卷,为现行水陆仪本。其后咫观又依祩宏的重订详加论述,成《鸡园水陆通论》9卷,并撰《水陆大斋法轮宝忏》10卷,皆为现行水陆所取法。

现行水陆佛事分内外坛,以内坛为主(主法、正表、副表各一人),悬挂毗卢、释迦、弥陀等像,陈设香花灯烛等种种供品。外坛有“梁皇忏”(二十四人)、“华严”(二人)、“法华”、“诸经”、“净土”(以上三坛各七人),“施食”(晚夜进行,人由各坛调配)等坛。全部法事一般以七昼夜为期(内坛也有从第三日开始进行五昼夜的)。其程序为第一日洒净结界、遣使建幡。以后依次为请圣(请上堂)、奉浴、供上堂、请赦、请下堂、奉浴、皈食坛从第一日起每夜放焰口一台,至第六日夜由内坛水陆法师和各坛僧众一起放五方焰口

盂兰盆会 汉地佛教地区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僧自恣日举行供佛仪式及僧超度先灵的法会。盂兰盆为梵文ullambana的音译,意译为“救倒悬”。意为救度亡灵倒悬之苦。原是依据《盂兰盆经》目连救母的因缘而起,最早为梁大同四年(538)武帝于同泰寺设盂兰盆斋。唐代朝野官民普遍风行,并有音乐仪仗盛庄严。入宋以后,转变为以盆施鬼,逐渐形成以放焰口施饿鬼为主,终于取代了盆供。志磐在《佛祖统记》的《盂兰盆供》条下称:“虽无奉盆之仪,而不失盂兰之意”,但后来又有盆供与焰口同日别行。

焰口 瑜伽焰口施食,本是密教不空所译《救拔焰口饿鬼陀罗尼经》修法的仪则。此经最初唐实叉难陀译为《救面然饿鬼陀罗尼神咒经》,“面然”即“焰口”,为一饿鬼名。经中说阿难在定中受到面然的警告而去请示佛陀,因而佛陀说此施食之法,即说诵施食经咒,解除诸饿鬼育苦。此经不空译出后,唐末即失传。宋代诸名僧取显经中的真言加以观想,编撰施食仪,推行此法。元代藏密传来汉地,焰口施食重依此奉行。今藏经中有《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仪》1卷,不着译人。经学者考定,系元代翻译,其内容从严饰道场,备办香花、饮食、净水、皈依上师三宝开始,到金刚萨 百字咒止,主要是持诵有关供养、施食、灭罪、发菩提心、入观音定等真言佛号和结印观想。仪后还附有十类孤魂文和三皈依赞,为以后通行仪轨的基础。元明清三代所出施食仪轨很多,但师承不一,互相径庭。其中明代天机依据《瑜伽焰口施食科仪》删成《修习瑜伽集要施食坛仪》,世称《天机焰口》。后祩宏对此又略加参订,名《瑜伽集要施食仪轨》。清初宝华山德基再据祩宏本略加删辑,名《瑜伽焰口施食要集》,世称《华山焰口》。此后两本通行于世。此外,还有斋佛(上供)、斋天、普佛、蒙山施食、三时系念、诵经念佛等种种佛事仪式。

藏传佛教、傣族南传上座部佛教则另有其诵经说法等种种佛事仪式。(王新)

佛所行赞 Buddhacarita 佛所行赞(Buddhacarita)

Fosuoxingzan

佛教典籍。又名《佛本行经》、《佛所行赞经传》、《佛所行赞经》、《佛本行赞经》、《佛所行赞传》。古印度马鸣着,北凉昙无谶译。5卷。叙述释迦牟尼一生事迹,把宗教故事、宗教理义用诗歌形式巧妙地表达出来,在印度文学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汉译异本有南朝宋宝云的译本,7卷;另有藏译本,内容与汉译大致相同。此外还有梵文残本传世。1893年初次刊行。现已有现代汉语译本。

这部诗歌体的典籍在古代流传颇广,影响很大。7世纪时,巡游印度的中国高僧义净说此经“五天南海,无不讽诵”,意即全印度与东南亚沿海及岛屿皆甚流行。了还认为“意明字少而摄义能多,复令读者心悦忘倦,又复纂持圣教能生福利”。(方广锠)

