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中国百科全书
蔡巴·贡噶多吉 蔡巴·贡噶多吉(1309~1364)

Caiba Gonggaduoji

元代藏族学者。西藏十三万户中最后一任蔡巴万户长。出家为僧后,取法名格微罗追。曾来内地向元朝朝贡。以编纂藏文大藏经甘珠尔部目录知名,与西藏佛学大师布敦·仁钦朱有过往来。元至正六年(1346)撰《红史》一书,系研究藏族古代历史的重要著作。曾联合萨迦、雅桑等地方势力与帕竹、绛曲坚赞作战失败,领地尽为帕竹夺占,蔡巴实力从此衰竭。(索文清)

藏文大藏经 藏文大藏经

Zangwen Dazangjing

藏传佛教典籍的丛书。佛教自7世纪初由汉族地区、印度和尼泊尔分别传入西藏地区后,据传在松赞干布执政时,曾派遣端美桑布扎等人到印度学习梵语。学成归来,始创西藏文字,随即用以翻译部分佛教经典。8世纪时,在赤松德赞的大力扶持下,佛教得到很大的发展,兴建了桑耶寺,创办译场,分别从汉、梵文中译出佛教典籍4000多部,并编写目录,藏文大藏经的内容基本形成。全藏分为甘珠尔丹珠尔和松绷三大类。甘珠尔又名佛部,也称正藏,收入律、经和密咒三个部分,相当于汉文大藏经中的经和律;丹珠尔又名祖部,也称续藏,收入赞颂、经释和咒释三个部分;松绷即杂藏,收入藏、蒙佛教徒的有关着述。

据统计,藏文大藏经(德格版)共收佛教经籍4569种。除佛教经、律、论外,尚有文法、诗歌、美术、逻辑、天文、历算、医药、工艺等。其中属于密教的经轨及论藏等,十之七八是汉文大藏经中所没有的,因此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重视。

13世纪以前,藏文大藏经以抄写本形式流传。元皇庆二年(1313)至延佑七年(1320)间,在江河尕布的主持下,搜集各地经、律、密咒校勘雕印,是为藏文第一部木刻本大藏经。。乐奈塘古版。其版式采取贝叶经筴形式,长方形散叶两面刊刻,每部(或几部)或数卷以夹板束为一筴。版片及印本均无流传。以后续有刊刻,其中在国内各地刻造的版本有:①永乐版。明永乐八年(1410)在南京据奈塘古版复刻,只刻了甘珠尔。印本大部用朱砂或云朱刷印,亦称赤字版。②万历版。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续刻了丹珠尔。以上二版早已毁损不存,印本也极少流传。③塔尔寺版。刻于青海塔尔寺,仅有甘珠尔,版片不存。④昌都版。刻于昌都寺,仅有甘珠尔,版片不存。⑤理塘版。明末崇祯(1628~1644)年间由云南丽江纳西族土司木增赞助,据其家藏写本刻制,也仅有甘珠尔。版片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毁于兵火。⑥北京版。又名嵩祝寺版。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据西藏霞卢寺写本在北京嵩祝寺刊刻,先刻了甘珠尔。至雍正二年(1724)续刻了丹珠尔。早期印本大部为朱刷,也称赤字版。版片毁于光绪二十六年庚子之役。该版藏经因系清王室官本,刻造、装帧颇为精良,版型较一般藏文经大,每筴扉画均为手工绘制,笔触细腻,设色鲜丽,大多出自藏族和蒙族宗教画家手笔。该版藏经曾流传到日本和欧洲。20世纪50年代初,日本曾据以编为151巨册(内含目录一册)影印百余部,分为两种精装本发行。⑦卓尼版。清康熙六十年至乾隆十八年(1753)在甘肃临潭县卓尼寺雕造,版片现已不存。⑧德格版。清雍正八年至乾隆二年在德格县(今属四川)刻造。甘珠尔为理塘版的复刻;丹珠尔则据霞卢寺写本并增补布敦目录所收典籍雕造,版藏德格寺。⑨奈塘新版。七世达赖喇嘛据奈塘古版增入布敦目录典籍刻造,甘珠尔成于雍正八年;丹珠尔成于乾隆七年。该经以刻工精港,校勘优良,被誉为最佳版本。版片原藏奈塘寺,已毁损无存。⑩拉萨版。1933年,在十三世达赖喇嘛·土丹嘉措主持下雕造,当时仅刻出甘珠尔。

国外版本有普拉卡版与库伦版两种,前者刻于不丹的夏都普拉卡,仅有甘珠尔,版片不存。后者1920年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首都乌兰巴托刻造。为德格版的复雕本。(童玮)

草堂 草堂

Caotang

北宋佛教禅宗云门宗僧人。越南草堂禅宗派的创始人。生卒后和姓氏不详。11世纪中叶至占婆(今越南中部),弘传佛教。1009年越南李朝国王李圣宗征伐占婆,草堂被俘至升龙(今河内)。李圣宗发现他为中国禅师,精通佛学,应对如流,备加重视,封为国师,赐居升龙开国寺。后卒于当地。

草堂为云门宗名僧雪窦重显的弟子,承袭重显法统,创草堂禅宗派,亦称雪窦明觉派,主要传《雪窦百则》,倡禅净一致,即实行禅宗的修禅与净土宗的念佛相结合。草堂禅师深受李朝皇室、大臣的支持,李圣宗、英宗、高宗三个国王和太傅杜武、杜常等为草堂禅师的历代传承弟子。(梁志明)

草堂寺 草堂寺

中国佛教三论宗祖庭。位于陕西户县圭峰北面。后秦弘始三年(401)姚兴迎龟兹(今新疆库车)名僧鸠摩罗什来长安,待以国礼,请住逍遥园演讲、翻译佛经。后于园旁“构一堂,以草苫盖”。称“大寺”。弘始八年后,罗什住寺,至十五年入寂。其间,罗什译出《中论》、《百论》、《十二门论》等众多经典。罗什寂后,门人为其立“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舍利塔”于寺内,塔高2.33米,塔身八面十二层,造型奇特,雕镌精美,历1500年至今基本完好。魏末周初,大寺一分为四,草堂寺即其一。唐代改为栖禅寺,天宝初年,飞锡法师住寺弘扬净土;元和年间,宗密禅师也常驻锡此寺,从事撰述。宋乾德四年(966)改名清凉建福院。金代复称草堂寺,曾作亭覆护罗什舍利塔。元代,逍遥园、栖禅寺、草堂寺三名并用。清雍正十二年(1734),罗什门人僧肇被封为“大智圆正圣僧”,因改名圣恩寺。同治以后,寺宇几全毁。1952~1956年曾经进行两次大整修,1981年开始翻新大殿、僧房。寺内现有新建大殿五间,内供阿弥陀佛座像一尊,日本赠鸠摩罗什木雕座像一尊;回廓十二间,内壁嵌列古碑石二十余方;钟楼一间,内放明钟一口;鼓楼一间,内竖《定慧禅师传法碑》。13世纪中,日僧日莲据罗什所择《妙法莲华经》创日莲宗。1980年,日莲宗代表团曾参拜草堂寺;1982年再次访问中国,并在草堂寺与中国佛教界人士联合举行盛大法会。(陈景富)

