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佛教词典 全部词汇 中国百科全书
阿底峡 Atisa 阿底峡(Atisa 982~1054)

Aidixia

——古印度僧人、佛学家。汉名无极自在,本名月藏,法名燃灯吉祥智。生于巴格浦尔(另说班加尔或比哈尔)。11岁在那烂陀寺从觉贤学习佛学,旋去王舍城跟密教大师阿缚都底波陀学习密法,尔后又去超戒寺从那洛波钻研显密两乘。29岁在菩提伽耶摩底寺(另说奥坦多补梨寺)从戒护受具足戒,学习戒律,又从法护学习显教经典。在1013年阿富汗的穆突起默德·伽塞尼的穆斯林军队最后一次侵入印度前,他去金地岛(今苏门答腊)从法称学习密法,并去锡兰(今斯里兰卡)钻研大小乘经论和密咒。44岁时返印度,出任超戒寺首座(大上座),声名极盛,与宝生寂、觉贤、阿缚都底波陀、动毗波、寂贤等人一起被称为超戒寺八贤。

——朗达玛在西藏禁佛以后,佛教陷于危机之中。11世纪西藏阿里地区的统治者绛曲沃(智光)之请,着《菩提道灯论》,提倡三士道和业果的学说,因而被称为业果学者。此时他就西藏当时大译师仁钦桑布(宝贤)之请至妥顶寺。时仁钦桑布已85岁,交谈之后,极为敬佩,遂请其校正自己所译经典,并听从阿底峡的劝告,建舍闭关修定,直至逝世。

阿底峡住阿里三年,正欲回印,到达尼泊尔边境时,适逢战乱,交通阻断,不得不折回西藏。西藏译师仲敦巴请其到卫地弘法,遂应邀至桑耶寺,译出《摄大乘论》及世亲《摄大乘论释》等多种经论。他在桑耶寺看到大量印度所无的经典,甚为震惊。其后又被请到拉萨聂塘,译出《中观心要释思择焰》,并自着两部解释此论的著作。后至耶巴,译出无著造的《究竟一乘宝性论》。

阿底峡的显密译着收于藏文大藏经丹珠尔中的有百多种。他传播的思想和学说,后来形成噶当派。宗喀巴继承和发展他的学说,创立了格鲁派,传播到甘肃、青海、蒙古等地。(郭元兴)

阿含 agama 阿含(agama)

ahan

原始佛教基本经典。各类阿含经的统称。为梵文的音译,也作阿晗 、阿含暮、阿笈摩等。《长阿含经·序》意译为“法归”,谓阿含经乃“万善之渊府,总持之林苑”。《翻译名义集》卷四译作“无比法”,言此典为法之最上者。《一切经音义》卷二十四译作“教”或“传”,意指“教说”或“依师弟传承的教说”。佛教经典大都沿袭此意解释。

内容 基本上是以一种言行录的体裁,记述佛陀所说及其直传弟子们的修道和传教活动;阐述当时“外道”的学说以及佛陀对他们的批驳。其中所述佛教的基本教义有四谛、八正道、十二因缘、缘起、无常、无我、五蕴、四禅、善恶报应、轮回等等。小乘佛教各派均宗阿含。小乘律、论也都引述或阐发阿含的内容。阿含经为研究佛教产生以及原始佛教教义的主要典籍,其中还包含当时印度政治、宗教和哲学的重要资料。

成书过程 据佛典传说,佛涅盘不久,大迦叶遴选500名硕学僧人在王舍城结集三藏。释迦牟尼所说的经由阿难诵出,有五大部阿含。一般认为,第一次结集时已确定了阿含经的基本内容,但在阿育王之前尚未经编辑。直到部派佛教时期,阿含才陆续系统地经过整理。约公园前1世纪写成文字,按经文篇幅长短,北传佛教分为《长阿含经》、《中阿含经》、《杂阿含经》和《增一阿含经》四部。南传佛教分为《长部经典》、《中部经典》、《相应部经典》、《增支部经典》和《小部经典》等五部。北传四部与南传五部的前四部大体相应。但经文排列次序相差甚大,收经的数目也不尽相同。又因两传文本出自不同部派,经文内容也有所出入。据说各大部派都有自己的阿含经,但都不同程度的添加了非佛说的后期内容。

汉译 四部阿含的汉译出自不同部派,编成时间有先后。《杂阿含经》出自化地部,南朝宋求那跋陀罗译,共50卷。此书各经文句杂碎,夹杂汇编。《增一阿含经》,属说一切有部,并以大众部本修补。东晋僧伽提婆译,共50卷(或作51卷)。此经以法数相次,从一法增至十法,一一相从,文义条贯。《中阿含经》为说一切有部所传。东晋僧伽提婆译,共60卷。《长阿含经》编辑最晚,依法藏部本。后秦佛陀耶舍、竺佛念译,共22卷。中国译经始于阿含。汉明帝时,译出《四十二章经》,从内容看当是阿含中某些章节的节译或编译。其后200余年间,有安世高、支谦、法护、法炬等译出阿含若干单品。所据文本既有梵文本又有西域各国文本,各品出自何部派已难稽考。4世纪末到5世纪中叶,四部阿含经陆续依梵本整部译出。从东汉到北宋,历代都有阿含中一些经的异译本,据《精刻大藏经目录》(支那内学院编)记载,现尚存161种。南传《小部经典》,中国有一大部分缺译,已有的译文也散存各处。此外,阿含的汉译,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译者有时取中国习惯用语加以意译,致使意义有所不同。如汉译《长阿含经》中的《阿摩昼经》和《梵动经》有关于针灸的记载,但巴利文《长部经典》中的上述两经则无此内容。(任 杰 魏道儒)

