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中国百科全书
居士林 居士林

佛教居士从事宗教活动的团体。1918年创始于上海。1923年改名世界佛教居士林,聘谛闲、印光、太虚为导师。1926年居士林扩大规模,设讲经、皈戒、出版、图书、研究、宣传、利生等部,兼办各种社会慈善事业,如出版《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等。在上海居士林影响下,各地也陆续建立不少居士林。其中着名的有1929年成立于北平的华北居士林;以及特重密宗复兴的天津居士林;1932年成立于长沙的湖南居士林。此外,南京、重庆、成都、无锡、泰县等地亦先后成立居士林。抗日战争开始以后,各地居士林大都先后停办,北京、上海两地一直维持到1966年秋。1979年之后,京沪两地的居士林重新开展新动。(林子青)

拘尸那迦 拘尸那迦

古印度佛教遗址。传为释迦牟尼涅盘处。亦译为俱尸那、拘尸那、揭罗等,意译为角城、茅城。古印度末罗国的都城。在今印度北方邦哥拉浦县凯西郊外,名“摩达孔瓦尔”(意为“死王子”)。4世纪法显来此时,已人烟稀少,大部寺院稳如泰山圯。7世纪玄奘到此,更是荒无人烟。1853年,英国学者发掘了这一遗址。现存主要文物有约在5世纪雕刻的释迦牟尼涅盘像(1833年发现),侧身卧于石榻之上;像与榻系一块整石刻成,并刻有阿难等弟子像和铭文。现该像保存在新建的大涅盘堂内。另有大涅盘塔、安伽罗塔等。现又新修了一些佛教寺院,其中包括一座名为“双林寺”的中国寺院。(方广 )

巨赞 巨赞(1908~1984)

Juzan

中国僧人、佛教学者。俗姓潘,名楚桐,江苏江阴人。江阴师范学校后,曾肄业于上海大夏大不。1931年投杭州灵隐寺,依却非和尚出家,法名传戒,字定慧,后改名世赞。同年于宝华山受具。此后,本爱国爱教的精神,钻研唯识法相、天台教观、华严义理、四论、禅宗等学,尤其是对唯识禅宗致力特多,具有独到见解。此外,广泛涉猎诸子百家以及康德和黑格尔哲学等。1944年冬在广西北流任无锡国学专科学校教授,1948年任杭州武林佛教学院院长。在1937年到1948年的十余年间,曾讲经弘教于江、沂、闽、粤、桂诸省和香港等地。1938年曾在湖南组织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和佛教青年服务团,投身于救亡运动;后又创办并主编《狮子吼》

月刊,宣传抗战。1949年由香港到达北京,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先后当选为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及第六届常务委员。1950年在京开办大雄麻袋厂,组织僧尼劳动生产,提倡恢复农禅生活。同年参与创办《现代佛学》社,任主编。1952年参与发起成立中国佛教协会,任筹备处副主任。该协会成立时,当选为常务理事,1957年当选为副会长直到入灭。生前曾出版《灵隐小志》,并在报刊上发表佛学论文百余篇。(王新)

俱舍论 Abhidharmakosa sastra 俱舍论(Abhidharmakosa-sastra)

Jushelun

佛教说一切有部论典。全称《阿毗达磨俱舍论》。印度世亲着,玄奘译,30卷。相传世亲早年尚未信仰大乘佛教时,先在说一切有部出家,后又接受当时新的佛教学说。在克什米尔和犍陀罗,为信众讲《大毗婆沙论》,每日讲完一段,即概括其义作一颂,全论讲毕,成六百颂(最初为五百九十八颂),即《俱舍论本颂》。后世新续作长行注释,合称《俱舍论》。论是以《杂阿毗昙心论》为基础,广泛吸取说一切有部重要的阿毗达磨如《发智论》、《识身足论》、《法蕴足论》等以及《大毗婆沙论》的要义,并参考当时的经量部学说,不拘成说,根据自己的观点,把说一切有部的全部教义,概括地加以归纳而成。

《俱舍论》本颂的结构同《杂阿毗昙心论》一样,贯穿说一切有部学说“以四谛为纲”的传统精神。但对《杂阿毗昙心论》已经加以改造。《杂阿毗昙心论》有六百多颂,本颂也有六百颂,但不是互相吻合,而是有所增删、合并,并重新组织。 仅是颂文,连篇章、段落也都重新作了整理。因此,该论之讲四谛,别具特点。和《杂阿毗昙心论》十一品的结构不同,本颂分为八品,世亲作注释时又加了《破执我》一品,与本颂无关。《俱舍论》全体九品结构,体现了佛教“诸法无我”的根本主张。此外,又总结性地把纵构成宇宙万法的基本要素归纳为五位七十五法,即色法十一,心法一,心所法四十六,不相应法十四,无为法三。这个结论,对以后讲说一切有部学说的人有很大影响。