禅宗 禅宗

中国佛教宗派。主张修习禅定,故名。又因以参究的方法,彻见心性的本源为主旨,亦称佛心宗。传说创始人为菩提达摩,下传慧可、僧璨、道信,至五祖弘忍下分为南宗惠能,北宗神秀,时称“南能北秀”。

史略佛教传入中国后,禅学或修禅思想一直获得广泛的流传,在东汉至南北朝时曾译出多种禅经,禅学成为相当重要的流派。相传菩提达摩于六朝齐、梁间从印度渡海东来,梁普通(520~526)前后到洛阳弘扬禅法。因其禅法不为当时佛教界所重,乃入少林寺安心壁观,以“二入四行”禅法教导弟子慧可、道育等。慧可从达摩6年,达摩授以《楞伽经》4卷。后隐居于舒州皖公山(今安徽潜山东北),传法于僧璨。僧璨受法后又隐于舒州司空山(今安徽太湖北),萧然静坐,不出文记,秘不传法。唯有道信侍璨9年,得其衣法。后至吉州(治所在今江西吉安)传法,尝劝道俗依《文殊说般若经》一行三昧,可见其除依《楞伽经》外,还以《般若经》为依据。后住湖北黄梅双峰山(一名破头山)30多年,主张“坐禅守一”,并传法于弘忍。其另一弟子法融在金陵(今江苏南京)牛头山传牛头禅。

弘忍得法后即至双峰山东冯茂山(一作冯墓山)另建道场,名东山寺,时称其禅学为“东山法门”。其“萧然静坐,不出文记,口说玄理,默授与人”的作风,开中国佛教特有的禅风,对后来禅宗发展影响甚大。着名弟子有神秀、慧能、惠安、智诜等。相传弘忍为选嗣法弟子,命大家各作一偈,时神秀作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弘忍认为“未见本性”。慧能也作一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弘忍认可,并秘密传以衣法,为第六代祖。慧能得法以后南归,隐居15年,继至曹溪宝林寺。后应请在韶州大梵寺说摩诃般若波罗蜜法,并传授无相戒。嗣法弟子有行思、怀让、神会、玄觉、慧忠、法海等40余人。法海集其言行为《六祖坛经》,是为南宗。神秀于弘忍寂后至荆州当阳山玉泉寺弘禅,20余年中门人云集,是为北宗。神会先后在南阳、洛阳大弘禅法,南宗遂成禅宗正统,慧能宗风独尊于天下。神秀北宗则门庭寂寞,传不数代即衰亡。

经典该宗所依经典,先是《楞伽经》,后为《金刚经》,《六祖坛经》是其代表作。

理论提倡心性本净,佛性本有,见性成佛。主要依据是达摩的“二入”、“四行”学说。“二入”指“理入”和“行入”。理入是凭借经教的启示,深信众生同一真如本性,但为客尘妄想所覆盖,不能显露,所以要令其舍妄归真,修一种心如墙壁坚定不移的观法,扫荡一切差别相,与真如本性之理相符,寂然无为。这是该宗的理论基础。行入即“四行”:报怨行、随缘行、无所求行与称法行,属于修行实践部分。慧能继承这一学说,在《六祖坛经》里主张舍离文字义解,直彻心源。认为“于自性中,万法皆见;一切法自在性,名为清净法身”。一切般若智慧,皆从自性而生,不从外入,若识自性,“一闻言下大悟,顿见真如本性”,提出了“即身成佛”的“顿悟”思想。其禅法以定慧为本。定慧即“无所住而生其心”。“无所住”指“定”,“生其心”即“慧”。慧能从“无所住而生其心”的经文中,悟出了定慧等学微旨。禅宗的一切思想,皆从此义引申扩充而来。

发展和演变慧能着名的弟子有南岳怀让、青原行思、荷泽神会、南阳慧忠、永嘉玄觉,形成禅宗的主流,其中以南岳、青原两家弘传最盛。南岳下数传形成沩仰、临济两宗;青原下数传分为曹洞、云门、法眼三宗;世称“五家”。其中临济曹洞两宗流传时间最长。临济宗在宋代形成黄龙、杨岐两派。合称“五家七宗”。

沩仰宗。沩山灵佑及其弟子仰山慧寂创立。其修行理论继承和发扬道一、怀海“理事如如”的精神,认为万物有情皆有佛性,人若明心见性,即可成佛。

临济宗。义玄创立。因义玄住镇州(治所在今河北正定)临济院而得名。提出“三玄”(三种原则)、“三要”(三种要点)、“四料简”(四种简别)、“四照用”(四种方法)等接引学人。因其机锋峭峻,别成一家。

曹洞宗。洞山良价及其弟子曹山本寂创立。其教法“五位群臣”说,从理事、体用关系上说明事理不二、体用无碍的道理。

云门宗。文偃创立。因文偃住韶州云门山(在今广东乳源县北)光泰禅院而得名。其禅风被称为云门三句:“函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常用“顾”、“鉴”、“咦”三种表示,接引学人,表现出“刚劲”的宗风。

法眼宗。文益创立。南唐中主李璟赐谥其为“大法眼禅师”而得名。提出“理事不二,贵在圆融”和“不着他求,尽由心造”的主张。以“对病施药,相身裁缝,随其器量,扫除情解”,概括其宗风。

黄龙派。慧南创立。因其住黄龙山(在今江西南昌市)而得名。法门为“道不假修,但莫污染;禅不假学,贵在息心”。

杨岐派。创始人方会。因住杨岐山(治所在今江西萍乡县北)而得名。时人称其兼百丈怀海、黄檗希运之长,得马祖道一大机、大用,浑无圭角,宗风如龙。

禅宗五派的思想,相差无几,仅是门庭施设不同,接引学人方法有所区别,以致形成不同宗风。法眼宗文益在他所着《宗门十规论》中指出:“曹洞则敲唱为用,临济则互换为机,韶阳(指云门——引者)则函盖截流,沩仰则方圆默契”,指出四派不同之点。法眼宗的宗风则为“一切现成”。