佛图澄 佛图澄(232~348)

Fuotudeng

西晋、后赵时僧人。本姓帛,西域龟兹人。9岁出家于乌苌国,两度到罽宾学法。能诵经数十万言,善解文义。与诸学士论辩疑滞,无能屈者。持戒精严,对于古来所传戒律,多所考校。西晋永嘉年(310),他本想到洛阳建立寺院,翌年六月因刘曜攻陷洛阳,故潜居草野。永嘉六年二月石勒屯兵葛陂,佛图澄由石勒大将郭黑略引见石勒。后石勒建立后赵政权(319)事澄甚笃,军政大事必咨而后行并尊称为“大和上”。澄常用佛教教义劝导石氏施行“德化”,“不为暴虐”、“不害无辜”,并大力向民间传播佛教。石勒卒,石虎对其更加敬奉。澄学识渊博,天竺、康居名僧竺佛调、须菩提等均不远万里前来从其受学,汉地名僧道安、法雅等也远道前来听讲。据《高僧传》载,其门下受业者常有数百,前后门徒近万。着名弟子有法首、法祚、法常、法佐、僧慧、道进、道安、僧朗、竺法汰、竺法和、竺法尼安令首等。(隆莲)

佛陀跋陀罗 buddhabhadra 佛陀跋陀罗(buddhabhadra 359~429)

Fuotoubatuoluo

后秦时来华印度僧人。亦称佛大跋陀、觉贤。古印度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人。族姓释迦,系释迦牟尼叔父甘露饭王的后裔。5岁丧父,17岁出家。据说其背诵经典,一日能完一月之业。曾与同学僧迦达多游罽宾,与后秦僧人智严同从大禅师佛大先(觉军)受禅法。后受智严之请东来,于后秦弘始八年(406,另有九年或十年之说)至长安。因与鸠摩罗什不和,被迫与弟子慧观等40余人赴庐山,备受慧远欢迎。留居庐山年余,译出《达磨多罗禅经》2卷。东晋义熙八年(412)赴荆州,其后又到建康(今江苏南京)住道场寺。从义熙十二年到十四年与法显等译出《摩诃僧只律》40卷;同时译出《大般泥洹经》6卷。后又创译《华严经》60卷;经重校至宋永初二年(421)完成。其所译经论共13部,125卷。所译《华严经》对中国佛学的发展影响甚大。(郭元兴)

佛性 buddhata, buddhatva 佛性(buddhata, buddhatva)

Foxing

佛教术语。佛指觉悟,性,意为不变。大乘佛教的一些经典认为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即众生都有觉悟成佛的可能性。另外一些经典主张,并非一切有情都有佛性,有一部分人,由于他们的根器,即使勤修也不能成佛。佛性一词在不同的情况下有不同的内涵。诸家依《涅盘经》一般说有三因佛性:1、正因佛性,即中道实相、真如法性的理性;2、了因佛性,即照了二谛的般若智慧;3、缘因佛性,则是配合了因智慧开发正因的六度万行的功德行愿。佛性是因,成佛是果,要圆满具备此三因方能成佛。又有三种佛性说:1、自性住佛性,真如之理,自性常住,无有改变,一切众生皆具此理;2、引出佛性,依禅定智慧修行之力,本有佛性逐渐显现而引出者;3、至得果佛性,修因圆满,至成佛时,本有的理体佛性彻底显现。

佛性一词和法性、实相、如来藏等概念,义一而名异。《大乘玄论》卷三称:“经中有名佛性、法性、真如、实际等,并是佛性之异名。”《涅盘经》也说“佛性有种种名,于一佛性,亦名法性、涅盘,亦名般若、一乘,亦名首楞严三昧、师子吼三味”。(刘峰)

佛祖历代通载 佛祖历代通载

Fuozulidaitongzai

佛教史籍。元代僧人念常编集。编年体,22卷。成书于至正元年(1341)。卷一为“七佛偈”(天台宗力斥其伪,事见《释门正统》卷四)和元帝师发思巴《彰所知论》中的《器世界品》和《情世界品》。卷二以下始为编年,从磐古氏、天皇氏、地皇氏、人皇氏等“太古诸君”叙起,一直到卷二十二元统元年(1333)为止,内容包括释迦牟尼出生前的帝王统系,释迦和禅宗所称西天二十八祖事迹,佛教传入中国以来各朝佛教史实。