阿弥陀经 Sukhavati yuha sutra,Amitayur yuha sutra 阿弥陀经(Sukhavati-v yuha-sutra,Amitayur-v yuha-sutra)

Emituojing

佛教经典。亦称《小无量寿经》,简称《小经》。与《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合称净土三部经。一般认为在1~2世纪印度贵箱王朝时期已流行于犍陀罗地区。

译本 汉译最早为后秦鸠摩罗什所译。1卷。异译本有南朝宋求那跋陀罗译《小无量寿经》1卷(已佚);唐玄奘译《称赞净土佛摄受经》1卷。梵文本在9世纪由中国传入日本,近代由马克斯·缪勒与南条文雄在伦敦校刊印行,并于1894年译成英文,刊载于《东方圣书》第49卷。在日本,有南条文雄、荻原云来、推尾辨匡、河口慧海、寺木婉雅、高畑崇导等,依据梵、汉、藏文译出的数种日译本。高畑崇导还把鸠摩罗什的汉译本于1979年译成英文。此外尚有《佛说阿弥陀经梵文和汉二译对照》本与《无量寿经梵文和汉五译对照》合并出版。此经的藏译本虽从梵文译出,但译文已受到西藏原有宗教思想的影响。

内容 阿弥陀为净土宗信仰的佛名号,佛教说他是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能接引念佛人往生“西方净土”,故又称“接引佛”。他原为国王,后捐弃王位,发心出家,名法藏比丘,对佛发四十八愿;行果圆满,随愿所成,光明寿命,悉皆无量。此经叙述佛在祗树给孤独园对舍利弗等讲说西方极乐世界的无上庄严:有七宝严饰的树林、楼阁,有八功德水池,诸色微妙的莲花,妙声自然的众鸟;众生但受诸乐无有众苦;只要一心称念阿弥陀佛名号,死后即可往生该处等。由于此经汉译约仅2000字,容易背诵,加上修行方法简便,故在中国流传甚广,影响颇大,成为净土宗信仰者每天必读的课本。宋明以后成了寺院中每天必念的日课,净土宗也随此经的流传而影响日益扩大。

注疏 现存注疏在中国主要有隋智顗《阿弥陀经义记》1卷;唐慧净《阿弥陀经义疏》1卷,窥基《阿弥陀经义疏》1卷、《阿弥陀经通赞疏》3卷;宋智圆《阿弥陀经义疏》1卷,元照《阿弥陀经义疏》1卷,戒度《阿弥陀经义疏闻持记》3卷;元性澄《阿弥陀经句解》1卷;明大佑《阿弥陀经略解》1卷,传灯《阿弥陀经略解圆中钞》2卷,祩宏《阿弥陀经疏钞》4卷,大慧《阿弥陀经已诀》1卷,智旭《阿弥陀经要解》1卷;清徐槐廷《阿弥陀经疏钞撷》1卷,净挺《阿弥陀经舌相》1卷,续法《阿弥陀经略注》1卷,彭际清《阿弥陀经约论》1卷;近代有黄智海《阿弥陀经白话解释》1卷等。另有新罗圆测、元晓、遁伦、憬兴、玄一、太贤以及日本源信、源空、圣聪等人注疏多种。(梁孝志)

阿育王 阿育王

aiyuwang

佛教护法名王。亦译阿输迦。意译“无忧王”。印度纪雀王朝第三代国王。生卒年月不详。在位年代约为公元前268年至前232年。他继承并发展了父祖统一印度的事业,使孔雀王朝成为印度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大帝国。他把自己统治的业绩及对人民的教化要求,刻在岩壁及石柱上,即着名的阿育王摩崖法敕和石柱法敕。(参见彩图插页第一页)

据法敕记载,阿育王灌顶第九年,曾以武力征服羯陵伽国。其后,便开始推行“正法”统治,即要求人们节制欲望,清净内心,不杀生,不妄语,多施舍;服从并维护社会等级制度,尊敬父母、尊长、宗教导师,按照公认的社会道德规范对待亲友、婆罗门、奴隶和仆人。为了实现正法,巩固统一,阿育王修筑道路,建立驿站,经常遣“正法大官”到各处巡视,并推行一些公益事业。他执行一种比较宽容的宗教政策,在法敕中表示自己对佛教的景仰,但又宣布对佛教、耆那教、婆罗门教、阿耆昆伽(“邪命外道”)教一视同仁,给予保护。

据佛教传说,阿育王即位之初,诸多暴虐。后信仰佛教,在全国修建了84000座佛舍利塔,多次对佛教僧团施舍大量的土地与财物。因此,传说在他皈依佛教前被称“黑阿育王”,后称“白阿育王”。但也有人考证,历史上曾有两个阿育王。