由于此论解释说一切有部的重要宗义,词不繁而义显,义虽深而易入,简明扼要,分析精致。因而在印度曾获得好评。特别是论中分析的五位七十五法,成了佛教教义的基础,具有小乘佛学概论和佛教百科全书的性质。后来凡学习小乘俱舍之学的,无不以此五位七十五法作为入门之要。《俱舍论》的五位七十五法,在世新改宗大乘后,又扩充为五位百法,并写出《大乘百法明门论》。此论在印度风行各地,引起迦湿弥罗有部学徒的激烈反对,有众贤论师历12年写成二万五千颂的《俱舍雹论》即《顺正理论》,以破《俱舍论》。对《俱舍论本颂》重新作了解释,为婆沙师辩护,驳斥经量部之说。又有节本《显宗论》,重新订正《俱舍论》原来的颂文,阐明说一切有部正宗主张,后被称为新说一切有部学说。另一方面,此论也引起世亲门人的高度重视,认为破斥婆沙师的偏执,说有善巧,可作为通向大乘的阶梯之用,因而竞作注疏,与大乘论书兼弘。但注疏的梵本大都散失,只称友的《明了义疏》尚存,日人获原云来曾校订其全部印行。

1934~1938年间,印度罗睺罗在西藏寺院里陆续发现了约在12~13世纪之际所写的《俱舍论本颂》和《俱舍释论》的梵文原本,摄影携回。1946年由郭克雷校勘其《本颂》刊印。

《俱舍论》在中国影响很大。早在陈天嘉四年(563),真谛就在广州制旨寺译出《俱舍论偈》1卷,五百九十七颂。又译出《阿毗达磨俱舍释论》22卷,通称“旧论”,而称玄奘所译为“新论”。原来中国佛教学者研究阿毗达磨的毗昙师,都以《杂阿毗昙心论》为主要论书。及至真谛译出《俱舍论》,乃渐改学《俱舍论》,遂有俱舍师出,并出现大量注疏本,惜大都已散失。《俱舍论》及其注疏的西藏文译本有世亲造《阿毗达磨俱舍论颂》、《阿毗达磨俱舍论释》,众贤造《俱舍论疏释》,陈那造《俱舍论疏要义明灯论》,安慧造《俱舍论大疏真实义论》,满增造《俱舍论疏随相论》,称友造《俱舍论疏明了义论》,寂天造《俱舍论疏要》用论。这些译本都收在藏文大藏经丹珠尔之内。此外西藏格鲁派等历代大师曾撰有《俱舍论》注释多种。

日本盛行《俱舍论》的研究。远在唐代,日本学僧道昭、智通、智达、玄昉等先后来华,从玄奘和智周学习《俱舍论》,归国传授,建立俱舍宗。后虽附属于法相宗,但此论极受重视,成为必修的基本典籍。学者注疏竞出,数量比中国还多。1973年龙谷在学还把梵本和汉藏日英译收集在一起,出版《梵本藏汉英和译合璧阿毗达磨俱舍论本颂之研究一界品、根品、世问品》一书。(高振农)

俱舍学派 俱舍学派

中国佛教学派。亦称俱舍宗。以研习、弘传俱舍论》而得名。其学者称俱舍师。弘传分新、旧两个阶段。原来在南朝的宋、齐、梁三代,研究说一切有部的毗昙学相当隆盛,陈真谛译出《俱舍释论》,弟子慧恺等加以弘传,特别是慧恺的私淑弟子道岳,初习《杂阿毗昙心论》,后弘俱舍,遂由毗昙学转入俱舍学,此为弘传的第一阶段。唐玄奘重译《俱舍论》,其弟子多半从事研习,于是俱舍学又从旧论转到新论。这是弘传的第二阶段。

世亲造《俱舍论》。弟子中传他俱舍之学的,首推安慧,着有《俱舍论实义疏》(汉译残本5卷)等,这是印土最初的俱舍师。此外注释此论的,有德慧、世友、称友、满增、陈那等。真谛于陈天嘉五年(564)正月,在广州传译此论,同时作详细讲解,弟子记录成为“义疏”53卷。天嘉七年二月,又应请重译并再讲。光大元年(567)十二月完毕,前后皆慧恺笔受,这就是现行的《阿毗达磨俱舍释论》22卷,通称旧论。真谛弟子中弘传《俱舍》之学的,有慧恺、智敫及法泰等,而以慧恺为最。