前此,宋隆兴府沙门祖琇曾撰《隆兴编年通论》29卷(末卷为附录),叙说东汉永平七年(64)至五代后周显德四年(957)之间佛教传播的历史。《佛祖历代通载》从卷四下半卷汉明帝梦金人条起,至卷十七周世宗时清凉文益示寂条止,抄录了《隆兴编年通论》的主要内容,不仅抄了史料,而且录了议论,又不加注明。但这一部分内容两者亦有差异:①《佛祖历代通载》用干支纪年代替《隆兴编年通论》以帝王年号纪年,所录史迹用序数编号;②对史料的编排次经作了某些调整;③删节或改写了《隆兴编年通论》的部分内容;④增补了佛教、道教、政事、神异方面的资料。

《佛祖历代通载》自卷十八至卷二十二,主要记述两宋和元代(间涉金代)佛教大事及佛教各宗重要人物和生平事迹,均系念常自撰。较全面地反映宋元时期禅宗各派活动的情况。在《佛祖历代通载》之前,虽有宋代本觉的《释氏通鉴》、元代熙仲的《历朝释氏资鉴》等禅宗所撰僧史数种,但有的只写到五代末,未及宋代;有的虽记宋代,但都是王公卿相、文人学士与禅僧交往的轶事。故此书在历史上影响仍然较大。《四库全书》收入“释家类”典籍中。

该书将《隆兴编年通论》的帝王年号改成干支,时有差错,又大段转录《鸣道集》、《辨伪录》、《弘教集》中的护佛篇章,致使文章显得累赘,在史实方面亦有讹误。(陈士强)

佛祖统记 佛祖统记

Fuozutongji

佛教史籍。南宋僧人志磐以天台宗立场仿正史体编写的佛教史书。54卷。分本纪、世家、列传、表、志等5篇19科。本纪、世家、列传、表、仿《史记》体裁,法运通塞志效《资治通鉴》。把九志置于书末,则是依《魏书》之例。在志磐之前有宗鉴着《释门正统》,景迁着《宗源录》,志磐认为前者“虽粗立体法,而义乖文秽”,后者“但立文传,而辞陋事疏”。他“并取二家,且删且补,依效史法,用成一家之书”。本书引用典籍,依大藏经典、天台教文、释门诸书、儒宗诸书、道门诸书分类,计170部,自南宋宝佑六年(1258)起稿,至咸淳五年(1269)书成。

本书以收录大量佛教史实,受到古今学者的重视。卷一至卷四为释迦牟尼佛本纪。叙述释迦牟尼佛的本迹、八相成道、分舍利、三藏结集等事迹。卷五为西土二十四祖纪,即摩诃迦叶至师子比丘二十四祖的传记。卷六和卷七,为龙树、慧文、慧思、智顗、灌顶、智威、慧威、玄朗、湛然等东土九祖的传记。卷八,兴道下八祖记,为道邃至智礼八祖的传记。卷九和卷十,诸祖旁出世家,为慧思至义通诸祖旁出世家的传记。卷十一至卷二十,诸师列传。卷二十一,诸师杂传。卷二十二,未详承嗣传。以上为本纪、世家、列传3篇。卷二十三和卷二十四分别为历代传教表和佛祖世系表。卷二十五以下立九志,共30卷。其中卷二十五,山家教典志,专载天台宗着述目录,类似正史艺文志。卷二十六至卷二十八,净土立教志,载莲社七祖十八贤及往生高贤的传纪。卷二十九,诸宗立教志,载天台宗以外诸宗略传。卷三十,三世出兴志,略述过去庄严劫千佛、现在贤劫千佛、未来星宿劫千佛、小三灾、大三灾。卷三十一和卷三十二,世界名体志,叙述佛教宇宙观、震旦地理、西域、五印度诸国,有说有图。卷三十三,法门光显志,着录像塔及佛事。卷三十四至卷四十八,法运通塞志,叙述释迦牟尼诞生至南宋理宗端平三年(1236)佛教史实。卷四十九和卷五十,名文光教志,载天台宗碑记序文等。卷五十一至卷五十四,历代会要志,为古今史实的类别汇集。唯卷十九、卷二十有目无书。各版汉文大藏经皆同此。日本续藏经本的法运通塞志,有后人续补。该本另载有未详撰者的《续佛祖统纪》2卷,收录了法照等30人的传记。