据南传佛教经典所记,由于阿育王大力供养佛教僧团,6万外道混入佛教,以致首都鸡园寺的比丘7年没有举行布萨(每月举行两次的忏悔仪式)。为了消弭僧团的混乱,阿育王请着名高僧目犍连子帝须长老召集1000比丘,在华氏城举行第三次结集,赶走外道,会诵经典,并编纂了《论事》。结集后,阿育王又派遣许多长老到全国各地乃至国外传播佛教。当时佛教徒认为他是个理想的国王,尊为“护法名王。(方广福)

阿旃陀石窟 Ajanta 阿旃陀石窟(Ajanta)

古印度佛教艺术遗址。位于马哈拉斯特拉邦境内,背负文底耶山,面临果瓦拉河。始凿于公元前2世纪,一直延续到7世纪中叶。现存30窟(包括一未完成窟)。从东到西长550米,全部开凿在离地面10~30米不等的崖面上。除5窟(即第9、10、19、26、29窟)为供信徒礼拜的支提窟外,余皆为僧房。

阿旃陀以其壁画艺术着称于世。由于洞窟开凿年代分属三个不同时期,所存16窟壁画亦呈现出三种不同风格。第9、10窟壁画涉及佛教小乘形式。绘制于公元前后,以本生故事为主。佛教认为,佛陀是已入涅盘、彻底摆脱业报轮回的圣人,是不能再生的,所以多以象征性手法来表现,如法轮、莲花、小白象等。第16、17窟为第二期壁画,约绘制于6世纪左右。以人像和建筑图案的配合为特色,构图富于变化,线条流畅,笔法洗炼,色彩绚丽,内容多为佛教宣传。第1、2窟为第三期壁画,约绘制于7世纪左右。世俗性题材增多,与外来的中国波斯风格融合混杂,社会生活的各方面都有所表现,如帝王宫廷欢宴、狩猎、朝觐的场面,飞禽走兽、奇花异卉等等,构图活泼,栩栩如生。《波斯使节来朝图》记录了波斯和印度的聘问通好。

中国高僧玄奘曾在7世纪初朝圣阿旃陀。随着佛教的衰落,这里门庭冷落,逐渐被人忘却,成为狐兔窟穴。直到19世纪初才被重新发现,引起世人瞩目。(罗照辉)

安培多伽尔 B.R. Bhimrao Ramji Ambedkar 安培多伽尔,B.R.(Bhimrao Ramji Ambedkar 1893~1958)

Anpelduojia'er

现代印度佛教改革者、社会活动家。生于马哈拉斯特一贱民家庭。1912年毕业于孟买的埃菲斯吞学院,后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获博士学位,回国后曾任国立孟加拉法律学院教授及律师等职。1947年印度独立后出任首届司法部长,并主持印度宪法的起草工作。

安培多伽尔毕生从事改善印度贱民处境的活动。1927年和1930年曾两次领导争取贱民平等权利的“坚持真理运动”。1935年号召贱民脱离印度教,改信佛教,1956年印度纪念释迦牟尼涅盘2500年之际,在那格浦尔广场组织了一个规模巨大的佛教集会,先后有成百万贱民由印度教改信佛教,被认为印度现代复兴佛教运动的壮举。所着《释迦和他的宗教》一书,对佛教的很多基本教义作了新的、适合于现代生活需要的解释,宣传佛教具有人道主义的精神,只有佛教才是建立在平等基础上的真正人的宗教,实行佛教的原则才能摆脱印度种姓制度的桎梏,彻底解决印度的贫穷落后和社会不平等现象。因此,1968年召开的全印度佛教大会上,把《释迦和他的宗教》一书定为新印度佛教徒的圣典,安培多伽尔被印度佛教徒尊为牟尼。(于 众)

安世高 约2世纪 安世高(约2世纪)

Ashigao

佛教学者。到中国传播说一切有部阿毗昙学说和禅法的第一位外籍僧人。本名清,原为安息国太子。自幼信奉佛教,当其将即位时,出家修道,而让位于其叔。他精研阿毗昙,修习禅定。于东汉建和元年(147)到达洛阳。不久即通晓汉语,翻译经典。据晋代道安编纂的《众经目录》记载,安世高所译经典共35种,41卷;现存22种,26卷。此外,《历代三宝记》和《开元释教录》所载安世高译经数量,都比《众经目录》为多,但根据不足,未尽可信。在现存的22种经中,属于阿含的16种,属于修持的5种,属于阿毗昙的1种。有关修持的5种中,《大安般守意经》详细地介绍了数、随、止、观、还、净六种法门,为后来天台宗教授的止观忽有;《五十校计经》提到十方佛现在说法,又说诸菩萨度人欲使人悉得佛道,则属于大乘的经典,可据以想见印度当时佛教弘传的情况。他译文条理清楚,措辞恰当,但偏于直译。由于当时译经尚属创举,没有其他译作可资观摩取法,所以有些译文意义尚欠明白。

安世高译经工作约止于东汉建宁(168~171)中。随后,游历了江西、浙江等地。有不少关于他的神奇故事,流传民间。晚年踪迹不详。在中国活动约30年。(巨赞)