玄奘早年也曾在长安从道岳学《俱舍论》,后往印度求法,中余到缚喝国的纳缚(意译新)僧伽蓝,遇磔迦国小乘三藏般若羯罗(意译慧性),其人于《发智论》、《俱舍论》、“六足论”等无不通晓玄奘就问《俱舍论》、《大毗婆沙论》的疑义,都得到精到的解答。玄奘继又在迦湿弥罗国,听大德僧称(一作僧胜)讲《俱舍论》等,后来更就戒贤论师寻读《俱舍论》决疑。回国后,以真谛所译《俱舍论》“方言未融,时有舛错”,因于永徽二年(651)五月在大慈恩寺翻经院重译此论,沙门无瑜笔受,到永徽五年七月完成,题名《阿毗达磨俱舍论》30卷,世称新论。玄奘对于俱舍学说牵涉到有部各种毗昙的许多问题,也沿流溯源加以解决。他从永徽二年到显庆四年(659)间,将与《俱舍论》有关的七论、《大毗婆沙论》先后译出。他在翻译《俱舍论》同时又译批语俱舍论出的《顺正理论》与《阿毗达磨显宗论》,显示了俱舍学说在这二论的批评下,应该多少有所修正。但当时世亲因转入大乘,无意于此,便把这工作留给讲授和研究《俱舍论》的安慧、德慧师弟去做,玄奘受了他们的影响,在翻译中有好些改动。而玄奘门下的新旧两系学者神泰、普光和法宝等对于《俱舍论》译出后,神泰作《俱舍论疏》(简称《泰疏》)、普光作《俱舍论记》(简称《光记》)、法宝作《俱舍论疏》(简称《宝疏》),各30卷,也称俱舍三大家,替代了真谛、慧恺、道岳的旧系统,旧俱舍疏因而失传。但后来《泰疏》残缺,只《光记》、《宝疏》并行,世称俱舍二大疏。

俱舍师的中心教义,是阐明一切色心诸法都依凭因缘而生起,破遣“外道”凡夫所执的人我见,令断惑证理,脱离三界的系缚。他们先把一切色、心、非色非心诸法整理组织为五位七十五法,而说这色心诸法的自体都是实有。但不全同有部“三世实有,法体恒有”之说;而采取经部的“现在有体,过未无体”之说。又说诸法虽然实有,然而三世迁流,有生有灭,现在为生,过去为灭,灭是现在必然的推移,不另外等待因缘,而生就必须有令生的原因,于此有六因、四缘、五果之说。诸法都依凭众多因缘而生起,不能各自单独起作用,因而没有常一主宰的我体。而所谓我,只是在五蕴相续法上假立,无有实体。俱舍师在这法有我无论的基础上,进而建立有漏、无漏的两重因果论。

新旧《俱舍论》译出后,只是师资相承作学术上的研究,并未成立一般所谓宗派。早在唐代,《俱舍论》就由日僧智通、智达(一说道昭)来中国求法,随着法相宗的传习而带回日本,从此他们的法相宗学人同时兼习此论,同时其他宗派也有传习,甚至建立专宗传承的,为日本古代所谓八宗之一,学者辈出,著作甚多。(黄忏华)

觉音 Buddhaghosa 5世纪中叶 觉音(Buddhaghosa 5世纪中叶)

Juezan

南传上座部巴利语系佛教着述家。亦译佛音。出生于北印度菩提伽耶附近的婆罗门种隆,通吠陀学,擅长工巧明,清于辩论。在菩提伽耶一座僧诃罗(今期里兰卡)人建造的寺院出家为比丘,于摩诃那摩王在位时(410~432)去僧诃罗首都阿努力拉德普勒,住在大寺,专研巴利三藏和注疏,有很多巴利语着述,他还将当时很多用僧伽罗语写的佛经注疏,译成巴利语。后回印度朝礼菩提树而不知所终。他对上座部佛教的流传有很大影响。著作有《清净道论》、《普悦》、《析疑》、《善吉祥光》、《破除疑障》、《显扬心义》、《满足希求》、《胜义光明》、《殊胜义》、《迷惑冰消》以及《五论释义》、《本生注》、《法句比喻》等。据说,他在印度时曾写《发智》一书,近代学者认为那是《殊胜义》的初稿。(叶均)

开宝藏 开宝藏

Kaibaozang

始刻于北宋开宝四年,太平兴国八年(983)完成雕版13万块;以《开元释教录》入藏经目为底本,共480帙,千字文编次天字至英字,5048卷;卷轴式,每版23行,每行14字,版首刻经题、版数、帙号等;卷末有雕造年月干支题记。首刻全藏印本曾于北宋雍熙元年(984)由日本沙门奝然传入日本。此后,还经过三次比较重要的校勘修订和不断增入宋代新译及《贞元释教录》入藏的典籍,形成三个不同的版本:①咸平修订本。北宋端拱二年(989)到咸平(998~1003)年间的校订本;②天禧修订本。北宋天禧(1017~1021)初年校订本,曾于乾兴元年(1022)传入契丹和高丽;③熙宁修订本。北宋熙宁四年(1071)的校订本,于元丰六年(1083)传入高丽。

熙宁以后,陆续有新译本增入,到北宋末年,已积累到653帙,6628余卷,增入173帙,1580余卷。《开宝藏》以书法端丽严谨,雕刻精良着称。现存的数卷为开宝年间雕造,并用宋代官用文书的黄麻纸精工刷印,是宋版精品之一。