宋代天台宗有明州山家派(四明知礼)和杭州山外派(孤山智圆)两个学派的对峙,论争激烈,志磐以知礼的山家派为正统,体例取舍,有所褒贬,借本书可窥山家、山外之争的概貌。净土立教志中所载莲社七祖十八贤及往生高僧的传记,以及诸宗立教志中把当时诸宗分为达磨禅宗、贤首宗教、慈恩宗教、瑜伽密教、南山律宗,显示宋代佛教念佛修行、禅净融合的趋势。历代会要志记述了大量史实概要,为佛教史学留下了可贵的资料。(姚长寿)

噶当派 噶当派

中国藏传佛教宗派。噶,藏语指佛语,当,指教授。噶当,意为将佛的一切语言和三藏教义,都摄在该派始祖阿底峡所传的“三士道”次第教授之中,并据以修行。

1042年阿底峡应阿里古格王室之请入藏传教,住托林寺,着《菩提道灯论》,开示“三士道”次第。1045年仲敦巴·甲哇迥乃至阿里迎阿底峡至卫藏传教,并从阿底峡学习9年,尽得其传。1056年仲敦巴应藏北当雄地方之请,前往建立热振寺,为此派建立之始。

支派 有教典、教授、教诫三个主要支派,并各有自己所依的经典与教义。

教典派。自博多哇传出。以较为重视学习佛教经典而得名。教典派传述阿底峡的佛学思想体系,认为一切经论都是为解脱设教,可分为三类:一为重在明见的,是《入二谛论》、《中观教授论》等;二为重在明行的,是《摄行炬论》、《发菩提心受菩萨戒仪轨》等;三为见行并重的,是《菩提道灯论》。教典派重视学习的“噶当六论”中,《集菩萨学论》和《入菩提行论》见行兼说;《菩萨地》、《庄严经论》、《本生鬘论》和《集法句经》则偏重于说行。教典派的代表人物有博多哇的弟子朗日塘巴和夏尔哇巴。夏尔哇巴的弟子又分别建立怯喀寺、基布寺系统和纳塘寺系统。

②教授派。自京俄哇传出。以较为重视师长的指教,注重实修而得名,也分为三类:一为重在明见的,有京俄哇所传的“四谛”、普穷哇所传的“十二缘起”和南交钦波所传的“二谛”,“四谛”和“十二缘起”重在明人无我义,“二谛”重在明微细法无我义;二为重在明行的,除通依一切在乘经典外,还以《华严经》和龙树的《宝鬘论》,“噶当六论”中的《集菩萨学论》、《入菩提行论》等经论为主,阿底峡之师法护的《修心剑轮论》、《入菩提行论》等经论主,阿底峡之师法护的《修心剑轮论》、《孔雀化毒论》,绛贝南交的《咏修金刚歌》,赛林哇的《菩萨次第》、《除分别论》等,也是重明行者的依据;三为见行并重的,即“三士道”次第,所依教典即《菩提道灯论》。三土道中的下士道为人天乘,以修三皈依为主,中士道为小乘,以修戒、定、慧三学为主,上士道为大乘,以修菩萨行之六度为主。上士道由显入密,分密教经法为事、行、瑜伽、无上瑜伽四部。所以三士道可以总摄全部佛法。针对当时西藏佛教重密轻显的倾向,提倡以显为主,显密兼修,大小并举,世出世并重,立论圆通,具有转移风气的作用。该派的代表人物以京俄哇弟子甲域哇比较着名,并由他的弟子建立甲域寺、岗岗寺。此外,尚有内邬素巴及其弟子分别建立的仁钦岗寺、达坚寺系统。