八正道 aryastangika marga 八正道(aryastangika-marga)

Ba zhengdao

佛教教义。亦称八支正道、八支圣道或八圣道。意谓达到佛教最高理想境地(涅盘)的八种方法和途径:1、正见。正确的见解,亦即坚持佛教四谛真理;2、正思维。又称正志,即根据四谛真理进行思维、分别;3、正语。即说话要符合佛陀的教导,不说妄语、绮语、恶口、两舌等违背佛陀教导的话;4、正业。正确的行为。一切行为都要符合佛陀的教导,不作杀生、偷盗、邪淫等恶行;5、正命。过符合佛陀教导的正当生活;6、正方便。又称正精进,即毫不懈怠地修行佛法,以达到涅盘的理想境地;7、正念。念念不忘四谛真理;8、正定。专心致志地修习佛教禅定,于内心静观四谛真理,以进入清净无漏的境界。

八正道中最根本的一道是正见,即坚定不移地信奉佛教的教义。佛教也和其他宗教一样,认为只有自己的教义才是真理,其他宗教及各派哲学都是邪见。因而把正见当作最重要的一道,而其余七道则都是在正见的基础上进行精进不懈的修行。

八正道也是针对婆罗门教和耆那教的苦行主义和“六师”中一些派别的享乐主义而提出的。佛陀提倡不苦不乐的中道,因之在原始佛教也把八正道称为中道。原始佛教对这种不苦不乐的修行方法十分重视,列为四谛之一“道谛”的具体内容。对于八正道的详细解释有安世高译的《佛说八正道经》、《增一阿含经》的《四谛品》和南传《相应部经典》。(高振农)

巴利三藏注疏 巴利三藏注疏

Balisanzang zhushu

佛教上座部律、经、论疏释的总称。原系古僧伽罗文,包括《大疏》等古代僧伽罗沙门的着述共28种。5世纪时,由觉音、法护、近军、佛授、大名等人译编为24种用僧伽罗字母写定的巴利语本。大部分是觉音的作品。其中律疏有律藏疏释、波罗提木叉疏释(又名戒本疏)2种;经疏有长部诸经疏释、中部诸经疏释、相应部诸经疏释、增支部诸经疏释4种以及小部诸经如《小诵经》、《法句经》、《自说经》、《本事经》等的疏释15种;论疏有法聚疏释、分别疏释、五论(论事、人说、界论、双对、发趣)疏释等3种。

上座部佛教由锡兰(今斯里兰卡)辗转流布到东南亚各国和中国云南省西南地区之后,其经典和疏释也随之一同流传,并依照传统习惯,转写成泰文、缅甸文、高棉文、老挝文以及3种傣文字母的巴利语音写本。这些着述基本上概括了南传上座部佛教律、经、论的注解,加上觉音所着的《清净道论》,形成了一大部完整的上座部佛教疏释丛书,它在锡兰大寺派传统的基础上阐述了上座部佛教教义,不仅是研究上座部佛教哲学思想的参考文献,而且还保存了大量有关古代锡兰历史的重要史料。(童玮)

巴利语系大藏经 巴利语系大藏经

Baliyuxi Dazangjing

南传上座部所传佛教典籍的丛书。佛教传入锡兰(今斯里兰卡)后,于公元前29年在马塔勒的灰寺举行第四次结集,把历来口传心受的巴利语佛典第一次用僧伽罗文字母音译刻写在铜片和贝叶上。5~9世纪,锡兰多次派遣僧尼到东南亚地区传教,用各种不同文字字母音译巴利语佛典,逐渐形成以泰文、缅甸文、高棉文、老挝文和4种傣文字母音译的巴利语系三藏典籍。这些文字音译本的巴利语系大藏经,其内容基本一致,其编次为:律、经、论和藏外四大部分。律藏分为分别部(戒的条文)、犍度(僧团生活制度)、附篇(戒条的解释);经藏分为长部(相当于汉译《长阿含经》)、中部(相当于汉译《中阿含经》)、相应部(相当于汉译《杂阿含经》)、增支部(相当于汉译《增一阿含经》)和小部;论藏包括《法聚论》、《分别论》、《界论》、《双论》、《发趣论》、《人施设论》、《论事》;藏外分为注疏和其他两类。注疏原系僧伽罗文共28种,5世纪时由佛音、法护、近军、佛授、大名等编译,为僧伽罗文字母写定的巴利语本24种。其中律藏注疏2种,经藏注疏19种,论藏注疏3种。其他部分包括《岛史》、《大史》、《弥兰王问经》和《清净道论》等4部。现在流传于斯里兰卡、缅甸、柬埔寨、老挝、印度、巴基斯坦、泰国和中国云南省傣、布朗、德昂等民族地区。各种文字字母音译的巴利语系大藏经共有贝叶、纸写和排印的译本8种和日文译本1种。其中有:僧伽罗文字母贝叶本和排印本(67卷),泰文字母贝叶本和两种排印本(39卷本和45卷本),缅甸文字母贝叶本和5种排印本(20卷本、21卷本、37卷本、38卷本和51卷的疏释本),高棉文字母贝叶本和排印本(49卷),老挝文字母贝叶本和排印本,4种傣文字母的贝叶本和纸写本,天城体梵文字母排印本(41卷),拉丁字母排印本(65卷),日本译本南传大藏经(65卷)。1956年,缅甸联邦政府为了纪念释迦牟尼涅盘2500年,邀请缅甸、柬埔寨、锡兰、印度、老挝、尼泊尔、巴基斯坦、泰国等国的比丘2500人,举行第六次结集,根据各种版本和1871年第五次结集的校勘记,对巴利语三藏进行严密的校勘,印成了迄今最完善的巴利语系大藏经。(童 玮)