禅宗在五家七宗以后,禅风有所改变,有“颂古”、“评唱”等一类禅门偈颂行世。后有克勤作《碧岩集》,影响很大。从此禅宗机用变成逢场作戏。后克勤弟子大慧宗杲销毁《碧岩集》刻版,想杜绝不明根本、专尚语言的禅病。但不久又有刻版重出,宗杲的预定目的未能达到。后来他提倡“看话头禅”,将“敲门砖”给发心参禅者,深受士大夫们欢迎。这种佛儒合流倾向,影响到宋明理学的形成。宗杲又反对正觉所倡导的“默照禅”,称之为“邪禅”,认为是不求妙语,只以默照。实际上看话头禅应用慧能定慧等学中的“慧学”,默照禅应用其中的“定学”,两家只是方法上的不同。这两家禅学,自宋以后,经元明清三代,至今不绝。

正值禅宗流弊严重,临济、曹洞互争短长时,法眼宗延寿编《宗镜录》100卷,对各派宗旨分歧持调和态度,目的是扶衰救弊。但此书在100年后才刻版流通,不久又被增改,至明代才恢复旧观。清雍正年间曾被推崇一时,但始终未在禅门中发挥应用。以后金元间有曹洞宗行秀,元有临济宗明本,明末清初有临济宗圆悟、曹洞宗元贤等宗师,继续弘扬禅法,都未能挽回颓势,并陆续出现三种情况:①宋初,不断有人提倡禅净合一;②为争夺法统,临济宗后人歪曲云门宗的传承,把云门、法眼两宗归属于南岳怀让一系,而将青原行思一系说成只有曹洞一宗;③清帝雍正撰写《拣魔辨异录》,以政治威力干涉禅宗内部纠纷,迫使被压制的派系所属各大禅寺,如杭州灵隐寺等,改换门庭。禅宗至此奄奄一息。清代中叶后净土信仰普遍,禅宗已成强弩之末,不穿鲁缟。近代以来的禅寺,实际都已成为禅净合一的寺院。

影响禅宗在中国佛教各宗派中流传时间最长,至今仍延绵不绝。它在中国哲学思想上也有着重要的影响。宋、明理学的代表人物如周敦颐、朱熹、程颐、程颢、陆九渊、王守仁都从禅宗中汲取营养。禅宗思想也是近代资产阶级思想家如谭嗣同、章太炎建立他们思想体系的渊源之一。对外传播亦甚广。8世纪,新罗僧信行入唐从神秀受法,将北宗禅传至朝鲜。道义从马祖弟子智藏受法,回国传入南宗禅,称禅寂宗,后改称曹溪宗,为朝鲜禅宗主流。12世纪末,日僧荣西入宋,受法于临济宗黄龙派虚庵怀敞,将此宗传入日本,称千光派。俊荷受杨岐派禅法,回国弘传。南宋末年中国禅僧多渡日,传杨岐派禅法。13世纪初,日僧道元入日本。17世纪,福建黄檗山万福寺隐元隆琦应邀赴日弘法,设坛传授禅戒,成为与曹洞、临济并列的黄檗宗,至今不衰。(巨赞)

禅宗语录 禅宗语录

Chanzongyulu

记载、辑录中国佛教禅宗六祖以后历代禅师法语的书籍。大都为禅师口语,由亲随左右的门弟子随时笔录编集而成。举凡师徒传法心要、参悟验证、方便施化,诸方学士参学所得,并互相问答、诘难、辩论、参究等,均详作记述。

禅宗之有语录,肇自《六祖坛经》,以后日益发展,成为禅家的一种专门文体。唐代禅宗语录为数不多,而且每种语录一般只记一位禅师的言谈。如楼颖编的《善慧大士语录》(又称《傅大士语录》)4卷、于頔编的《庞居士语录》3卷等。也有以“广录”、“法要”等为题的。前者如裴休集的《马祖道一禅师广录》和《百丈怀海禅师广录》各1卷,收集道一、怀海一生的主要法语。后者如裴休所集《黄檗断际禅师宛陵录》,为黄檗希运于宛陵时上堂说法的内容。

宋代,禅宗语录大量出现,为语录体的鼎盛时期。当时语录有两个特点:①不仅稍有名望的禅师都有门人弟子为其编集语录,而且出现了带综合性的语录集。如赜藏主集的《古尊宿语录》48卷,广采南岳怀让以下马祖、百丈、临济、云门、真净、佛眼、东山等40余家唐宋禅师语录,以后又有师明集《续古尊宿语录》6卷,收起于南岳怀让止于隐山璨等共70余人语录。②创造了以“拈古”、“颂古”、“评唱”、“击节”为名的新的语录体裁。拈古、颂古主要是辑录禅师的公案附以议论,评唱、击节则是对拈古、颂古的再评述。在宋代拈古、颂古的有天童正觉、雪窦重显、投子义青、丹霞子淳四有,评唱有圆悟克勤的《碧岩录》10卷,击节有克勤所撰的《击节录》2卷等。

元代禅宗沿袭宋规,也十分重视评唱体,其影响较大的有万松行秀评唱的《从容庵录》6卷、《请益录》2卷和从伦评唱的《空谷集》、《虚堂集》和6卷。明代语录,或辑录当时禅师言行,或对前伯语录编集再治,数量仍然不少,但体例无创新。入清以后语录渐稀。

据不完全统计,从唐至清,禅宗语录不下300余种。其中主要见于各版汉文大藏经、续藏经所录史籍的记载;此外,《新唐书·艺文志》、《五代史·艺文志》、《明史·艺文志》以及《太平御览》、《直斋书录解题》、《崇文总目》、《国史经籍志》等,皆有着录。

各派的主要语录有:荷泽宗的《荷泽神会禅师语录》,现存敦煌卷子中发现的三个写本;沩仰宗的《潭州沩山灵佑禅师语录》、《袁州仰山慧寂禅师语录》,明圆信、郭凝之编,各1卷;临济宗的《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唐慧然集,1卷;曹洞宗的《瑞州洞山良价禅师语录》、:抚州曹山元证禅师语录》和《筠州洞山悟本禅师语录》各1卷,前者为明圆信、郭凝之编,后二者为日本慧印校订,另有《抚州曹山本寂禅师语录》上下两卷,上卷为郭凝之编集,下卷为日本沙门玄契编次;云门宗的《云门匡真禅师广录》,宋守坚集,3卷;法眼宗的《金陵清凉院文益禅师语录》,郭凝之编,1卷;临济宗杨岐派的《杨岐方会和尚语录》(又称《袁州杨岐山普通禅院会和尚语录》),宋仁勇编,2卷;黄龙派的《黄龙慧南禅师语录》(又称《普觉禅师悟录》),宋慧泉集,1卷等。(苏渊雷 沈诗醒)

长阿含经 Dirghagama sutra 长阿含经(Dirghagama-sutra)

