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佛缘网站

搜索
——《中国百科全书》大毗婆沙论(Abhidharma-mahavibhasa-sastra)

Dapiposhalun

佛教说一切有部论书。全称《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玄奘译,嘉尚、大乘光等笔受。200卷。相传印度贵霜王朝迦腻色迦王弘护佛教,鉴于当时部执纷纭,人各异说,便请胁尊者在迦湿弥罗国(今克什米尔)建立伽蓝,召集500位有名论师,以世友为上座,费时12年,造《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十万颂,详解迦多衍尼子的《阿毗达磨发智论》。题为“大毗婆沙”,含有广说、胜说、异说三义。《俱舍论光记》卷一称:“论中分别义广,故名广说;说义胜故,名为胜说;五百阿罗汉各以异义解释《发智》,名为异说。具此三义,故存梵音。”表示此论为说一切有部的广大教藏。

此论列举大众部、法藏部、化地部、饮光部、犊子部、分别说部等部派以及数论、胜论、顺世论、离系论(耆那教)等“外道”的观点,加以批驳;以《发智论》为基础,并参考《发智论》的各种注释,同时摄取六足论中的教义,以弥补《发智论》的不足,为说一切有部理论全面、系统的总结。它将一切法分为五类,即色法、心法、心所法、心不相应行法和无为法;用以论证“三世实有”、“法体恒有”,同时否定“我”之实在。在16卷以下,还详述“六因”之说。其他有关十二因缘、四谛、涅盘、佛身等,论述也甚详尽。

《大毗婆沙论》对印度佛学的发展起了颇大的推动作用。它提高了说一切有部在当时小乘佛学中的地位,该部的学者由此被称为“毗婆沙师”。同时也出现了不少有关此论的着述。如法胜的《阿毗昙心论》,法求的《杂阿毗昙心论》,世亲的《阿毗达磨具舍论》,众贤的《阿毗达磨顺正理论》和《显宗论》等。

此论在玄奘译出前,已有前秦僧伽跋镫所译题名《鞞婆沙论》的节抄本14卷。但这一译本仅相当于玄奘所译《大毗婆沙论》中第二编结蕴的一部分。嗣后北凉又有浮陀跋摩和道泰共同译出题名《阿毗昙毗婆沙论》60卷。据称因凉城兵乱散佚,内容仅存《杂犍度》、《使犍度》、《智犍度》3篇,相当于玄奘译本杂蕴、结蕴、智蕴部分。玄奘所译本论,为现存唯一全本。晚近中国法尊曾据玄奘译本转译成藏本。日本佛教学者木村泰贤、西义雄、坂本幸南等也依玄奘译本翻成日文,收于1929~1940年出版的《国译一切经》中。此论的注疏,据高丽义天于11世纪间所编《诸宗教藏总录》记载,当时见到的有玄测着《大毗婆沙论钞》9卷,极太着《大毗婆沙论钞》10卷,本义着《大毗婆沙论钞》11卷等。日本学者关于此论的着述,现存的有融道着《大毗婆沙论条简》2卷(或1卷),连常着《大毗婆沙论通览记》4卷等。(高振农)

——《中国百科全书》杂阿毗昙心论(Samyuktabhidharma-hrdaya-sastra)

Za'apitanxinlun

佛教说一切有部论书。简称《杂心论》。印度法救着,南朝宋僧伽跋摩译。11卷(或作14卷)。此前,东晋僧伽提婆、法显与佛陀跋陀罗、南朝宋伊叶婆罗与求那跋摩曾三次传译此论,译本今已不存。

此论为解释和补充印度法胜所着《阿毗昙心论》之书。据称因《阿毗昙心论》内容甚略,而《大毗婆沙论》又过详;法救汲取《大毗婆沙论》中可取之说,基酌处中,对《阿毗昙心论》作了补充、整理和订正,由原来的二百五十颂扩充到六百颂(一说五百颂,实为六百零六颂)。对《大毗婆沙论》中比较重要的二谛、三世等说,难以在《阿毗昙心论》原文中补充,则另增一《择品》加以阐述。虽曰注释,实为学说的改组。全论十一品,除新增的《择品》外,其余十品,一承《阿毗昙心论》原式。其学说体系以四谛为中心。焦镜《杂心论序》说:“位序品次,依四谛为义:界品直说法相,以拟苦谛;行、业、使三品,多论生死之本,以拟集谛;贤圣(品)所说断结证灭之义,以拟灭谛;智、定二品,多说无漏之道,以拟道谛;自后诸品,杂明上事,更无别体也。”但其重要思想均反映在新增的《择品》内。提出诸如“阿罗汉有退”、“中阴”、“三世有”、“四谛渐次现观”、“佛不在僧数”等说一切有部新主张;还以“烦恼随增为有漏”来解释《阿毗昙心论》的“生烦恼为有漏”之说。正是由于此论会通《阿毗昙心论》和《大毗婆沙论》中的不同见解,对说一切有部内容的各种异说有所调和,理论更为完整和充实。

在印度,此论曾盛极一时,对小乘佛学的发展有很大影响。后来世亲曾对此论的颂文进行合并、增删,重新加以组织,为说一切有部写下了批判性的、总结性的著作《俱舍论》。在中国,《杂心论》由于多次翻译和弘扬,毗昙之学曾流行一时,并出现了不少弘扬、研究毗昙的学者。如慧通、慧观及其门下僧业、法琚等,都以精通此论着闻。而僧伽跋摩的弟子惠基及其再传弟子慧集,更以此论为中心,结合《发智论》、《大毗婆沙论》加以弘扬,在毗昙学方面独步一时。