③教诫派。阿底峡在耶巴传给枯敦·尊追雍中、俄·雷必喜饶、仲敦巴三人的教法。根据阿底峡遗嘱,首由俄·雷必喜饶传阿里巴·喜饶坚赞,阿里巴传普穷哇,以下又单传数代,至仲·宣奴罗追,传承稍广,至根敦主时传布更广。教诫派但恒住五念:念师长为皈依,念自身为本尊,念语言为诵咒,念众生为父母,念心性为本空。有“十六明点”修法,为显密双融之法门。

影响 噶当派系藏传佛教中最早形成的宗派,由于自阿底陕入藏后,大力整顿原有的佛教,使教理系统化,修持规范化,故此派对藏传佛教其他宗派都有重大影响。如噶举派初祖玛尔巴曾从阿底峡受教;塔布噶举创始人塔布拉杰,其弟子都松钦巴、帕木竹巴,其再传弟子止贡巴、达垅塘巴,以及萨迦派四祖萨班等人,都曾向噶当派学习。格鲁派是直接在噶当派的基础上建立的,并有“新噶当派”之称。此外,藏传佛教中一切大论的讲说,也都导源于噶当派,俄·雷必喜饶及其侄俄·罗丹喜饶为代表人物,被称为大、小俄译师。小俄译师在拉萨、桑耶讲经,从学弟子达23000余人。噶当派在藏传佛教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可从《青史》所记西藏诸大善知识及诸得大成就者的传记中得到证明。(法尊 张建木)

噶举派 噶举派

中国藏传佛教宗派。噶举,藏语意为佛语传承,汉译口传。因该派僧人穿白色僧衣,俗称白教。分为香巴噶举和塔布噶举两个系统。二者在印度同源,传至西藏后,因传播地区不同,规模、势力也大不相同。

支派①香巴噶举。创始人琼波南交。此人先学本教,后学宁玛派的大圆满,又去印度学密教,后在后藏香地(今南木林)建立108寺。14~15世纪时,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及弟子克主杰等人,都曾从此系僧人学习,但些后逐渐湮没无闻。

②塔布噶举。通常指称的噶举派。玛尔巴创立。他曾多次赴印度、尼泊尔,向着名佛教学者学习。返藏后在家乡授徒传教,其教法尽传其主要弟子米拉日巴米拉日巴的弟子以热穷和塔布拉赤为上首。热穷19岁去印度,返藏后仍师事米拉日巴,后又奉米拉日巴之命,重去印度学习,并将他在印度所学之法献给米拉日巴。从此,由米拉日巴所传的这一部分密法,名为“胜乐耳传”,由热穷所传的,名为“热穷耳传”。塔布拉杰早年学习噶当派教法,32岁前后始向米拉日巴学习,他将噶当派的“道次第”和米拉日巴的“大印”结合,于1121年建岗布寺,形成塔布噶举系统,后分出许多支派,有“四大八小”之称。四大支为噶玛、蔡巴、拔戎、帕竹。帕竹噶举又分出“八小”支,即止贡、达垅、主巴、雅桑、绰浦、修赛、叶巴、玛仓,此外尚有其他更小的支系。

③噶玛噶举。创始人都松钦巴。他30岁时始从塔布拉杰学习佛法,38岁在类乌齐附近噶玛地方建噶玛丹萨寺,此支派即由此寺得名。藏传佛教转世制度始于此支派,曾先后建立黑帽系、红帽系等转世系统。黑帽系追认都松钦巴为第一世,其实际创立者为第二世噶玛拔希五世得银协巴曾应明成祖召,随中官侯显、僧智光到南京,成祖赐“大宝法王”封号。元、明两代大宝法王为藏传佛教最高领袖人物的封号,自得银协巴后为黑帽系各世沿袭专用。至清处第十世却英多吉时,由于格鲁派势力发展,黑帽系地位从此下降。红帽系第一世札巴僧格曾受元廷赐予红帽,因而得名。到第四世却札意希时,建立此系主寺羊八井寺。第十世米庞却朱嘉措因勾引廓尔喀军入侵后藏,清廷于战乱平定后查抄羊八井寺,并下令禁止红帽系转世,此系遂绝。