开元释教录 开元释教录

Kaiyuanshijiaolu

佛教经录。唐智昇编纂,20卷,“略出”4卷,共24卷。成书于开元十八年(730)。以编次严谨,记载翔实,校核精细着称。分为总录和别录两大类,各为10卷。总录又名《总括群经录》,内容系以时代为序,记载由东汉至唐代译师176人所出及失译经籍目录,并附有译人传记和古今诸家目录。别录又名《别分乘藏录》,分为七类记载大小乘经、律、论入藏目录:①有译有本大小乘经律论入藏目录,兼述译人时代;②有译无本大小乘经律论及阙本目录;③支派别行大小乘经律论及集传别生目录;④删略繁重别生同本异名各经等,删除目录;⑤拾遗补阙目录;⑥疑惑再详目录;⑦伪妄乱真目录(新编伪经及群录中伪经并诸家集钞等)。别录中最末2卷为大小乘入藏佛典总录,计收录经籍1076部,5048卷。

“略出”4卷内容和大小乘经籍入藏目录相同,但采用千字文为序的编目方法,以便寻检(基本上每一个字摄经10卷)。智昇首创用千字文编目方法,便于众多佛典的整理、庋藏和检索,在当时是比较科学的方法;以后各种不同版本汉文大藏经的编定,都遵循这一编目方式。(童玮)

开元寺双塔 开元寺双塔

中国古代佛塔。位于福建泉州市西街开元寺。

东塔名镇国,西塔仁寿,耸立于东西广场,相距约200米。东塔始建于唐咸通六年(865),为木塔,宋宝庆三年(1227)改建为砖塔,嘉熙二年至淳祐十年(1238~1250)重建,改为石塔。高48.24米,塔基须弥座上有浮雕的释迦牟尼本生故事30多幅。塔身的每一门龛有浮雕的佛像,雕工精细,神态生动。

西塔始建于五代后染贞明二年(916),初为木塔。北宋时改建为砖塔。南宋绍定元年至嘉熙元年(1228~1237)改建为石塔。高44.06米,双塔均仿楼阁式木塔结构,八角五级,巍峨壮丽,为石塔建筑的珍品。(畅耀)

康僧会 康僧会(?~280)

Kangsenghun

三国吴僧人。祖籍康居,世居天竺,后移居交趾。年十余丧父母,服满出家。好学博览,通内外典籍。时江东佛法未盛,他立志东游弘法。吴赤乌十年(247,一作赤乌四年)至建业(今江苏南京),设像行道,孙权为之立建初寺。译有《六度集经》8卷、《旧杂譬喻经》2卷,现均存。《出三藏记集》卷十三载其所译《阿难念弥经》、《镜面王经》、《察微王经》、《梵摩王经》,均收在《六度集经》中。《开元释教录》卷二载其尚译有《吴品经》5卷、《菩萨净行经》2卷、《权方便经》1卷、《菩萨二百五十法经》1卷、《坐禅经》1卷,均佚。他曾为《安般意经》、《经镜经》、《道树经》作注,并为前二经作序,并就《安般意经》向安世高弟子会稽陈慧请问。《六度集经》、《法镜经》、《六度集经》文词典雅,诸波罗蜜前均有短引,为治汉魏佛学重要资料。(隆莲)

sunya 空(sunya)

Kong

佛教教义。音译舜若。佛教用来表述“非有”、“非存在”的一个基本概念。佛教各时期、各派别对空的解释不一。在原始佛教中,空只是整个佛教理论体系中的一个普通概念。部派佛教时期,这一概念成为当时争论的重点之一。大乘佛教时期,尤其是般若经系统的大乘思想则进而以空为其理论基础。从所否定的对象来说,空可分“我空”、“法空”两种。我空,即认为一切有情都是由各个组成元素聚合而成,不断流转生灭,因此不存在常一主宰的主体——我,这是小乘佛教的观点;法空,则认为一切事物都依赖于一定的因缘或条件才能存在,本身没有任何质的规定性,但法空并非虚无,它是一种不可描述的实在,称为“妙有”,这主要是大乘中观派阐明的观点。从论证的方式来说,空可分“分析空”、“当体空”两种。分析空即从统一之可分解为若干部分或因素上,从事物的生灭变化上,说明事物的不实在和不自在,这主要是小乘所采用的方法;当体空则认为一切事物无须分解,只要用空的理法去观察,就可以明白它本身就是空的,这主要是大乘所采用的方法。从是否终极真理来说,大乘又把空分成“但空”、“不但空”两种。把空当作绝对的虚无,认识不到它实际是有的一种存在形式,即一种妙有,就是但空,也叫“恶趣空”;反之,如能认识到事物不但有空的一面,还有不空的一面,认识到空不遣有,有不离空,空中摄有,有内存空,这就是不但空,也叫中道。从上述几种对空的基本解释出发,佛教各派还推衍出三空、四空、六空、七空、十空、十一空、十二空、十四空、十六空、十八空、十九空、二十空等。其中以《大品般若》、《大智度论》所说的十八空影响较大。(方广錩)