注疏有南朝宋慧通《杂心义记》,北齐智林《毗昙杂心记》,梁智藏《阿毗昙义疏》,隋靖嵩、志念《杂心疏》,唐道基《杂心玄章》、《杂心钞》及慧休《杂心玄章钞疏》等,今均已不存。仅在慧远所撰《大乘义章》中,尚可窥见其引用的上述注疏的某些内容。(高振农)

——《中国百科全书》俱舍论(Abhidharmakosa-sastra)

Jushelun

佛教说一切有部论典。全称《阿毗达磨俱舍论》。印度世亲着,玄奘译,30卷。相传世亲早年尚未信仰大乘佛教时,先在说一切有部出家,后又接受当时新的佛教学说。在克什米尔和犍陀罗,为信众讲《大毗婆沙论》,每日讲完一段,即概括其义作一颂,全论讲毕,成六百颂(最初为五百九十八颂),即《俱舍论本颂》。后世新续作长行注释,合称《俱舍论》。论是以《杂阿毗昙心论》为基础,广泛吸取说一切有部重要的阿毗达磨如《发智论》、《识身足论》、《法蕴足论》等以及《大毗婆沙论》的要义,并参考当时的经量部学说,不拘成说,根据自己的观点,把说一切有部的全部教义,概括地加以归纳而成。

《俱舍论》本颂的结构同《杂阿毗昙心论》一样,贯穿说一切有部学说“以四谛为纲”的传统精神。但对《杂阿毗昙心论》已经加以改造。《杂阿毗昙心论》有六百多颂,本颂也有六百颂,但不是互相吻合,而是有所增删、合并,并重新组织。 仅是颂文,连篇章、段落也都重新作了整理。因此,该论之讲四谛,别具特点。和《杂阿毗昙心论》十一品的结构不同,本颂分为八品,世亲作注释时又加了《破执我》一品,与本颂无关。《俱舍论》全体九品结构,体现了佛教“诸法无我”的根本主张。此外,又总结性地把纵构成宇宙万法的基本要素归纳为五位七十五法,即色法十一,心法一,心所法四十六,不相应法十四,无为法三。这个结论,对以后讲说一切有部学说的人有很大影响。

由于此论解释说一切有部的重要宗义,词不繁而义显,义虽深而易入,简明扼要,分析精致。因而在印度曾获得好评。特别是论中分析的五位七十五法,成了佛教教义的基础,具有小乘佛学概论和佛教百科全书的性质。后来凡学习小乘俱舍之学的,无不以此五位七十五法作为入门之要。《俱舍论》的五位七十五法,在世新改宗大乘后,又扩充为五位百法,并写出《大乘百法明门论》。此论在印度风行各地,引起迦湿弥罗有部学徒的激烈反对,有众贤论师历12年写成二万五千颂的《俱舍雹论》即《顺正理论》,以破《俱舍论》。对《俱舍论本颂》重新作了解释,为婆沙师辩护,驳斥经量部之说。又有节本《显宗论》,重新订正《俱舍论》原来的颂文,阐明说一切有部正宗主张,后被称为新说一切有部学说。另一方面,此论也引起世亲门人的高度重视,认为破斥婆沙师的偏执,说有善巧,可作为通向大乘的阶梯之用,因而竞作注疏,与大乘论书兼弘。但注疏的梵本大都散失,只称友的《明了义疏》尚存,日人获原云来曾校订其全部印行。

1934~1938年间,印度罗睺罗在西藏寺院里陆续发现了约在12~13世纪之际所写的《俱舍论本颂》和《俱舍释论》的梵文原本,摄影携回。1946年由郭克雷校勘其《本颂》刊印。

《俱舍论》在中国影响很大。早在陈天嘉四年(563),真谛就在广州制旨寺译出《俱舍论偈》1卷,五百九十七颂。又译出《阿毗达磨俱舍释论》22卷,通称“旧论”,而称玄奘所译为“新论”。原来中国佛教学者研究阿毗达磨的毗昙师,都以《杂阿毗昙心论》为主要论书。及至真谛译出《俱舍论》,乃渐改学《俱舍论》,遂有俱舍师出,并出现大量注疏本,惜大都已散失。《俱舍论》及其注疏的西藏文译本有世亲造《阿毗达磨俱舍论颂》、《阿毗达磨俱舍论释》,众贤造《俱舍论疏释》,陈那造《俱舍论疏要义明灯论》,安慧造《俱舍论大疏真实义论》,满增造《俱舍论疏随相论》,称友造《俱舍论疏明了义论》,寂天造《俱舍论疏要》用论。这些译本都收在藏文大藏经丹珠尔之内。此外西藏格鲁派等历代大师曾撰有《俱舍论》注释多种。

日本盛行《俱舍论》的研究。远在唐代,日本学僧道昭、智通、智达、玄昉等先后来华,从玄奘和智周学习《俱舍论》,归国传授,建立俱舍宗。后虽附属于法相宗,但此论极受重视,成为必修的基本典籍。学者注疏竞出,数量比中国还多。1973年龙谷在学还把梵本和汉藏日英译收集在一起,出版《梵本藏汉英和译合璧阿毗达磨俱舍论本颂之研究一界品、根品、世问品》一书。(高振农)

——《英汉对照词典》ABHIDHARMAKOSA

阿毗达磨俱舍论

备注: 世亲大师开示

参考: TREASURY OF METAPHYSICS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