Chang'ahanjing

原始佛教基本经典。北传佛教四部阿含之一。因所集各经篇幅较长,故名。后秦佛陀耶舍、竺佛念译。全经分四分四诵,22卷,共收30部经。此经梵本属法藏部,原本失传。近代曾在中亚发现梵本残片。历代别出异译之单品约24种、58卷左右。各经出自何派传本,已无可稽考。

北传汉译《长阿含经》与南传《长部经典》大体相应。《长部经典》共收34种经。其中有四经汉译全缺;而《三十二相经》、《念处经》汉译收在《中阿含经》中;但南传《长部经典》没有《增一经》、《三聚经》和《世纪经》三经。一般认为,北传倾向于把内容相近的经文排在一起,而南传的排列则更多地保留了经文形成先后的原来面貌。

主要内容可分4部分:①总结和解释佛教的基本教理。概括教义的经有《十上经》、《增一经》和《三聚经》等。这些经将教义分门别类,按数字顺序排列。以简单列举为特点,所述教义主要有四谛、八正道、四禅、五蕴、缘起、十二因缘、无常、无我、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等。另外,着重解释教义的经文有《大缘方便经》,广释十二因缘之深义;《世纪经》,详释“此世、他世”,“六道”、“三界”三种轮回系列。与此类似的还有《清净经》、《自欢喜经》等;②叙述佛陀及其直传弟子们的修道和传教活动。《游行经》记述佛陀悟道、传教和涅盘的经过。《善生经》记述佛陀在传教过程中为长者子善生宣讲持家处世、敬事父母等六事,从该经可以看出,佛陀作为宗教导师并不脱离现实,但已具有超人的形象;③叙说佛陀本生与历劫等故事,旨在弘扬佛教,劝诫人们皈依三宝。这些叙说主要见于《大本缘经》、《转轮圣王修行经》和《典尊经》等;④驳斥外道(异教)。首先是驳斥婆罗门教的种姓制度、祭祀仪式和梵天至上论,见于《小缘经》、《阿摩昼经》和《究罗檀头经》等;其次是对印度古代唯物主义派别——顺世论的批驳,例如《弊宿经》专斥其“无他世”,无业报轮回等观点;再次是对耆那教等苦行灭业论的批驳,以示苦行非正道,主要见于《阿( )

夷经》、《清净经》和《散陀那经》等。此外,对其他外道的批驳散见于各经。在驳斥外道的同时,综述了当时各种宗教哲学派别的62种观点。列举了当时有代表性的、影响较大的派别,如“六师外道”。这些内容主要见于《梵动经》、《沙门果经》和《布吒婆楼经》等。(任杰 魏道儒)

治揖 nitya sukha atma subha 常乐我净(nitya-sukha-atma-subha)

Changlewojing

佛教术语。其义有二:1、四颠倒:佛教认为,世间是生死法,一切有为法(有生、住、变异和消失的事物),都是由众多因缘条件而生灭变化的,它的本性皆是无常、苦、无我和不净,但“凡夫”不明此理,相反地认为是常、乐、我、净,颠倒妄执,因称之为四颠倒。《俱舍论》卷十九称:“应知颠倒总有四种,一于无常执常颠倒,二于诸苦执乐颠倒,三于不净执净颠倒,四于无我执我颠倒。”2、涅盘四德:大乘佛教认为,一旦证入涅盘,就会具有真正的常乐我净。因涅盘的体性有四种功德。恒常不变而无生灭,名之为常德;寂灭永安,名之为乐德;得大自在,是主是依,性不变易,名之为我德;解脱一切垢染,名之为净德。(任杰)

超戒寺 Vikramasilavihara 超戒寺(Vikramasilavihara)

古印度佛教着名寺院密教学术中心。又名超行寺、超岩寺。据西藏多罗那他《印度佛教史》等典籍记载。8世纪由波罗王朝着名君主达磨波罗所建,一直受到波罗诸王(750~1199)的保护,为国家寺院之一。位于恒河右岸山城岩石上,其遗址已不可寻,或为河水所吞没。据传该寺规模宏大,装饰华丽,藏有世量财宝、文物。全寺共有一百余座僧院,六处研究院。中心为观音殿,供奉男女诸神塑像,有六重门,每六置有守门学者接受各方问答、辩论或挑战。阿底峡在入藏前于1034~1038年在该寺任住持。密教大师罗特纳伽罗商底、那罗帕,都曾在此学习、撰述。1203年异族入侵时,成为主要袭击和掠夺的目标。(于众)

朝鲜佛教 Korean Buddhism 朝鲜佛教(Korean Buddhism)

北传佛教之一。4世纪后期由中国传入。其传播和发展大体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三国时期最初传入佛教的是三国鼎立时代的高句丽(朝鲜北部)。据《海东高僧传》卷一载,高句丽小兽林王(高邱夫)二年(372),中国前秦苻坚遣使者及僧顺道送去佛像和佛经。两年后,又有东晋僧阿道赴高句丽。五年(375),小兽林王为阿道建伊弗兰寺,又立省门寺供顺道居住,是为佛教输入朝鲜之始。百济(朝鲜西南部)在枕流王元年(384)开始迎接来自中国的东晋梵僧摩罗难陀,翌年于汉山州创建佛寺,并使平民10人从他为僧。新罗(朝鲜东南部)的佛教是在纳祗王时(417~457)由高句丽传入的,起初受到抵制,到法兴王十五年(528)才正式流传。

迨6世纪,佛教已广为流传。中国隋唐时期大小乘各宗教理几乎全部输入,其中影响较大的宗派是三论宗和律宗等。当时,由于三国封建政权都积极扶持佛教,派很多僧人到中国求法,知名的有高句丽僧朗大师、义渊、实法师、印法师等;百济僧谦益、慧慈等;新罗僧无相、圆光、慈藏圆胜、惠通、胜诠等。其中有许多人还赴印度求法。百济僧谦益由中国到中印度专攻梵语和律部,回国时带回许多梵本加以翻译和研究,促使律宗在三国迅速传播;新罗僧惠超,曾踏遍五天竺,着《往五天竺国传》,介绍了印度及其周边诸国的地理、交通、文化和风俗,促进了中印文化交流。

朝鲜三国时期的佛教对中国佛教传入日本起了桥梁作用。6世纪中叶,百济的圣明王将金铜释迦佛像和经论幡盖等赠给日本,为中国佛教传入日本的开始。其后慧慈自高句丽渡日,为日本圣德太子所师事。高句丽僧慧灌赴日后成为日本三论宗开祖,新罗僧审详赴日,始传华严宗。