空海 Kukai 空海(Kukai 774~835)

Konghai

日本佛教真言宗创始人。俗姓佐伯,幼名真鱼。赞岐国(今香川县)人。15岁学《论语》、《孝经》等。后游京都,入大学明经科,学习中国古典文学,尤好佛教。偶读《虚空藏求闻持法》,信佛而作居士。795年于奈良东大寺受具足戒。804年与最澄等随遣唐使入唐求法,到长安初住西是寺。遍访各地高僧,从醴泉寺般若与牟尼室利学《华严经》等,又随昙贞学悉昙梵语。翌年于青龙寺东塔院从惠果受胎藏界和金刚界昙荼罗法,并受传法阿阇黎的灌顶,自号“遍照金刚”。惠果寂后,奉唐宪宗命撰写碑文。806年携带佛典经疏、法物等回国,撰《请来目录》。初住京都高雄山寺,从事传法灌顶。816年于纪伊(今和歌山县)开创高野山,号金刚峰寺。823年诏赐京都东寺为密教永久根本道场。“东密”名称即由此而来。曾兼任东大寺别当,统辖一寺僧职,补大僧正位。921年醍醐天皇赐谥弘未能大师。着有《说谎显密二教论》、《秘藏宝钥》、《十住心论》、《付法传》、《即身成佛义》等。着名文学作品《文镜秘府论》,近年中国出版。全部著作近年辑为《弘法大师全集》。

其故乡四国香川县等四县政府近年与中国西安市政府协议,于青龙寺故址建立“空海大师纪念碑”,以纪念他的留学事迹。日本真言宗各派也重建了东塔院。(林子青)

窥基 窥基(632~682)

Kuiji

唐代僧人。法相宗创始人之一。俗姓尉迟,字洪道,原名基,亦称大乘基。因常住大慈恩寺(即今慈恩寺),世称慈恩大师。长安人。少习儒经,善属文。贞观二十二年(648)从玄奘出家,先住弘福寺,后移住大慈恩寺。永徽五年(654)朝命度窥基为大僧,并应选学习五印语文。二年后即应诏参与玄奘译场译经,并随从受业,前后共9年。《开元释教录》载玄奘译籍中标明窥基笔受的,有《成唯识论》10卷、《辨中边论颂》1卷、《辨中边论》3卷;并大造注疏,被称为百部疏主。玄奘去世后,他重返大慈恩寺,专事着述。玄奘的学说,大体皆见于他的著作中。他不但通达声明,并且精熟因明,“大善三支,纵横立破”。在着述中常用因明以立说。据《宋高僧传·窥基传》称,玄奘所传因明和五种姓宗义,都是窥基独得之秘。对于法相唯识之学,尤其精辟独到。

主要著作有《瑜伽师地论略纂》16卷、《成唯识论述记》20卷、《唯识二十论述记》4卷、《百法明门论注》1卷、《杂集论述记》10卷、《辨中边论述记》3卷、《大乘法苑义林章》7卷、《因明入正理论疏》3卷、《金刚般若论会释》3卷、《妙法莲华经玄赞》10卷、《观弥勒上生兜率天经赞》2卷、《说无垢称经疏》6卷、《异部宗轮论述论》1卷等共43种,现存31种。8世纪初,窥基著作传到日本,日僧据以建立日本法相宗。(隆莲)

拉卜楞寺 拉卜楞寺

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全名喜足论修兴旺右旋吉禅寺。在甘肃夏河县。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嘉木样一世活佛在蒙古和硕特部在青海有首领察汗丹津的资助下,主持兴建。寺为藏汉合璧建筑,有经堂佛殿、昂欠(活佛府第)、札仓(经学院)等。大经堂为僧众集会、诵经学习之所,有前、正、后三殿。前殿有楼,楼上供松赞干布像。前殿、正殿间为大庭院,供僧众辩经之用。正殿供奉释迦牟尼、宗喀巴及历代嘉木样活佛塑像,有乾隆帝御赐“慧觉寺”匾额,用汉、满、藏四体文字书写。有佛殿多座,其中弥勒佛殿高六层,为寺内最高建筑,因本殿上覆鎏金铜瓦,俗称大金瓦寺。殿门挂有嘉庆帝御赐“寿禧寺”匾额,也是用四体文字书写。殿内供弥勒佛一尊。释迦牟尼殿,高三层,仿拉萨大昭寺,亦为鎏金铜瓦屋面,因较弥勒佛殿略小,故俗称小金瓦寺。后殿三层为护法殿,是历代嘉木样举行坐床(就职)典礼之所。宗喀巴佛殿屡有毁建。现存建筑高三层,殿的两侧绘释迦一生故事,堂内供宗喀巴鎏金像一尊。千手千眼观音殿,内供名贵佛像多尊。嘉木样的昂欠有上、中、下三院。上院德容宫设有嘉木样的九龙金座,座上陈列法衣法具,举行法会时,嘉木样在此讲经说法,摩顶受礼。两侧楼房,为嘉木样夏、冬住处。寺内原有六个札仓,即闻思院(修学显宗三藏教义)、续部上学院和续部下学院(均修学密宗教义)、时轮院(修学天文历算)、医学院(修学医术及药物学)、喜金刚院(修学佛教法事仪式和音乐舞蹈等)。这些学院是甘南藏族地萄佛教最高学府。此外尚有金塔、辩经台、印经院、藏经楼等。藏经楼有高达4~5米的大书架,藏有藏文经典、文法、藏史、历法、音乐、哲学、美术等书籍,多达6万余卷。每年农历正、四、六、九四个月分别举行四大法会,届时藏、蒙、土、汉各族佛教徒多来瞻仰礼拜,为甘南佛教活动的中心。