④蔡巴噶举。创始人向蔡巴。他曾偕同帕木竹巴谒见塔布拉杰,从受密法。元初,实力较强大,其领袖人物受封为世袭万户长。14世纪时此派着名学者蔡巴·贡噶多吉以编纂藏文大藏经甘珠尔目录和撰写《红史》而知名。后此派在与帕竹噶举斗争中失利,势力渐衰。格鲁派兴起后,尽并其属寺,遂绝传。

⑤帕竹噶举。创始于塔布拉杰着名的弟子帕木竹巴·多吉杰布。他广学经论,佛学渊深,1158年在前藏帕木竹(今桑日县境内)建寺,即后来的丹萨替寺。13世纪初,此寺座主由当地朗氏家族的札巴迥乃担任并世袭相传,朗氏家族因而也被称为帕竹家族。元代,此派领袖人物世被封为万户长。14世纪中,札巴迥乃的侄孙绛曲坚赞曾以武力兼并卫藏大部分地区,取代萨迦派,建立政教合一的地方政权达265年之久。绛曲坚赞的侄孙札巴坚赞受明廷封为阐化王。15世纪后势力逐渐衰落,属下贵族割据一方,政权名存实亡,直至1618年为第悉藏巴所取代。

⑥止贡噶举。创始人仁钦贝。他在25岁时向帕木竹巴学习密法,帕木竹巴去世后,曾短期主持丹萨替寺,后于1179年去止贡(今墨竹工卡境内)地方,在原有小寺的基础上,发展成止贡替寺。元初,其寺主受封为万户长。1290年遭萨迦派攻击,止贡替寺被毁(后又重建)。14世纪中,在与帕竹噶举战争中,又遭失败,权势大减。明代该派领袖曾受封阐教王。此后势力虽然衰落,但传承一直延续至今。

⑦达垅噶举。创始于帕木竹巴弟子达垅墉巴·扎西贝。他以重视戒律着称。因在达垅(今林周县境内)地方建寺而形成宗派。达垅寺第九仟堪布曾受明成祖封为国师。

主巴噶举。创始人帕木竹巴弟子凌热·白玛多吉。此派以其代表寺院为“主”(藏语意为龙)寺而得名。流传很广,有“藏人半数为主巴,主巴半数为乞丐,乞丐半数得成就”的谚语。分为上、中、下主巴三支,此外还有南主巴,流传于不丹。

教义噶举派奉月称派中观见,重视“大印”传承,不重文字,重在论理,即通达“大印”的智慧。奉一能使自己证得“大印”智慧的师长为根本上师。大印原系对受过灌顶者进行传授的密法,到塔布拉杰时,兼包显宗内容,于是,大印有显有密,噶举派各支系中各有偏重。据达垅·阿旺南杰所着《教史》所记:“噶举派的特殊教法,如玛尔巴的续释,米拉日巴的艰苦和教授,塔布拉杰的体性抉择,都松钦巴的风心无别,向蔡巴的究竟胜道,拔戎巴的塞婆和塞朗(大印修法的二种名称),帕木竹巴的密咒,达垅塘巴的39种传记,止贡巴的三律仪一要,主巴·藏巴甲热的缘起和平等味,桂译师的信敬和厌世心等,各有殊胜之点。虽然每一派系都具备一切教授,但各派系也各有着重发扬的别法,然就其整体而言,俱是噶举派之教义。”(张建木)

甘丹寺 甘丹寺

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与哲蚌寺、色拉寺合称拉萨三大寺。格鲁派的第一座寺院。全名喜足尊胜洲。位于拉萨东达孜县旺古尔山。明永乐七年(1409)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在帕竹地方政权贵族仁钦贝、仁钦伦布父子的资助下主持兴建。全寺共分夏孜、绛孜二札仓(经学院),过去规定僧人定额为3300人。重楼复殿,至为壮观。寺内保存有明清两代许多珍贵文物,宗喀巴的灵塔也建于寺内。该寺住持,藏语称甘丹赤巴,宗喀巴首座弟子贾曹杰接替宗喀巴法位,为首任甘丹赤巴,其后,每七年一任,至1954年已传至九十六代。甘丹赤巴名义上是甘丹寺座主,实际上是格鲁派教主的地位。

1980年进行修缮,殿堂内的佛像和壁画已次第恢复旧观。(林子青)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