三国时期,佛教的流传虽然较为广泛,但还处在传播和解释教义的阶段。

新罗王朝时期新罗王朝统一三国后,为朝鲜佛教隆盛时代。出现元晓、憬兴、义湘、圆测、太贤、义寂、宣证、胜庄等着名佛教理论家及其著作,其中对朝鲜佛教的发展,影响最深的是元晓、义湘和圆测。元晓的《十门和诤论》、义湘的《华严一乘法界图》和圆测的《解深密经疏》等著作。为创立具有民族特色的朝鲜华严宗和唯识宗奠定了理论基础。这个时期有四个主要宗派:①涅盘宗。高句丽僧普德于景福寺所创。普德有11个高足,其中着名的有无上、寂灭等,建有八大伽蓝。②律宗。新罗僧慈藏入唐回国于通度寺所创。③华严宗(一名圆融宗)。有二派,一为元晓在新罗庆州芬皇寺所创,称为海东宗;二为入唐的义湘从智俨传承的中国华严宗,设祖庭于浮石寺,故亦名浮石宗。④法相宗。真表律师在金山寺所创,宣传瑜伽唯识,其弟子有永深宝宗等。此外密教系统有神印宗和总持宗(或称真言宗)。神印宗创始人是明朗,他于善德王四年(635)受帛尸梨蜜多罗所译神印秘法,其密教被称为神印宗(亦称文豆娄宗),在密教史上属善无畏、金刚智以前的杂密。总持宗创始人是惠通,他入唐受善无畏印诀,为善无畏一派密教。新罗僧惠日受青龙寺惠果密法,带回《大日经》、《金刚顶经》、《苏悉地经》等,在新罗大弘密教。成实学派、俱舍学派也在弘传。9世纪初,中国禅宗开始传入朝鲜。新罗宣德王五年(784),道义入唐从虔州西堂智藏参学心法,受其法脉。822年回国后传达摩禅,始传南宗禅,不很兴盛,但它成为后来的禅门九山之一的迦智山派。兴德王三年(828),洪陟入唐从智藏受法,回国后在实相寺宣扬禅法,开禅门九山的另一派——实相山派,禅宗始兴。新罗末期的道诜把佛教的善根功德思想同道教的阴阳五行及地理风水说相结合,开创具有特色的“祈福佛教”,使佛教更加神秘化。此时,教禅,分庭抗礼,互相竞争,佛教势力渐衰。

高丽王朝时期高丽统一全国后,由于太祖王建深信佛教,造塔建增,佛教又渐转盛。文宗出家的第四王子义天,被封为佑世僧统,世称义天僧统。他于高丽宣宗二年(1084)入宋,历访高僧大德,学习华严、天台教义以及戒法和禅法,回国后慨叹天台一宗,海东未兴,遂于肃宗二年(1096)创立了高丽的天台宗。高丽王朝初期,华严学者均如,为华严宗北岳(希朗)法孙,融合南岳(观惠)北岳两家分歧,与仁裕首座共倡归一之旨,蔚然成风。光宗王特于松岳下建归法寺,诏均如主持,备极崇信。中期,禅门渐见衰落。时有知讷结定慧社,阐扬修禅宗风,于是禅师迭出,曹溪禅风,再次中兴。知讷成为曹溪山修禅社开祖。他对华严亦有研究。所着《圆顿成佛论》,为曹溪宗的宗典。共后有太古普愚,曾入元从屋清珙受法,回国后统一禅门九山为一宗,称曹溪宗(亦称禅寂宗)。时天台宗亦视为禅宗一派,故禅有曹溪、天台两家。教的五宗亦各改称:圆融宗改称华严宗,法相宗改称慈恩宗,法性宗改称中道宗,戒律宗改称南山宗,涅盘宗改称始兴宗。后称“五教二宗”。这一时期的佛教最显着的事业是大藏经的出版。高丽显宗二年(1010),在所谓“丹冠祈禳”的口号下,开始雕大藏经(共6000余卷),作为全国性事业,历经70余年,终于在1087年宣宗王时完成,藏之八公山符仁寺。高宗十九年(1232)为蒙古兵所毁。二十四年(1237)发愿重立都监,历时16年,刻成经版8万余块,约完成6780卷的《高丽藏》,今存南朝鲜的伽耶山海印寺。其次,义天为完成刻经事业入宋游历14个月,搜集佛教经典,归国后,设置教藏都监,刻印大藏经,称之为义天的《续藏经》。据《新编诸宗教藏目录》(刊行预定目录)载称,《续藏经》收录内外佛典1000余部,4000余卷。但大部失传,现在残存20部。

李朝时期14世纪末,太祖李成桂统一朝鲜半岛,国号朝鲜,亦称李朝。他尊儒排佛,在即位时放逐了禁中的僧侣。世祖(太宗)六年,将曹溪、天台、慈南三宗合为禅宗,将华严、慈恩、中神(中道宗及神印宗)、始兴南山四宗合为教宗。合并后的教、禅二宗,各保留一定数量的寺院。到明宗(1545~1566)时,由于文定皇后的庇护与普雨禅师的努力,佛教禅宗稍见复苏,但不久即衰。成宗时更禁止供养僧侣,并毁佛像造兵器。出家为僧被视为违犯国禁。直至“壬辰之乱”(1592),日本丰臣秀吉率大军侵入朝鲜,宣祖出奔义州,时有禅僧清虚休静率门徒并募僧兵5000人,与明军一起作战,克复京城,赶走日军。宣祖还都后,赐号国一都大禅师。后还妙香山,有弟子千余人。着有《清虚堂集》8卷等。至此,佛教禅宗稍有恢复。

在李朝统治的500年间,总的是采取尊儒排佛政策,然由新罗、高丽时代长期流传下来的佛教仍隐存于一般民众之间。从1910年至1945年朝鲜为日本军国主义并吞的35年间,朝鲜佛教僧人也有公然娶妻食肉的,因此教团分有独身僧与有妻僧两派。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佛教仍在朝鲜半岛继续流传。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曾于平壤建立佛教总务院,后改为佛教徒中央委员会。50年代初期,寺院大多毁于侵略者的战火。现南朝鲜的佛教较前略有发展。(林子青)

陈那 Dignaga 约5 6世纪 陈那(Dignaga 约5~6世纪)

Chenna

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派论师,佛教因明的创始人,后人称为“中世纪正理学之父”。据《大唐西域记》卷十、《成唯识论述记》卷一、卷三以及多罗那他《印度佛教史》第23章等记载,为南印度香至国人,属婆罗门种姓。出家后先为小乘佛教犊子部信徒,后改学大乘。据说是世亲弟子。于南印度安达罗国作《因明论》,擅长因明比量,在与佛教以外其他教派的辩论中屡屡获胜,常在那烂陀寺讲《俱舍论》和唯识、因明学说。因受小乘佛教经量部的影响,主张“有相唯识”说。认为在识(能缘)的活动中,会变带出境(所缘)的影相;境有实体,能够使能缘识缘托而生。又从“量”(认识)的角度考察,提出“三分”说:识能够变带出被认识的境的影相,此名为“相分”;识能够认识境,此名为“见分”;识能够自己体认自己,此名为“自证分”。相分有实体,见分有行相,这种主张被称为“有相唯识”。陈那开始提出“境不离识”的主张,使“唯识无境”的唯识学在性质上有所改变。