1985年4月,大经堂毁于火。现已按原样重建。(林子青)

蓝毗尼 lumbini 蓝毗尼(lumbini)

古印度佛教遗址。传为释迦牟尼的诞生地。亦译岚毗尼、龙弥尼、林微尼、腊伐尼等。在今尼泊尔境内靠近印边境小镇鲁明迪旁,是善觉王为其夫人蓝毗尼建造的一座花园。据说迦毗罗卫国净饭王夫人摩耶产期将临,按当地习俗回母家分娩,途经蓝毗尼时,在一棵娑罗树下生下了释迦牟尼。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曾来此朝拜并建石柱留念。

蓝毗尼遗址中央是白色的摩耶夫人祠。祠内有摩耶夫人诞子浮雕。浮雕表面虽已残缺不全,但人物轮廓尚可辨认。祠南是一长方形水池,池旁有一棵大菩提树。据佛教传说,摩耻夫人诞子后就在当时长满了青、白莲花的水池中沐浴净身。着名的阿育王石柱在摩耶夫人祠西。据玄奘记载,石柱“上作马像”,“后为恶龙霹雳,其柱中折扑地”。现该柱存高7.2米,柱头马像已失,柱体有裂缝一道,似系雷击所致。石柱离地3米处有婆罗迹字体阿育王铭文:“天爱喜见王(即阿育王——引者)于灌顶之第二十年亲自来此朝拜,因此处乃是释迦牟尼佛诞生之地。兹在此造马像、立石柱以纪念世尊在此诞生。并特谕蓝毗尼村免除赋,仅缴收入的八分之一。”

阿育王石柱是1896年被考古学家发现的。在此后多次的勘查发掘中,又发现了不少孔雀王朝、贵霜王朝、笈多王朝时期的遗物。近年来,一些外国佛教徒先后在此修建寺庙。尼泊尔政府也新修了一些塔、寺,并计划在联合国资助下修建神圣花园、蓝毗尼新村的寺庙区。(方广 )

老子化胡之争 老子化胡之争

laozihuahuzhizheng

中国佛道之争的一次历史事件。简称化胡之争。佛教传入中国之初,一度被视为黄老神仙术的一种;佛教也自附于黄帝、老子,以图与中国传统信仰相结合,得以传播。东汉后期,社会上出现了“老子入夷狄为浮屠”,化胡成佛之说,以宣传佛道同源论或老子转生论。汉末三国时,化胡说广泛流行。但其时佛教在中国已有一定影响,因而在佛教理论著作《牟子理惑论》中开始出现了反对化胡说,甚至认为道不如佛。

两晋南北朝时期,佛道二教都有较大发展。为了取得各自的社会优势,双方在化胡同题上展开了激烈的论争。晋惠帝时,天师道祭酒王浮在与僧人帛远争论的过程中,为抬高道教,贬抑佛教,根据东汉以来种种老子化胡传说,造《老子化胡经》,谓老子西出阳关,经西域至天竺,化身为佛,教化胡人,因此产生佛教。南北朝之世,道教徒均据此与佛教互争短长。南朝宋泰始三年(467)道士顾欢作《夷夏论》,认为佛教是夷狄之教传入中夏,此说影响极大。为此,僧绍作《正二教论》、谢镇作《与顾道道士析夷夏论》、朱昭作《难顾道士夷夏论》、慧通作《驳顾道士夷夏论》等,展开了所谓“夷夏之争”。影响所及,上至朝臣奏疏,下至世俗论着,皆时有论争。北魏孝明帝时,昙无最还曾与道士姜斌在殿庭中辩论《老子化胡经》真伪,最后姜斌被崇信佛法的孝明帝发配马邑。