白马寺 白马寺

佛教传入我中国内地后营建的第一座寺院。位于河南洛阳市东10公里。据传东汉永平七年(64),明帝闻西方有异神,遣郎中蔡愔、博士弟子秦景等赴天竺求法。据《冥祥记》、《高僧传》等记载,永平十年,他们与中天竺僧人摄摩腾竺法兰赍佛经、佛像回洛阳。初居鸿胪寺,后以鸿胪非久居之馆,次年诏令于雍门外别建信所。以僧为西方之客,乃待以宾礼,故仍名为寺。“白马”之名,来源有二说:1、所《高僧传》记述:“外国国王尝毁破诸寺,唯招提地未及毁坏,夜有一白马绕塔悲鸣,即以启王,王即停坏诸寺,因改招提以为白马”;2、据《洛阳伽蓝记》载,汉明帝遣使求法,“时白马负经而来”,遂以为寺名。据说当时建造格式依照印度祗园精舍,中有塔,殿内有壁画。摄摩腾竺法兰在此译出《四十二章经》,为现存中国第一部汉译佛典。同时译的《十地断结》、《佛本生》、《法海藏》、《佛本行》等经,已佚失不传。东汉时绝大部分佛经都在洛阳翻译,该寺是最重要的译馆。《开元释教录》载三国魏时共有译经沙门四人,除安法贤外,昙柯迦罗、康僧铠、昙无谛等都在寺内译经。如嘉平二年(250)昙柯迦罗译出《僧只戒心》,以当地梵僧举行受戒的羯磨之法来传戒,被称为中土戒律之始。西晋时,先后在寺内译经传法者有竺法护、安法钦、法立、法炬等,均为释门巨子,颇有建树。唐工的白马寺比魏晋时期有较大的发展。武则天执政后,白马寺由其亲信薛怀义主持,因而成为宫廷的重要寺院。后千余年,经三武一宗禁佛,屡有兴衰。现寺内存有天王殿、大雄殿、接引殿、毗卢阁等殿堂及古清凉台遗址;建筑、雕塑、碑刻等多为明、清遗物。山门内东西两侧有传为摄摩腾和竺法兰两人的墓,均拥土为堆,古木森蔚。寺东南有密檐式舍利砖塔一座,名齐云塔,建于金大定十五年(1175),风格与西安荐福寺小雁塔相仿。(王亚荣)

百论 Sata sastra 百论(Sata-sastra)

Bailun

佛教论书。上下两卷。古印度提婆着,世亲释。本论曾有两次翻译。第一次在后秦弘始四年(402),鸠摩罗什译,僧睿作序。由于其时鸠摩罗什初至,方言未娴,故文义欠正。弘始六年,鸠摩罗什重译,僧肇作序。为今之流通本。僧肇《百论序》说:“《百论》者,盖是通圣心之津涂,开真谛之要论也。……于是外道纷然,异端竞起,邪辩逼真,殆乱正道。乃仰慨圣教之陵迟,俯悼群迷之纵惑,将远拯觉沦,故作斯论。”论以梵本有百偈得名(句子不论长短,满三十二字即为一偈,又称“通偈”)。“论凡二十品,品各五偈,后十品,其人(指罗什——引者注)以为无益此土,故阙而不传。”由于世亲注释有多有少,译时又有取舍,所以今本字数无定。

《百论》的主题是破斥古代印度佛教以外的其他哲学流派,其方式是“唯破不立”,设一个论题,加以批驳;再设一个论题,再批驳。通过“外曰”(代表外论异说)和“内曰”(代表提婆的观点)对论辩难,铺成一品。译本中注有“修妬路”(即契经)的段落是提婆的原文,此外是世亲的解释。修妬 路语句简约,其含义多藉世亲的训释而显明。主要有舍罪福品、破神品、破一品、破异品、破情品、破尘品、破因中有果品、破因中无果品、破常品、破空品等。

《百论》在印度佛教的发展过程中曾起过重要作用。它广破异家学说,维护了佛教的地位。据吉藏《百论疏序》所言,当时在印度为之作注、阐发义理的有十余家,其中最重要的是两家:波数和世亲。汉译本问世后,历代流传,又成为重要的佛教论本。三论学者尊奉此论,不仅吸取论中破有破无,主“毕竟空”的思想,而且广泛运用其中推理论证的逻辑方法,批驳当时的成实师、地论师、摄论师等。提婆“唯破不立”的思想原则,也影响到禅宗。禅僧主张随机施化,无所执着(包括法语心要),就有提婆思想的意味。有关汉译本《百论》的注疏,有吉藏《百论疏》3卷,道凭《百论疏》2卷,元康《百论疏》3卷,荆南(不详姓氏)《百论疏略记》2卷。据义天《新编诸宗教藏总录》卷三所载,又有亡名所作《百论义疏》2卷,《百论私记》2卷。此中以吉藏《百论疏》3卷为最重要。(陈士强)