改革因明学是陈那的最大贡献。他的因明学说被称为“新因明”。其改革要点有:①主张只有现量与比量两种认识,舍弃了圣教量、譬喻量等认识途径;②认为现量必须是纯粹的知觉,不带任何“名相”概念的分别作用;③将五支作法变为三支作法,删去合、结二支;④创制“九句因”以判定因的正确与错误,进一步充实了“因三相”的罗辑内容;⑤区分喻体与喻依,使同喻体与异喻体之间形成换质换位的关系;⑥提出“遮诠”说,强调概念通过否定事物矛盾性质以肯定事物自身的性质。这些改革,将正理派与佛教古因明的类比推理改造成为演绎推理,是印度逻辑史上的一大飞跃和转折。

主要著作为《集量论》(现存藏文译本)。此外还有《顺明正理门论》、《取因假设论》、《观总相论颂》、《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论》(以上现存汉文译本)和《因轮论》、《观三世论》、《普贤行愿义摄》、《入瑜伽》、《阿毗达磨(俱舍论)注紧要义灯》、《圣文殊瞿沙赞》(以上现存藏文译本)以及《解卷论》(《掌中论》)、《观所缘缘论》(以上现存汉,藏文译本)。(罗炤 )

成实论 Satyasiddhi sastra 成实论(Satyasiddhi-sastra)

Chengshilun

佛教论书。古印度诃梨跋摩着。后秦鸠摩罗什译。16卷(一作14卷或20卷)。成实即成就四谛之意。为反对小乘说一切有部“诸法实有”理论,提倡“人法二空”,弘扬苦、集、灭、道四谛之理。相传诃梨跋摩为说一切有部着名论师鸠摩罗多(童受)弟子,初信其师学说,后来觉得这些没有摆脱《大毗婆沙论》的束缚,拘泥于名相,烦琐支离,乃自穷三藏,以探教说之本源。后到华氏城,随多闻部学习,接触到大乘思想,又泛览九经,评量五部(律),旁究异说,考核诸论,因而著作此论。

内容 此论译出后,罗什弟子昙影见其结构松散,篇章不分,大段难明,于是按照文义,区分为五聚(即五部分),二百零二品。“发聚”为序说,主要泛论佛法僧三宝、造论缘由、论门种类、四谛大要及对各家十种重要异说的批判等。其余四聚为本论,详说四谛之义。其中“苦谛聚”论说色论、识论、想论、受论、行论等五阴之事;“集谛聚”于业论中详述善恶诸业,在烦恼论中,详论断惑之事;“灭谛聚”详说断灭假名心、实法心、空心等“三心”;“道谛聚”以八正道为道谛法,分别正定、正智等等。整个论的主要特点是针对说一切有部“我空法有”之说,提出“人法二空”的思想。认为法无实体,只有假名。就连四大及其构成的色法也都是假名。因而主张不仅要破除人我,灭“假名心”,而且假法、实法,一律要破,这就是法无我,“灭法心”。最后连剩下的空心也要破,即“灭空心”。这已超出说一切有部之说,接近于大乘空亦复空的思想。但它仅将最后的灭空心分为两种,即证涅盘和入灭尽定,说明其学说尚未摆脱小乘的局限,与大乘所主张的地住涅盘说相差甚远。《成实论》的“三心说”是后来大乘瑜伽行派“三性说”的渊源。

传播 在印度,此论未见流传。梵文原本早已佚失,现存梵本是从汉译本还译的。在中国,自后秦弘始十四年(412)鸠摩罗什译出后,其门下就争相研习,竞作注疏。僧导既撰《成实义疏》,又聚众霁述。后到寿春(今安徽寿县)弘传此论,门下逾千人。其后形成寿春系,流行于南方。僧嵩则至彭城(今江苏徐州),既传“三论”(《中论》、《十二门论》、《百论》),也弘扬《成实论》,经其弟子僧渊等几代的弘传,形成彭城系,流行于北方。南齐永明年间,在齐武帝次子竟陵王萧子良主持下,集名僧500余人,以僧柔、慧次为上首,对此论要义进行讨论,并将论文20卷删为9卷。时僧佑亦参与其事,作《略成实论记》,学士周顒撰《钞成实论序》,说明删节的用意。以后,此略本曾风行一时。到了梁代,对《成实论》的研究更盛。智藏、僧旻、法云被称为梁代三大家。由于他们常融会《成实论》宣讲大乘思想,也称为“成论大乘师”。直至隋唐历久不衰。

注疏 见于僧传记载的,主要有南朝宋时僧导《成实义疏》、道亮《成实义疏》;北魏昙度《成实大义疏》;梁智藏《成实义疏》(或云即《大义记》)、慧琰《成实玄义》;陈宝琼《成实玄义》及《成实文疏》、洪偃《成实疏》;陈智脱《成实疏》、慧影《成实义章》、明彦《成实疏》;唐新罗元晓(一说元瑜)《成实疏》,百济道藏《成实疏》,怀素《成实义章》。此外,著作时代不明的尚有宗法师《成实玄记》及《成实论义章》、聪法师《成实论章》、法法师和嵩法师的《成实论疏》等。由于唐以后此论无人研习,以上注疏均已佚失;但在安澄的《中观论疏记》中,尚可见共引用僧导、智藏、聪法师、宗法师、法法师、嵩法师等人的疏记中的一些内容。(高振农)

成实学派 成实学派

中国佛教学派,亦称成实宗。以传习、弘扬《成实论》而得名。其学者称成实师。从南北朝到唐初的250年间,弘传的范围遍于长安、寿春、彭城、建业、洛阳、邺都、平城、荆州、广州、益州、渤海、苏州等地。

成实学派弘传诃梨跋摩着、鸠摩罗什译的《成实论》。它以接近于大乘的教义批判各部派,特别是批判说一切有部的论说。罗什门下对于《成实论》的造诣最深的,除长安的昙影、僧睿以外,还有南朝宋时的僧导和北魏的僧嵩。导、嵩两人在南北朝时代建立了成实学派的南北两大系统——寿春系和彭城系。