隋唐时,化胡之争仍在进行。隋开皇三年(583),沙门彦琮撰《辩教论》1卷,共25条,斥老子化胡说,唐显庆五年(660),沙门静泰、道士李荣等奉诏集洛宫,辩论《老子化胡经》真伪。武则天天册万岁二年(696),福光寺沙门慧澄,请依前朝毁《老子化胡经》,敕秋官侍郎刘如睿等八学士议决,但皆言汉、隋诸书有化胡之说,不当除削。禁毁未成。唐神龙元年(705),诏僧道集内殿定《老子化胡经》真伪,沙门明法抗争,九月,下诏禁毁,违者科罪。洛京大恒观主恒道彦等上表争辩,敕曰:“道、德二篇,空、有二谛,莫不敷畅玄门,阐扬妙理,何假化胡之为,方盛老君之宗?”不许所请。但其后仍有流传。

元代佛道争论迭起,化胡之说成为争论重点。宪宗、世祖二朝,僧道多次辩论《老子化胡经》真伪,世祖至元十八年(1281),诏令除《道德经》外,蓁道书尽行烧毁,《老子化胡经》首在焚毁之列。佛道老子化胡之争告一段落。(左益寰)

楞伽经 Lankavatara sutra 楞伽经(Lankavatara-sutra)

Lengqiejing

佛教经典。全名《楞伽阿跋多罗宝经》或《入楞伽经》。lanka 是斯里兰卡岛的古名,Vatara 意为“入”或“表露”。意为释迦佛在斯里兰卡地方所说的经。梵文原本系印度笈多王朝时期出现的中期大乘佛典之一,与《解深密经》同为论述唯识思想的重要经典。此经一般认为在无著以后所成立。它与偏重于信仰并具有浓重的文学色彩的初期大乘经典不同,偏重于理论的研究和哲学的说明。《楞迦经》出现后,很快就传入了中国,最早的译本是南朝宋元嘉二十年(443)求那跋陀罗的译本(即《楞伽阿跋多罗宝经》4卷)。以后还有北魏菩提流支的译本《入楞伽经》10卷,实叉难陀的译本《大乘入楞伽经》7卷。此外,还有藏译本和日本南条文雄校刊的梵本。藏译本与梵本最接近。在汉译各本中,实叉难陀的译本与梵本比较接近。求那跋陀罗的译本最能表现此经的原始形态,流行也最广。

此经除序文说明其产生的原由,宣说离言自性的法门外,其主要内容有:①阐述“三界唯心”的学说。认为一切诸法都系“自心所见”,“自心所现”,是“自内证”;②说明真妄的因缘;③辨明邪正的因果,说明去妄归真的旨意及五法(名、相、唐妄想、正智、如如)、三性、八识、二无我(法无我、人无我)的道理。认为八识是阿赖耶识大海生起的波浪,阿赖邪识是“原因”和“根本识”,它是无始以来的本体。阿赖耶识也就是“如来藏”;④明法身之常住,以示生死、涅盘之平等;⑤示藏心自性,以明真妄、生灭、平等之相;⑥广说六度,指出自性之妙行;⑦广决众疑;⑧指出性戒,以彰生佛平等之理。全经以离名绝相的第一义心为宗,以妄想无性为旨趣,以五法、三自性、八识、二无我为教相,以自觉圣智为体,以斥小辨邪为用,为大乘瑜伽行派的学说奠定理论基础。经中还提到如来的异名有梵、毗湿努、自在天、因陀罗等,但给予不同内容的解释,可见其受到印度教的影响。

《楞伽经》对中国佛教影响颇大。据说菩提达摩曾以此经授慧可,并云:“我观汉地,唯有此经,仁者依行,自得度世。”但慧可却对此经“专附言理”,进行了自由阐发。慧可门徒更持此经,游行村落,不入都邑,行头陀行。他们主张“专唯念慧,不在话言”,实行以“忘言、忘念、无得正观”为宗旨的禅法,逐渐形成独立的一种派别,被称楞伽师,并成为以后禅宗的先驱者。

注疏主要的有唐法藏《入楞伽经心玄义》1卷,智俨《楞伽经注》(仅存卷二卷五残本);宋善月《楞伽经通义》6卷,正受《楞伽经集注》4卷,宝臣《大乘入楞伽经注》10卷,杨彦国《楞伽经纂》4卷;明德清《观楞伽经记》8卷及《楞伽补遗》1卷,智旭《楞伽经玄义》1卷及《楞伽经义疏》9卷,通润《楞伽经合辙》8卷,宗泐与如玘《楞伽经注解》8卷,广莫《楞伽经参订疏》8卷,曾凤仪《楞伽经宗通》8卷,焦竑《楞伽经精解评林》1卷等。日本有光谦的《楞伽经讲翼》和养存的《楞伽经论疏折衰》等。(高振农)

楞严经 surangama samadhi sutra 楞严经(surangama-samadhi-sutra)