班禅额尔德尼 班禅额尔德尼

Banchan's erdenl

藏传佛教格鲁派两大活佛转世系统之一的称号。“班禅”系梵语“班智达”(学者)与藏语“禅保”(大)的省称,意为“大学者”。“额尔德尼”,满语,为梵语ratna之变音,旧译“宝师”或“大宝”。

班禅的名称,是从罗桑确吉坚赞开始的,他生于后藏伦主加地方。明神宗十年(1582)在温寺依桑结意希大师出家,受沙弥戒。次年被认为是罗桑顿珠的转世。自此以后,广学经教,勤修定慧。22岁(1588)在扎什伦布寺受比丘戒。明末,蒙古和硕特部固始汗入藏后,与五世达赖合作统领西藏,深得罗桑确吉坚赞之助,故于1645年赠以“班禅博克多”的尊号,以旌其勋劳。博克多,蒙语,意为“智、英武”,此为班禅名义之始。清顺治帝亦封之为“金刚上师”,令主持后藏扎什伦布寺,并划后藏部分地区归其统辖,其徒众上溯师承,追认克主杰、索南乔朗、罗桑顿珠三人为其前三世,遂形成班禅活佛转世系统。四世班禅去世后,罗桑意希成为其转世班禅。他出生于后藏托卜加地方。清康熙六年(1667)被迎至扎什伦布寺坐床,师事达赖五世。达赖五世死后,主持达赖六世寻认、受戒诸事。达赖七世进藏、坐床诸事亦由他主持。康熙五十二年(1713)清廷封以“额尔德尼”称号,并颁金册金印。至此,清朝中央政府予以确认,分管后藏部分地区政教事务的大权,常驻扎什伦布寺。教徒尊为无量光佛化身。过去各代班禅中,以四世、五世、六世、九世最为着名。

今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为第十世。(王尧)

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 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1938~ )

Banchan'e'erdeni Quejijianzan

藏传佛教格鲁派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全国人民代表在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幼名官保慈丹。青海省循化人。远祖出于西藏萨迦昆氏家族。1937年12月1日,九世班禅额尔德尼·曲吉尼玛圆寂后,班禅堪布会议厅于1941年指认他可能为班禅转世灵童之一。1944年在拉卜楞寺活佛、着名学者计美赤来嘉措主持下,于宗喀巴大师诞生处圣迹前举行仪式,从10名灵童中确认为唯一灵童,授法名确吉坚赞,迎请至塔尔寺内供养,接受严格的经学教育,潜心研习《量释论》、《现观庄严论》、《入中论》、《戒律本论》、《俱舍论》(合称五部大论)等佛教经典。1949年经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批准于8月10日在塔尔寺举行坐床典礼。

1949年10月1日,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致电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明确表示拥护中央人民政府,愿为解放西藏、完成祖国统一贡献力量。1951年4月27日率堪布会议厅官员45人抵达北京,参与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谈判。5月29日发表声明,热烈拥护5月23日达成的《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次日致电达赖喇嘛·丹增嘉措,表示愿与之精诚团结,共商国是。1952年4月28日在拉萨布达拉宫与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举行了初次会见。6月23日返抵日喀则扎什伦布寺。1956年4月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相继担任第一副主任委员、代主任委员。

1956年11月应印度政府邀请,赴印参加释迦牟尼涅盘2500周年纪念活动,并在印度各地进行友好访问,贝纳勒斯佛教大学授予荣誉佛学博士学位。1958年通过扎什伦布寺辩经大会,考取“噶钦”学位,并在该寺及塔尔寺开讲《菩提道次第论》、《时轮金刚灌顶法》等显密经义。他曾多次在西藏、四川、青海、甘肃等省区视察工作,为信教群众摸顶讲经。著作有《菩提道次第广论简释》、《双身喜金刚生、圆次第》等。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Prajna paramita hrdaya sutra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Prajna-paramita-hrdaya-sutra)

Boreboluomiduoxinjing

佛教经典。简称《般若心经》或《心经》。唐玄奘译,知仁笔受。1卷。为般若经类的精要之作。在玄奘译出前有失译本《摩诃般若波罗密神咒》(旧题《摩诃般若波罗蜜大明咒经》)1卷,旧传鸠摩罗什译。现存异译本6种:①唐法月译《普遍智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②唐般若、利言等译《般若波罗密多心经》;③唐智慧轮译《般若波罗蜜多心经》;④唐法成译《般若波罗蜜多心经》;⑤敦煌发现译本《唐梵翻对字音般若波罗蜜多心经》;⑥宋施护译《圣佛母般若波罗蜜多经》。其中玄奘译本、失译本和敦煌本为“小本”,只有正文;其余为“广本”,有序、正、流通三分。玄奘所译为通常流行本。全经260字,阐述五蕴、三科、四谛、十二因缘等皆空的佛教义理,而归于“无所得”(不可得),认为般若能度一切苦,得究竟涅盘,证得菩提果。由于经文短小精粹,便于持诵,在中国内地和西藏均甚流行。近代又被译为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流传。