南朝宋时的着名成实师有僧导及其一系的弟子昙济、道猛、僧钟、道亮、法宠、慧开、慧勇等。南齐成实学派的代表人物是僧柔和慧次,他们在南北有相当的影响。梁代是该派最隆盛的时代,成实师中最有名的是法云、僧旻和智藏,法云着有《成实论义疏》42卷,智藏着有《成实论大义记》和《成实论义疏》,从者云集,他们发扬大乘的学说,对后世有重大的影响。北齐时代的代表人物是慧嵩、灵询、道凭和道纪等。陈代的成实论师比梁代减少,着名的成实论师中有智嚼一人;隋代着名的率师首推智脱与慧暅;唐代北方成实师有长安的保恭、慧乘、道岳,在南方苏州、常州一带有智琰、慧旻、智周、道庆等。

自南北朝以来,成实学派的教学与研究在“三论”、“涅盘”、“摄论”、“禅学”各系统的学者之间有相当广泛的影响,梁代是高潮,至隋代始趋于衰退。唐初唯识学兴起以后,该学派逐渐消失。(林子青)

成唯识论 Vijnaptimatratasiddhi sastra 成唯识论(Vijnaptimatratasiddhi-sastra)

Chengweishilun

佛教论书。又名《净唯识论》,简称《唯识论》。玄奘糅译印度亲胜、火辨、难陀、德慧、安慧、净月、护法、胜友、胜子、智月等十大论师分别对《唯识三十颂》所作的注释而成。10卷。传说玄奘留学印度时,曾广收十家注释(每家各10卷),并独得玄鉴居士珍藏的护法注释的传本。回国后,原拟将十家注释全文分别译出,后采纳窥基建议,改以护法注本为主,糅译十家学说,由窥基笔受,集成一部。

集注 玄奘糅合十家之说,又经剪裁组织,各家原说很难分辨。窥基所作疏释,以护法之说为正义,故释文所引《唯识三十颂》颂文,可能有采用护法一系所用的本子,个别地方与现存梵文、藏文本颇有出入。开头的“序颂”和末尾的“结颂”,也为护法释论所原有。本文释《唯识三十颂》的三段区分,相传是按《华严经》求法品的相、性、位来分的,也是护法释论的原式。对于糅合难陀、安慧等各家之说,相同者从略,不同的则以“有义”字样存其另说。通常将被认为不正确的说法列于前,而以护法的简别和所得的结论居后,以示正宗之所在。沈玄明的《成唯识论后序》说:“糅兹十释四千五百颂,汇聚群分,各遵其本,合为一部,勒成十卷。……文同义异,若一师之制焉。”汉译行世后,影响甚大,成为法相宗所依据的重要论书之一。

内容 论证三界的本源是阿赖耶识,都是“唯识所变”,“实无外境,唯有内识”。全论按相、性、位分为三大部分:①明唯识相(释《唯识三十颂》一至二十四颂)。先释破异教和小乘的实我实法之执,次释能变识相和所变识相。能变识相即初能变阿赖耶识相、第二能变末那识相、第三能变六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之相。所变识相即三类能变现的见分、相分等。又释种子、现行、诸业习气等相,以明生死相续之理。最后,释三性、三无性等相,以明一切唯识;②明唯识性(释第二十五颂)。阐明具胜义谛的真如。指出诸法实相由远离遍计所执的实我实法所显。于一切位常如其性,名为真如,亦即“唯识”的实性;③明唯识位(释第二十六至三十颂)。为辨有能力悟入唯识相、唯识性的人,在悟入过程中经历的阶段及渐次悟入的方便。依践行所证次第分为资粮、加行、通达、修习和究竟五位等。

注疏 主要有唐窥基《成唯识论述记》20卷(或作10卷、60卷)、《成唯识论掌中枢要》4卷、《唯识别钞》10卷(现残存4卷)、《唯识科简》2卷,慧沼《成唯识论了义灯》13卷(或作14卷、7卷),智周《成唯识论演秘》14卷(或作7卷)。此外尚有圆测《成唯识论疏》10卷,普光《成唯识论钞》8卷,慧观《成唯识论疏》4卷,玄范《成唯识论疏》10卷,义寂《成唯识论未详决》3卷,此与窥基《成唯识论述记》合称六家。后有玄奘门下新罗一系学人道证集此六家之说而折衷于圆测,着《成唯识论要集》14卷(以上均佚),太贤集窥基、圆测两家疏解,着《成唯识论学记》(又称《古迹记》)8卷、《成唯识论抉择》1卷、《成唯识论广释本母颂》3卷(后二书已佚),调和窥基、圆测两家之说。另有未详作者的《注成唯识论》残本(卷十七)1卷。明清两代,注家不绝。直至近代,欧阳竟无曾撰《唯识讲义》3卷。

日本注疏以良算等所集《成唯识论同学钞》48卷、善念撰《成唯识论泉钞》30卷、藏俊集《成唯识论本文钞》45卷、湛慧辑《成唯识论论疏集成编》45卷等为最着名。此外尚有英、法等译本。

1982年,山西应县木塔内发现了辽代契丹藏其中有写经《成唯识论第一》及《成唯识论述记应新抄科文卷第三》等,为佛学研究者提供了宝贵资料。(苏渊雷)

成唯识论述记 成唯识论述记

Chengweishilunshuji

佛教论书《成唯识论》的注释书。亦称《成唯识论疏》,略称《唯识述记》。窥基撰。20卷(或作10卷、60卷)。全书分五门。①辨教时机。主要说明法相宗的三时判教和五种姓说的思想;②明论宗体。主要阐述以识有境无的唯识思想为宗,以“摄相归性”、“摄境从心”、“摄假随实”、“性用别论”四重为体;③藏乘所摄。主要讲述此论在菩萨藏、声闻藏中属于菩萨藏,在经、律、论三藏中属于论藏(即阿毗达磨藏或对法藏),在菩萨、独觉、声闻三乘中属于菩萨乘;④说教年主。主要阐明世亲略传及十大论师简历;⑤判释本文。即分为宗前敬叙分、依教广成分、释结施愿分3部分,对《成唯识论》进行详细解释。卷首有作者自序,说明撰写此书的用意,同时对《成唯识论》的题目作了解释。

本书对《成唯识论》的注释极为详尽,谓世界万有皆阿赖耶识所变,没有任何“外境”的存在,只有“内识”。同时借助佛教因明,对小乘和佛教以外各哲学流派进行批驳。在《成唯识论》中,没有举出印度十大论师之名,因此论中有些思想使人难以理解。本书则各记其名,详加说明。

日本在奈良时代(710~784)此书即已盛行。中国元代已经失传。直至清末才由杨文会通过南条文雄从日本取得,在金陵刻经处刻印流通。(高振农)

澄观 澄观(738~839)