Lengyanjing

佛教经典。全称《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又名《中印度那烂陀大道场经》。简称《楞严经》、《首楞严经》、《大佛顶经》、《大佛顶首楞严经》。唐般剌蜜帝译。10卷。关于此经的译者,有各种不同传说,大多认为译者般剌蜜帝为中印度人,居广州制止道场,于唐神龙元年(705)从灌顶部中诵出,乌苌国沙门弥伽释迦译语,房融笔受,怀迪证译。中国历代皆视此经为佛教主要经典之一。清代,章嘉呼图克图等将其译成藏文,并刊有汉、满、藏、蒙四体合璧的《首楞严经》全帙。在日本,此经亦流传不断。但此经译出后,宋代子睿以下的注释家对其出处曾有所怀疑。近代更有人疑为中国人的撰述。

全经分为序分、正宗分、流通分三部分。第一卷为序分。讲述此经说法因缘:佛遣文殊师利以神咒保护阿难免受摩登伽女诱惑破戒,并为其说修禅定,能断烦恼,以显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等。第二卷至第九卷为正宗分。主要阐述“一切世间诸所有物,皆即菩提妙明元心;心精遍圆,含裹十方”,众生不明自心“性净妙体”,故流转生死,当修禅定,以破种种“颠例”之见,通过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十地、等觉、妙觉等由低至高的种种修行阶次,达到方尽妙觉,“成无上道”。第10卷为流通分。讲述此经应永流后世、利益众生等。

相传中国注疏有百余种。其中主要有宋子璿《楞严经义疏》10卷,智圆《楞严经疏》10卷,咸辉《楞严经义海》30卷,戒环《楞严经要解》20卷,王安石《楞严经新解》10卷;元惟则《楞严经会解》10卷;明祩宏《楞严经摸象记》1卷,德清《楞严经通议》10卷,圆澄《楞严经臆说》1卷,传灯《楞严经圆通疏》10卷和《楞严经玄义》4卷,智旭《楞严经玄义》2卷,普寂《楞严经略疏》4卷,兴隆《楞严经义疏显密幽玄记》10卷等。日本亦有注疏40余种。(梁孝志)

李斯·戴维斯,T.W. Thomas Williams Rhys Davids 李斯·戴维斯,T.W.(Thomas Williams Rhys Davids 1843~1922)

Lisi Daiweisi

英国佛学家。生于科尔切斯特,1866年在锡兰(今斯里兰卡)担任英国殖民主义政府官员时,开始从事巴利文和佛教的研究,校勘和翻译巴利语佛典。1883年任伦敦大学巴利语教授,1904~1915年任曼彻斯特大学比较宗教学教授。1908年在伦敦创立佛教协会,出任会长,刊行与翻译巴利语三藏。其著作和翻译很多。与斯特德合编,巴利语-英语词典》。着有《佛教》、《佛教起源的故事》、《关于弥蓝陀王的问题》、《印度佛教》、《早期佛教》、《巴利语佛经》等。其夫人卡洛琳·奥古斯泰·戴维斯也是着名的化学家,曾任牛津大学东方研究院高级讲师,长期与丈夫合作,从事巴利文佛典的校勘和翻译工作。着有《佛教》(后改名为《佛教的诞生和传播》)、《早期佛教徒的行赞》、《佛教心理学》、《佛教大纲·历史概要》、《什么是佛教原初福音》等。(于众)

莲花戒 Kamalasila 莲花戒(Kamalasila ?~780)

Lianhuajie

古印度佛学家。据藏文传记,他是那烂陀寺学僧,寂护弟子。762年寂护卒后,应赞普赤松德赞之请入吐蕃,参与汉印僧人顿渐之争。汉僧大乘和尚立顿悟说,认为佛教徒不必经过长期的修持,只要排除一切妄念(“无念”)即可顿悟成佛。莲花戒主渐悟说,认为修行必须经过不同的阶段,通过个人的长期精勤努力,修习六度,才能达到正智或无分别智的境界。这次争论的内容在敦煌出土的汉文卷子《顿悟大乘正理决要》和西藏的《五部遗教》中都有详细的记载。莲花戒在争论中取胜后,备受赞普和吐蕃佛教界的推崇,但遭到本教的嫉妒,传说被本教徒所杀。

莲花戒为寂护的《摄真实论》作《摄真实论注》;为《中观庄严论》作《中观明》;为法称的《正理一滴》作《正理一滴注》,另又为《稻秆经》作了注疏。前三者都有梵本和藏译传世,近代又被译成英语和日语。他着有《修习次第》,即守施护译《广释菩提心论》,梵本三稿及藏译均存。

莲花戒的佛学思想追随寂护的中观瑜伽行见。他从中观派缘起性空的立场出发融合了瑜伽行派思想,在世界观上主张无相唯识,在方法上受到清辨、法称的强烈影响,对佛教说一切有部、经量部及前期中观派和瑜伽行派都进行了批评;并对婆罗门教弥曼蹉派的学说、顺世论的断灭论和时率等都进行了批判。他的佛学思想对藏传佛教显宗的发展有相当大的影响。(黄心川)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