此经现存梵本有尼泊尔发现的广本和日本保存的各种传写摩刻小本两种。日本手抄贝叶梵本,约在609年以后制作。另外,在敦煌还发现《心经》的7种译本,其中广本与藏文大藏经所收录的《心经》相同,而与小本不同。

相传有注疏200余种。据记载,仅中国撰述即有40余种。最着名的有印度提婆《心经注》1卷;中国有唐新罗僧人圆测《心经赞》1卷,明旷《心经略疏》1卷,慧净《心经疏》1卷(敦煌发现),窥基《心经幽赞》2卷,法藏《心经略疏》1卷,宋智圆《心经疏》1卷等;日本有空海《心经秘键》2卷,最澄《心经释》1卷,真兴《心经略释》1卷,宗纯《心经注》1卷等。(田光烈)

不害 ahimsa 不害(ahimsa)

Buhai

佛教戒律和行持的一个原则。原意为不杀生或不伤害,即对一切有生命的物类不加伤害。不害一词最早见于印度的《广森林奥义》,“奥义书”列为再生族(婆罗门、刹帝利和吠舍种性)断灭轮回的五种解脱方法之一。耆那教特别重视不杀信条,谓在一切生命中都有着灵魂,因此不害是信徒“正行”之一。佛教沿用这一概念,但视植物为“非情”,不作为不害的对象。《大乘广五蕴论》说:“云何不害?谓害对治,以悲为性。谓由悲故,不害群生,是无瞋分,不损恼为业。”说一切有部列为“大善地法”之一,小乘把杀人列为出家比丘四波罗夷戒(四重禁戒)之第三。按戒律条文规定,不杀的对象只限于人类;法相宗视不害为“善法”之一。大乘因强调慈悲为怀,普度众生,比小乘更重视不害的思想,故范围扩大到一切生命,要求做到身口意三业无犯,并在显教菩萨戒的十重戒(十波罗夷戒)中列杀生为首条。不害也是在家佛教徒必须遵行的五戒和沙弥的十戒之一。现代的印度甘地继承了这种不害的思想,构成他非暴力主义的哲学原则,认为不害不仅是“一切生命的原则”,也是“人类的基本法则”。(黄心川)

不空 Amoghavajra 不空(Amoghavajra 705-774)

bukong

唐代僧人。密宗祖师之一。全称不空金刚。师子国(今斯里兰卡)人。与善无畏、金刚智并称开元三大士。14岁在阇婆国(今印度尼西亚爪哇)随金刚智来华。唐开元八年(720)至洛阳。一说西域人,幼随舅父到内地,10岁游武威、太原,15岁遇金刚智。开元十二年在洛阳广福寺受比丘戒,此后学习汉、梵经论,并随金刚智译经。金刚智卒后,奉遗命至天竺龙智处秉受密法。初至南海(广州)为探访使刘巨邻留请传法。开元二十九年(一说天宝二年),奉诏赍送国书,率弟子等37人人普贤阿阇黎重受灌顶,学习密法3年。后又周游印度,于唐天宝五载(746)返长安。携回梵本经100部,计1200卷,以及师子国王尸罗迷伽的国书、大般若经夹和方物。天宝十五载奉诏住长安大兴善寺开坛灌顶。安禄山攻陷长安后,他秘密派人与肃宗通报消息。至德二载(757)唐室还都后,备受肃宗礼遇。乾元元年(758)肃宗敕命将长安、洛阳诸寺及各县寺舍、村坊凡旧日玄奘、义净、菩提流支、善无畏、宝胜等携来的梵夹全部集中大兴善寺,交不空翻译。所译显密教典共110部,143卷。卒后,代宗敕赠“司空”,谥大辩正广智不空三藏和上。受法弟子数以万计,受比丘戒弟子也有2000人。着名的有含光、惠超(新罗人)、惠果、惠朗、元皎和觉超,号称六哲。惠果后传法于日僧空海,空海归国后创真言宗,后世称为东密。

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

西藏着名佛教建筑。位于西藏拉萨盆地中央突起的红山上。木石结构,依山势构筑,共13层,高117米,东西长约360米。宫墙用石和三合土砌成,厚达3米,坚固壮观。宫内有壁画、灵塔、雕塑等,是一大艺术宝库。为现存举世瞩目的着名建筑之一。

据史书记载,7世纪时,唐文成公主与吐蕃松赞干布联姻,松赞干布为公主营建宫室,始建布达拉宫。但大规模的营建迟在17世纪。1645年,五世达赖喇嘛令第巴·索南饶丹主持扩建布达拉宫,历时8年,建成白宫部分。1653年,他自哲蚌寺甘丹颇章迁居布达拉宫。1690年,在第巴·桑结嘉措的统一经营下,集中全藏人力、物力营建红宫部分,历时3年,到1693年完工。经过半个世纪的多次扩建增修,布达拉宫才具有现在的规模。