Chengguan

唐代僧人。华严宗四祖。俗姓夏侯,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11风从宝林寺霈禅师出家。至德二载(757)从妙善寺常照受具足戒。乾元中,依润州(治所在今江苏镇江)栖霞寺醴律师学相部律,复回本州依开元寺昙一习南山律,又往金陵依玄壁法师传关河“三论”。大历中复于瓦宫寺习《大般涅盘经》及《大乘起信论》。又就淮南法藏法师学新罗元晓的《大乘起信论疏》。后到钱塘(今浙江杭州)天竺寺依华严学者法铣法师温习华严大经。大历七年(772)往剡溪,从成都慧量法师复习“三论”。大历十年往苏州从荆溪大师的慧忠禅师、径山道钦禅师以及荷泽神会门下的洛阳无名禅师,咨愉南宗禅法。复谒慧云禅师,了解北宗玄理。因此,他在佛学方面,律通南山、相部,禅通南北二宗,教则“三论”、法华、维摩、起信、涅盘,无不通晓在外学方面则经、传子、史、小学、苍雅、天竺悉昙、诸部异执、四围、五明、秘咒仪轨,一皆博综。大历十一年人朝五台、峨眉诸山后,居五台大华严寺,专行方等忏法。时寺主贤林请讲华严在经,并演诸论。他认为华严旧疏文繁义约,不便初学,遂发愿撰华严新疏。历时4年,撰成《大方广佛华严经疏》20卷。以后又为弟子僧睿等作《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后世把疏、钞合刻称《华严经疏钞》)。贞元十二年(796)奉诏入京,协助罽宾三藏般若翻译鸟荼国王所进华严后分。贞元十四年,译成《大方广佛华严经》40卷,世称《四十华严》。旋奉诏于终南山草堂寺作疏解释,撰成《贞元新译华严经疏》10卷。德宗生日,召入内殿讲经,赐号清凉国师。历顺宗、宪宗、穆宗、敬宗诸朝,备受尊敬。

澄观的思想及其在佛学方面的贡献首先是祖述师说,中兴华严。他继承法藏的五教判释与十玄缘起说,并加以发挥。于是华严一宗,得以复盛。其次汲取天台一念三千的性具说,以发展华严性起的教义。认为性起不但有净,而且也有染。他早年广泛参学,因此禅宗、天台、起信的思想,对他的影响甚大。他以南禅荷泽一系所主张的灵知之心,来解释起信的本觉思想,并将法藏五教判释中之顿教,看作是禅宗的思想,使华严思想与禅宗融通。他的思想,经其弟子宗密进一步弘扬,对中唐以后的中国佛教思想,影响极为深远。

相传所着疏记有400余卷,除上述各书外,尚有《大华严经略策》、《入法界品十八问答》、《三圣圆融观门》、《华严法界玄镜》、《华严经纲要》、《新译华严经七处九会颂释章》、《华严心要》、《华严玄谈》等。着名弟子有宗密、僧睿、宝印、寂光等。(田光烈)

崇宁藏 崇宁藏

Chongningzang

即福州东禅院大藏经。福州东禅等觉禅院住持冲真发起劝募雕造。始刻于北宋元丰三年(1080),至崇宁三年(1104)竣工。全藏580函,1440部,6108卷,千字文编次由天字起至虢字止;首次采用摺装式装帧。版式为每版30行,折为5个半页,每半页6行,每行17辽。此后的《毗卢藏》、《圆觉藏》、《资福藏》、《碛砂藏》、《普宁藏》、《洪武南藏》、《永乐南藏》等7种版本大藏经都按此版式不变。

崇圣寺三塔 崇圣寺三塔

中国西南地区着名佛塔。位于云南大理县西北原崇圣寺前。三认塔作三角形排列。大塔为千寻塔,建筑年代有唐贞观六年(632)、开元元年(713)与开成元年(836)诸说。但原崇圣寺铜钟有“建级十二年建铸”的纪年,可能建于南诏晚期。为密檐式空心砖塔,方形16层,高69.13米。塔身每层正面开券龛,内置石雕佛像,塔顶有铜制覆钵、相轮,塔刹在1925年地震时震落。南北两座小塔建于五代。为10层八角实心砖塔,各高42.19米。塔身表面涂有一层白色泥皮,雕有各式花纹,各层分别有券龛、佛像、莲花、瑞云、花瓶等雕刻作装饰,两塔顶各有三个铜制葫芦。1978和1980年重修时,在塔中发现南诏、大理时期文物600余件。(畅耀)

慈恩寺 慈恩寺

中国佛教法相宗祖庭。位于陕西西安市南郊雁塔村。始建于隋开皇九年(589),初名无漏寺。唐贞观二十二年(648),皇太子李治为其母文德皇后追荐冥福,扩建为大慈恩寺。当时寺院规模巨大,重楼复殿,计有房屋1897间。玄奘奉敕由弘福寺移居慈恩寺为上座,住翻经院,专务翻译。慈恩寺译场,以玄奘为译主,下设征文、缀文、证梵、笔受等科。主要从译人员皆挑选贤明才彦之大德,人数达千余人,是当时最大的国立译场之一。1931年由太虚法师主持,朱子桥、杨虎城两将军合力资助,在寺内设慈恩宗学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多次进行修缮

寺内大雁塔创于唐永徽三年(652),为保存玄奘由印度带回的佛经而建。初为仿西域建筑形式的砖表土心5层方塔。武周长安(701~704)年间,由武则天及王公施钱,重加营建至10层,后经兵火仅剩7层。五代后唐长兴(930~933)年间西京留守安重霸再行修缮。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又加修饰,留传至今。塔本名慈恩寺塔,后揣《大唐西域记》所记印度佛教传说故事而名雁塔。至于称大雁塔则是为与后建的荐福寺小雁塔相区别。塔高64米,塔身枋、斗拱、栏额均为青砖仿木结构。塔内有楼梯,可盘旋而上。每层四面均有拱门,可凭栏远眺。塔底层四面皆有石门,门楣上有精美的线刻佛像,西门楣的说法图,刻有当时的殿堂建筑,是研究唐代建筑、绘画、雕刻艺术的重要资料。塔南门两侧,镶嵌有唐太宗李世民撰《大唐三藏圣教序》和唐高宗李治撰《大唐三藏圣教序记》,均为唐代大书法家褚遂良书写。(畅耀)

粗朴寺 粗朴寺

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之主寺。亦称磋卜寺。位于西藏拉萨西北堆垅(今堆龙德庆)。南宋淳熙十四年(1187)由塔布拉杰弟子噶玛噶举派创始人都松钦巴修建。该派黑帽系历代转世活佛均驻锡此寺,僧徒众多。明黑帽系活佛受寺“大宝法王”,地位最高,此寺实力也最大。清初格鲁派得势,噶玛噶举派被迫承认格鲁派对此寺的管辖权,由达赖喇嘛派译仓一名僧官常住此寺,以示监督。寺内藏有元、明、清各朝给该派活佛的各种赐物和大量经典。今寺已毁。(索文清)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