白宫是达赖喇嘛生活起居的宫殿。由布达拉宫正门拾级而上,经过廓道,有一个离地面60多米,面积1600平方米的广场,这是过去供达赖喇嘛进行喜庆娱乐活动的平台。平台东西两边各有楼房,从平台走上宫殿,并列着三排木质扶梯。当中的扶梯供达赖专用,两边扶梯则供僧众和官员上下。扶梯之上称德阳厦(堂),楼上东墙绘有松赞干布向唐请婚及文成公主进藏图画;北墙绘着文成公主进藏故事以及到拉萨时受到隆重欢迎的场面。北佛殿供有五世达赖喇嘛的坐像,其上覆盖金色屋顶,外观富丽堂皇。内有达赖喇嘛读经室。东佛殿(措木钦厦)正中供着格鲁派创始者宗喀巴的坐像,其周围环绕着数十尊小型的金佛。壁画绘有唐金城公主进藏故事。其旁又有一座经堂,供奉宁玛派祖师莲花生。

红宫在布达拉宫的中央,供奉历代达赖喇嘛的灵塔。其中以五世达赖喇嘛的灵塔为最大,塔高达14米,用3721公斤的黄金和无数珍珠宝石镶嵌。五世达赖喇嘛遗体为坐式,两侧安置着十一世与十二世达赖喇嘛遗骸的小灵塔。西佛殿(司西平措)是五世达赖喇嘛的享堂,也是红宫最大的玄殿。五世达赖喇嘛进京朝见清顺治皇帝的壁画,处于显要部位。

现存布达拉宫最古的建筑是法王洞。9世纪时,布达拉宫因吐蕃内乱遭到破坏,仅存法王洞。洞内供着据传为松赞干布生前所造的他自己和文成公主、尼泊尔尺尊公主等人并列的塑像。(林子青)

布敦·仁钦朱 布敦·仁钦朱(1290~1364)

Budun Renqinzhu

藏传佛教学者、夏鲁派创始人。亦称布敦2宝成。元人译作“卜思端”。原属绰浦举派。学习过噶举、噶当、萨迦等派教法,佛学知识广博,写了不少佛学和历史的著作。其德格片《全集》共26函,200腹余种。对西藏所传重要显密经论注释颇多,并首次编订了藏文大藏经丹珠尔部目录。着有《善逝教法史》(亦称《布敦佛教史》)一书,是研究藏传佛教发展史的名着。14世纪中,受夏鲁地方封建势力阶氏家族迎请,到夏鲁寺主持寺务,寺院得以重新扩建,门徒众多,从此名声大噪。元朝末年,顺帝曾请他进京传法,未成行。卒后,夏鲁寺开始有了转世系统,学说为其转世后辈及弟子所承袭。(索文清)

部派佛部 Sectarian Buddhism 部派佛部(Sectarian Buddhism)

部派佛教在佛陀逝世的100年后,佛教内部由于对戒律和教义看法的不同,开始分裂。先后形成了许多部派。最初分为大众部和上座部,这被称为根本二部,以后又从两个根本部中分裂为十八部或二十部,称为枝末部派。部派佛教争论的主要总是诃梨跋摩在《成实论》中曾概括为“十论”,即二世有无?一切有无?中阴(轮回的主体)有无?顿悟或渐悟?罗汉是否有退?随眠(烦恼)与心是否相应?未受根业是否存在?佛是否在僧数?在无人我(灵魂)等。对于这些问题各个部派都有不同的回答。上座部认为佛教徒修行的最高境界应是阿罗汉果,阿罗汉果与佛果位相同,他们把一切现实存在分为色法(物质存在形式)和心法等,色法有“四大种”(地、水、风、火四元素)及所造色(长、短、大、小、方、圆等形象和青、黄、赤、白等显色以及其他感官对象),心法有八十九种,并作了详细的分析。上座部后来又分为根本上座部和说一切有部。前者流传于雪山即喜马拉雅山麓,后者流传于克什米尔地区。说一切有部后来分出犊子部,犊子部又分出正量等四部,继又分出化地部、经量部等共十一部,说一切有部的基本特征是重视三藏中的论藏,也就是着重对佛教理论问题的阐述。在1世纪贵霜王朝迦腻色迦统治时,曾举行大规模的结集,编纂了《大毗婆沙论》、《发智论》和六足论等庞大的论书,主张“法有我无”、“三世实有”和“法体恒有”;经量部约成立于3世纪末,是最晚从说一切有部分出来的,主张“过去未来无本,现在实有”。佛陀以蕴、处、界概括一切法,但未区别实有和假有。说一切有部主张蕴、处、界都是实有。经量部则主张蕴、处是假有,界是实有,这意思是说外界一切的事物或主客观的存在形式(蕴)以及人们的认识器官和对象(处)都是一种虚假或唯名的实在,它们不过是人们认识中的感觉材料,只有人们的认识的根源(界)才是真实的存在(实有)。大众部崇信超越的、神化的佛陀,特别提倡“一心相续说”和“心性本净说”。部派佛教后来向大乘发展,从大众部向中观派(空宗)发展,从上座部向经量部发展,进而向瑜伽行派(有宗)发展。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